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庭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们要不要我把内裤也脱下来给你们看一下?”

    当几个负责检查林齐身体的执法官将手伸进林齐的胯下时,林齐终于忍无可忍的咆哮了起来。几个执法官相互看了一眼,用力的在林齐的大腿和臀部附近拍了拍,然后直起了身体。

    “身体很健康,身上也没藏什么东西!”一个黑衣执法官向罗门**官禀告道。

    律有点诧异的看向了林齐,他当然知道林齐被格尔达斯和格格乌斯折腾成了什么样子,这才几天的功夫,他身上的伤势就痊愈了?如果说内伤从外表看不出来的话,他的膝盖骨可是被格尔达斯亲手捏碎的,怎么也恢复了原样?

    若有所思的望了罗门**官手上的那个小、匣子一眼,律缓缓点了点头。

    应该是林齐在那个空间戒指内藏着一些疗伤的秘药,而且应该是出自秘药大师的手笔,否则林齐的伤不可能好得这么快。斜睨了林齐一眼,律对林齐空间戒指内有些什么东西也有点好奇了。

    验证了身份后,林齐在一群黑衣执法官的簇拥下顺着一条狭窄的通道走出了待审厅,罗门**官则是在另外几个黑衣执法官的陪同下从另外一个小门走了出去。在通道的尽头,在一扇沉重的铁门后面,林齐被喝令站在这里不许动弹。

    透过铁门上的气眼,林齐听到了外面嘈杂的人声。外面就是帝国最高法院的审半大厅,各国贵族和高卢帝国的高官显贵今天都聚集在这里,等着看一场破天荒的由教会和帝国联合审半的重案。

    林齐的案子很有代表意味,大陆的历史上,教会对‘异端,是生杀予夺他们一言就能决定‘异端,的命运。林齐是大陆上有史以来第一个由皇权插手审判的‘异端”如果他能被认定无罪,那么教会的裁半所和惩戒所在大陆人心中的威慑力无疑就少了许多。

    百年陆岛战争不仅仅将大陆的经济打得一塌糊涂,更是极大的削弱了教会的力量。

    三十年来,教会虽然在不断的恢复元气,但是大陆各国恢复的速度更快。经过三十年的发展,皇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增强,这是皇权力争和神权平起平坐的地位甚至是一举压过神权的最好机会。

    林齐这个渺小的小人儿,他只是恰逢其会,刚好被当做了突破的借口罢了。

    今日的审判,有着极强的象征意义,如果林齐无罪,教会的气焰就一落千丈:如果林齐被认定有罪,那么无异是教会对高卢帝国狠狠的抽了一耳光。其中微妙之处难以形容,只能以本心去理会。

    就在等待的时候一个执法官突然凑到了林齐的耳朵边,压低了声音迅速的对林齐说了一句话:“关于帝国的事情,不能说。任何和帝国有关的事情,都要烂在你的肚子里!”

    林飞飞快的看了一眼这个执法官,这是来自帝国高层的警告么?无奈的摇摇头林齐掐着手指头计算了一阵,似乎他所知道的帝国的秘密还真不少。比如说缅山隐士会啊,大皇子和三皇子的明争暗斗啊,大皇子居然在帝国的边境外蓄养了私军啊居然有人能绕过帝国皇帝和大皇子调动帝国最精锐的军队啊。。。

    这些事情一旦泄露出去,高卢帝国立刻就是一阵风雨飘摇。

    难怪有人在这时候向林齐发警告,的确这些东西是不能胡乱的对外说的。

    林齐点了点头,低声咕哝了一句:“我知道,我只是想要一个清白!”

    没人搭理林齐,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嘹亮的木锤敲击声。一个高亢,甚至带着点癫狂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有请帝国最高**官罗门阁下,有请帝国**官杜林阁下、哈威阁下、都灵顿阁下。”

    随后是一声清脆的铃声传来,一个威严、肃杀的声音冷冷的传遍了全场:“有请惩戒所红衣圭教律阁下,红衣主教格伦阁下,红衣主教沃伦斯阁下。”

    铁门外传来了众多人起立的声音,然后又有礼仪官不断的爆出一个个高官显贵大人物的名号。

    高卢帝国的皇帝、大皇子和众多豪门贵族来了,凯撒帝国的亲王和驻高卢帝国的使臣来了,哈兰帝国的大公和使臣来了,大陆各国这次派来高卢帝国的特使和平日里驻高卢帝国的使臣都来到了庭审现场。

    除了这些人,还有众多在高声帝国旅居的各国贵族,以及高卢帝国的那些纨绔子弟,那个礼仪官一口气啰嗦了大半个小时,好容易才把这些人的名号一一都报了出来。至于那些纯粹看热闹的纨绔子弟,他们还没有资格在这里被报出名号,如果连他们的名字都一一报出,天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

    等得最后一个小公国驻高卢帝国的使臣的姓名被报出,一声木锤敲击声和清脆的铃声同时响起,十几个嗓门嘹亮的执法官同时高呼:“带嫌犯林齐!”

    林齐面前的大门轰然敞开,雪亮的强光照了进来,差点没晃瞎了林齐的眼睛。

    高卢帝国的最高法院,如果将那些法官所坐的高台取消换成一个平台,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圆形阶梯式大剧场。下方的一层一层的阶梯式座位足以容纳三千多人旁听庭审,在阶梯式座位的上方,顺着墙壁开辟了数百个大小包间,刚刚那些有资格被礼仪官报出名字的大人物都在包间内静静的坐着。

    此刻法庭天花板上数十座巨大的水晶吊顶内灯火通明,魔法阵jī发了魔法宝石放出璀璨的光芒,照耀得整个法庭比正午的阳光还要明亮了几分。光线是这样的强,林齐隔着数十米的距离,甚至能看到罗门**官的额头上一个小小的痞子正在熠熠发光。

    十几个执法官簇拥着林齐走了出去,将他推进了法官的坐席正前方的一个囚笼内口这个囚笼宽大异常,足以容纳上百人坐在里面,以前是专门用来审判帝国犯事的贵族和高官所用,但是今天这个囚笼归林齐一人独享。

    hòu重的囚笼通体散发出淡淡的蓝光,囚笼的栅栏有人的胳膊粗,上面泛着一片片细密的水波纹。看这纹路,看这光泽,这栅栏都是用千锤百炼的魔能合金铸造而成,寻常天位战士动用魔法兵器,都不见得能将这囚笼切开。

    林齐环顾四周,就在囚笼后方的第一排旁听席上,林齐看到了以恩佐为首的一群铁拳兄弟会的成员。恩佐的脸色惨白,正死死的盯着自己,两只眼珠整个都变成了一片血色。他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如果不是身边的龙根和法恩强行按住了他的大腿,怕是恩佐早就朝这边扑了过来。

    林齐竖起食指放在嘴唇前,向恩佐做了一个保持冷静的手势。他向恩佐身后看去,提香、于莲等人都坐在恩佐的身后,提香向林齐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

    林齐也就笑了笑,向着恩佐指了指。

    提香用力的点了一下头,然后伸手按住了恩佐的肩膀。

    林齐松了一口气,转身看向了坐在正前方高高的木台上的四位帝国**官和三位教会的红衣主教。

    律的金色眸子里闪动着那种让人很不爽的高高在上的神光,他坐在高台上,却好像在俯瞰所有的人。包括那些高处包房中的各国贵族,在他眼里似乎也都和蝼蚁无异。

    罗门**官和另外三位**官则是面色从容的整理着桌面上的一些资料,他们面带微笑,和三位死气沉沉的红衣主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林齐用力的咳嗽了一声,然后他抢在所有人之前开口了:“那么,我是第一次上法庭了。但是我得告诉大家,我无罪。我是一个清清白白的人,我从来没有犯下任何罪过。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坐在这里,但是既然教会的大人们把我送到了这里,那么大家可以想象,我应该是有罪的?”

    满堂大笑,贵族们、纨绔们纷纷拍起了手。

    或许在教会的三位教宗面前,这些贵族不敢如此的放肆嚣张,但是区区三位教会的红衣主教算什么东西?这里身份比他们高的人一抓一大把,没人会把律等人放在心上。所以,尽情的嘲笑吧,以后大家也都多了一个在情人面前炫耀的资本知道么,我曾经放声的嘲笑过教会!!!

    律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看向了罗门**官。

    罗门**官笑了笑,他将手上的资料向桌上一丢,淡淡的说道:“以帝国法务部收集的资料来看,林齐是一个身世清白、淳朴无辜的年轻人。他不可能犯下任何读神的罪名!”

    律不置可否的看向了罗门**官:“证据呢?”

    罗门**官将手上的资料递给了律,他淡淡的笑着:“根据法务部收集的资料,林齐在第五大学学习的三年中,他每一年的成绩都是优秀,他每一年的道德考评分都是优秀,他遵纪守法,从不惹是生非,这一点,获得了第五大学师生的一致肯定。”

    律看都不看手上的资料一眼,他抓起了面前放着的那个小匣子,冷淡的看着林齐。

    “在这之前,我很好奇林齐的储物戒指内放了些什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