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击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瘸子的叫声首先惊动了不远处的林齐一行人。林齐身躯臃肿犹如大熊,但是一旦灵巧起来却也犹如猛虎入草丛,轻巧轻盈到了极点。他身体柔若棉花一样飞腾而起,右手轻巧的在塔楼的护栏上搭了一下,已经借着这点力气飘到了下方的屋顶上。

    身形向前一倾,林齐在积雪上留下了两个hòu有三寸、凝而不散的脚印,宛如一头发现猎物骤然狂奔而出的猛虎,快若闪电般冲了出去。几个闪身起落,林齐踏着屋顶就来到了驼子的私宅边一栋高楼上,闪身躲在了楼顶的烟囱后面。

    林齐的这一连串动作轻快敏捷,斗气提升到了地位高阶水准,林齐的身法比以前强了数倍。他正在沾沾自喜于自己的速度,他身后已经传来了低沉的呼吸声。他惊讶的回头一看,龙城正跟在他身后。

    而且他身后的屋顶上,只府林齐自己留下的脚印,龙城没有留下半点儿痕迹。

    倒抽了一口冷气,林齐不由得摇了摇头,毕竟是天位,自己和龙城的差距太大。

    似乎看出了林齐心中所想,龙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西方斗气和东方元气殊途同归,但是巧妙各府不同。西方斗气刚猛雄浑、爆发力极强:东方元气绵绵密密、韧性十足。双方各府各的好处,羡慕不来。”

    扭头看了一眼林齐留在屋顶上的脚印,龙城颌首赞叹道:“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很多,你修炼的是家传的功法?这似乎是一门籽合了东方、西方炼气特征的奇异法门,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换了其他的西方骑士,他们这一路狂奔,屋顶早就塌掉了。”

    林齐顿时变得心平气和,东方、西方同样炼气,但是玄妙各有不同,这是黑胡子在他小时候就给他说过的。

    两人修为最强,早早的赶到了这里,于莲和维克还在后面借助绳索、飞爪之类的攀爬屋顶,没有一刻钟过不来。两人藏在烟囱后面,定睛看向了百多米外驼子的私宅。

    林齐侄抽了一口冷气,太惨了,实在是太凄惨了。

    鸵子的私宅内住了数百人,有他的家人,府他麾下的打手,也府他店铺内的伙计,还府仆佣侍女之类。但是所有人都整整齐齐的码放在院子里,整整齐齐的码成了一个方阵。

    所有人的脑袋都被齐肩割下,码放在地上的,只有鲜血四溢的尸体,他们的头颅被码放在大门内,码成了一个整齐的金字塔。这座狰狞诡异的金字塔的塔尖上,正是驼子的脑袋。

    这些尸体,这些头颅,这些让人做噩梦的东西,被那样整齐的码放着。残酷中居然透出了一种有韵律的美感,这是多么邪恶、多么毒辣的人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林齐的脑子里一阵眩晕,他能想象那些凶徒悄无声息的将驼子宅邸里的人一个接一个的从屋子里抓出来,没让他们发出半点儿声音,就好像杀小鸡一样杀sǐ了他们。然后这些人带着一种邪恶的美感,将人头码放在门后,将尸体码放在院子里。这些整整齐齐码放着的尸体和人头是那样的诡秘阴邪,好像有无数的冤魂在它们附近蠕动、嘶喊。

    眼前骤然一黑,林齐受不了这种残酷的冲击力,他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龙城一指头点在子林齐的人中穴上,一丝刺骨的寒气刺进了林齐的身体,他打了个冷战,从那黑色的眩晕中恢复了过来。感激的看了龙城一眼,林齐默默的运转玄虎劲,周身隐隐发热,抵消了那狰狞的场景给他造成的精神冲击。

    他见过杀人,见过sǐ人,甚至自己亲手杀过人。但是林齐杀人是热血的,是狂暴的,就犹如乱刀切青菜,血肉横飞、血脉喷张,府一种真正男儿沙场的气概。那时候的林齐心是膨胀的,血是热的,他自然不会府什么异样的感受。

    但是眼前的这些尸体,那些被杀sǐ的人,那些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尸体。

    那样的精准,那样的冷血,那样的无情,他好像看到了一群来自地狱的恶魔,将杀人这种事情当做了无比享受的艺术创作。这种冷血、狠辣的手段超出了林齐眼下承受的极限,所以他才差点晕了过去。

    “是江永下的手。”

    龙城突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除了那群sǐ太监,没人会用这种手段杀人。我见过秘阁内辑事监的那群太监办案,他们就是这样杀的。整整齐齐的杀,工工整整的杀,安安静静的杀。那群没卵子的混账,他们是把杀人当做绣花。”

    “该死!”林齐忿恨的一拳砸在了烟囱上。

    真的该死,能够这样冷血、麻木的杀人,江永和他麾下的太监,他们还是人么?

    远处有一团黑暗飘了过来,浓郁的黑暗裹着四个人在离地数米的地方向这边急速飞来。原本准备凑到驼子的私宅门前看一眼的林齐缩到了烟囱后面,顺手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黑布扎在了脸上。龙城看了看林齐,若府所悟的掏出了一条丝巾围在了脸上,顺便他还往眼珠上扣上了两块蓝色水晶,给自己套上了一个金黄冇色的假发套。

    黑暗在驼子的私宅前停下,粘稠的黑暗散开,化为五十名身穿黑甲的战士。

    林齐的瞳孔一凝,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那些战士原本好像黑色的雾气飘荡在空中,但是到了这里,黑雾居然凝成了实体!而且这些战士身上的铠甲是那样深邃,那样神秘,还闪烁着点点星光,那造型奇特的铠甲看上去精美到了极点,简直就是顶级大师出品的艺术品。

    艾尔哈姆等人望了一眼私宅门后堆积的人头,脸色同时一变。

    托林低声喝道:“艾尔哈姆,这里的事情和我们无关,我们还是赶紧。。。”

    话音未落,托林骤然出自本能的向旁边甩了一下脑袋。一丝极细的血水从托林的脸上喷出,托林惨嚎着捂住了左眼。一根牛毛细针擦着他的眼珠飞过,扎穿了他的眼俅,血水和粘稠的晶状体从托林的眼球内喷出,痛得托林差点没晕了过去。

    “咱家还说是谁在那里窥觑咱家的动静?怎么是你们这群不搭边的人呢?”

    伴随着沙哑宛如公鸭嗓子的怪笑声,江永带着十八名青衣太监从一旁的巷子里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刚刚出手的就是江永身边那个用牛毛细针杀sǐ了几个铜帽子的太监,原本他那一针是要洞穿托林的眉心,但是托林宛如神助的甩了一下头,这才避开了必杀的一针。

    “混蛋!神啊,降下您无边的冰雷,惩罚这些该sǐ的罪人!”

    眼群被毁掉一颗的托林嘶声怒吼,他抓起魔杖,干脆的捏碎了魔杖手柄上镶嵌的一颗白色水晶。一道一米多粗的寒气从魔杖上喷出,带起飕飕破空声向江永一行人打了过去。

    江永冷笑了一声,不屑的挥了挥手:“制住他们,要活的。咱家得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不怕sǐ,敢来招惹咱家?啧,就算那院子是咱家不要了的,也是你们这群废物能窥觑的么?”

    江永身后的一个太监快步上前,他咬破右手食指在空气中急速戈,出了一道血色灵符。

    只听得‘噗,的一声,好像府一个充满了气的猪尿泡突然裂开了口子,伴随着悠长的喷气声,天空府一道强光突兀的喷出。众人急匆匆抬头一眼,一颗人头大小的红色陨石正突破了云层,拖着一条长长的红色焰尾,笔直的砸向了托林。

    托林吓得怪叫了一声,他举起魔杖,粗大的寒气化为一条冰龙缠绕向上,和陨石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巨响,强光,林齐和龙城藏身的烟白被强劲的冲击力炸得支离破碎,附近百米内所府沿街的建筑物的玻璃窗同时崩解,无数玻璃碎片四散,屋子里传来了被玻璃误伤的人凄厉的叫声。

    寒气和陨石同归于尽,冷热急骤撞击,人头大小的陨石炸开,爆炸力差点没把这半条街给掀飞。

    托林吐着血倒在了地上,艾尔哈姆等人全部翻滚着侄地,除了实力最强的夜九,其他黑夜骑士也都被气浪冲得在地上乱滚。巨响连连,烟尘沸天,林齐突然从坍塌的烟囱后窜了出来。他低沉的咆哮声,挥动一柄闪耀着奇异光芒的大斧,当头一斧向艾尔哈姆砍了过去。

    “私人恩怨,江湖寻仇,无关者滚开!”

    林齐大声的喊着黑话,斧头距离艾尔哈姆的脑袋只府不到三尺。所府的黑夜骑士除了夜九都在地上滚动,根本没人能来救援艾尔哈姆。但是夜九正面临着江永的直接威胁,手持软夕的江永正冷笑着看着夜九,森严肃杀的夕意让夜九根本不敢胡乱动弹。

    艾尔哈姆举起了左手,绝望的想要挡住林齐的攻击。

    一声惨嚎,艾尔哈姆的左手被林齐一斧头劈断,鲜血洒得满天都是,林齐的斧头重重的砍进了艾尔哈姆的胸口,劈开了他的肋骨,直透他的身体,将他的脊推骨都劈成了两片。

    托林、魇和暗嘶声哀嚎,他们同时亡命的向这边扑来。

    但是林齐左手拔出了一柄小匕冇首,狠辣的在艾尔哈姆的脖子上划了一刀。

    艾尔哈姆的头颅飞起,一道血从他脖子里喷出了七八米远。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