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撞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齐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他身上的衣服穿戴得整整齐齐,就连黄金面具也扣在脸上。他正躺在长条沙发上,于莲正坐在他对面酣畅的打着呼噜。不管是于莲还是自己身上都充斥着刺鼻的酒味,林齐晃了晃脑子,很奇怪的却没有那种宿醉后的难受感觉。

    不仅如此,林齐还觉得自己的状态很好,非常的好。他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身体,周身精力迸发,强劲的力量宛如水银一样在〖体〗内流转不息,林齐微微一提玄虎劲,他身上居然立刻dàng出了一片水bō一样的淡青sèbō纹。

    “见鬼!”林齐骇然望着自己手上的青sè光晕,这是地位高阶骑士才有的征兆。但是林齐明白的记得,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吃黑胡子让他服用的增强斗气的丹药,可是他的实力一直都是地位下阶的水准,为什么会突然提升到地位高阶的水准?

    难道是最近吃药吃多了,昨晚上和于莲疯狂对饮,酒劲催发药力,让自己来了一次飞速的提升?

    茫然的摇摇头,林齐用力握紧了拳头。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昨晚上一直在和于莲相互灌酒。肥鸟柯克那个可恶的胖子送来了银弯月商会的资料后就告辞离开,然后提香就回去休息室勾搭那两个冰山一样的女人。但是一直到林齐和于莲都醉倒的时候,提香都没有出来。

    这是林齐脑子里‘正确的记忆’,他记得一切就是这样。

    可是林齐隐隐约约还记得,自己昨晚上似乎还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总有一些零碎的记忆片段在灵hún深处纠缠不去?那白皙的**,mí醉的快感。那都是什么东西?自己做了那些事情么?

    “不可能,应该是做梦!”林齐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应该是喝醉了做的一个乱七八糟的梦吧?自己昨天和于莲一直在喝酒,一直到醉倒都在喝酒,毕竟要庆祝自己赢了这么一大笔钱嘛,这样的庆祝是极有必要的。

    可是斗气的确是提升了,从地位下阶提升到了地位上阶,而且〖体〗内斗气精纯凝炼浑厚无比。没有丝毫根基不稳的迹象。而且似乎**也得到了提升,难道是那几瓶增强体力的丹药起了作用?

    林齐随手抓住了沙发上一根镀金的支架,纯钢打造的手腕粗支架被他轻轻一掰,伴随着让人牙酸的吱呀声,那么粗的纯钢支架被林齐轻轻松松的掰弯。“应该是那些丹药的作用!”林齐幸福而快乐的寻思着:“老爹的那些丹药,不愧都是从大陆上那些皇室、王室手上劫掠来的精品,这才几天的功夫,就给了我这么大的好处!难怪老爹的修炼速度也是这么快,他都已经快成为天位大骑士了!”

    得意的笑了几声,林齐走到于莲身边,一把抓起了于莲用力的摇晃了起来。

    “醒醒,于莲。醒醒,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于莲还没醒,一旁倒在地毯上的一个shì女已经踉跄着爬了起来,她妩媚的向林齐一笑,然后屈身行礼:“大人,需要一杯解酒的浓茶么?”

    另外几个女仆也摇摇摆摆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林齐依稀‘记得’昨晚上他和于莲疯狂酗酒,于莲让几个女仆也加入了狂饮的行列。结果这些shì女酒量不济,三两下就被于莲灌翻。

    用力的摇了摇脑袋,林齐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但是事情到底哪里不对他却又说不出来。

    既然说不出来,那么按照林齐疏懒的xìng子就干脆懒得去想。反正自己手脚齐全,还莫名其妙的增强了一大截斗气和**力量,怎么看都是好事。他颔首让那些女仆去准备茶水点心。然后狠狠的给于莲的脸上来了两下。

    于莲张口喷出一道酒气,含含糊糊的醒了过来。

    “头儿,来,再来一杯,嘿嘿。姑娘,你的xiōng好滑!”

    林齐随手将于莲往沙发上一丢,于莲这才清醒了过来。他惊愕的望了望左右,突然指着林齐叫嚷起来:“头儿,你居然用暴力灌我酒。你怎么能这样?我的风度,我的风度全完啦!”

    林齐根本懒得搭理于莲,什么风度?无非是在女仆们面前出丑了。他指了指紧闭着的休息室的门,向于莲打了个手势:“我们睡了多久?这里面还没有动静?不对,似乎我们喝醉前听到过一些动静?”

    于莲茫然的看着林齐,他就连这点残破的记忆都没有。他就‘记得’他和林齐酗酒,然后在林齐的暴力摧残下迅速醉倒,至于其他的,他全部‘忘记’得干干净净。茫然的摇摇头,于莲摊开双手示意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皱了皱眉头,林齐正要去敲休息室的门,外面的门扇突然被人用力推开,面sè难看的艾尔哈姆带着托林、魇和闇三人大步冲了过来。在他们身后,是面sè无奈的拉图斯,他带着歉意的笑容向林齐点了点头,然后飞快的冲到了休息室门前拦住了怒气冲冲的艾尔哈姆。

    “艾尔哈姆先生,我想你对我肯定有所误会。您看,我们只是聊得兴起,所以多喝了几杯,但是我敢发誓,雅和灵两位小姐在这里不会有任何危险。你刚才的那些言辞,不仅是对提香,更是对我帝国贵族的侮辱。”

    艾尔哈姆愤怒的瞪着拉图斯,他不耐烦的用力推开了拉图斯的身体。

    “喝得兴起?多喝了几杯?那么为什么我们会醉成那个样子?该死的,我的脑袋!”

    艾尔哈姆用力的捶打了一下额头,他愤然的望着拉图斯:“如果雅和灵受到了半点伤害,你们。。。”

    艾尔哈姆的话没说完,但是任凭是谁都能听出他言语中的威胁之意。如果雅和灵受到了半点儿伤害,毫无疑问的拉图斯和提香都会受到艾尔哈姆最惨烈的报复。

    拉图斯的脸也yīn沉了下来,一个外来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林齐和于莲一左一右的站在了拉图斯身后,林齐双手揣在袖子里,冷漠的看着艾尔哈姆:“艾尔哈姆先生,请注意您的言辞,您在威胁我们帝国一位身份尊隆的绅士。喝醉酒,那是您自己的关系,和我们殿下没有半点儿干系。”

    艾尔哈姆yīn沉着脸没吭声,喝醉酒?他怎么可能喝醉酒?他虽然不介意偶尔品尝一下原始教义中这种引人堕落的邪恶液体,但是有着强大精神力修为的他,怎么可能醉酒?

    除非那酒水中有什么奇怪的成分!

    而且当艾尔哈姆一行人从酒醉中行来,愕然发现外面天sè都已经méngméng亮了,艾尔哈姆着急了。

    难道雅和灵一晚上都和提香在一起?而他们偏偏醉酒了!这两件事情中任何一件单独放在一起都没关系,但是两件事情同时发生,那就很有问题。这是一个yīn谋,还是一个圈套?艾尔哈姆心急如焚,他双眸中闪过冷漠无情的白光,恨不得将拉图斯直接干掉。

    雅和灵,那是家族内定给他的,雅和灵与生俱来的天生神xìng,那也是注定用来增强他的实力。他和两女的结合,甚至关系着晨曦神殿和火焰神殿的合作,关系着艾尔哈姆未来的前途。

    如果雅和灵被某些肮脏污秽的罪人玷污了,艾尔哈姆不敢想象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滚开!”艾尔哈姆顾不上拉图斯的身份,他愤怒的咆哮起来。

    林齐上前了一步,他握紧了拳头,干净利落的一拳打了出去。淡青sè的拳影裹着一道淡淡的黑光闪过,魇和闇兄弟两根本没来得及阻拦林齐的拳头,他们甚至没看清林齐的拳头是如何击出的。

    结结实实的一拳打在了艾尔哈姆的小腹上,艾尔哈姆双眼瞪得老大,一口血重重的喷在了林齐的手臂上,他的身体弯曲成了九十度,干净利落的昏了过去。

    林齐的拳头就好像一柄攻城锤,艾尔哈姆脆弱的身体哪里承受得起林齐怪力的轰击?

    魇和闇愤怒拔剑,两柄长剑宛如两条毒蛇刺向了林齐的心口和喉咙。林齐冷哼一声,他突然张口发出一声狂暴的虎啸,身形向前一倾,沉重的拳头赶在长剑之前重重的锤在了兄弟连的面门上。

    高tǐng的鼻梁骤然坍塌,魇和闇发出痛不yù生的惨嚎,他们的面门喷着血,重重的向后飞了出去。林齐的拳头将他们的脖子打得几乎拉长了一寸,他们张嘴哭号,数十颗亮闪闪的大牙全混在血水中喷了出来。

    林齐护在了拉图斯的面前,厉声喝道:“这里是高卢帝国的土地,在帝国皇室成员的面前,请保持你们应有的尊重和畏惧!”

    拉图斯笑了,无比灿烂的笑了,他欣赏的拍了拍林齐的肩膀,对这个和血狮将军斯坦恩有着莫名关系的年轻人越发欣赏了几分。

    但是紧接着一道可怖的寒气带着白光扑面而来,林齐一把抓住拉图斯跳向了一旁。寒气、白光重重的打在了后面休息室的大门上,将大门连同大块墙壁打得粉碎。

    休息室内的一切都暴lù在众人面前,刚刚施法的托林近乎绝望的嘶声怒吼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