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阴师的野心(4)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惩戒之神的力量!”末日天启之殿瓮声瓮气的开口了:“虽然对于所谓的神灵,我们对他们并没有任何的好感。但是必须承认,作为一尊上位神,甚至可能拥有超阶主神实力的家伙,他可不是现在的你所能对付的。”

    “所以,和这位阴师好好的谈谈,或许我们应该打消他如此疯狂的计划!”龙崖低沉的咕哝着:“我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血秦帝国或许可以击溃西方大陆的所有帝国,但是蓬莱,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敢让蓬莱就这样暴露出来?”

    林齐缓缓点了点头,然后他收起了屠军斧,踏着狂风来到了阴师面前。

    阴师眯着眼看着林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东顺王,林齐!真让我诧异,你成长的速度,真的是太诡异了!你离开血秦帝国的时候,你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圣境!而现在,你拥有的力量,甚至能够杀伤一名拥有神灵血脉的罪孽血裔!”

    林齐向阴师身边的人看了看,然后笑了起来:“我有一些事情,想要和你交流一下!当然,这些事情,和我们的国丈老大人,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被几个神兵簇拥在中间的皇普飞鸿瞪大了眼睛,近乎本能的咆哮起来:“阴师!老夫警告你,东顺王林齐可是乱臣贼子,他堂而皇之的告诉老夫他要造反!你若是敢和他勾勾搭搭,老夫一定会奏请陛下,将你满门抄斩!哪怕你是陛下的宠臣,你也……”

    阴师举起了右手,轻轻的握了一下拳。

    站在皇普飞鸿身后的一尊神将举起拳头,狠狠的给了皇普飞鸿的后脑勺一拳头,皇普飞鸿翻了个白眼,不敢置信的向阴师望了一眼,然后脑袋一歪沉甸甸的摔在战车上昏厥了过去。皇普飞鸿身边随行的几个老太监还没来得及发出尖叫声,他们也同样被一拳打晕了过去。

    随手向远处一指,青铜战车隆隆有声的向前奔驰过去。将皇普飞鸿送向了嬴政的中军大营。

    阴师身边就留下了几个身穿金色甲胄的蓬莱神将。他向林齐点了点头,化身一道烟气急速的向斜刺里飞射而去。林齐不动声色的带着几尊留下的十翼翼人紧随其后,两人很快就遁出了上千里,落在了一片荒芜的丘陵中。

    绵延百里的丘陵中遍地都是齐腰深的牧草,一些在游牧部落迁徙过程中走失的家畜懒洋洋的在牧草中游走着。没人照料的家畜一个个吃得脑满肠肥,走动的时候浑身膘肉都在厚厚的皮毛下哆嗦。

    林齐和阴师分别落在丘陵中,相隔几米站定时。两头已经肥得眼睛都睁不开的蛮牛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懒散的嗅了嗅林齐和阴师身上的味道,然后躺卧在了两人身边,悠闲自在的甩动起了尾巴。

    大陆之桥草原上的天气总是变幻莫测,林齐和阴师刚刚落下,还没来得及说话。高空已经聚集起了大片的乌云,倾盆大雨呼啸着落了下来。拇指大小的雨点疯狂的抽打着大地,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水幕笼罩了一切。

    林齐身后站着几尊身高三米左右的十翼翼人,这些翼人周身散发出淡淡的白光,没有一滴雨水能够逼近他们的身体。阴师身后同样站着几尊通体缠绕着烟霞的神将,这些神将同样板着脸,雨水距离他们的身体还有好远。就被无形的劲气弹飞了出去。

    两人相距数米相互打量了一阵。然后阴师脸上露出了一丝淡然的笑容。

    “真是没想到,真正是出乎我的意料!东顺王林齐。你居然是天堂山的,代言人?”阴师的脸上带着一丝难以形容的怪异表情:“或者说,你是天堂山制造出来的,方便在外行走的,人形傀儡?”

    摇摇头,阴师自言自语的自我回答了刚才的问题:“不像,因为你有父亲,有家族,你的那位父亲,甚至还让那么多的妻妾都怀上了孩子!天堂山制造的战斗傀儡,可没有让女人怀孕这个功能!”

    林齐摊开了双手,他看着在雨水中面孔变得朦胧模糊的阴师,浅浅的笑了。

    “是,我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人类!可不是天堂山制造的傀儡。至于我的身份,我们待会再讨论!”

    “而你,阴师,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或者说,如果天堂山没有弄错的话,你应该是蓬莱的意识分裂体之一?换言之,你是他的分神,你是他的一缕分裂灵魂寄身的产物!”

    阴师双手揣在袖子里,很惬意的放在小腹上。倾盆大雨拍打着他的身体,他没有动用任何力量,任凭雨水湿透了他的长发和身体,冰冷的雨水浸泡着他的身体,雨水从他的面孔滑落,宛如无数条蚯蚓在他的脸上蠕动。

    “是!一如天堂山所说,我是蓬莱主意识的分身!”阴师笑了,很诡异的笑着:“但是必须要提醒你一件事情!蓬莱的主意识陷入了沉睡,很可能是永恒的沉睡,所以,我就是蓬莱,而蓬莱,就是我!”

    微微一顿,阴师感慨的叹了一口气:“或许,还不仅仅是蓬莱!在我的努力下,瀛洲、方丈、岱舆、员峤,以及五座神山的护山龙神,他们都开始恢复!所以,未来的我,很可能就是五大神山,而五大神山,就是我!”

    林齐的眼角一阵跳动,桂花树、末日天启之殿等人同时在林齐的体内颤动起来,向林齐发出了警告声。

    “可是,你不是五大神山!”林齐袖子里的拳头握得紧紧的:“你只是蓬莱的一个分意识,你甚至无法代表蓬莱,你就别提控制其他四座神山,不是么?只要蓬莱的主意识苏醒!”

    阴师诧异的看着林齐:“可是,如果我不让他苏醒呢?”

    阴师歪着头,用一种天真的小孩子那样无邪的眼神看着林齐:“不仅仅是蓬莱,包括其他四座神山,如果我不让他们苏醒呢?你看,现在我控制了蓬莱的一切,包括五大神山,也是在我的主导下逐渐的修复!如果我不让他们苏醒,在修复的过程中,让我取而代之!”

    抿着嘴微微一笑,阴师轻柔的笑了起来:“为什么要让他们苏醒?为什么我就不能取而代之,让我成为比他们更尊贵的存在?在众神陷入沉睡,无法轻易动用自己力量的时代,在我彻底掌控了蓬莱的一切,包括蓬莱庞大的神兵军团的时代,在我拥有了堪比神灵的力量的时代……”

    摊开双手,阴师的左右双手上同时冒出了一柄奇形的弧月状长剑。

    长有四尺二寸的弧月状长剑青蒙蒙的半透明,在雨水中散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幽冷光泽。这两柄长剑是如此的锋利,以至于林齐只是向它们望了一眼,就觉得眸子一阵剧痛,好似被人砍了一剑一样。

    “失控!”桂花树长叹了一声:“真倒霉,我就知道,有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会发生!五大神山的一些能力很奇妙,在他们状态良好时,他们的这些能力会让我们的敌人大吃苦头!但是当他们状态受损时,倒霉的就是我们自己!”

    “不要激动,林齐,试探一下,看看他失控的程度!”龙崖低沉的咕哝了起来:“希望,不会太严重!”

    阴师握着两柄弯月一样的长剑,嘴角缓缓勾起,露出了一丝残酷阴冷的笑容:“我甚至确定,我是现在能够自由行走在这个世界的最强大的存在!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不能为自己争取更多?”

    “蓬莱!我就是蓬莱!”

    “五大神山,既然五大神山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为什么不能让我成为五大神山唯一的意志!”

    “仙域,五大神山是仙域的一个组成部位,仅仅是仙域的一个组成部分!那么,为什么我不能在成为五大神山的唯一意志之后,掌控仙域呢?”阴师眯着眼看着林齐:“一切都有可能,不是么?甚至,或许,也许,可能……”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阴师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正常的酡红:“元界?”

    “他疯了!”桂花树、末日天启之殿他们同时咆哮起来:“他居然胆大妄为到了这个程度!元界,那是他能窥觑的存在么?”

    林齐的拳头捏得‘咔咔’作响,他感受着阴师身上那一丝疯狂的气息,很小心的笑着:“我必须要承认,你的想法很有诱惑力,很有想象力,但是,你忘记了你的职责么?”

    阴师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当然,不,我的职责就是消灭那些神灵,消灭那些神灵的信徒,消灭那些神灵留下的罪孽的血脉!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消灭他们是一回事,我该怎么做是一回事!只要我能消灭他们,甚至,我可以不择手段的……比如说,我和天庙联手,消灭教会的信徒?然后,我再消灭天庙!”

    阴师灿烂的笑着,脸上的酡红越发的刺眼。

    林齐的心脏骤然一沉,这个阴师,他是彻头彻尾的疯了!

    和天庙合作,消灭教会之后,再去对付天庙?林齐甚至都觉得阴师的这个想法很有诱惑力,但是,他真的能做到么?天庙和蓬莱合作?疯了吧!

    不等林齐开口,阴师突然向林齐冲了上来,两柄青蒙蒙的长剑骤然到了林齐的胸前!

    “现在,告诉我天堂山在哪里!尊敬的王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