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家族祷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被几个膀大腰圆的惩戒牧师扛在肩膀上一溜小跑,林齐忍不住笑了起来。

    “没想到今天还是得落在你们手上!不过,你们这些神的仆人也太不要脸,你们可是神的仆佣,难道你们的神就教会了你们绑票勒索么?”

    被两个生命神殿女牧师搀扶着行走的哈图回头望了林齐一眼,他咧嘴阴森的笑了笑。

    “趁着你还能说话,还能笑,就多说说话,多笑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命令,动用圣辉大教堂的全部力量,仅仅是为了抓你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真是难以想象!”

    “更让我无法想象的就是,惩戒骑士团居然在你手上吃了大苦头!这一次我们圣辉大教堂对上面不好交代!更没办法交代的就是,高卢帝国似乎想用这次的事情当引子,和教会翻脸?”

    哈图主教摇了摇头,他一边走,一边含糊的自言自语。

    “我们虽然难交代,但是这事情是上面的命令,总有人为我们顶住教宗厅的责罚。但是高卢帝国和教会翻脸,这个责任,就算是三位教宗大人都无法承担吧?可是高卢帝国哪里来的底气?一个帝国,就敢对抗整个教会的实力?他凭什么?”

    林齐没吭声,他还没意识到他突然被教会抓捕的事情引发了多大的乱子,他更不知道这件事情在圣路易十三世的有意推动下,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势必要席卷整个大陆的巨大风波。

    惩戒骑士团闯入高卢帝国大学城抓捕一个无辜的学生,将高卢帝国大学城毁掉了一小半,还造成了大量帝国子民的伤亡。林齐给皇帝制造了一个太好的借口。帝国站在了道义的高度居高临下的俯瞰教会,就算是其他的帝国,也无法指责帝国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林齐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知道教会惩戒骑士团的主力正在向帝国边境靠近,他只是好奇的打量着四周,任凭哈图等人将自己带进了一间偏僻的小殿堂,顺着一条斜斜向下的甬道进入了圣辉山的山体内。

    教会在高卢帝国经营了这么多年,圣辉山内部早就被挖空了,有太多的隐秘不为外人所知。林齐被几个惩戒牧师扛在肩膀上。一路顺着甬道向下行走,渐渐的甬道两侧出现了大量的岔道,分别通向了不可知的地方。

    沿途一些重要的入口处,可以看到身穿白色铠甲的战士往来游走巡视。这些战士个个气度森严。分明都是久经沙场的精锐;他们身上的铠甲晶莹剔透好像是用水晶铸成,显然这是一种防御力极强的魔法甲胄。

    沿途这样的骑士不下五百人,看他们的样子,比那支前去抓捕林齐,却被一群地痞流氓弄得焦头烂额的惩戒骑士团强太多了。林齐暗自估算了一下,怕是巴尔他们率领的三百家族精锐都不是这些骑士的对手——他们身上的铠甲太强大了,这就占了太大的便宜。

    一路向下,林齐估算着已经来到了圣辉山的山脚附近时。他终于被丢进了一间空荡荡的石屋内。这间石屋长宽在十米左右,四周都是刀削一样整齐的石壁,除了林齐坐着的一张凳子,这里什么都没有。

    这张凳子通体用金属打造,林齐刚刚被几个惩戒牧师丢在了凳子上,就有几个铁环‘噌噌’的跳了出来。将林齐的脖子和手脚关节牢牢的禁锢在了凳子上。一丝阴冷的气息从这些铁环中透出来,这一丝冷气渗入了林齐的身体,就连他鲜血流动的速度都骤然变慢了许多。

    林齐轻轻的打着寒战,这张凳子有古怪,上面也不知道附加了什么稀奇古怪的魔法禁制,林齐浑身都被冻得僵硬无法动弹。唯独脑子里异常的清醒。在冷气的刺激下,林齐甚至连自己小时候吃奶时的情景都回想了起来。

    也不知道被丢在这里丢了多久,林齐默默的数着自己的心跳,等他的心跳一直跳动了一万三千五百次的时候。石屋的门突然开启,几个人缓步走了进来。

    林齐的心脏一抽,他死死的盯住那个慢吞吞的在地上行走的婴孩身上。

    看起来不过几个月大小的婴孩,却能自己在地上行走,除了用妖孽来形容,林齐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他才好。而且这孩子有一头赤红色的长发,有一对瑰丽的紫色眼眸,红发紫睛,这让林齐心里一阵的腻味。如果不是他不能动弹的话,他会拔出斧头将这妖异的小孩子一斧头劈死。

    尤其是这孩子居然正看着林齐冷笑,那种讥嘲的、不屑的、高高在上宛如神灵在云端俯瞰众生的漠然的冷笑。林齐很不喜欢他的这种笑容,他很想一脚将这张可恶的小脸蛋踏扁,让他再也笑不出来。

    在这孩子的身边,小心翼翼亦步亦趋的,宛如孙子伺候自家老祖宗一样的俊美年轻人,正是林齐这十几年来心里最大的敌人——亚瑟!只是亚瑟的注意力根本没放在林齐身上,而是全副身心的看着那婴孩,那副孝子贤孙的德性,让林齐忍不住笑了起来。

    “亚瑟,这是你的孩子,还是你的爷爷?”林齐只是单纯的想要骂人:“要不是知道你的死鬼老爹早就被烧成了灰,我还真以为这是你亲爹呢!看看他的头发,看看他的眼睛,啊呀!”

    林齐的话没能说完,因为那小孩子轻轻的摆了摆手,跟在他身边的一名健壮的男子立刻大步上前,狠狠的一脚跺在了林齐的肚子上。这男子的力量极大,这一脚差点让林齐的五脏腑都从嘴里喷了出来。林齐骤然张大了嘴,只觉一团烈火在肚子里爆炸开,肠胃里的剧痛让他差点晕了过去。

    一口血慢慢的从嘴角淌下,林齐倒抽着冷气看向了那婴孩。

    “你是谁?”林齐重重的喘了口气。

    “我是格尔达斯!”婴孩眯着眼看着林齐:“亚瑟是我这具身体的父亲,虽然我的血脉来自于一个神圣、高贵的存在,但是必须承认,我的这具**是他提供了最原始的模板。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我的父亲,所以,你要对他保持尊敬!像蝼蚁对神灵一样的,尊敬!”

    像蝼蚁对神灵一样的尊敬?林齐‘嘎嘎’笑了起来,他连连摇头,血丝就随着他脑袋的摇摆四处飘散开。林齐大声笑道:“他又不是神灵,我为什么。。。”

    那个健壮得好像狮子的男子默不作声的一拳轰在了林齐的肚子上,林齐的话没能说完,他张大嘴,慢慢的喷出一口从肚子里被打出来的热气,然后一口血狂喷了出来。这健壮男子的力量简直非同人类,他的这两拳直接重创了林齐,差点就没打断了他的肠子!

    林齐身体,可是经过了好几次的强化,虽然他没有吸收神性内的所有精气,虽然他还没有吸收龙力精华中的庞大力量,但是他的**也已经被强化到了和魔兽相当的程度。普通的拳打脚踢对林齐而言就是挠痒痒,寻常的兵器都不怎么能伤得了他。

    但是这男子只是一脚一拳,就差点没活活打死林齐!

    剧烈的喘息着,林齐歪着眼看向了这个剃着光头,皮肤呈现出诡异的淡金色,身高在两米开外的健壮男子:“你的力气很大,肌肉很发达,把你剁碎了拿来猎鲸,是最好的鱼饵!那些魔鲸,最喜欢你这样有嚼头的鱼饵了!”

    健壮男子默不作声的一拳捣在了林齐的脸上,林齐骤然向后一仰头,鼻血喷出来了几尺长。他的脑子重重的向后摔了过去,他的颈骨发出‘咔咔’的响声,似乎颈骨都被拉长了好几寸,这人差点一拳就把林齐的脖子给打断了。

    格尔达斯笑了笑,他摆了摆手:“格格乌斯将军,不要打死他了。亚瑟还有话要问他。”

    扭头看向了亚瑟,格尔达斯笑得无比的灿烂:“事情闹大了,为了你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愿望,居然引发了教会和高卢帝国的全方面对峙,就算是我,也无法承受元老团的愤怒呢!得快点把这次的事情平息下来,高卢帝国可是大陆第一强国,如果教会真的和他们爆发宗教战争。。。”

    无奈的摊开双手,格尔达斯轻叹了一声:“如果我能拥有我巅峰时期的力量,我一个人就能将高卢帝国的所有军队杀得干干净净。但是,这势必是不可能的,距离我恢复全部的力量,还要很多很多年呢!所以,我们只能委屈一下,唉!”

    亚瑟的额头有冷汗渗出,他恭敬的向格尔达斯鞠躬行了一礼:“闹成这样,也不是我的本意。但是,黑虎家族的价值,值得我们这样做!只要我能执掌黑虎家族,您记得那夜来袭击我们的人,他很强,不是么?”

    格尔达斯眯着眼笑了,他缓缓的点了点头。

    亚瑟转过身,冷眼看着林齐笑了笑:“那么,我亲爱的弟弟啊,你能告诉我什么是家族祷文么?”

    林齐惊愕的看着亚瑟:“什么?你说什么?家族祷文?”

    用力的摇了摇头:“黑虎家族,有这个玩意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