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恩怨纠缠(2)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穆德拉的脸色变得死气沉沉,他屁股下的圆凳‘啪’的一下炸成了粉碎。他缓缓的站起身,随手将棋盘上的棋子搅得稀烂。他冷声道:“今天,没心思和你下棋了。你可以把我困在这里,但是穆薇和她带来的人,你必须让他们离开。”

    沙河圭沉默了一阵,他看了穆德拉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放走他们?可以,作为交换,你还得再为我凝聚一颗神力结晶。怎么样,这个条件并不过分吧?”

    穆薇勃然大怒的大声咆哮起来:“一颗神力结晶?老家伙,你可真够贪心的!”

    沙河圭笑吟吟的看着穆薇:“你可以不接受我的条件,那你们就一辈子都留在这里吧!唔,其实这里的环境不错,隔三差五的,还能从外面拉一群美女进来做伴,哈哈哈!你们留在这里配对子生娃娃也不错嘛!”

    站得远远的林齐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看向了右侧庄园中的那些美貌少女和美艳妇人。难怪听说苦泉驿这边偶尔会有过路的商队出现人口失踪的事情,而且失踪的人大多数都是美貌的少女!感情这些少女都被沙河圭弄来了这里充当侍妾?

    林齐不由得腹诽沙河圭,这可真是一个老色鬼!看看穆德拉那孤零零的一间石头屋子,看看人家孤零零的一个人洁身自好,这沙河圭怎么就能做出这种强掳人口的事情来?

    让林齐好奇的还有,这一对儿死敌,他们怎么能够在这么小的一个空间中和平共处到现在?看他们活得还是挺滋润的,从太古神战一直到现在,他们都活得很逍遥嘛。

    一把拎起了被踢得胡乱吐血的魇螫蠡,林齐慢悠悠的走了过去。一边走。他一边大声叫嚷着:“喂,姓沙的老头儿,是你把我们弄进这里来的?你想干什么?劫财还是劫色呢?反正丑话说在前面,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啧,你手上这紫玉如意看上去不错啊!”

    沙河圭不快的向林齐望了一眼,他轻轻的哼了一声,就要向林齐出手,小小的惩戒一下这个出言不逊的年轻人。但是沙河圭还没出手呢。他猛不丁的看到了林齐左手在腰间捏的一个奇怪的指印后,他呆了一下,然后嘴角一缕奇异的微笑一闪即逝。

    冷哼了一声,沙河圭挥动起了手上的紫玉如意:“你也懂什么叫做不错?这可是一件御王级武装,当然。你们这些小娃娃怎么会懂什么叫做御王级的武装?总而言之,老夫能够在这里困住这个浑身蛮力的老匹夫这么多年,让他不能出去为害天下,就是靠了这件宝贝了!”

    穆德拉在一旁冷哼了一声,悻悻然的向沙河圭比划了一个粗鲁的手势,然后他向穆薇招了招手,示意穆薇跟他进去自己的那间黑色的石屋。穆薇勒令自己下属的女神们守在了石屋外。带着胡馨竹大步走进了穆德拉的居所。

    林齐将魇螫蠡丢在了地上,然后向着那些面色难看的天庙所属笑了笑:“不要乱动,否则你们的少主人肯定死定了!我敢用你们的光头打赌,如果你们敢胡来。你们的少主人肯定会被我干掉,你们的光头也被会魇磔打成烂西瓜,你们信不信?”

    一众天庙所属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的看着林齐,他们气得光头都冒出了油光。一个个看上去油光水量的就好像很多涂抹了香油的葫芦瓜,在红日青月的照耀下。那叫做一个光艳夺目呢。

    沙河圭笑着往穆德拉居住的黑色石屋望了一眼,他轻轻的摇了摇头,淡然说道:“这家伙,看样子不会动什么好心思,只不过,似乎他的那位侄女,也折腾不出什么事情来,你说呢?小家伙?”

    林齐笑着点了点头,却没开口说话。穆薇整个人被胡馨竹迷得昏天黑地,对胡馨竹是言听计从,完全丧失了独立的思考能力。不管穆德拉给穆薇多少好处,不管穆德拉帮穆薇获取多强的力量,穆薇也只能成为胡馨竹手上的一柄刀,根本伤不到自己人。

    沙河圭满意的拍了拍手,然后他手上的紫玉如意的云头突然裂开,一片片宛如琼花瓣一样的水晶状晶片无声无息的涌了出来。数千片薄薄的水晶片荡起了大片水光,牢牢的笼罩在了魇螫蠡和那些天庙狂信徒的身上。魇螫蠡和他的护卫们身体微微一僵,然后全部软在了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扼守在黑色石屋门前的女战神们警惕的向沙河圭这边看了过来,沙河圭笑了笑,他的手随意的挥动,这个小小的世界中突然一阵阵的电闪雷鸣,虚空急速的旋转扭曲,眨眼间原本一片青山绿水的小世界就变成了一片浑浊的灰色雾气。

    林齐的脚下是一块长宽米许的黑色石板,四周都是灰蒙蒙的气息包裹着他。沙河圭悬浮在林齐对面数十米外,同样踏着一块黑色石板,正目光不善的打量着林齐。过了许久,沙河圭才冷声道:“你是林家的族人?嗯?你刚才那个指印,似乎是林家玄虎劲的运劲起手式?”

    林齐肃然向沙河圭欠身行了一礼:“是,小子林齐,正是林虎一族的后裔。”

    沙河圭呆了呆,然后皱起了眉头:“林虎一族?看来在那一场大战后,有很多事情发生了?好吧,暂时丢开这些问题,我只问你一句,你是如何换取那穆薇信任的?如果你敢有一句谎话,我现在就把你打成碎片!不要告诉我,现在林家的后裔,也都成了叛徒!”

    沉默了一阵,林齐淡然道:“我是穆薇的神选者,我去了神域,接受了。。。”

    林齐的话没能说完,沙河圭已经脸色发青的仰天长啸了一声,他背后一团白茫茫的雾气冲天而起,一头目露邪光的九尾白狐尖啸着从白雾中跳出,这头体长超过里许的庞然巨物张开大嘴,一道道可怖的精神冲击宛如海啸一样向林齐轰了过来。

    寻常主神的精神冲击哪怕能够瞬间夷平一座大陆,那也是无形无色的。但是这头白狐的精神冲击是那样的恐怖,他的精神力量已经凝成了肉眼可见的白色晶纹,带起了一道道刺眼的晶光撕裂了虚空向林齐砸了过来。这是比五星级御将更加强悍,达到了御君级的精神冲击。

    在这样的精神冲击下,就算是天空一颗星辰,都会受到极其可怕的破坏。这股力量是毁灭性的,一片大陆在这样的攻击下也会轻松被化为一缕青烟。在太古神战中,御君级的实力就意味着无敌,就意味着一旦出击就会造成巨大的衍生伤害。

    “喂,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这么大的火气么?”一道道青色流光从林齐的体内扩散开,桂花树慢悠悠的从林齐的体内窜了出来。高达千丈的桂花树挥动着无数条根茎,在林齐的身前编织成了一道巨大的青色光盾,将沙河圭的精神冲击全部阻拦了下来。

    ‘嗡’的一声巨响,桂花树的根茎一根根碎裂,青色的光盾剧烈的颤抖着,不时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桂花树气得大声叫嚷起来:“东方战区第九特别攻击大队少将指挥官沙河圭,你脑子坏掉了么?你看清楚再进行攻击!如果我恢复了全部的力量,我绝对会把你吊起来打屁股!你这个混蛋!”

    九尾白狐瞠目结舌的看着桂花树,虚空中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水晶一样的精神冲击轰然粉碎,沙河圭呆呆愣愣的看着桂花树,过了半晌他才狠狠的揉了揉眼睛:“是您?您,不是,连同月宫一起粉碎了么?我亲眼看着阿蚀尔族的卢斯嘉带着她的黑夜军团侵入了月宫,然后就是连东部战区指挥部都被炸成粉碎的大爆炸!”

    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桂花树慢条斯理的说道:“嗯,我们还活得好好的呢。真是让人感慨,过了这么多年,我们居然还能碰到老熟人?嗯,当然,沙河圭,你只能算是小熟人!我还记得,你第一次被送到我这里接受治疗的时候,你才多少岁?十六岁?有没有?”

    沙河圭笑了笑,然后两行清泪慢慢的淌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幽幽叹道:“如果您当时没有失踪的话,或许我们很多兄弟,都还会活着。”

    桂花树的根茎很纠结的打成了一个个复杂的水手结,他没吭声。桂花树知道自己强大的治疗力量在战争中拥有多强的效果,如果他没有失踪,很多很多重伤的战士都能迅速的恢复后回到战场上,人类或许很可能已经赢得了太古神战的胜利。

    但是一切都只是假设,黑夜女神卢斯嘉带领她的嫡系军团侵入了月宫,想要谋取月宫核心的月光法则奥义。月宫的内部防御措施发动,月宫轰然爆炸,就连桂花树都还没回过神来就被炸得昏天黑地重伤不起,那种情况下,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沙河圭头顶的那头九尾白狐慢慢的遁回了他的身体,有了桂花树作证,林齐自然不可能是阿蚀尔神族的走狗。而且沙河圭也明白了,为什么林齐继承了神域中的神职,居然还能维持人类的纯正血脉——在桂花树这种变态的存在面前,阿蚀尔神族那种浅薄的更换血脉的小把戏,真的是不值得一提啊。

    盘坐在黑色的石板上,沙河圭将当年的事情,桂花树和凤凰木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一一讲述了出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