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夺路而逃(1)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黑灵大陆,大荒沼泽,一片珍贵的明光黑檀林中。

    明光黑檀,这种色泽乌黑犹如煤炭,但是在夜间却能散发出淡淡光辉,芬芳馥郁能提神醒脑的珍贵林木,在西方大陆和东方大陆那是千金难求的珍稀材料。可是在黑灵大陆,千年、万年的明光黑檀组成的森林随处可见。

    只是不是黑灵大陆的土著部落信奉天地万灵俱是神灵,对自然环境的珍视达到了几乎偏执的程度,同时他们顽固的拒绝一切外来者在黑灵大陆上随意游荡,所以不论是西方的木料贩子还是东方大陆的大商人,他们都没办法获取大量的明光黑檀。

    所以,这些木料的价格也就更高,更加的珍稀了。

    而此时,在西方大陆千金难求的明光黑檀,却和普通木柴一样,被人剁成了一段段的燃起了篝火。

    面色憔悴的云帝四仰八叉的躺在火堆边,身边围着云苍龙等几个子孙后代,远处还有几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云家世仆老宦官在警惕的观望着四周的动静。明光黑檀木熊熊燃烧,一股奇异的芬芳弥漫在四周,也就是这一股子香气,让云帝始终维持着最后一点儿清醒的神智。

    轻轻的咳嗽了几声,云帝哆哆嗦嗦的举起手在胸口摸了摸。

    他的右边胸口,一整扇肋骨消失得无影无踪,肌肉变得干瘪枯朽,只剩下了一层薄薄的肉皮裹住了不断蠕动着的内脏。一只拇指大小的半透明白蜘蛛死死的嵌在他的皮肉中,慢条斯理的喷吐着毒液腐蚀着云帝的血肉,化为浓香的肉汁后慢慢的吮吸食用。

    这只白蜘蛛在侵蚀云帝的生命,但是他的生命也是依靠着这只毒蜘蛛才能勉强维持下来。这是一只被叫做白寡妇的恶毒生物,以黑灵大陆特有的黑巫术和恶毒诅咒术催生进化而成,并非天然生成的产物。这种白寡妇会以虫卵的方式潜入受害者体内。孵化后就会嵌在受害者体内吸食血肉为生。

    白寡妇孵化的同时,会有一种极其可怕的诅咒毒素弥漫全身,侵吞人的生命本源和灵魂。只有白寡妇释放的消化液能够抵挡这种诅咒毒素的扩散,能够勉强维持受害者的生命。

    但是任凭白寡妇寄生在身上,它又会不断的吞噬受害者的血肉,让他一步步的走向死亡。

    这是一种极其恶毒的死亡方式,一种残忍的,专门用来折磨敌人的方法。除非得到施咒者的独门解药,或者得到传说中那种能够治疗一切毒素的传奇药剂的帮助。否则普通人被白寡妇寄生后,注定会受到漫长的折磨后化为一张干瘪的人皮。

    “联系上其他的族人了么?”云帝苦涩的看着云苍龙。

    左肩上被洞穿了一个透明窟窿,伤口正不断散发出腐烂臭气的云苍龙摇了摇头。他压低了声音,低沉的说道:“到处都是那些黑灵土著的搜索队伍,现在我们个个都有伤在身。一身实力能发挥出来的不到一成,想要突破封锁联络到其他族人,有点难。”

    云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眼角眉梢中流露出的尽是一股子颓丧的暮气。

    就算当年神圣龙庭帝国覆灭,云帝在一众老宦官的庇护下逃生后重新建立云家,面对那样的惊天变故,云帝也是充满了信心。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将云家带上巅峰。但是这一次,面对突如其来的诡异打击,云帝也有点心力憔悴,有点撑不下去了。

    林齐干掉了云君。云帝信心满满的拒绝了林齐的好意,带着一众残留的族人对金合欢家族发动了报复性的袭击。一开始的时候,很顺利,金合欢家族被云帝带人打得抱头鼠窜。整个家族溃不成军。

    最终无奈何,金合欢家族的残留族人卷走了家族所有的资金和宝物。带着一众铁杆心腹逃到了黑灵大陆,在黑灵帝国迅速打开了一番局面。云帝带着族人衔尾追杀而来,对金合欢家族的残余势力发动了毫不留情的打击。

    眼看着两个月前金合欢家族就要被灭门了,云君一脉的嫡系族人之剩下了寥寥三五人的时候,金合欢家族却不知道走了什么运,突然得到了一股子强大无比的势力的支持。云帝和一众族人被引入了陷阱,一通大战之后,云帝以下所有族人纷纷被重创,云帝舍生破开一条血路,护着众多族人逃出生天。

    因为众多族人都受了重伤,云帝下令所有人组成小队分散逃匿,自己带着云苍龙和几个嫡系后人向西方大陆的方向逃窜。结果金合欢家族以及他们幕后的势力紧追不舍,一直死死的追在了云帝身后。

    更让云帝纳闷的是,那些黑灵大陆的土著部落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他们也派出了大群精英战士,配合着金合欢家族的人对云帝等人连连下手,一路上各种稀奇古怪的袭击,实在是让云帝伤透了脑筋。

    “稍微休息一下,然后,既然他们一直追在我们身后,我们就去西方大陆。”云帝咬牙切齿的哼哼起来:“让他们追在我们后面,也好给其他人多一份逃脱的机会。那几个孽种,迟早有一日,老祖我要让他们生死两难。”

    云苍龙张了张嘴,然后苦笑着点了点头。再往北方走么?想要突破到北方海边倒是容易,但是没有海船,他们到了海边又能怎么逃?以他们如今的身体状况,想要依仗自己的实力横跨大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摸摸自己肩膀上肿胀滚烫的伤口,云苍龙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他也弄不清自己这到底是受得什么伤,他的肩膀只是被一根细细的木刺扎穿,结果伤口就开始不断的腐烂,一个多月的功夫,原本不过头发丝细小的伤口,此刻已经烂成了一个鸡蛋大小的透明窟窿。

    而且那股子筋骨血肉不断腐烂的恶臭味,让云苍龙都有一种干脆一刀将胳膊砍下来的冲动。这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自幼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云苍龙,这几天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云帝咂咂嘴,无奈何的叹了一口气:“想办法用最快的速度赶去维亚斯港,林齐那小东西,最近在西方大陆闹得是风生水起。都是自家人,也不和他客气,找他要一批半神高手,回来我们就洗荡了金合欢家族,还有他们背后的那群人!”

    云苍龙咬紧了牙齿,他低声咕哝道:“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路?”

    “来路?”云帝沉默了一阵,然后‘桀桀’怪笑起来:“还没想清楚么?能够和黑灵大陆的这群脑子僵化的土著说到一块儿,而且攻击手段这么诡秘,危机无限的原始丛林犹如自家后院一样随意进出的人,除了那群精灵大陆的木精灵,还有什么人?”

    “木精灵?”云苍龙瞪大了眼睛:“我们和他们无冤无仇。”

    “现在有仇了!”云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掏出一颗血色药丸随手丢进了嘴里,一股怪异的血色骤然冲上了他的面颊。他挣扎着站起身来,向正北方挥了一下手:“不管他们为了什么和云君的那群孽种混在一起,现在我们有仇了。”

    云苍龙深吸一口气,他掏出一瓶猩红的药水倒在了肩膀上的伤口上,伤口和药水一接触,就发出‘嗤嗤’的怪异声响,可以看到他的伤口内分泌出了大量白色的泡沫。云苍龙痛得脸一阵阵的抽搐,他胡乱的掏出手绢将伤口擦了擦,咬牙切齿的跟在了云帝身后。

    走出去十几米远了,云苍龙随手一翻,地面的泥土翻滚起来,将那一堆篝火死死的盖在了厚厚的泥土下。四周防止光线泄露的小结界悄无声息的碎裂,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几个云家的族人手持各色兵器,小心翼翼的护在了四周,在外围则是十几个身穿黑衣的老宦官,一个个小心谨慎的窥视着四方。一路上无数稀奇古怪的袭击,实在是让他们有点草木皆兵了。

    向前急行了一阵子,前方传来了细微的流水声,他们已经来到了大荒沼泽的边缘,一条在星光下反射出瑰丽五彩光芒的小河正缓缓的注入沼泽。在小河和沼泽的交汇处,数十条体型巨大的独角龙鳄懒洋洋的趴在那里,偶尔他们的眼睛眨巴一下,凶狠的小眼睛在夜色中散发出凶残的红光。

    大荒沼泽,这是黑灵大陆最北方的一个大沼泽,只要跨过这个沼泽,那就是黑灵帝国如今实际控制的领地。到了黑灵帝国的领地内,就有机会找到一条海船,离开黑灵大陆返回维亚斯港。

    “不要绕远路,直接横跨沼泽。”云帝阴沉着脸咳嗽了几声:“我们的伤势太诡异,已经拖不起时间了。”

    一行人迅速的没入了沼泽中,大概两刻钟后,近百条黑影带着细微的破风声,迅速的来到了沼泽边缘。他们在沼泽边缘犹豫了一阵,其中一小半身材纤细高挑,穿着黑色斗篷的人留在了原地,而剩下一些身穿兽皮制成的衣物,或者干脆腰间缠着草裙的黑灵土著则是大步冲进了沼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