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阵营(4)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嬴政慢慢的走出了月轮,那一轮月光中的长案、大椅和酒坛无声无息的消散,只有一轮澄澈如水的青白色月光悬浮在嬴政的头顶,不断的洒下丝丝肉眼可见的寒气淬炼他的身体。被着双手,嬴政冷眼看着林齐:“东顺王林齐,你应该知道你向朕说了那番话之后,你会得到什么惩罚。”..

    讥嘲的向四周看了一眼,嬴政摇了摇头:“一座封锁虚空,不让气息外泄的太古魔法阵?”

    林齐笑着点了点头:“不想让动静太大引起某些存在的注意,所以,只能这样做了。我在黑灵大陆有些筹谋,只想安安静静的将属于我的那一块好处吞下去,不想引来外人插手。”

    嬴政惊讶的看了林齐一眼:“你想要对黑灵大陆下手?莫非你想一统黑灵大陆?林齐,你何德何能,胆敢有这样的想法?只有朕,只有朕才能做到这样的丰功伟业!朕,才是这天下天命所定的共主!”

    “天命所定?”林齐摇了摇头:“您可能……”..

    三足蟾蜍在一旁怪笑了起来:“我虽然不想笑,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要笑笑,一般说天命所定这类话的人,都会死得很惨。哈,哈,哈哈哈!我真心不想这么说,但是这皇帝的话,怎么像个傻子?”

    嬴政气得浑身直哆嗦,他愤怒的向着三足蟾蜍咆哮起来:“你这头该死的蛤蟆,你到底站在谁那边?”

    三足蟾蜍惫懒的往地上吐了一口馨香扑鼻宛如玉液的吐沫:“大爷我哪一边都不站!不老月轮在那里,大爷我追着不老月轮就是。其他的。我才懒得理睬你们的死活。”

    林齐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嬴政阴沉着脸看着三足蟾蜍:“不老月轮,如今在朕的手中!”

    三足蟾蜍很诚恳地看着嬴政,非常真挚的向他提醒了一句:“但是请注意,皇帝,你并没有真正的控制捕捞月轮,确切的说。你并没有通过不老月轮的身份验证!你只是用祭炼神器的法门,初步的能够动用一点不老月轮的基本功能,就好像你在路边捡到一柄神器大刀,你拿来切菜,就是这么简单!”

    嬴政死死的盯着三足蟾蜍:“朕,并没有真正的控制不老月轮?简直是胡说八道。朕和他心意相通,朕已经能够发挥他全部的功能,朕甚至能够让你主动来投,朕难道还没掌控他?”

    怜悯的看了一眼嬴政,这怜悯的目光让嬴政气得差点发疯了。三足蟾蜍幽幽叹息起来:“可是,你能让他开口说话么?你能让他帮你吸收天地间最精纯的最人类身体拥有最大好处的本源灵能,帮你强化身体、重铸肉身么?你能让他储存本源灵能,发动不老月轮连主神都能轻松击杀的‘月轮天宇斩’么?”

    “你。你!”嬴政的身体剧烈的哆嗦起来。他指着三足蟾蜍,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驴子驮着两条兔子。宛如幽灵一样从林齐身后冒了出来。嘴里叼着一支大雪茄,驴子向三足蟾蜍热情的打了个招呼:“喂,那三条腿的孙子,好久不见,驴子大爷很怀念用蹄子踹你肚皮的感觉!弹性太好了,手感非常不错,而且怎么打都打不死,你是最佳的沙袋啊!”

    三足蟾蜍的皮色骤然变成了可怖的惨绿色,他惊恐的尖叫了一声,一蹦跳起来足足有百多米高。大量白沫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他犹如疯癫一样乱蹦乱跳的乱叫了起来:“我在做梦,我一定在做梦,我在做噩梦!天哪,爹啊,娘啊,我怎么会做这样的噩梦?”

    “该死的皇帝,我说了,不能来这里,危险,非常危险!你这个蠢货,你这个智商连石头都比不上的蠢货!驴子!驴子!!驴子!!!”

    三足蟾蜍骤然喷了一口芬芳四溢的玉色鲜血,奄奄一息的趴在了地上:“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哦……我的亲爹咧,我刚苏醒不到一年,我怎么就碰到这恶棍?”

    两只兔子很欢快的蹦跶了过去,他们很熟练的拎起了三足蟾蜍的两只前腿,然后重重的将他向地上摔打起来:“吐血,快点吐血!你这些年储存了多少药力?赶紧吐血啊!我们伤得很重,你吐点血给我们疗伤!快吐血啊!蛤蟆,我们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起码也要吐上两缸血吧?”

    三足蟾蜍不断的吐出一口口玉色的粘稠液体,空气中那奇妙的馨香越来越浓郁,林齐和嬴政只是吸了一口香气,就觉得四肢百骸内涌出一阵阵热流,无穷的精力从骨髓中涌了出来。

    三足蟾蜍发出凄厉的‘呱呱呱’的声音,他被重重的摔在地上,两只兔子很不厚道的掏出了一口起码能存十担水的大水缸,不断的将三足蟾蜍吐出来的玉色液汁收集在水缸中。

    嬴政又是气恼又是后悔的看着三足蟾蜍,这头奇异的生物,他吐出来的鲜血,居然有如此妙用?只是闻到这气味,其功效就不下于绝世的灵丹,如果能喝上一口又如何?

    看着两只兔子疯狂的捶打三足蟾蜍压榨他的鲜血,嬴政歇斯底里的怒喝了一声:“这些都是朕的至宝,尔等禽兽,焉敢夺走朕的宝物?”

    两只兔子突然停下了手,他们回头看了看嬴政,猩红的眼珠子闪过一抹凶光。

    三足蟾蜍重重的吐着吐沫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一蹦八尺高的指着嬴政破口大骂起来:“蠢货!谁说这是你的宝贝?他们是你蛤蟆大爷不知道多少年没见过的生死兄弟,他放我一点血算什么?就算他们要蛤蟆大爷一条胳膊腿儿,大爷我也哼都不哼一声!”

    张开大嘴,这三足蟾蜍‘咔嚓’一声将自己的一条前肢咬了下来。空气中那股子奇妙的馨香味越发的浓郁,林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觉浑身一阵的飘飘然,居然有一种快要乘风飞去的快感。

    得意洋洋的昂起头,三足蟾蜍将自己的那条前肢丢给了驴子。

    一张大嘴从驴子身边冒了出来,‘嗷嗷’一口将这条散发出浓郁药香味的前肢吞了下去。三足蟾蜍神气活现的身体一晃,一条崭新的前肢又生了出来。他迅速的蹦跶到了驴子身边,殷勤的为驴子梳弄起他脖子上柔滑的黑毛:“啊哈,驴子大哥,好久不见,真是太想念你了!啊,一条前腿够不够?要不要再来个百八十条的?您不够只管说,小弟我别的没有,这胳膊腿儿还真没放在心上!”

    林齐的身体晃了晃,差点栽倒在地。

    嬴政惊骇的看着这诡异的一幕,脑子里一阵错乱,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你们,都该死!”嬴政恼羞成怒的大喝了一声,他头顶的不老月轮骤然放出熠熠青光,如烟如雾的寒气从不老月轮中喷薄而出,渐渐的在嬴政的身边凝成了数十条若隐若现宛如玄冰制成的剑影。

    “陛下,您最好不要冲动!休息一下吧!”林齐摇了摇头,他伸手向不老月轮指了一下,一条细细的青色流光从他指尖激射而出,带着淡淡桂花香的青光射在了不老月轮上,林齐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浩大沛然的力量顺着青光涌了过来,潺潺注入了他的身体。

    一个轻柔、悦耳的声音悄然响起:“不老月轮见过林齐大人。这么多年了,终于能得到来自大人的命令,实在是太好了!”

    数十柄剑影骤然调转了方向,剑尖死死的对准了嬴政的身体。不等嬴政回过神来,这些剑影已经杵在了他的身上,死死的贴住了他的皮肤。甚至有几柄剑影轻轻的刺穿了他的皮肤,让他身上渗出了几丝细小的血珠。

    嬴政不可置信的看着头顶悬浮着的不老月轮,他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不老月轮,你是朕的!”

    不老月轮轻盈的开口了:“抱歉,血秦帝国嬴政陛下,感谢您这些年来为了修复我投入的这么多魔法材料。但是我只能服从一个大人的命令,而您,显然并没有足够的权限掌控我!”

    一抹月光轻盈的一闪,瞬间没入了林齐的眉心,然后直接来到了林齐体内,围绕着林齐体内那个细小的原点旋转起来。庞大的能量不断从月轮中释放出,不断被原点吞噬。一丝丝的源力以比原来快了百倍的速度不断滋生,这些源力渐渐的充斥林齐周身,林齐只觉身体内一股巨大的力量涌出,他的身体突然微微一震。

    林齐的气息,从人位骤然飙升到了天位水准,原本和发丝一样细小的源力已经凝成了一片薄薄的光雾,上上下下不断扫荡林齐的身体,将他的身体变得越发强悍。

    “不,不,不,不,不!”嬴政简直有如疯狂的向林齐扑了上来:“那是朕的,那是我的,那是我的宝物!不老月轮!你是朕的!我耗费了万年时间,收集无量材料才让你修复了大半,你怎敢背叛朕?”

    大黑蹦跳着到了嬴政的身后,他举起粗大的金属杠子狠狠的对着嬴政的脑袋来了一杠子。

    嬴政的身体一晃,完全没有顾及身后偷袭的他翻了个白眼,沉甸甸的摔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好了,我的陛下!在我和阴师当中,你必须选择一方了。”林齐搓了搓手,随手拎起嬴政放在了驴子的背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