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发狂的皇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胜利宫西侧,雄鸡老店。

    嫩绿的爬山虎藤蔓在游廊上肆意的铺散开,已经有小小的新叶片长了出来,衬得这一条游廊一片新绿。只是在夜里,虽然有灯火,却也看不清这些爬山虎生成什么样子。坐在游廊中,四周风嗖嗖的吹拂着,依稀可以听到爬山虎的叶片生长时的脆响。

    不是在胜利宫专门招待贵宾的宴会大厅,更不是皇帝的私人饭厅,而是在雄鸡老店!

    不仅仅是雄鸡老店,而且还是雄鸡老店内最清凉,也可以说是最风凉的游廊上!这种地方在夏天的夜里举办酒会是极其惬意的,但是在寒冬刚刚过去,春风还冷飕飕的好像小刀子扎人的季节在这里宴客,多少就有点故意折腾人的味道。

    帝国的皇帝陛下,就是在雄鸡老店一条湖滨的游廊上摆下了酒宴,招待难得离开圣辉大教堂一次的教会枢机红衣神冠大主教图卢。这里面朝大湖,大风呼呼的吹过来,吹得人浑身冰冷,换了一个身体弱一点的,可能会被大风活活吹死。

    皇帝可不在乎这点风,他有着强大的斗气修为,更是身体健壮得和兽人没什么两样,大冬天的寒风都不会让他打一个喷嚏,就不要说眼前这点飕飕的小风了。

    端着一个来自敦尔刻港的新鲜牡蛎,皇帝慢条斯理的在牡蛎上挤了点地窖里存下来的新鲜柠檬汁水,无比享受的将冰冷的生牡蛎倒进了嘴里。滑腻的牡蛎在嘴里还在慢慢的蠕动,那种新鲜的特殊滋味让皇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看。多新鲜的牡蛎啊,看看这鲜嫩的须子。还有这蠕动的牡蛎肉,太美味了!”皇帝殷勤的将一个牡蛎用纯金小刀撬开,笑呵呵的塞进了坐在他身边的图卢大主教的手里。

    图卢大主教的脸都发绿了,他死死的盯着皇帝,无数次的诅咒着这个该死的野人皇帝!

    大主教的年纪和皇帝差不多,甚至可能比皇帝还略小了几岁。但是大主教自幼修炼的是教会的神术,那是纯精神方面的修炼,他的**很孱弱,甚至比寻常的同龄的老人更加孱弱许多。

    平日里图卢在圣辉大教堂养尊处优。像今天这个时候,他应该坐在自己温暖的寝宫内。在锦缎的簇拥下,享受那些娇美的女教士为他送来的香喷喷的小牛肉,喝着暖烘烘的杜松子酒。酒足饭饱之后,他就可以在几个女教士的陪伴下,在诸神面前做一次虔诚的祈祷,然后就可以沐浴更衣,在美丽的少女教士的陪伴下进入梦乡。

    但是现在,该死的帝国皇帝。居然拉着他坐在狂风呼啸的湖边。顶着寒气袭人的狂风吃新鲜的牡蛎!混蛋啊,彻头彻尾的混蛋,生牡蛎是个好东西。那玩意的确滋味不错,而且还有极其奇妙的强壮功效,对男人,哪怕是图卢大主教这样的老男人都是很有吸引力的强壮功效。

    但是这东西性质偏冷,在冷飕飕的大风吹拂下吃这种冷沁沁的生牡蛎!刚刚吃了两个而已,图卢大主教就觉得肚子里一阵冷冰冰的,他的肠子都抽成了一团,浑身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冒寒气。

    但是皇帝陛下却是那样的热情,他亲自撬开了牡蛎,亲自在牡蛎上挤上了柠檬汁水,亲自将这个牡蛎放在了图卢的嘴边。不吃的话,似乎有点太不恭敬?毕竟这是西方大陆第一强国高卢帝国的皇帝,他像个仆人一样的迎合自己,如果不吃,实在是太不恭敬,太无礼了!

    冷得浑身都在哆嗦的图卢大主教深吸了一口气,他带着一个神职人员应有的谦卑恭顺的笑容,接过了皇帝递过去的牡蛎,然后皱着眉头将这牡蛎一口吸得干干净净。

    “您真有一副好胃。!”皇帝兴奋的连连鼓掌:“您真有一副好胃。!当然喽,像我们这么大年纪的人,应该有一副好胃口,否则我们怎可能有一副好身板呢?”

    皇帝深深的感慨着,他敞开了大衣的纽扣,任凭大风吹拂在他的胸膛上。他从冰桶内拿出了一个牡蛎,麻利的撬开牡蛎一口吞了下去,然后他又给图卢大主教撬开了一个牡蛎。

    几位帝国的文武大臣和两名教会的红衣大主教远远的站在游廊拐角处,他们呆呆的看着皇帝和大主教一人一个的不断的分吃着刚刚从敦尔刻送来的牡蛎!为了保险,这些牡蛎都是用冰块镇着的,牡蛎虽然还活着,但是牡蛎肉可是冰冰冷的!

    皇帝吃这玩意不要紧,他有着一副和魔兽一样的好胃口。

    但是图卢大主教么,真见鬼,如果不动用神术,他就和普通老头子差不多的身体,怎受得了这个?但是看皇帝不断的将一个又一个生牡蛎塞进他嘴里,两个红衣主教悲愤的闭上了眼睛。

    “图卢,我们也是老朋友了!当年我带领大军攻打狼人的獠牙城,就是你带着生命神殿的那群小娘们来增援我啊!唔,还记得年轻的我们一起偷窥那群小娘们换衣服么?”

    皇帝笑嘻嘻的拉着交情,图卢大主教的脸骤然一黑,他飞快的回头瞪了一眼十几米外的两个红衣主教。那两位红衣主教早就识趣的向后退了老远,皇帝说的这些东西,他们可不敢听到一个字。

    “这个嘛,哈哈哈!”图卢大主教尴尬的打着哈哈,这个该死的圣路易十三世!

    “我们可是老朋友啊!从半年陆岛战争时就一起搭档的老朋友!后来我继承了父皇的皇位,你也成了高卢帝国地位最高的枢机红衣神冠大主教,我可真是开心,我可真高兴啊!”

    “但是呢,以后你们教会有什么行动,还是要提前给我知会一声嘛!如果今天有帝**队配合你们行动,怎么会闹出这样的大乱子?你看,你看,你的惩戒骑士团死了这么多人,嘿嘿嘿,真是让我心痛啊!他们可都是精壮的好小伙子啊!”

    皇帝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了几声,然后假惺惺的擦了擦眼角。

    图卢的脸色变得漆黑一片,他眯着眼看着皇帝,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然后一咬牙将一个生牡蛎倒进了肚子里。该死的皇帝,这家伙居然说什么今夜星光大好,邀请他来欣赏湖景,顺便等待林齐被生擒活捉的消息!

    但是在这里吃了一肚皮的风,吃了十几个冰冷的生牡蛎,林齐呢?林齐在哪里?

    狼狈的打了个海腥味十足的饱嗝,图卢摸着冷冰冰的肚皮,尴尬的问道:“陛下,我实在是吃不下了。请问林齐在哪里?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您出动了这么多人,应该找到他了吧?”

    皇帝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图卢轻叹了起来:“可是,伯莱利是一座大城啊!上百万人口的大城,找一个人可不怎么容易!我们需要时间,是不是?”

    轻轻的叹了一声,皇帝用手上的纯金小刀慢条斯理的将一个牡蛎切成了两半——连同牡蛎肉和厚厚的牡蛎壳全部切成了两半。他轻柔的说道:“教会都出动了惩戒骑士团的本部,我怎么敢不尽力的去寻找林齐呢?放心,很快就能找到他的!”

    将这个被切成了两段的牡蛎放在了图卢的面前,皇帝冷冷的盯着图卢:“我们是好朋友,是老朋友,所以,我今天请你吃好吃的!这么新鲜的牡蛎,别的地方极难吃到的!来,再吃一块!”

    图卢看着面前的那被切成两段的牡蛎,心里也是一阵邪火冒了出来,他死死的盯着皇帝,慢吞吞的摆了摆手:“吃不下了,真的足够了。我只等抓住了林齐的消息,我就要回去圣辉大教堂!”

    皇帝死死的盯着图卢,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就算是教宗厅三位大教宗在这里,你也得把这一桶牡蛎给吃了。我们还是好朋友,我们还是老朋友!”

    图卢抬起头死死的盯着皇帝,两人的目光相互撞击,好似隐隐有火星喷出。

    “至于这样么?”图卢咬牙冷哼了一声,他不过是派出了惩戒骑士团抓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皇帝至于这样动怒么?当然,惩戒骑士团是闹得凶了一些,但是惩戒骑士团死伤了上千人,教会才是受害者啊!

    “那么,下次我派地龙骑士团去圣山抓人怎样?我记得,三年前惩戒神殿的某位神裔,似乎在伯劳图侵犯了一个十二岁的少女,这个案子,还是我帮你压下来的!”皇帝死死的盯着图卢:“如果你们允许我的地龙骑士团去抓捕一个侵犯十二岁少女的变态,我当然能够容忍惩戒骑士团在我的帝都随意抓人!”

    图卢猛的站了起来,他厉声喝道:“这是诸神赋予我们的至高神权!我们有权抓捕、审判、处死一切异端!”

    就这个时候,帝国宫廷大总管哈维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他凑到皇帝耳朵边,低声咕哝了几句。

    皇帝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骤然变成了铁青色,他猛的跳了起来,飞起一脚就踹在了图卢的肚子上。

    图卢惨嚎一声,被皇帝一脚踹飞了二十几米远,一头栽进了湖水里。

    皇帝指着在湖水中扑腾的图卢,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我操你娘的!不就是宗教战争么?我陪你们教会打了!不就是宗教战争么?来人,下旨,将诺曼战堡用来防范五大连岛异族的所有军队全部调回来!宗教战争,他娘的宗教战争!发动全国战争动员令!我受够这群该死的神棍了!”

    ‘咚咚’几声响,站在游廊拐角处的几个帝国将领举起拳头,将两个红衣主教打得鼻青脸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