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阴阳(2)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缓缓坐在了一张沙发上,法杖就这么悬浮在自己身边,阴阳慢条斯理的笑了笑:“那么,给我说说看,你们这几天碰到的事情吧。你们来到维亚斯港,也有半个月了,你们都碰到了一些什么。”

    西门凤向阴阳欠身行了一礼,然后恭敬的站在阴阳的面前,将这些天他们碰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林齐就已经穿着一套水手的短衫,赤脚站在了一条名之为‘大胸飞鱼’的快船上。在这条足以容纳数百人的快船边,一字儿排开了‘长腿飞鱼’号、‘翘臀飞鱼’号、‘红唇飞鱼’号、‘细腰飞鱼’号、‘风骚飞鱼’号等几条维亚斯港速度最快的货船。

    海风推动着港口内的海水,荡起了细微的波浪,快船上上下下的起伏着,几条毛色杂乱的恶犬在甲板上往来奔波,几头山羊和两头杂毛驴子懒洋洋的被系在了甲板上,一窝兔子有气无力的趴在船头,其中两只黑毛兔子正贼兮兮的打量着四周的动静。

    几条快船上都是这般动静,这些快船的船舱已经改造成了移动的牲口棚,里面蓄养了大量的活禽家畜。一股子鸡鸭粪的味道充斥在甲板上,让人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西门凤一行人乘车来到了码头,顺着舷梯登上了快船。他们很快就被船舱中散发出的味道熏得快要呕吐出来,一名身穿灰色法袍,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的阴家少女愤怒的呵斥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的这些船,还能载人么?”

    林齐抱着膀子,懒洋洋的走到了那少女面前,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美丽的姑娘,这可不是用来载人的船!说实话,我们也不想跑这么一趟,要知道,连夜将船舱改造成牲口棚,还要养上这么多活物,这对我们也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重重的吐了一口混杂着槟榔和烟叶的黑红色口水,林齐粗鲁的咒骂起来:“我们是龙山帝国的海军,可不是养殖场的工人!但是没办法,我们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下了命令,让我们必须带着这么多活物一起出发,我们也没办法!”

    西门凤的眸子里光芒闪烁了起来,她本能的想起了昨天给了她深刻印象的二十个胖子!

    向那面色苍白的少女做了一个手势,西门凤淡然道:“暂时忍受一下,这只是接我们去外海的船,我们去地狱岛,不可能乘坐这样的船只!让大家都暂时忍忍!”

    西门凤一开口,各家古族的青年男女纷纷闭上了嘴,气鼓鼓的站在了甲板上。哔哩哔哩带着大队大队身穿黑色斗篷,腰间鼓鼓囊囊携带了无数凶器的属下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码头,静静的顺着舷梯登上了快船。

    数十名铜帽子排着整齐的队伍从码头上走过,西门凤一行人骤然紧张了起来,一大早的,他们这么多行迹诡秘的人在码头上登船,任何一个国家的治安部门都不会对这种事情视而不见吧?

    但是让西门凤诧异的就是,这些铜帽子就好像瞎子一样从那些‘恶魔之刃’的杀手身边走过,甚至好几个铜帽子还隐晦的和那些杀手打了几个手势。西门凤无语的睁大了眼睛,扭头看向了站在一旁向那些水手发号施令的林齐。

    将一团烟草和槟榔的混合物塞进嘴里,林齐掏出一瓶朗姆酒灌了一口:“准备出发,混蛋们!这可是一笔大买卖,长官们说了,作了这一笔买卖,咱们每个人都能多发半年的军饷!”

    重重的打了个酒嗝,林齐向西门凤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小妞,我知道你们在奇怪什么!但是这里是维亚斯港城,只要有可爱的金币,你们可以买到一切!包括让铜帽子们暂时失明,这一切,只要有金币就能做到!”

    吹了一声口哨,林齐看到码头上的人都已经登上了快船,他急忙连连吹了几声尖锐的口哨,几条快船的船舱内立刻响起了低沉而有力魔能熔炉启动声。很快几条快船就从泊位上划了一个美妙的弧线,轻盈的离开了栈桥,毫不留念的向港口外行去。

    几条驳船在前方引路,他们撕开了薄薄的晨雾,用特制的魔法灯笼指引着船队前进的方向。也就是短短一刻钟的功夫,船队离开了维亚斯港,顺着出海的水道滑入了外海水域。

    站在西门凤身边的阴阳静静的打量着四周的动静,他着重的观察了一阵船上水手的动作。这些水手动作灵敏,在甲板上行走之时宛如走在平地上,他们的手上、脚上密布着厚厚的茧子,他们的皮肤粗糙而黝黑,显然长年累月受到了海风的侵袭。

    满意的点了点头,阴阳压低了声音在西门凤耳朵边笑了起来:“的确是海上的老水手,外行可没有他们身上这么明显的特征,而且这船上的行当,可不是外人能玩得转的。”

    一声尖锐的胡哨声响起,一个水手拉着一根缆绳从高高的桅杆上跳了下来。一面软质船帆‘哗啦啦’的升起,海风鼓荡在船帆上,立刻让船帆鼓足了劲儿,带动着快船的速度骤然增加了一大截。

    林齐懒洋洋的叫嚷了起来:“海风够劲儿,魔能熔炉的劲儿放小一点儿,节省一点魔法晶石,能节省一点是一点!一块儿魔法晶石数百金币,够咱们兄弟们找好几个娘儿快活了!”

    西门凤、阴阳等人听得是目瞪口呆,半晌没能说出话来。

    过了许久,一旁的夏侯杵才瓮声瓮气的问林齐:“喂,小子,你这算是贪墨军用物资吧?你……”

    林齐翻着白眼向夏侯杵冷冷的瞪了一眼:“诸位尊贵的女士们、先生们,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贵族,怎么能明白我们的辛苦!能掏一个金币是一个金币,我们也要养家糊口呀!”

    耸耸肩膀,林齐长叹了一口气:“我们和你们可没办法比!我们只是在海上拼命讨生活的可怜人,你们呢,你们是一句话就让我们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带着舰队出海办死活的贵族老爷!”

    歪了歪头,林齐斜睨夏侯杵冷笑起来:“不趁机贪墨一点,我们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

    夏侯杵呆在了那里,他吧嗒了一下嘴,想要反驳一下林齐的歪理,但是他却突然觉得没什么话说。他又不是龙山帝国的军方将领,他管这些水手是贪墨什么还是干点别的什么呢?

    将一口烟草和槟榔的残渣重重的吐进了海里,林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们都觉得奇怪,我们的将军大人经常收点小钱,为诸位贵族老爷们做点私活。但是你们这些东方人,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们将军配合的?”

    夏侯杵摇了摇头,下意识的就开口了:“唔,有个比较麻烦的小家伙,我们想要抓住他。如果他能变成我们的人,那是大家都好。如果他不愿意和我们合作,那么就只能……”

    西门凤打断了夏侯杵的话:“夏侯,你去一旁歇着去!”

    森冷的向林齐看了一眼,西门凤淡然一笑:“这位先生,你在龙山帝国,军衔不低吧?”

    沉默了一阵,林齐掏出了一枚徽章,轻描淡写的晃了晃:“龙山帝**事情报部中校伍德?儒勒向您致敬!我没有和您作对的意思,但是我们大人对法特将军独吞好处感到深深的不满,所以……”

    西门凤只觉心里一阵腻味,她干脆的转身走到了船头,一脚将趴在那里纹丝不动的一窝兔子踹飞了老远,然后皱着眉头看向了远处海域。以她的目力,她能隐约的看到,在那海天相接的地方,一支规模庞大的舰队正静静的浮在海面上。

    阴阳大感兴趣的看着林齐,他上上下下打量着林齐的面孔和躯体,突然伸手在林齐的脸上抹了一把。林齐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右手紧握住了腰间一柄锋利的渔刀:“喂喂,这位东方的绅士,我对男人并没有任何的好感,如果你再碰我一下,我只能找你决斗了。”

    阴阳洒然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是幻神傀儡,这是你的本来面目,很好。”

    顿了顿,阴阳掏出一小袋金币丢给了林齐:“刚才失礼了,还请原谅。我好奇的是,你们应该是龙山帝国皇室的耳目,你们知道法特将军公器私用的罪行,你们居然还替他隐瞒?”

    林齐一把接过了钱袋,欣欣然将它挂在了腰间。得意洋洋的抖了抖钱袋子,林齐笑得格外的灿烂:“哈,难道您还怀疑我的身份?噢,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到处奔波、收集情报的倒霉蛋而已,那些贵族老爷坐在宽敞的办公室内,有美丽的侍女贴身服务,随时能够品尝各种美味佳肴,他们只要坐等着我们送上去的情报,就能源源不断的得到殿下们和阁下们的奖励和夸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