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焦头烂额的教会(1)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君要臣死,你就得死!君要臣亡,你敢不亡?”

    残阳如血,遍地都是残破的旗帜和残肢断臂,身穿血色、黑色甲胄的血秦帝国的士兵尸体横七竖八的从几座小山峰下一直铺到了天地相接的远处。在血秦帝国的士兵尸体中,堆积着起码三倍以上的身穿西方大陆式样甲胄的尸体,无数的尸体填满了河沟,塞满了山谷,遍布了方圆近百里的平原。

    四面八方都是身穿各色甲胄的神殿骑士团,大炎皇朝的军旗高高飘扬,龙城眯着眼站在一座瞭望塔上,冷眼看着前方几座被血浆涂了一层又一层的小山峰。

    被重兵合围的小山峰上,零星几队血秦帝国的战士正蜷缩在深深的壕沟中,躲避着西方大陆法师们不是发起的魔法攻击,同时舔舐伤口,静静的恢复着体力。

    短短半个月,过百万的同僚战死。就在这距离大炎皇朝的边境线不到百里的地方,在东部大平原和大炎皇朝北部山区交界之地,百万血秦大军陷入西方大陆联军的包围圈,鏖战半月却无一兵一卒的援兵到来,更无一粒米一根草的后勤补充,血秦大军浴血奋战,却也到了最后关头。

    百万血秦大军,这在东方大陆足以犁庭扫穴、倾城灭国的庞大军力,在这残酷的绞肉机一样的战场上,不过是短短半个月的消耗品而已。这百万血秦大军中还有将近三十万来自双阳赤龙城的皇家禁军,是血秦帝国一等一最强大的武备,但是他们也全部倒下了。

    在正中一座小山峰上,数十座喷火冒烟的帐篷团团围住了一座勉强维持完好的中军大帐。在那宽敞的大帐内,身穿黑色魔龙吞天袍,腰悬长剑的嬴政,正笑吟吟的看着跪在面前,面色惨白犹如僵尸,遍体鳞伤正不断渗出大量血浆的血秦帝国开国太尉尉曜。

    在尉曜的身边,身高将近三米的龙葵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他的头颅咕噜噜的滚到了帐篷的角落里,滚滚热血不断的从他脖子里喷出来,在尉曜的身边积成了一大滩血浆。

    曾经的龙葵是那么强壮、生命力如此强盛的一员盖世猛将,但是当鏖战重伤的他被嬴政无情的一剑劈断了头颅之后,他就好似一株被飓风折断的大树一样,带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惨厉和残酷倒在了地上。他滚落在一旁的头颅睁开了大眼,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古怪和狰狞,似乎他根本不愿意相信他会被嬴政一剑斩杀。

    “很吃惊?很奇怪?很纳闷?”嬴政大声的笑了起来:“尉卿,朕给你发问的机会!”

    尉曜艰难的扭头看了龙葵一眼,他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从嘴里喷出了一团黑色的血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无比悲恸的正眼直视看向了嬴政:“陛下,为何如此?您所谓的奇兵突袭,侵入大炎皇朝腹地动摇其根基的计划,莫非是个陷阱?”

    认真的点了点头,嬴政笑了起来:“是,陷阱,专门为尉卿和龙卿准备的陷阱!有百万精锐陪葬,莫非你们觉得还不足够么?那么,朕灭你们九族,让他们陪同你们一并魂飞魄散,也算是有情有义了。”

    身体剧烈的哆嗦着,尉曜咬牙切齿的看着嬴政:“援兵断绝,弹尽粮绝,二十倍敌军十面围困。三十万禁军体内剧毒迸发,战力削弱不足一成;随军辎重中所有粮草都下了慢药,百万士卒腹泻拉得手足酸软。百万雄师,短短半月就几乎全歼,这也是您的意思?”

    轻轻的一笑,嬴政点了点头:“我血秦精锐果然是冠绝天下,朕对统一八方**的伟业又多了一分信心。如此情势下,你们居然还能歼灭数倍于己的强敌,朕非常欣慰!”

    死死的握住了拳头,尉曜厉声喝问起来:“前些时日,太辅苏明子视察前方军营遇刺身亡,莫非也是陛下出手?苏明子有三十六员半神巅峰沥血死士贴身护卫,却被人一击命中要害惨死当场,除开陛下,还有谁能做得如此干净?”

    冷眼看着尉曜,嬴政的脸上满是欢欣快慰之色:“是朕亲自出手!莫非尉卿没有发现,苏明子的尸体被抽成了一具干尸?朕吞噬了他全部的精气神,很强盛么!远比朕预料之中的强盛百倍!苏明子,苏卿,他真正是深藏不露啊!”

    尉曜苦涩的笑了起来,他缓缓站起身,双手紧紧握拳看向了嬴政:“那么,臣代表阵亡的百万将士,代表苏明子和龙葵,代表这些日子莫名失踪、莫名阵亡的众多开国元勋问一句陛下——您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吾等万年追随,万年辛劳,万年的情谊,陛下莫非全部忘了?”

    沉默了一阵,嬴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背起了双手,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抬头看向了中军大帐的屋顶。过了许久,嬴政才幽幽叹息道:“朕怎么会忘呢?朕本山野伐木贩薪之野人,适逢天下大乱,时势逼得朕顺势而起劫掠天下,也是有了诸位爱卿襄助,才成了那等伟业。”

    尉曜声嘶力竭的怒吼起来:“那么,为什么?看着龙葵的尸体,看着他的血,看着他的骨和肉,给我一个回答——陛下,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多老兄弟,这么多和您并肩作战,开创这血秦万年基业,陪伴您在那月轮寒冰地狱中苦苦熬了万年的兄弟啊!”

    “主~宰~会!”嬴政看着宛如发狂的狮子一样张嘴怒吼的尉曜,慢悠悠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了‘主宰会’这个词。尉曜的脸色骤然变得铁青一片,他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然后他的脚后跟绊在了龙葵的胳膊上,狼狈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或者说,十二古族?”嬴政‘嗤嗤’的笑了起来,他摊开双手,温文尔雅的向尉曜点头笑着:“看,朕不是昏君,朕可能是一个暴君,但是绝对不昏庸!所以,当朕知道了你们的身份,知道了你们的来历,知道了朕只是你们的一个棋子,一个傀儡时,朕就下定了灭杀尔等全部的决心。”

    “赵鹿,死了,朕亲手诛杀了他!”

    “赵鹿建立的皇室供奉团,那些去势的阉人,你没发现最近几个月,朕身边的宦官近侍,已经逐渐变了一批人么?那些赵鹿的心腹党羽,朕让他们去各处担任监军一职,估计现在他们也都死得差不多了。”

    “苏明子,朕的开国太辅,朕真的舍不得杀他!多有学问的一个人?朕读书识字,都还是他手把手的教的。双阳赤龙城的风水选址,也是苏太辅亲自确定的地址。朕的太子,也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徒弟!朕真的舍不得杀他,但是不杀他,怎么能成呢?”

    摇摇头,嬴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所以,只能忍痛杀了!”

    看着面色如土的尉曜,嬴政淡然一笑:“龙葵,朕的心腹将领,血秦帝国第一杀神猛将,朕最信任的心腹。当年朕建立血秦之后,微服于民间私访,和那些民妇风流度日,这些事情瞒过了你们,却都没有瞒着他!但是他也不是朕的人,所以他非死不可!”

    冷冷一笑,嬴政缓缓的拔出了腰间色泽漆黑,剑脊上有一条细细金色龙纹的奇形长剑:“而你,朕的开国太尉尉曜啊,你的老兄弟、老伙伴、老搭档都死了,你也该上路了!你如今身受重创七十三处,其中深入内腑的伤势就有二十九处,又中了七种绝毒之物。”

    淡然一笑,嬴政轻柔的说道:“这等伤势,如果你能回归双阳赤龙城,用灵丹妙药好生将养,三五年内倒也能调养好了。但是朕怎能容得你恢复呢?”

    长剑轻轻的一剑刺进了龙葵的心口,只听得一声怪异的响声传来,龙葵体内还没有消散的庞大精元顺着长剑‘汩汩’的流回了嬴政的身体。龙葵那等强壮的身体骤然干瘪了下去,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龙葵的身体就化为了一片灰烬堆在了地上。

    “万年的交情!”嬴政冷酷的看着尉曜:“你们死了,朕会好生照顾你们留在血秦帝国的亲眷。朕当然不会一次就全部诛灭他们满门,而是会逐渐的、逐渐的,让他们慢慢的消失掉!你们的族女,朕会引入宫中,册封她们为妃,授予她们无量的风光和权势,然后慢慢的折磨死她们!”

    轻轻的摇了摇头,嬴政看着面色死白近乎透明的尉曜,轻柔的叹了一口气:“你应该知道朕的个性。当朕明白了你们的出身来历之后,你们的下场,是注定的!”

    尉曜死死的盯着嬴政,过了许久,他才惨笑起来:“不管你信不信,或许我们刚开始对你的确是有着利用的心思,我们刚开始的确将你当做棋子和傀儡,但是这么多年……”

    嬴政身形一闪,一抹残影极速飚射到了尉曜面前,黑色长剑带起一声龙吟划过尉曜的脖颈,一剑将他的头颅斩了下来。尉曜的全部精气在那一瞬间被嬴政掠夺一空,通体化为一蓬飞灰随风飘散。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