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恩怨纠缠(1)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空气很清新,阳光很灿烂,当然,月光也是。

    这是一个方圆最多不过十里的小空间,四周有一圈儿小山,有小溪从山上汩汩而下,甚至还能看到一条瀑布和一处深潭。高空悬挂着一轮红日和一轮青月,日月当头,红光、青光泾渭分明的从高空落下,清清爽爽的没有丝毫含糊和混杂。

    地上绿草茵茵、繁花盛开,这里起码种植了数千种稀奇古怪的花卉,每一种花卉都只有三五株,但是不管是什么花,不管他们是什么季节绽放的花朵,此刻所有的花束都在尽情的怒放,肆无忌惮的将自己张狂的生命力释放出来。

    空气中香气流动,远处更有清脆的鸟鸣声传来,隐约可见几株大树上,密密麻麻的尽是拳头大小的翠绿色鸟巢,一种通体碧绿形如蜂鸟、速度快得惊人的小鸟正才鸟巢中进进出出,他们不时欢快的鸣叫着,那等清脆的叫声犹如清泉沁人心脾,让人有一种灵魂都为之一清的奇异效果。

    林齐向身后看了看,他们就站在这一处空间的边缘地带,在他身后是一片宛如怒海澜涛一样急速翻滚旋转着的灰色雾气。林齐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这种好似无数个漩涡拼凑在一起的灰色雾气层,他在桂花树他们的记忆中曾经见过,那是一个宇宙的边缘,这个宇宙和外界无穷虚空的分割屏障特有的景象。

    但是这里出现的肯定不会是那种将一个宇宙和蕴有无穷危机的域外虚空分割的屏障,因为那一层屏障的威能无穷,就连人类血脉的起源、那个生存在虚空中拥有无穷力量的巨人都无法劈开那一层屏障,林齐不相信有人能够架设这么一重结界。

    “应该是模拟了那种宇宙边缘的屏障构成的神力结界!”地狱的语气很阴森:“很有点奇思妙想,但是如果我的力量全部恢复的话,我可以把这个破烂的小世界一口吞掉。”

    地狱称这个小世界为破烂。但是在林齐看来,这个小世界很了不起。虽然面积不大,但是仅仅外围的这一层屏障,林齐如今是无法布置的。他甚至看不懂这一层屏障到底是用了什么类型的力量——反正在林齐的感知中。这一层屏障起码混合了数十种不同的元素力量,而林齐连两重元素的混合之力都还没有真正掌握呢。

    在这一片小世界的核心部位。是一个小小直径三五里的平原,从林齐他们这里看去,在他们的左手边修建了一座黑红色的石屋,占地不过亩许的石屋表面雕刻了无数面容狰狞的怪兽和人形生物。还雕刻了大量稀奇古怪的神文神符。

    而在他们的右手边,则修建了一座占地超过百亩的豪华庄园。这一处庄园大有血秦帝国豪门园林的风范,假山流水、楼阁回廊,布置得无比的精致和精细。在那庄园中还有大群衣衫华美的少女嘻嘻哈哈的往来追逐嬉戏,更有一些衣衫暴露、身躯火辣让人望而心动的美艳女子不时出没。

    就在林齐他们向这边张望的时候,从那黑色的石屋中突然走出了一条身高两米开外,穿着一套黑红色神甲。周身气息隔开这么远都压制得林齐等人眼前发黑的彪形大汉。这光着头、满脸都是红色长须的大汉语气隆隆的大声咆哮着:“老狐狸,给我滚出来!哈哈哈,你的那一盘棋,老子想出破法了。”

    ‘嘻嘻’一声轻笑。一个身长玉立,生得风流潇洒英俊飘逸的青年男子身穿一裘白衣,手持一柄紫色的玉如意,在十几个美艳妇人的簇拥下缓步从那庄园中走了出来。在石屋和庄园之间的交界线上,种植了一株硕大的榕树,在那树下搁置了一个棋盘和两张圆凳,两人就在那棋盘边坐定,黑白二色棋子‘噼里啪啦’的凭空而生,急速落在了棋盘上。

    穆薇的身体微微一震,她惊骇的低声叫嚷起来:“穆德拉,他还活着?这个混蛋,他居然还活着?那么他算是临阵逃脱么?这个胆怯的逃兵,这个愚蠢的家伙!”

    胡馨竹则是眯着眼看着那生得英俊异常的青年男子,他轻轻的用手肘磕碰了一下林齐的肩胳膊。林齐缓缓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便衣男子应该是沙家的族人?要不然穆德拉怎么会叫他老狐狸?当年那个突然出现的人类强者,和穆德拉一战之后失踪的人类强者,居然是沙家的族人?

    魇螫蠡气喘吁吁的在林齐的手上挣扎着,他低沉的咆哮着:“战争女神穆薇,让你的人放开我!不管你们用什么阴谋手段,你们也别想从天庙的地盘上逃走!我的父亲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敢伤我一根头发,我父亲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林齐一把将魇螫蠡丢在了地上,狠狠的一脚跺在了他的小腹上。林齐的脚后跟有意无意的往魇螫蠡的下身要害处碾了一下,然后他‘嗤嗤’的笑了起来:“不敢动你一根头发?你刚才说什么呢?”

    手指一弹,一缕红色狂飙呼啸而出,高温火焰瞬间将魇螫蠡的头发烧得干干净净。火势顺着魇螫蠡的身体烧了过去,魇螫蠡被烧得惨嚎不已,他的眉毛和身上其他的毛发全部被烧成了一缕青烟。林齐一脚又一脚的踹在了他的小腹上、胸口上,生生将魇螫蠡踢得吐血不止。

    魇螫蠡的两个贴身护卫,那两个黑衣神官气急败坏的尖叫起来:“大胆,住手!”

    ‘砰砰’两声响处,两颗黑色棋子呼啸着破空而来,洞穿了这两个黑衣神官的头颅。这两个实力也达到了上位神水准的黑衣神官头颅宛如碎裂的西瓜一样爆开,鲜血和脑浆洒了满地都是。穆德拉面色阴冷的向这边扫了一眼,狰狞的笑了笑:“蠢货,闭嘴,不然全部宰了!”

    几道残影闪过,穆薇已经闪身到了穆德拉身边,她双手插在腰间,死死的盯着穆德拉,一个字一个字的冷哼起来:“穆德拉,我尊敬的叔叔,这么多年,我们都以为你已经彻底陨落了!但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活得好好的?真是让我很是吃惊啊!”

    穆德拉有点狼狈的抓了抓光溜溜的头皮,然后艰难的咳嗽了一声:“这个,是有点原因的。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老狐狸叫做沙河圭,我们两个这些年一直在这里,哈哈哈,不是我不想回去找你们,是被这老狐狸缠住了,我没办法离开啊!”

    沙河圭笑吟吟的向穆薇打量了几眼,他微笑着向穆薇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呢,胡馨竹已经摇摇摆摆的走了过去,微微昂着下巴往穆薇的身边一站。一老一小两个老狐狸的嘴角抽了抽,眼角挑了挑,眸子里诡谲的光芒闪烁了一阵,沙河圭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想不到这次拉进来的,居然是穆德拉你的侄女?这么说起来,大家都是一家人了!”

    穆德拉和穆薇还在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盯着,对于沙河圭突兀的大笑声,两人都没有半点儿反应。沙河圭耸了耸肩膀,然后他笑着向胡馨竹望了过去:“这位小兄弟,我看你骨骼清奇、头角峥嵘,未来一定是大有作为的人才。你我一见如故,这里有几样小东西,就赠送你做礼物了吧!”

    带着古怪的笑容,沙河圭从手指上解下了一个古色斑斓的戒指,随手丢给了胡馨竹,然后扭头看向了棋盘,再也不说一个字。胡馨竹接过戒指戴在了手指上,然后他笑着向沙河圭欠身行了一礼,同样一言不发的退后了两步,静静的站在了穆薇的身后。

    穆薇冷眼看着穆德拉,一个字一个字的冷声喝道:“穆德尔被杀了!”

    穆德拉手上的黑色棋子突兀的化为一缕青烟,他握紧了拳头,脸上一条条横肉凸起,面色不善的看向了穆薇:“你的兄长,穆德尔,被杀了!是谁干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穆薇用力的摇了摇头。她的确不知道是谁杀死了穆德尔,在穆薇看来,任何人都有可能。虽然已经找到了亡灵神系当做出气筒,纠集了众多神灵几乎覆灭了整个亡灵神系的所有神灵,但是穆薇心里清楚,究竟是谁杀了穆德尔,真凶还不一定是谁呢。

    精灵神系,有可能;奥丁圣殿的神灵,有可能;天庙和弥罗神教的人,更有可能;但是最大的嫌疑人,甚至就在阿蚀尔神族内部。晨曦之神和惩戒之神,难道他们就没有嫌疑了么?

    穆德拉浑身骨节发出‘咔咔’的摩擦声,他转过头,冷眼看着沙河圭冷声道:“听到了?我侄儿被杀了!我已经没脸回去见我的兄长了,当年我带着族人来你们这里的时候,我答应他好好的照顾穆德尔和穆薇,但是现在穆德尔被杀了!”

    沙河圭翻了翻白眼,淡淡的说道:“想要离开这里?可以,击败我,杀了我,破了这里的封印结界,你就可以安全离开!当年我们是怎么约定的?你应该记得我的话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