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凤凰木(2)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霜深深的看了这老人一眼,他轻轻的摇了摇头:“此事特殊,当从长计议!林虎,林齐,你等暂且在执法殿的偏殿安置下来,等待执法殿的调查!这件事情幕后情况到底如何,必须差一个水落石出。本家绝对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对本家有巨大贡献的功臣,也绝对不会放纵任何一个包藏祸心的族人!”

    林霜的一番话说得四平八稳,任凭人都无法挑出刺来。但是他的最后一句话却让那出面的老人脸色微微一寒,谁是对本家有巨大贡献的功臣?谁是包藏祸心的族人?林霜说这些话,到底想要表示一些什么?

    阴沉着一张老脸,老人冷哼了一声,一把抱起了身体被重创的林飞骞之父林叁峯,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他是林飞骞嫡亲的第十二代的老祖林蚞,在本家内部也是位高权重之人,他自然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像林齐这样的肆意胡为,他的一言一行,都必须讲一个体统、讲一个进退有序。

    反正林齐当众殴打林飞骞,莉莉大婶重伤林叁峯,这种事情众人都看在眼里。一笔账一笔账的记清楚,到时候慢慢的和林齐算个明白。林蚞不是一个心慈手软、慷慨大度的人,任何敢于伤害他子嗣的人,最终都在林蚞的各种手段下惨死,他坚信林齐父子两也不例外,绝对不可能例外。

    林霜眯着眼,冷眼看着林蚞带着大群族人离开。轻轻摇摇头,林霜向被林齐踏在脚下的林飞骞望了一眼,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将林飞骞长老也送入执法殿偏殿暂时安置,这件事情,必须查一个清楚。”

    林不乐死死的握着拳头,她愤怒的尖叫起来:“我父亲被打成了重伤,我要带他回去疗伤!”

    林霜森严的看了林不乐一眼,淡然摇了摇头:“胆敢在执法殿前咆哮,你想受家规严惩么?”

    林不乐气得脸色发黑,林齐在执法殿前肆意殴打家族长老。林霜却一言不发;而自己只是想要带着被林齐打伤的父亲回去救治一下。居然就被林霜扣上了一个咆哮执法殿的罪名,林霜真的是传说中虎族本家最铁面无私、最公正公平的执法殿大长老么?

    林齐等人在执法殿的偏殿内,等于被半软禁的居住了下来。对此林齐倒是表现得很无所谓,他和铁锤、屠刀等一行人,加上哔哩哔哩、阿尔达等一伙不良分子,摆开了长桌,摊开了各色赌具啸叫聚赌。大堆雪茄燃起冲天浓烟。大量烈酒散发出浓烈酒气,加上各种烤肉的烟火气,真真将执法殿闹得乌烟瘴气。

    对此,林霜却只是淡然一笑没有任何表示,哪怕林不乐、林乐乐姐妹俩纠集了大群族人,将林齐等人这种目无执法殿威严的行径控诉了一遍又一遍。但是林霜始终是不置一词。

    虎岛,林齐曾经去过的那个小小半岛,在那一片陡峭的悬崖下,一条通体银白宛如白银铸成的大蟒正懒洋洋的盘在了一个粗陋的茅草棚边。悬崖上的一个洞穴中,可以看到大堆大堆的蛇蜕,显然是这条大蟒刚刚褪下的蛇皮。

    要说是大蟒,却也不怎么正确。在这一次蜕皮之后,这条通体银白的大蟒的头上长出了两根鹿角一样的长角。正在阳光下散发出熠熠金光。他的身上还长出了四支鹰爪状的爪子。身体四周隐隐有淡淡的银色云烟缠绕,俨然是一条小型化的东方神龙的造型。

    除开大嘴还隐隐有一点蟒蛇的样子。这条体长超过百米的大家伙,已经是一条龙,而不是一条蛇了。

    在那小小的茅草棚子下面,林齐曾经见过的,那个懒洋洋的林家始祖正盘在一个蒲团上,举着一个粗陶土制成的茶碗,有气无力的一口口的喝着黑漆漆的茶汤。四面八方不时有一条条和他生得一模一样的人影迈着四平八稳的四方步缓缓踏海而来,这些宛如生人的人影看似缓慢,但是每一步都瞬间挪出数十里远,很快就回到了茅草棚下,融入了林家始祖的身体。

    这些踏着海浪而来的身影,分明就是林家始祖的分身投影。若是林齐在场,他就会发现这些分身投影每一道的实力都在上位上阶神的巅峰层次,而这样不断回归林家始祖体内的分身投影,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已经有近千条之多!

    只有主神级的存在才能同时分化出上千条分身投影,但是每一条分身投影都能拥有上位上阶神的巅峰实力,这可不是普通的主神能做到的。如果晨曦之神他们看到这一幕的话,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不惜代价的联合其他的各个神族,倾尽全力的攻打虎岛。

    随着一条又一条分身投影不断返回本体,林家始祖的眼睛也变得越来越亮。他懒散的打了个饱嗝,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弄点肉来吃嘛,喝了大半天茶水了,这肚皮一晃荡都是哗啦啦的声音。”

    在粗陋的茅棚下面,还有另外十一个看上去貌不惊人的青年男子。他们同样端着陶土茶碗,不断的往肚子里灌着茶水。听到林家始祖的这话,他们相互看了看,同时笑了起来:“啊哈,今天天气不错啊,谁去抓条鱼来烤烤也好!”

    十二个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子懒散劲儿的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过了许久,他们同时打了个呵欠。林家老祖不快的哼哼了一声:“每次来做客,你们也好意思一点礼物都不带的?多少带几头烤全牛过来不是?或者弄几条蓝鲸切成生鱼片,味道也不错啊!”

    一个生了一张惨白的瓜子脸,眉清目秀、文质彬彬的青年‘咯咯’笑了起来:“你是主人,应该是你弄吃的待客不是?没见过你这样抠门的,每次我们难得来一趟,千年才能聚一次,你总是一坛子茶水就把我们给打发了,连肉沫儿都没见过一次啊!”

    一行人相互看了看,然后同时摇了摇头,低声的咒骂起来:“一群懒鬼!”

    相互喷了一阵子,林家老祖这才冷哼了一声:“主宰会啊,总算是有个孩子把这个疮给挑破了。商量一下吧,这不是我家一家子的事情,大家都有份,谁也别想跑。任凭他们这样子闹下去呢,还是干脆把事情挑明了,狠狠的教训教训?”

    沉默了许久,一个四肢比普通人都长了一大截,蜷缩在蒲团上犹如一头打盹的豹子一样的年轻人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皮,有气无力的哼哼了起来:“教训教训?教训到什么程度?都是各家最核心的那一批人,我们十二家的真正的资源,可都用在了他们身上。他们做的一些事情,我知道了都恨不得把他们重新塞进他们娘肚子里,但是真弄死了他们,这些年的心血……”

    又是良久的沉默后,林家老祖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知道我的脾气的,这种事情,我总是想不出主意的。主宰会么,按照我们现在掌握的名单,大概是我们十二家最核心的那一批子弟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卷了进去。然后被他们牵连、影响,不自觉为他们所用的族人,大概占了各族总族人的一成左右。真个大清洗一次,倒也不难,但是,毕竟都是自家的娃儿!”

    又是良久的沉默之后,那瓜子脸白脸青年贼兮兮的笑了笑:“这个,如果真的是我们亲自下手呢,似乎有点太欺负小孩子了,而且也不忍心啊!但是呢,我有一个好主意,嘿,就是,就是老虎你得拿点好处出来,否则的话,我这主意也拎不清了。”

    林家始祖狠狠的向这白脸青年瞪了一眼,最终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少废话,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老狐狸,你可别又把我们坑了进去,到时候我们联手揍你一顿,你又是两千年爬不起床来!”

    沙家始祖的小白脸骤然变得惨绿一片,他看了看身边这些面色不善的老朋友,低声的咒骂了起来:“一群老牲口,你们干嘛每次打我的时候,就这么开心呢?”

    十二个人头凑在了一块儿,低沉的诡笑声不断从这个小小的、简陋的茅草棚子里传来。那条蜷缩在一块巨石上晒太阳的银龙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急匆匆的蛇行向远处的松林窜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一个装满了茶水的陶土坛子狠狠的砸在了银龙的脑袋上,林家始祖的咆哮声突然响了起来:“蠢货,你现在不是一条蛇了,你已经蜕变成一条龙了!不要像蛇一样的爬着走,给我像龙一样,四足着地的走,快点!你能人立而行,那是最好不过!”

    被打得昏头转向的银龙呆了呆,很不习惯的用四足撑起了身体,很僵硬的、犹如傀儡一样,一步步的向松林走了过去。林家始祖的声音再次响起:“去弄几条大家伙回来,再弄点木柴,去找人要点调料,我们烤点东西填肚子。唔,东边那山头上,一群小崽子偷偷摸摸的埋了几千坛老酒,你去偷偷的挖几坛过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