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阵营(3)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但是谁也不知道,嬴政只喜欢这种山歌小调!

    哪怕他已经是血秦帝国的皇帝,但是他这辈子就是喜欢这山歌小调。这是仅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他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哪怕是他身边最信任的那一众开国重臣,他也没有告诉他们这个秘密其实每次出席豪华的宫宴时,嬴政都恨不得将那些演奏规模浩大气势非凡的宫廷乐师满门抄斩。

    “空洞无趣,时间还长得让人生厌。”嬴政手指轻轻的敲击着面前的长案,悠然笑了起来:“朕本山野一闲人,可欣赏不来他们这些世家豪门的阳春白雪。”..

    酒坛里一坛老酒已经快被那三足蟾蜍给喝光了,这只不过拳头大小的玉色蟾蜍吐出了同样晶莹剔透宛如白玉雕成的长舌,正死死的锁定了西南的某个方向。

    “和你通过话的那人,他的气息就在这个方向。”三足蟾蜍慢悠悠的哼哼着:“只要是被我见过,被我感知到他的声音或者气息或者其他资料的生物,就不可能躲过我的追踪。他在黑灵大陆,而且就在千里之外。”

    就在这时候,驴子突然凝神向这边看了一眼,三足蟾蜍突然身体一阵哆嗦,他下意识的将身体缩小到了跳蚤大小,然后身体整个变成了无色透明状态:“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喂,皇帝,我们还是回去吧。你最好多带点人过来,比如说那阴师啊,或者那些天庙的秃头,你带上百八十万的人吧,我有一种极其不好,极其可怕的预感。”..

    蜷缩在酒液中,三足蟾蜍哆哆嗦嗦的咕哝着:“噩梦啊,我感受到了恐怖的绝望的噩梦的气息。但是这是怎么回事?这种感觉,我已经遗忘了太久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让我这么恐惧?”

    嬴政冷冷的哼了一声。傲然昂起了头:“你这小小虫豸。果真是胆小不堪一用。有朕在,谁能伤你?那东顺王林齐,悖逆犯上,朕一定要找他讨一个说法。朕需得让世人知晓,有些话,不能说;有些事,不能做。说了。做了,就必须付出代价!”

    “可是!”三足蟾蜍的身体依旧是那么渺小,但是他将一颗蟾蜍脑袋变得足足有水缸大小,很是滑稽的搁在了酒坛子的口子上。他可怜巴巴的看着嬴政,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感到很危险,亲爱的皇帝啊。古话有云,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可是堂堂皇帝,别的不说,你宫里这么多美女呢!”

    伸出长舌头在空气中晃了晃,三足蟾蜍眨巴着眼睛看着嬴政:“想想看,你这次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假如你死了。我倒是没什么损失。反正不老月轮在,我就是不死不灭之体。但是你要是被人剁成肉酱了。你的那些大老婆、小老婆、不大不小中等老婆多可怜啊?”

    “运气好呢,她们还能给你守寡!运气不好呢,你儿子要是坐了皇位,‘咔嚓’一下就把她们全部给砍了。运气再差一点,你的那些老婆跑去外面勾搭男人、女人、不男不女的人,你的皇冠可就变得绿油油的了!”

    嬴政差点被气得吐血,他一拳轰在了三足蟾蜍的脑袋上,将他的脑袋生生打进了酒坛子:“混账东西,你到底是站在哪一方的?朕,朕,若非你有各种异能神通能为朕出力,朕早就将你剁了下酒!”

    “不可能的!”三足蟾蜍悍不畏死的重新将脑袋伸了出来,这一次他将脑袋变成了两个水缸大,他的嘴唇差点都碰到嬴政的脑袋了:“不老月轮不毁,我是不会死的。但是想要毁掉不老月轮,不是我看不起你,除非是那阴师,否则你还真拿我没办法!但是阴师只是一个分身,他想要毁掉我,难!”

    嬴政正准备一拳将这三足蟾蜍的脑袋再次轰入酒坛子里,但是猛不丁的听到他的话,嬴政的拳头顿时僵硬在了那里:“阴师,只是一个分身?你给朕说清楚!”

    三足蟾蜍摇晃着大脑袋,瞪大了眼睛看着嬴政:“他就是一个分身。难道你不知道?好吧,如果你不知道,那么我也不能告诉你。毕竟他和我有点关碍,虽然他现在变得有点奇怪,但是我也不会出卖他的消息的!”

    “要什么条件,你才能给朕说出他的底细!”嬴政目光阴郁的看着三足蟾蜍。

    带着一丝古怪的怜悯看了嬴政一眼,三足蟾蜍摇了摇头:“什么条件都不能让我说出有关阴师的任何信息。严刑逼供对我是无效的,我希望你能清楚的明白这一点。同时,我必须奉劝您一句,你修炼了蓬莱岛的那一门该死的功法,你也不可能对阴师产生任何威胁。”

    嬴政的额头淌下了一丝冷汗:“那一门功法……是神军修炼的功法。”

    三足蟾蜍怜悯的看着嬴政:“神军只是战争傀儡,除了级别最高的神君,他们没有任何神智。你修炼了他们的功法,只要阴师愿意,他就能轻松将你制成傀儡。相应的是,你根本不可能伤害到他。”

    嬴政沉默了起来,他抬头看着远处,他已经能看到黑珍珠港的海岸线了。

    三足蟾蜍眨巴着眼睛,慢悠悠的说道:“所以,如果你想摆脱你悲惨的命运,就努力的帮我寻找我的另外几个同伴吧。一颗总是管不住自己嘴巴,但是心地善良的桂花树;两只看上去纯善可爱,但是心狠手辣、卑鄙无耻、奸诈下流、好色如命的白兔子。”

    “找到他们,我能帮你重铸身体和经络,帮你提纯你修炼出的力量,帮你化解身体内的一切后患。”三足蟾蜍自信满满的看着嬴政:“有我们跟随在你身边的话,就算你被人剁掉了脑袋,只要那人没有摧毁你的灵魂,你想死都难。”

    嬴政的目光中透出了一丝狂热:“若是朕能帮你找到他们,你可否留下永世辅佐朕?”

    三足蟾蜍沉默了一阵,然后无奈的将舌头从大嘴边耷拉了下来:“老子说了不算啊,你这蠢货。我只是一个零配件,那棵大嘴巴的桂花树才是我们老板!”

    嬴政的眼里闪烁着一抹凶残而贪婪的狰狞之色,他死死的盯着三足蟾蜍,自信满满的说道:“你会是朕最珍贵的宝贝,包括你的那些同伴,或者说你的那位老板,都必须是朕的!”

    三足蟾蜍的身体哆嗦了一下,然后他重重的吐了一口冷气:“幸好我是一头公蛤蟆,不是母蛤蟆,否则你这话让我都要起鸡皮疙瘩了!喂,你怎么也是一个皇帝,说话能不要这么肉麻么?”

    嬴政被三足蟾蜍气得快要吐血,他死死的盯着这条惫懒的蛤蟆看了许久,这才闷闷的吐了一口气。

    月轮急速向前飞行,眼看着距离黑珍珠港只有不到百里的距离了。骤然间海面上掀起了滔天的巨浪,恐怖的巨浪掀起来足足有数百米高。一排排的巨浪翻滚着,在海面上组成了一朵硕大无比的莲花,而嬴政所在的月轮,就正好被陷在了这朵莲花的花蕊中。

    ‘咔嚓’一声,深蓝之心冉冉从高空出现,一股可怕的寒气瞬间封锁方圆百里,那一片片巨浪组成的莲花瓣迅速冻结成了银蓝色的冰山。低沉的咒语声从四面八方响起,这些冰山中出现了无数大大小小的魔纹、神文,刺骨的寒气在空气中拉出了一条条肉眼可见的银蓝色光线,彻底封锁了这一方空间。

    身穿一裘青衣,林齐懒洋洋的随着一道喷涌而出的水浪出现在月轮面前。

    静静的看着透明的月轮中端坐在青玉大椅上的嬴政,林齐笑了:“陛下,好久不见,您真的找来了?”

    抬头看了看天色,林齐不由得感慨了起来:“在和您进行最后一次通话的时候,我刻意的留下了一丝空间波动供您追踪。但是没想到,您居然来得这么快!”

    ‘呱’的一声响,三足蟾蜍欢快的蹦出了酒坛子,他向林齐点了点头,伸出长舌头向林齐吐了吐:“这是我的功劳!这位皇帝没费半点儿力气,这都是我的功劳他才这么快找来了这里。”

    “啊哈!”林齐惊愕、惊讶、惊喜的瞪大了眼睛:“一只,奇怪的三只脚的蛤蟆?”

    “请叫我清静玉蟾!”三足蟾蜍吧嗒了一下嘴:“蛤蟆什么的,那太粗俗了,我的正式名称是清静玉蟾。是不是很文雅的名字?是不是很优美的名字?是不是有着一种超凡脱俗的仙气?我的名字是不是让你自惭形秽,让你恨不得跪在我面前叫我一声大爷?”

    林齐愕然,他死死的盯着这条三足蟾蜍,半晌没回过神来。

    桂花树絮絮叨叨的咕哝了起来:“习惯了就好,他一直就有这个嘴碎碎的毛病。不过其他的大毛病没有,他只是嘴巴念叨了一些,有点让人忍不住想要揍他一顿。总而言之,如果你不想听他说话的时候,你可以命令他闭嘴,如果他不闭嘴,你可以毒打他、殴打他,尽情的往死里揍,没关系!”

    林齐打了个寒战,这三足蟾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让桂花树这么记挂着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