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血秦恶客(3)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如今三大帝国初建,教会的神殿打破了脑袋的在划分自己的势力范围,这是林齐从中捞取油水的最佳时刻。林齐真不希望有人来打扰他的清净,但是血秦帝国的特使么,不见是不行的。

    再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林齐站起身,走进了小酒馆的后院。

    过了一阵子,恢复了本来容貌的林齐穿着一件黑色的斗篷,慢悠悠的从小酒馆的后门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两名虎卫,在他身周看不到的地方,还有过百名虎卫以及数量更多的死士、护卫随时等待他的召唤。

    天空下着雨,哔哩哔哩殷勤的为林齐打着雨伞,极乐天亲昵的搂着林齐的胳膊,宛如牛皮糖一样黏在林齐的身上。一行人走出了狭窄的小巷子,顺着码头区偏僻的街道,来到了码头角落里一个简陋的不引人注意的栈桥上。

    在这里登上了一条小小的货船,不一会儿货船就逆水向塞恩河的上流急速驶去。

    在伯莱利的南郊,一个僻静的河湾边上,数十颗大水榕将一段儿塞恩河的支流河道遮盖得结结实实。在那犹如车盖的树冠下,几座精巧的木楼犹如工艺品一样镶嵌在大水榕树发达的根系中。在大量苔藓和树枝叶的遮盖下,外人根本不知道这里隐藏了这么一个秘密的据点

    。

    林齐走下货船,向四周望了望。远近都传来了婉转清脆的鸟鸣声,这是就位的虎卫以及其他护卫发出的信号。林齐满意的点了点头,缓步向那几座木屋走了过去。

    “这样劳师动众,不是我的风格!”林齐无奈的向走在身边的极乐天轻声笑着:“但是没办法,毕竟现在。。。”

    哔哩哔哩在一旁大胆的打断了林齐的话:“伟大而尊贵的主人,现在的您可不是当年从黑渊神狱逃出来的年轻异端了!现在的您可是掌握了几乎一个大陆世俗权力的尊贵存在,这样的排场是必须的!毕竟,不可能碰到任何的事情,都让您亲自出手吧?”

    神气活现的挺起了胸膛,哔哩哔哩得意的笑着:“以您如今的身份、地位,如果什么事情都还需要您亲自出手处理,我们这些做奴仆的,也就可以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了!”

    极乐天非常赞同哔哩哔哩的这番话,她拼命的点着小脑袋,将林齐的胳膊搂得越发紧了。

    没几步的功夫,林齐就来到了一座木楼前。哔哩哔哩收起雨伞蹦到了门前,悄无声息的推开了房门,露出了门内一个宽敞的大厅,以及大厅尽头一座回旋向上的阶梯。

    大厅内坐着几个身穿普通百姓服饰的青年,他们生得普普通通,身上也没有半点儿精锐战士应有的彪悍气息,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人,只是他们眸子里偶尔会闪过一抹精光,让他们和寻常人显得格格不入。看到林齐,这些青年悄无声息的鞠躬行了一礼,目光向大厅尽头的阶梯瞥了一记。

    这里是林齐重金布置的情报网的一个据点,而且是完全和龙山帝国的情报网络分割开,没有任何相互联系的情报网。这个情报网以西方大陆黑暗世界的资源为主,这些木楼,很多时候也会充当一些被通缉的山贼、土匪的藏身之所。

    这个和龙山帝国没有任何关系的情报网络,它最大的用处就是和血秦帝国进行联络。

    林齐给了嬴政一套和自己联络的法门,但是嬴政派来的人动用这一套方式能够联系上的,只可能是这个网络中的人。换言之,林齐不会让血秦帝国的人接触到自己的核心机密。

    若是在血秦帝国,林齐的这种行为是实实在在的欺君之罪!但是对林齐来说么,存着控制嬴政,甚至干掉嬴政心思的林齐,根本没把这点事放在心上。

    比划了一个手势,示意这些青年各就其位,该干什么干什么,林齐带人走上了阶梯。

    顺着从直径超过二十米的大水榕树干内掏出的阶梯,林齐来到了大树顶部用木板搭建起来,被葱郁浓密的树冠团团包围起来的一座硕大木屋内。

    林齐走进木屋的时候,一个茶盏正好被人大力投掷了出来,重重的摔在了林齐的脚下,碎裂的瓷片狠狠的撞在了林齐的腿上,将他披着的黑布斗篷都割开了几条细细的缝隙。

    一个尖锐难听的嗓音疯狂的叫嚣着:“放肆!这都是什么破烂玩意儿?就这种粗劣的茶叶,也敢用来招待咱家侯爷?你们是不是想死?想要死,咱家可以成全你!”

    ‘啪’的一记耳光声传来,一个被吓得哆哆嗦嗦,身穿寻常长裙的少女被一耳光抽倒在地。

    长宽二十几米的木屋内陈设简单而粗朴,靠着四壁是一列列的壁橱和箱子,里面存放了大量的食物和刀剑器械,更储存了一些金币和大量的银币、铜子儿。这里是林齐外围情报网络的联络点,也是一个必要时随时可以动用的安全据点。

    如今在一个箱子边,一个身穿华美的青色缎子长袍青年正在哪里清点箱子里的金币。这青年生得还有几分俊俏,但是一对儿吊梢眉彻底破坏了他那张还算凑合的小白脸的形象,让他的容貌显得有点儿惨淡,有点儿对不起他的父母。

    那个箱子里存放了两万个金币,以如今西方大陆的物价,这两万个金币足够林齐这个据点内的人手舒舒服服的应付一切意外的开销。而那青年似乎对这些金币很是用心,他仔仔细细的清点着金币,每清点出一百枚,就将它们整齐的堆放在一旁的另外一口箱子的盖子上。

    数十名牛高马大的精悍汉子则是懒洋洋的或坐或站,看似随意的分散在屋子四周。但是

    看他们所处的位置,他们正好将那青年拱卫在核心位置,任凭谁也无法轻易的通过这些汉子的阻拦,接触到这个青年。

    而站在屋子正中,刚刚一耳光将那少女打翻在地的,是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生得面白无须,喉咙上平坦光洁,一对儿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的年轻宦官。这宦官生得有点小鼻子小眼睛,看上去就是一个尖酸刻薄之人,刚刚那个茶盏,显然也是他丢出来的。

    被打翻在地上的少女惊恐的看着这个声音比女人还要尖锐的宦官,哆哆嗦嗦的不敢开口。

    作为外围情报网络的据点,这个少女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侍女,平日里也接触不到什么核心的机密。确切的说,这个据点其实也是林齐在伯莱利周边的所有据点中最不紧要的一个,只是最普通、保密级别最差的一个据点。

    这样的一个地方的侍女,何曾见过这样的凶神恶煞?出身高卢帝国偏僻乡村,被人用高价买下充当侍女的她,甚至听不懂这个小宦官在说些什么。她只是知道眼前的这些凶神,是自己后台老板的客人,而自己那个神秘莫测的后台老板,则是一个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大人物。

    对一个普通的乡村少女而言,她自己了解的,以及她自己猜测出的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了。这就足以让她面对这宦官的为难和打骂,只能选择了趴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开口。

    林齐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笑着朗声道:“这位公公好大的火气!只不过,这粗使丫头连您在说些什么都不知道,您的火气发在她身上,未免有些过火!”

    大步走到那侍女身边,一把拉起了她,随手塞了几个金币在她手中,然后林齐低声安慰了她几句,又给她吩咐了一声。少女又惊又喜又是后怕的向林齐连连鞠躬,然后踉跄着向楼下跑了过去。

    青衣小宦官傲然昂起头,用下巴对着林齐。奈何他的身高实在是羞涩了一些,任凭他如何挑起下巴,他比林齐还是矮了两个头左右。他那倨傲的表情配合他单薄的身材,看上去就好似在老虎面前炫耀自己肌肉的老鼠一样,对林齐没有丝毫的威胁力。

    似乎是发现了自己和林齐之间巨大的差距,这小宦官愤然的呵斥起来:“你是什么人?知道咱家小侯爷在这里已经等了多久么?整整大半天啦!你们还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人出来,你们简直是。。。”

    “找死!”林齐一个大耳光子抽了出去,一巴掌打得这小宦官哼都没哼一声就打着旋儿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吐了一口血,陷入了深度昏厥中。

    “本王乃当今陛下钦封东顺王林齐!”林齐冷眼向四周骤然站起身,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那些大汉看了一眼,傲然冷笑起来:“你们胆敢冒犯本王,一律死罪!”

    宛如老母鸡下蛋一样的尖笑声从屋子角落里传来,一个头发苍白,生得矮小干瘪,面容难看宛如被锤扁了的老鼠头一样,让人感到恶心的老宦官缓步走了出来。他一边走一边笑,笑得非常开心,笑得非常得意,他笑得前俯后仰的,甚至到了林齐的面前,他还连连笑了好几声。

    “你再笑一声,我就让你这辈子再也发不出半点儿声音!”林齐背起双手,俯瞰着这个笑得气喘吁吁的老宦官,阴恻恻的威胁了一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