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打入深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齐看到这十八个红袍老人的时候,就觉得浑身发麻,甚至心跳都停滞了。

    乍一看上去,这些老人普普通通的,除了容貌俊朗一点,头发胡须梳理得油润水滑,脸上的气色好一点以外,就和普通的老人没什么区别。但是仔细看过去,林齐就觉得五脏六腑都在颤悠。

    十八个红袍老人,所有人的身体都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光泽感,有几个身体凝炼得很好,看上去就和人的**没什么两样。但是还有几个似乎是实力稍微差一点,偶尔他们的身体会散发出一丝淡淡的金光,在那一瞬间他们的身体会变成玻璃一样的半透明状!

    他们的**,已经不完全是**,他们的身体因为长年累月被精纯之极的神力浸润,他们的身体已经在一定程度上神力化!十八名圣徒,或者说,十八名神使!

    他们就静静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纹丝不动,就好像神殿内的神像,安安静静的,通体透着一股子已经和四周的自然融为一体,好像他们就是这座石窟,他们就是这座火山的诡异和谐感。

    林齐看到他们的时候,就觉得整座火山拦在了面前,只要他有丝毫的不敬,这座火山就会突然喷发将他粉身碎骨。这些人已经和这座火山融为一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引发这座火山附近自然地貌的巨大变化!

    天位存在绝对不可能拥有这样的气息!

    林齐的嘴里一阵发苦、发干,这里有十八个老不死的圣徒,十八个很可能已经突破到龙城给他说过的圣境的老不死!这对他的逃狱大计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就算林齐也能突破到圣境,他怎可能是这十八个**都已经神力化的老家伙的对手?

    更不要说这一路上见过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的狂信徒。里面绝对不缺高手!

    律拉着林齐来到了十八位老人面前,他看了林齐一眼,然后走到正中间一个老人的身边,低声在他耳朵旁边说了几句。律已经压低了声音,但是林齐变态的耳朵还是听清了他所说的每一个字。

    “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有人想要他在黑渊神狱绝望的熬一辈子。所以不要让他死,但是也不能让他舒舒服服的活。送进最底层的无望深渊,让他好好的享受享受。”

    “这个人就不用登记在卷宗里了,教会不会接受他的忏悔。他也不会为教会所用。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凡人,一个蝼蚁,让他在这里终老就好。”

    十八个老人同时睁开眼睛看了林齐一眼,正中的那个老人扭头看了律一眼:“是谁的委托?惩戒神殿什么时候变成了某些人打压异己的地方?惩戒之神的法理和正义之道。难道就不要遵循了么?”

    律只是低声的说出了一个名字,然后那老人立刻闭上了嘴。

    十八个老人目光闪烁的看了林齐一眼,然后正中的那老人手一抓,林齐就飞到了他面前。

    无法动弹,无法开口,林齐死死的盯着这老人,咬紧了牙齿在那里发狠。

    老人淡淡一笑,凝神看了林齐一阵子。轻轻的摇了摇头:“所有经络畅通,**强度是普通地位骑士的十倍以上,骨骼健壮,但是比例极其匀称,显然自幼就用上好的秘药调理过骨骼和内脏的发育。可惜啊,这么好的一个小天才。”

    抿嘴一笑。老人叹了一口气:“可是这世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天才,黑渊神狱内关押的天才,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他们都和猪狗一样活着,多你一个,也不算什么。”

    “绝望。既然要让你在绝望中过活,那么。。。就让你彻底绝望吧!”

    一抹金光在老人的指尖涌现,随后金光凝成了一道神文:“以我之名,祈求我神之力。惩戒之囚,禁锢世间一切邪念,铲除世间一切罪恶之根源!惩戒?神之禁!”

    手指轻轻的点在了林齐的眉心,一股一样灼热的气息钻入了林齐的脑袋,林齐只觉眼前一黑,他的脑袋突然剧痛起来。他左右太阳穴的两条血管剧烈的跳动着,他的脑袋好像要炸开一样剧痛,痛得他浑身冷汗直冒,却怎么都动弹不得,怎么都叫嚷不出。

    “以我之名,祈求我神之力,惩戒之罚,驱散世界一切邪力,铲除世间一切罪愆之仗力!惩戒?神之破!”

    老人的手掌心冒出了一团淡淡的金光,这团金光同样凝成了一枚神文,然后被他轻描淡写的打在了林齐的丹田上。林齐的身体一抖,浑身毛孔内同时有一股气浪喷射而出。林齐‘苦修’了十几年的玄虎劲被老人一击打散,而且林齐的气穴也被打出了数以千计极其微小的窟窿,从此林齐再也不可能积蓄半点儿斗气。

    老人诡异的笑着,但是他没发现,林齐的丹田刚刚被打出无数的窟窿,一道炽热的精气就从丹田内某个无形的窍穴中涌出,迅速堵住了林齐破碎的丹田。

    林齐死死的盯着老人,突然被强行散功,林齐五脏六腑和所有经络、血管、肌肉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如果不是林齐的身体比常人强大了许多,这一下已经要了他的小命。地位高阶水准的斗气突然散开,就算是一座小山也都被震裂了,何况是人的身体?

    火烧火燎一样的剧痛从浑身上下不断传来,林齐不仅仅是丹田被毁,就连浑身窍穴也都和亚瑟一样,被震出了无数细小的窟窿,他的经络更是被震得酥软疏松,就连他浑身的骨骼,也都出现了大大小小无数的裂痕。

    这个老人的出手非常精准,他摧毁了林齐的一切力量,但是不足以让林齐丧命。只要林齐好好的休息一阵子,他的伤也就慢慢恢复,但是从此他再也无法修炼斗气,再也无法做任何的重体力活计。哪怕林齐的**强度是普通地位骑士的十倍以上,但是如今他身体到处都是暗伤,就好像一柄金属疲劳的刀剑,再也无法发挥出往日的锋芒。

    “好了,将他打入最下一层深渊!”老人将林齐随手丢在了地上:“他已经比普通人还要弱上一点,在深渊中,等待他的,只有无尽的绝望!”

    老人再也不看林齐一眼,而是向站在身旁的律笑了起来:“向那位大人说,他的意志就是我们的行动准则,我们已经按照他的意志,将这个小小的罪人打入了深渊。”

    律轻轻的颔首一笑,然后他就这么云淡风轻的走了出去,临走他都没多看林齐一眼。

    一群狂信徒走了进来,两个人抓起了林齐,然后一群人簇拥着林齐顺着来时的螺旋通道向下行去。十八个老人相互看了看,然后他们闭上了眼睛,再次沉浸在了他们神圣的、不可测的精神世界中。很快他们就忘记了林齐的存在,彻底的忘记了林齐。

    对他们这样强大、高贵、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而言,一个小小地位骑士,根本无法在他们已经淬炼得和金刚石一样的心灵上留下半点儿痕迹。一个连蝼蚁都算不上的小小罪人,他又值得什么?

    林齐甚至在黑渊神狱的囚犯案卷中都没留下名字,甚至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他就这么被一群狂信徒带了下去。

    顺着螺旋通道向下行走,温度越来越高,渐渐的那温度已经足以引燃木柴。熔岩湖已经近在咫尺“啵啵’声中无数的熔岩泡不断在身边爆炸,溅起的岩浆能有七八米高。

    前方通道骤然到了尽头,一侧的石壁上,一个黑黝黝的巨大洞口赫然在望,这个洞口也有数十米高下,一群狂信徒正驻守在这里。他们的身上披着一件雪白的披风,一股股寒气正不断从披风上散发开,有效的抵消了近在咫尺的熔岩湖带来的可怖高温。

    “深渊,最下一层!”

    简单的交接后,林齐就被丢给了这群身穿白色披风的狂信徒。这群狂信徒粗暴的拖拽着林齐,顺着巨大的甬道不断向下行走。越走甬道中的温度越低,渐渐的甬道中甚至出现了薄薄的冰片。

    到了甬道的尽头,前方是一座高有千米的悬崖,悬崖上布满了厚厚的苔藓,这些湿滑的苔藓杜绝了任何人从下面盘爬上来的希望。在这悬崖下方,是一座长宽数里的巨大洞穴,在这洞穴四周开凿了无数密密麻麻犹如蜂巢的小石洞,每个石洞都被栅栏封得严严实实,可以看到这些石洞内住满了囚犯。

    洞穴当中的平地上,则是修建了数十座长条状的楼房,这些楼房有一部分是监牢,关押了一些囚犯,大部分则是驻扎了身披软甲的狱卒,林齐被带到悬崖上的时候,大概三千名狱卒正整齐的列队绕着洞穴奔跑,低沉的喘息声就算在悬崖顶部都清晰可闻。

    在悬崖的顶部,有一座巨大的塔楼,一座长宽十几米的吊篮就安置在这里,吊篮旁是十几个巨大的绞盘,上面缠绕着手臂粗细的铁链。这群狂信徒将林齐丢进了吊篮,然后一行人就慢慢的被放了下去。

    ‘咯吱咯吱’的声音不断响起,吊篮慢悠悠的向悬崖下滑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