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古神(2)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最终,他们来到了龙山皇城的东门外。一个生得面容姣好,双眼细长犹如柳叶的中年男子缓步上前了两步,微笑着向站在城门口的一尊身穿金色神甲的壮硕矮人欠身行了一礼:“还请禀告尊敬的龙山帝国林齐陛下,就说有来自东方的客人求见。”

    四平八稳的站在皇城门口,拎着一口特制的有着空间储物功能的大酒桶,正不断的往嘴里倾倒醇香馥郁大麦酒的矮人王酒桶重重的将酒桶放在了身边,他拎起杵在身边的战锤,很艰难的打了个饱嗝,然后仰天扭动了一下胳膊腿儿。

    浑身粗壮的骨节发出沉闷犹如雷霆的爆鸣声,在神域得到林齐的青睐,继承了一个战神系的上位下阶神职,同时继承了一个死亡神系的上位巅峰神职,拥有了战争神系狂暴、热血、冲锋、牺牲等强大能力,更拥有了死亡神系献祭、吞噬、消泯和虚弱等可怖力量的酒桶,如今的他可不是当年的那个刚刚从黑渊神狱逃出来的矮人王了。

    有着实实在在上位神战力的他不屑的向这十三位中年男子扫了一眼,四四方方的战锤带着灼热的火焰狠狠的往自己的脑门上来了一锤子,伴随着‘当啷’一声巨响,他终于想起了林齐在一个小时前给他的命令。于是他咧开大嘴,干净利落的向前伸出了手掌。

    “喂,咱们主人说了,这几天不管是谁想要进去皇宫见他,城门税是一定要收的。每人一百亿金币,你们可以选择不给,但是我们主人会随机挑选一群东方人砍掉他们的脑袋。”细小的眼睛里一抹奸诈精明的精光闪烁了一番,酒桶故意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哎呀呀,你们不给钱,为什么主人要砍掉一群东方人的脑袋呢?这和那群东方人有什么关系?”

    这些中年男子气得脸色发青,他们的脸皮简直就要和他们魔杖上的水晶头骨一样变得透明了。领队的那个中年男子艰难的吸了一口气,他阴冷的笑了起来:“哦?是要城门税么?当然,这不仅仅是西方大陆的规则,其他大陆,只要有城池的地方,都有这样的法令。”

    微微犹豫了一下,这个中年男子冷声道:“没人会带着一千三百亿西方大陆的金币到处乱跑,我们选择用……魔法材料顶充,怎么样?比如说……”

    酒桶大方的一挥手:“蓝金锭的可以,精金秘银的不收!我们主人说了,咱们龙山帝国财大气粗,不缺这点破烂精金和不值钱的秘银。嗯,西方大陆排名前二十位的魔法材料,咱们都不缺,蓝金锭,或者你们再找点其他的珍稀玩意来?比如说?神器?”

    贪婪的舔了舔嘴角,酒桶‘嘿嘿’大笑起来:“按照市价的九成,我们可以用神器顶账嘛。我们主人很慷慨,他说了市价的九成那就是九成,比如说,一柄上品神器,顶充十亿金币?”

    十三个中年男子犹如见鬼一样看着酒桶,这话也太无耻了!不要说神器,在西方大陆这穷得流油的地方,极品圣器都是有价无市的吧?一柄普通的极品圣器,怎么也要十亿金币以上吧?更不要说极品圣器以上还有半神器、下品神器、中品神器,最后才是上品神器!

    整个西方大陆除了教会,你还能找到几件半神器?你居然说一件上品神器只能顶充十亿金币?

    带着一种被逼着吃了狗屎,还不得不大吃一惊的屈辱感,这群中年男子哆哆嗦嗦的掏出了一大堆的蓝金锭和大量的可以抵充金币的珍稀药材。付出了极其高昂的代价后,酒桶终于满足的点了点头,然后他操起战锤,再次拦在了这些中年男子的面前。

    “城门税算清了。那么,你们想要进入皇城,还得缴纳皇城门税啊!”酒桶以一种天经地义不容辩驳的口气,无比灿烂的看着这群中年男子。他笑得很灿烂,笑得很纯洁,笑得就好像一个初出茅庐第一次扛着砍刀拦在山道上,喊出了‘此山是我开’的经典口号的山贼。

    满脸长毛、身高五米的酒桶,在这一刻居然流露出了一种‘豆蔻少女’、‘青春纯善’的风情。带着几丝不好意思,带着几丝扭捏和羞涩,酒桶眉眼嗒嗒的向这群目瞪口呆的中年男子笑了笑:“我们主人说了,你们肯定会忍着一口气缴纳城门税的!但是既然你们已经忍下了第一口气,那么第二口气肯定还得继续忍下去。所以,承蒙惠顾,皇城门税,谢谢!”

    领队的那个中年男子气得眼皮都发绿了,他耷拉着眼睛,两道凶狠的绿光死死的盯住了酒桶:“你找死?”

    酒桶麻利的退后了几步,他身后的近千名身披全身覆盖式的重甲,手持清一色长矛的虎族虎卫低沉的呐喊了一声,他们同时挺起长矛,结成了坚固的方形战阵,大步向前挺进了数米。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神威从这些虎卫的体内流淌出来,他们同样目露凶光的盯住了这些中年男子。

    皇城的城墙头上,数十个阴家的亡灵法师被推上了城头。他们嘴里塞着破烂的毛袜子,双眼被厚厚的黑色布条蒙着,耳朵里也塞满了棉花团,浑身软塌塌的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被压在了城墙垛儿上。每个阴家的法师脖子上都架着一柄飞快的利刀,眼看着只要一声令下,就是人头掉落的下场。

    十三个中年男子不敢动弹了。他们呆呆的看着那些被推上城头的阴家法师,脸色变得无比的纠结而僵硬。这可都是阴家核心精锐族人中的菁英啊,里面好些人还和他们都是沾亲带故的,比如说领队的那个中年男子最小的儿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法师,就被压在了城墙上。

    酒桶很是灿烂很是和蔼的笑着:“几位,咱们主人说了,天大地大,这金币银钱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能比自家族人重要么?能比人命重要么?哎,我看这位你这条腰带就不错啊,起码能顶个几亿金币的不是?这皇城门税,你们真要有心缴纳,我给你们打八折!”

    领队的那中年男子气得嘴皮发青啊,他身体哆哆嗦嗦的看着酒桶,咬牙道:“前面城门税,我们认了,这皇城门税,我们也认了。你们这里面,还有几道门啊?一次全部缴纳了吧!”

    酒桶眨巴着小眼睛,还没等他开口呢,黑胡子已经‘桀桀’怪笑着出现在城墙头上:“好,够爽气,不愧是咱们自家人的做派!哈哈哈,这个嘛,本来林齐那小子要守在后花园见你们,这一路上起码还有十几道门呢,老子臭骂了他一顿,不能这么勒索自家人钱财嘛!所以,他现在正在朝议大殿恭候大驾呢!”

    干净利落的伸出三根手指,黑胡子干脆的说道:“也不管多少道门了,诸位再缴纳个价值三千亿金币的……药草,我们也就不苛求了。”

    如今林齐有天堂山的资源矿不断的吞噬虚空能量凝结各种珍稀魔法材料,所以在魔法资源这一块,林齐并不是很紧缺。未来大战在即,真的开战了,这军械是一码事情,回复药剂更是不可或缺的紧要物资。所以林齐有心从主宰会身上狠狠的敲诈一笔。

    虽然林齐手下也有几处深渊世界不断的提供各色物资,但是林齐的根基太浅,崛起的时间太短,他的积蓄势必无法和主宰会相比。主宰会可是秘密发展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庞大组织,林齐认为,他们拔根腿毛都要比自己的大腿粗一大截,不勒索他们勒索谁啊?

    不提这十三位来自主宰会的特使在林齐这里吃了多少憋,被林齐气得如何火冒三丈,此刻一件让西方大陆的局势,让这个世界的局势变得更加混乱的事情悄然发生了。

    精灵们和秋风君达成了协议,在孝敬了一大批让秋风君心满意足的物资之后,精灵大军顺利的从重重围困中脱身。秋风君的金属大军呼啸而去,直奔着北方正乱成一团的高卢帝国杀了过去。此刻来自亡灵深渊的亡灵大军、来自奥丁冰原的异族大军、以及脆弱的高卢帝国和教会的联军,三方大军正厮杀得头破血流。

    基本上是亡灵大军和异族大军之间在拼命的相互攻击,而高卢帝国的正规军已经沦落到了看热闹的境地。曾经号称西方大陆第一名城的伯莱利城如今是一日数惊,每天都有大群的亡灵和兽人在城池周边百里范围内爆发大战,伯莱利俨然是一副朝不保夕的局面。

    随着秋风君带着浩浩荡荡的金属大军攻入了高卢帝国腹地,这一片战乱越发的不可收拾。秋风君就好像一个精明的绑匪,他总是能够在战场上找到兽人、泰坦、蛮人、狂暴矮人等异族的王族和皇族成员,率领大军将他们的军队彻底包围,然后压榨出一大笔的物资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