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林齐的动员令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帝都东城一条僻静的巷子,歪歪扭扭的巷子尽头,是一家规模极大的屠宰场。往日生意好的时候,这里每天屠宰的牲口能供应帝都三成的肉食所需。所以这屠宰场的规模很大,尤其是后面那个关押牲口的院子,更是足以容纳将近两千人。

    此时就有超过一千名衣衫褴褛、面容丑恶的粗壮汉子歪歪扭扭的站在院子里,游离的目光宛如做贼一样向四周乱瞥。天寒地冻的,这里又不挡风,站在这里发呆实在是有点痛苦。

    ‘咚咚,两声巨响,两口长宽两尺、高一尺的金属箱子被林齐随手砸在了地上。这两口箱子显然沉重至极,被冻得结结实实的地面都被砸出了两个大坑。

    站在林齐身边的恩佐一脚踢开了其中一个箱子的盖子,大片金色的光点就随着他这一脚飞了出来,‘稀里哗啦,的洒了一地都是。四周顿时响起了粗重的吸气声,过千名粗壮汉子的心跳骤然加快了一倍,他们的面孔充血,浑身热力袭人,甚至院子里的温度都提升了好几度。

    林齐一脚踏在了另外一个金属箱子上,他双手抱在胸前,冷声喝道:“铁拳兄弟会的老兄弟出列!”

    三百出头的大汉兴高采烈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他们毕恭毕敬的向林齐鞠躬行礼,高声大呼‘头儿,。

    林齐哼了一声,沉声喝道:“每个人先拿走二十个金币,这是为你们这三年兢兢业业为我效力的第一笔报酬。三年了,我没给你们太多的好处,这二十个金币,你们拿去随意花用!”

    大汉们的眼珠子都绿了,他们死死的盯着地上金灿灿的金币,额头上的血管都迸了出来。前几天林齐已经给他们每人发放了一定的钱财,那时候他们就已经将林齐当做亲生爹妈一样膜拜。

    当林齐大方的给他们每人二十个金币,林齐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已经提升到了神灵的级别!

    恭敬的向林齐深深鞠躬一礼·铁拳兄弟会的老兄弟们列队从恩佐手上接过了属于他们的那一份金币!二十个金币,毫无疑问这是一笔巨款,对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暴徒和地痞流氓来说,他们这辈子见过的银币都屈指可数·二十个沉甸甸的金币,他们就算是在梦里也极少和它们会面。

    三五个铜子儿就能买一大块加火腿片的黑面包,十个铜子儿就是一大杯淡啤酒。一瓶上好的朗姆酒也就是两三个银币的事情,去酒馆里勾搭一个侍女**一夜,哪怕是酒馆里最美丽的侍女,想要尽情的**一晚上最多就是五个银币。

    而一个帝国新铸造的喔喔叫,按照金银价值的变化·它大致相当于二十五个到二十个银币。一个银币兑换铜子儿的价格则是基本上恒定的,一个可爱的银光灿灿的喳喳叫,它相当于一百枚铜子儿的购买

    所以二十个金币是一大笔钱,二十个金币足以让一家三口很逍遥很自在丰衣足食的渡过一年甚至更久。

    铁拳兄弟会的老兄弟们欢天喜地的在一旁整齐的列队,他们捧着手上沉甸甸的金币,再次向林齐深深鞠躬。

    另外那**百名刚刚被铁拳兄弟会招揽的粗壮大汉嫉妒得双眼充血,他们死死的盯着地上的金币,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现在只要林齐给他们说一个目标·他们就会化身恶魔,毫不留情的用最残酷的手段将目标撕成粉碎。

    二十个金币!天啊,这能大吃大喝多少顿?这能花天酒地的逍遥多久?能狂嫖滥赌的痛快多久啊!

    要不是林齐身后站着十几个身穿华丽劲装·面带白色面具的怪异男子,这些新投靠的大汉打劫林齐的心思都有了。但是他们不敢,囡为这些穿着劲装,腰间挂剑,穿着华丽皮靴的男子腰带上都烙印着奇特的纹章花纹。

    这些男子是贵族的护卫,毫无疑问他们是贵族护卫。

    这些地痞流氓有胆量谋财害命为非作歹,但是他们不敢招惹贵族。和高高在上的贵族比起来,他们就是阴沟里不起眼的蛆虫,如果他们招惹了任何一个贵族,整个帝都所有的道上兄弟都会被血洗一遍。

    这里是帝都·不是敦尔刻,也不是帝国别的城市。这里是帝都,帝国皇帝居住的地方,有人敢在这里对任何一个贵族以及和任何一个贵族有关的人出手,所有的道上兄弟都会被血洗。这是数百年来,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用无数的尸骨和血腥树立起来的禁条。

    林齐冷眼看着这些刚刚招揽的手下·他们有一部分原本是驼子的属下,驼子满门被杀,瘸子强势侵入商业区,这些人不服瘸子的管辖奋起反抗,却在冲突中落败,只能惶惶然逃窜。

    还有一部分是破产的小市民以及一些游手好闲的闲汉。

    这些人生存在社会的最底层,他们看不到光,看不到希望,他们对人生没有任何的指望。他们只想着钱,食物,烈酒和女人。他们是最危险的暴徒,同样也是最听话的部属。只要你有钱满足他们最基本的生存要求,他们就会像发狂的野狗一样撕碎你的敌人。

    “你们,我不想对你们做任何评价!”林齐冰冷的目光在这些大汉身上扫过,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我不做评价,是因为我还不了解你们!我需要的是一群勇士,而不是一群废物。我需要的是一群好汉,而不是一群毛贼。我需要的是一群敢杀人,也敢被人杀的战士,而不是一群看到血就尿裤子的软蛋!”

    “如果你认为你是勇士,是好汉,是战士,而且你们也愿意向我献上你们微薄可怜的忠诚的话,就上前来,你们每人可以有一个金币!可怜的,微不足道的一个金币!”

    林齐讥嘲的笑着,他弯腰捡起一个金币,让它在手指间灵巧的翻动着。

    “一个金币,只有一个金币!”林齐笑得无比邪恶:“但是这里还有几万金币,看好了,这里还有好几万金币!你们现在只有一个金币,但是这里还有好几万金币!”

    林齐放声大吼:“我要做一件大事,谁在这件事情里面立下功劳,我可以给他奖励,很丰厚的奖励!十个金币,一百个金币,一千个金币,一万个金币!这又算什么呢?”

    用力的将手上的金币砸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大汉,将那大汉的额头砸出了一个深深的血印子,林齐厉声喝道:“瘸子,我要对付瘸子,正如你们所知的,我要干掉瘸子!谁给我砍下瘸子的脑袋,十万个金币!我知道你们当中也许有瘸子的探子,但是你自己想想看,十万金币!瘸子会给你十万金币么?”

    ‘哄,的一声,过千暴徒疯狂了,他们同时举起了手,大声喧哗起来。

    但是林齐的声音盖过了他们的喧哗声,他疯狂的咆哮道:“愿意跟随我的人,愿意跟着我去砍死瘸子,夺走他一切的人,跪在我的面前,发誓效忠我!你们就能得到一个微不足道的金币!然后你们有机会得到十个,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甚至是十万个金币!”

    林齐用力挥动双手:“好汉们,你们想要金币么?不是粗糙的黑面包,而是鲜美的白面包;不是淡得出鸟的淡啤酒,而是浓香淳厚的陈年朗姆酒,甚至是芬芳可口的葡萄酒;不再喝缺盐少油的蔬菜汤,而是浓厚的带着一层油的奶酪牛肉汤;不用再去酒馆勾搭那些该死的高傲的女仆,你们可以自己去买几个纯洁的少女做女仆!”

    林齐咬牙切齿的吼道:“纯洁的少女,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暴徒们疯狂的笑了起来,他们怎么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能有一栋属于自己的坚固的不透风的楼房,你们能有几个可爱的小侍女,一个美丽的小妻子,一个可靠的老管家,一个偷懒的马车夫,一辆不是很奢华但是很舒适的四轮马车!甚至以后你曾经的老兄弟见了你,会尊称你为‘老爷,!”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因为我铁拳兄弟会的首领林齐这么说了!我说,你们当中有人能这样,你们就能这样!我要你们成就,你们就能成就!我要你们发财,你们就能发财!我要你们成为老爷,你们就能成为老爷!”

    “献上你们的忠诚,拿走属于你们的那个微不足道的可怜巴巴的金币,然后跪倒在我的面前,跪倒在无数的金币面前,跪在你们未来的女子、车子和房子面前,跪下!”

    千娈个粗壮的汉子疯狂的跪倒在地,在这一刻,林齐就是他们的神!

    “跪下,代表你们对我的屈服和忠诚!”

    “现在,你们站起来!”林齐大声咆哮着:“拿起属于你们的金币,拿起属于你们兵器,然后站起来,站在我的身后,跟着我去战斗,跟着我去杀人!杀死瘸子的幸运儿,会拥有十万金币!杀死瘸子手下的得力助手,会有一万金币!杀死瘸子的那些骨干打手,就有一千金币!”

    “神圣的金币等着你们!”

    “金币和鲜血,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实!”

    “用你们的,或者别人的鲜血换取神圣的金币,这是世界上最公平的事情!”

    “战士们,我们准备出发!”

    吃饭,吃饭,晚饭后继续码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