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当年恩怨(4)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回去龙山帝国,我会尽快调集军械和粮食送去北海。”林齐看着沙心月:“如果有机会,我们联手让高卢帝国换个主人。如果用月神殿的名义来操作,我想其他的神灵不会有太大的意见!”

    沙心月笑着点了点头:“我判断了一下,如果月神殿愿意独立承担诺曼战堡防线,晨曦之神虽然会生气,可是他应该不会把高卢帝国放在眼里。”

    林齐压低了声音,低声的咕哝了起来:“小心教会的那些神裔,他们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他们,有失去了神体彻底无法恢复的神灵,侵占了他们的**!或许,这些以神魂附体的神灵,会是我们最好的猎物,他们收割各族的灵魂增强自己,我们当然可以收割神魂来完成同样的事情!”

    胡馨竹诡笑了一声,然后他鬼鬼祟祟的说道:“我需要龙山帝国给我调派一支援兵,我准备彻底解决荒漠神殿和草原神殿的问题。血秦帝国攻得很猛烈,我需要在这之前,多俘虏有些游牧民。”

    林齐点了点头:“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将原本哈兰帝国领地上的二十个常备军团调去东部大平原。但是你抓到的所有游牧民,有我的一半!这些家伙,可是最好的信仰来源啊!”

    三人凑在一起计议了一番,约定了相互联系、相互配合的方式后,同时化为神光向自己的地盘遁了回去。

    直到成为了上位上阶神灵,拥有了在虚空之眼下自由行走的特权。林齐这才发现,西方大陆简直是太渺小了。区区一个西方大陆,东西方向、南北方向都不足十万里,和庞大的东方大陆比起来,这仅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岬角。

    但是想想沉入地下的,同样被阿蚀尔神族控制的三大地下深渊世界,林齐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机会的话,他一定要去那三个深渊世界走一趟,或许,他能在里面发现一些更加有价值的东西。林齐怀疑。如果阿蚀尔神族缴获了某些元界的分体的话,那么一定会储存在那些世界中。

    神光迅速,林齐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他就从大炎皇朝的南疆回到了龙山城。

    身形微微一闪。身穿黑色斗篷的林齐出现在龙山城的大街上,前方数百米外,就是龙山帝国的皇宫。一声低沉的咳嗽声从路边传来,林齐顺着这声音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了龙巫王。

    同样裹着黑色斗篷,稍微露出了半张脸的龙巫王身边正环绕着几个龙山帝国的游骑兵。这些身披皮甲,手持长枪、短弓的游骑兵,是龙山帝国警备部直属的一支专门维护帝都治安的武装力量。

    他们的战斗力比常备军团略弱,但是远远强过那些铜帽子。他们的坐骑不是普通的骏马,清一色都是精挑细选的中阶魔兽。十人一队的游骑兵行进在帝都的大街上。会给帝都的百姓带来极大的安全感。

    或许是太久没来到地面世界,龙巫王被林齐用天堂之门丢进龙山城后,他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好奇的在龙山城的大街上闲逛起来。作为一个从太古神战生活至今的亡灵神灵,龙巫王对街面上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他不时的走进路边的店铺,询问那些稀奇古怪货物的名字和功用。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龙巫王带着浓烈的地方口音,他的话里面充斥着一些地面世界早就不流行的古老词句和语法。仅仅是这样的话。那些目光敏锐的铜帽子最多认为他是一个钻进了故纸堆的老学究,或者某个迷恋上古文明的老学者,并不会对他有任何的防范。

    但是这位特立独行的龙巫王,他被林齐用天堂之门送走的时候,他顺手掳走了倒霉的死灵骸骨库尔库伦。在进入龙山城的第一时刻,龙巫王就粉碎了库尔库伦的身体,将他的神魂封禁在了那颗丑陋狰狞的皮包骷髅头中。

    斗篷的袖子足够大,龙巫王将库尔库伦的脑袋塞进袖子里,带着他不断吱吱乱叫的脑袋到处乱逛。好多次,那些店铺的伙计和长老都以为龙巫王这是带着一只宠物老鼠在身上。

    但是,龙巫王实在是逛得有点忘乎所以了,当他经过一家魔法材料店铺,兴致勃勃的对着那位掌柜狂喷他贩卖的魔法道具、魔法药剂和魔法卷轴是多么多么的不入流,多么多么的下三滥的时候,兴致高昂的龙巫王袖子一甩,就将库尔库伦的脑袋丢了出来。

    被龙巫王教训得面皮发青的店铺老板立刻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然后一队就在附近的游骑兵云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将龙巫王围在了店铺的大门前。

    “尊敬的先生,请您解释这个骷髅头的来历!”游骑兵小队长紧握长枪,死死的盯着龙巫王。出于一种职业本能,这个游骑兵小队长始终觉得,龙巫王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

    龙巫王看着正在不断吱吱怪叫,不断龇牙咧嘴的库尔库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小伙子们,不要紧张,不要害怕,这只是一个魔法道具而已。一颗骷髅头,这是我制造的。。。书房的陈设品!”

    龙巫王眉开眼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些游骑兵,心情突然变得很好。多么年富力强的小伙子们啊,他们身上散发着青春的气息,他们的目光充满了警惕和正义感,他们的队形是那样的团结,这一切都让龙巫王回想到了他生命中曾经拥有的美好!

    他似乎看到了他曾经的那些学生,同样的青春年少,同样的风华正茂,他们正直而善良,他们好学而上进,他们温柔而多情,曾经他们带给了龙巫王最大的骄傲和荣誉。但是,一切都毁了。一切都毁在了那些该死的神灵手上,他曾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学生们,在神仆军团的屠刀下化为灰烬。

    “我实在是应该多出门走走!”龙巫王带着灿烂的笑容,轻轻的拍了拍游骑兵小队长的肩膀:“有很多年没出门了,整天和一群死气沉沉的家伙混在一起,我都忘记青春的气息和生命的精彩了!真是让人怀念的青春的味道啊!哈哈,小家伙,有心上人了么?”

    几个游骑兵被龙巫王弄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从龙巫王的身上,他们感受到了绝大的危险。但是从龙巫王的言行举止中。他们只能感受到热情和善意。这种让人精神错乱的强烈冲突,让他们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该怎么样对付这个奇怪的中年男子?

    林齐站在路边看着龙巫王,在这个老亡灵的身上,他感受不到任何的恶意。这个老家伙对这些游骑兵。甚至有一种年老的长辈见到了调皮晚辈的宠溺和关爱。林齐皱起了眉头,不解的思忖了一阵,然后缓步走了过去,将一块令牌弟给了那个游骑兵小队长。

    这是由龙山帝国皇宫直接发放的令牌,通体精金铸造,缠绕着九条东方巨龙,配饰着大量云水纹路的令牌上铭刻了密密麻麻的小字。这个令牌代表了龙山帝国皇室赋予的绝对信任,代表了在龙山帝国见官大一级的特权,更代表着手持令牌的人,不会做出有害龙山帝国的事情!

    这样的令牌也就是黑胡子和黑虎家族的几个老人手上掌握了几块。云手上有着十二块。林齐身边的这个游骑兵小队长从没有见过这种令牌。但是在帝都警备厅的培训中,他们都了解了这种令牌代表的无上权威。游骑兵小队长立刻挺起了胸膛,立正向林齐行了一礼:“尊敬大人,日安。我们发现了一个行迹诡秘的人,他手上的这个骷髅头。我们怀疑是某种邪恶的法器!”

    林齐用手指头捅了捅龙巫王手上的骷髅头,然后‘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不是法器,这就是一个骷髅头。嗯,一个邪恶的亡灵的头颅。这位先生,是帝国特聘的除魔人,他为帝国消灭了这个邪恶的生物。”

    龙巫王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轻轻的吹了一声口哨:“很荣幸见到您,尊敬的陛下林齐?安德尔姆?龙山。我一直留在这里,就是为了向您表示谢意,刚才如果不是您的帮助,我会有大麻烦,我一定会有大麻烦!”

    认真的看了龙巫王一眼,林齐点了点头:“那么,去皇宫吧,我那里还有一点来自东方的极品贡茶。看您的容貌,您应该是东方人吧?希望您能喜欢我的茶叶!”

    当龙巫王叫破林齐身份的时候,那些游骑兵已经恭敬的单膝跪在了地上。

    林齐向他们点了点头,然后询问了他们的名字后,背起手,大步向皇宫的方向走了过去。

    龙巫王向那几个游骑兵笑了笑,干脆的将库尔库伦的脑袋塞进了袖子里,然后大步跟上了林齐。和林齐肩并肩的走在了一起,龙巫王低声的笑了起来:“现在是你一个人,我一个人,你可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了!尊敬的陛下,你就不害怕我对你做某些不好的事情么?”

    歪了歪嘴,林齐笑了起来:“您会么?”

    沉默了一阵,龙巫王沉声道:“我仇恨阿蚀尔神族和一切的神灵。而你,我觉得你似乎怀有某些异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你已经拥有了阿蚀尔神族的血脉,作为神选者,你一定拥有了他们的血脉!”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龙巫王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阿蚀尔神族毁掉了我的家庭,摧毁了我的生活,灭绝了我曾经的希望!让我变成了一个可悲的亡灵,藏在不见天日的深渊世界十几万年!林齐陛下,我和阿蚀尔神族之间,是死敌!”

    站在皇宫的大门前,林齐仔细的打量了一阵龙巫王。

    天堂山的声音悄然响起:“他说的是实话,这瞒不过我们的监测。”

    林齐顿时温和的笑了起来,他凑到了龙巫王的耳朵边,低声的笑着。

    “那么,欢迎来到神敌的大本营,我尊敬的龙巫王前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