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斩尽杀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焚尔哈姆的脑袋在天空飞舞,荡起的狐形血迹就好像某个不知名存在一抹讥嘲的笑容。

    他俊美的面孔依旧,但是他的生命已经戛然而止。就好像一朵刚刚从枝头被摘下的带露水的玫瑰花,刚刚绽放就要蹦零。淡金色的血液从他的头颅和胸腔内喷出,大片极其稀薄的金色云雾从血中喷出,化为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神文在空中若隐若现。

    虚空中有一个极大的云涡突然出现,云涡中有一道极细的白光冉冉落下。

    从艾尔哈姆体内喷出的金色云雾突然化为一道刺目的光流呼啸着顺着白光向空中冲起,眨眼间就冲入了云涡中。

    一道高有千米的淡金色光柱顶天立地,从地面直插云端,整个帝都都能看到这根辉煌的光柱。拥有神灵血脉的神裔在sǐ亡的时候,他们应该有这样的待遇。也许他们活着的时候不为世人所知,但是他们sǐ的时候一定要sǐ得光辉灿烂,彻底散发出他们神裔应有的光芒。和暗同时发出声嘶力竭的嚎叫声。托林狼狈的直起了半截身体,用力的挥动法杖。大口大口的鲜血从托林嘴里喷出,所有鲜血都被法杖吸收,托林不惜燃烧自己的生命本源催动他如今能使用的最强的一个神术。

    “我神,我祖,一切冰霜和寒冷的主人。您的后裔请求您,用您的神力彻底净化一切污秽!”

    一团白色的冰焰从托林的体内扩散开,奇寒刺骨的冰焰,宛如融化的琉璃一样流动,却又给人一和静谧之美的冰焰。白色的冰焰静静的燃烧着,托林在冰焰的包裹下急速衰老,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五十来岁的小老头子。他的皮肤干瘪,皮肉萎缩,头发也变成了诡异的灰白色。

    “渎神之人,血脉和灵魂中都隐藏着原罪的罪人’sǐ亡才能洗刷你们一切的罪!”

    托林轻轻挥手,就要将这个燃烧了他一小半寿命的神术催发。但是教刺里一道可怖的青色强光呼啸而来,一柄奇形长戟破空而至,狠辣迅捷无比的穿透了托林的喉咙,将他的整个脖子都撕开了。托林的头颅高高飞起,他的身体轰然炸开,化为一团白蒙蒙的冰霜急速向四周扩散。

    方圆三百米内,一米多hòu深蓝色的玄冰覆盖了一切。建筑、街道、所有的一切都被hòuhòu的呃冰块封冻,一些不甚牢靠的建筑物的外墙上甚至被冻出了密密麻麻无数的袈痕。

    托林的头颅高高飞起,金色的光雾从他的头颅中喷出。高空中再次出现了一个小巧的云涡,一点蓝光冉冉落下,又是一根巨大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插进了云霄。

    林齐骇然看向了那柄突兀杀出的长戟,那是一根足足有三米多长碗口粗的青色长戟’戟头足足有三尺多长,两侧都是月辜形的锋利刃口,在夜色下散发出夺目的青色寒光。长柄上盘绕着一条青色的龙,一条东方传说中能够呼风唤雨、翻江倒海的神龙。

    长戟的韧性极好,它撕开了托林的身体重重的插在地上,长柄正在急速颤抖,宛如一条真正的神龙真要脱离大地的束缚直冲云霄。长戟就插在那里,却犹如活物一样散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狂暴杀意。

    那条青色的龙两颗眼珠是两颗拇指大小的红宝石镶嵌,林齐只是朝那两颗红宝石望了一眼,他眼前骤然就出现了一片汪洋血海,无数扭曲的面孔正在那怒涛狂澜掀天的血海中哀嚎挣扎。

    林齐吐了一口血,他只走向那条青色的龙的眼睛望了一眼,他就五脏六腑好像要焚烧起来,他就大大的吐了一口血。这是一柄带着魔性的魔法兵器,强大无比的魔法兵器,甚至有了自己灵性的魔法兵器。和它比起来,lìlì大婶的那根狼牙棒都算不上什么。

    强大到哪怕是一个地位高阶骑士只是望了一眼都要吐血!

    林齐低下了头,他不敢再看这怪异的兵器一眼。他只是长啸一声,一脚将艾尔哈姆的尸体踹飞了老远,然后挥动大斧向挥刻刺来的魇和图冲了过去。

    月黑风高好杀人,今天是个杀人的好rì子。艾尔哈姆已经sǐ了,托林已经sǐ了,雅和灵已经凝成了涅盘晶石,那么魇和图为什么还要活着?只要杀了他们,就能彻底解决亚瑟对林齐的威胁!

    这些有着强大教会背景的年轻人,如果亚瑟和他们勾结展一起,对林齐无疑是极度不利的!那么,将他们全部杀掉。最好的敌人就是sǐ掉的敌人,这是黑胡子自幼就对林齐灌输的处世理念。

    两柄锋利的长剑刺向了林齐的心口,林齐不躲不闪的团身撞了过去。

    林齐的胸口冒出了淡淡的毫光,他从家族秘库内得到的那件贴身软甲骤然发亮,无数符文从软甲深处冒了出来。两柄长刻刺在了软甲上,长刻骤然弯曲,却没能刺进林齐的身体。

    “你们上当了!”林齐狂笑一声,魇和暗兄弟两根本来不及变换剑势,林齐的大斧已经横扫而过,兄弟两惨嚎一声,被林齐一斧拦腰截断。斧光闪过,林齐左手的匕首急速挥动,魇和图的上半身还没坠地,就被林齐劈开了脖子。

    又是两道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一夜之间,短短两个弹指的时间内,四个神裔陨落。

    远处圣辉大教堂内响起了急促的警钟声,数十道细细的流光从教堂的后山中冲天而起,急速朝这边涌来。四名神裔陨落,不管陨落的是哪个神殿哪个神裔家族的后裔,这后果都太可怖了,就算是圣辉大教堂的大主教都承受不起这和罪责。

    找到凶手,杀sǐ凶手,杀sǐ和凶手有关的所有人,这是圣辉大教堂所有神职人员唯一脱罪的方法。如果他们不能找到杀sǐ四个血统无比高贵的神裔的罪魁祸首,教会惩戒所会毫不留情的将圣辉大教堂的所有神职人员送上火刑架——甚至包括他们的家人都无法幸免。

    林齐杀sǐ了魇和图,他一声不吭的转身就逃。

    四根光辉灿烂的光柱依旧挺立在天地之间,这也太招摇太炫目了,圣辉大教堂的援兵转瞬就至,再不逃跑就没机会逃命了。

    但是刚刚逃走两步,林齐就看到地上艾尔哈姆的尸体上有微光闪了闪,那是艾尔哈姆左手大拇指上戴着的一枚精耳的极细的指环。林齐的眼神一动,他宛如饿狼扑食一样扑了过去,一把抢过了指环,然后转身就逃。

    林齐在南蛾商业区也不知道转悠过多少次,这里的每一条大街小巷他都精熟。他一边走一边收起了兵器,眨眼间就消失在茫茫黑夜中。一边走他一边吹响了尖锐的口哨声,这是通知于莲和维克赶紧逃走,千万不要再靠近州才他杀人的地方。

    正在和夜九对峙的江永惊骇的看着那柄破空飞下的青龙长戟,他嘶声叫道:“血灵青龙戟!”

    江永犹如sǐ水的心境骤然一乱,手上的软剑也微微一颤,他释放出的刻意骤然凌乱不堪。

    夜九突然长啸一声,他厉声下令:“杀光他们,斩尽杀绝!混蛋,他们杀sǐ了四位大人!”

    黑夜骑士们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们化身为漆黑的雾气,凝成一片粘稠的黑暗向江永和他身后的太监们杀了过去。夜九更是化身一道黑色的狂风,一拳笔直的轰向了江永的面门。

    江永没动,他身后的十八名太监也没动,他们只是sǐsǐ的盯着插在地上还在不断颤动的血灵青龙戟。在那个杀神现身前,江永不敢动,他身后的太监更是不敢动。和那个可怕的杀神相比,夜九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小毛孩子!

    青龙戟突然凭空消失了,就好像它从来没出现过。

    江永的瞳孔缩成了教尖大小,夜九的拳头已经劈到了他面前不到一尺的地方。夜九的拳很重,虽然是肉拳,却带着一股子金戈铁马的锋利气息。江永手上软刻教教的一条,四尺长的软刻宛如一条毒蛇骤然缠在了夜九的胳膊上。

    夜九大喝一声,一团黑色的雾气从他手上喷出,和软剑摩擦迸出了大片火星。

    江永怪笑,他左手软绵绵的好似没有丝毫力量的在夜九的胸口连拍了十八掌,软绵绵的手掌和夜九的胸口相碰,发出的声音就好像两团铁在用力撞击,刺耳难听到了极点。

    夜九一口血喷出,他的拳头终于砸在了江永的脸上,将他挺直的鼻梁砸得轰然炸开。

    江永痛得嘶声惨叫,一团紫气从他体内喷出,软剑上喷出了一抹紫色的流光,夜九胳膊上的铠甲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软刻骤然向后一抽,夜九的右臂被锋利无比的软刻生生撕成了十几段。

    江永正得意狞笑,他脚下hòuhòu的冰层突然炸开,一个被紫气玄光笼罩的拳头重重的轰在了他的脚底。江永的靴子炸开,他的左腿骤然变短了三寸,这一拳硬生生将江永的左腿打得缩短了三寸。

    凄厉的惨嚎了一声,江永借着拳劲冲天而起,眨眼间就没入了黑暗中。

    那些太监也纷纷逃窜,眨眼就不知去向,只留下了夜九站在原地作声不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