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憨厚’的玄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水池上飘着一个硕大的篮子,底部哭谆有一尺长宽数米的木板,边像用黑色的藤蔓织成了篮筐。水池的热力蒸腾上来,篮子里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好像是发雾的面粉的味道。

    秣齐小时候在自家的库房里闻惯了这种味道,黑胡子经常囤积大量的小麦和面粉,有时候天气潮湿面粉卖不出去的时候,果胡子就会骂骂刻唰的带着抹齐去仑库里将这些发霉的面粉提出来,加上大量的盐后制成咸面包走和去五大连岛。

    那种咸面包就是这样的味道,发霆,然后还带着一股子臭咸查的味儿。林齐曾经尝过一口这种面包,那口感就和做噩梦差不多,又咸又苦,还因为没有很好的发酵,咬上去就好像啃木头渣。

    这种面包在农作物产量不高的五大连岛异族那里很受欢迎,一块劣质的咸面包能卖出西方大陆上精品奶油白面包三五倍的价钱来。但是教会的神狱提供的也是这种面包,林齐不由得有点怀疑,是不是教会也有人在做囤积居奇外带走和的买卖?

    秣齐正呆呆的看着这个篮子,玄蓝已经懒洋洋的站起身,他一步踏到了水他里,一把将篮子里的那些东西拎了起来,轻轻的放在了水池边。他的身材高大,一步就是数十未,而且力大无穷,如果是别的人来撒运篮子里的东西,怎么也得一刻钟的时间,但是玄蓝就是一迈步一伸手的功夫。

    将篮子里的东西拎出来后,玄蓝用力的晃了晃篮子上系着的缆绳,大声叫嚷起来:“东西收拾好了!你们可以把篮子拎上去了,放心,没人藏在篮子里想要混上去!”

    篮子慢悠悠的被拉了上去,上升的幅度极慢,而且不断的有金色的神光从上空汩下,在吊篮上一遍遍的扫过。看得出来,上面的守卫极其紧张这件事情,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起码有三十几个侦嘛神未汩了下来。

    玄蓝抬着头看着吊篮慢慢升起,他扳着手指头计算了一阵,然后天声叫嚷道:“又快十天了,记得明天就要给我吊十头牛下来,否刻我可不帮你们守着这出口了,有麻烦你们自己去折腾吧!”

    过了一阵子,上面传下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叫声:“知道了,明天会给你送十头牛。

    还是老规矩,全部是公牛么?”

    玄蓝满意的拍了拍朐脸,然后他走出了水他,一屁股坐在了原地,笑呵呵的向那些黑影挥了挥手:“吃的东西来了,你们可以分配了。这个小家伙是新来的,给他留一份就可以了!”

    那些黑影同时看向了林齐,这些人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子让抹齐不安的阴森气息,虽然他们看上去都是风烛残年的老人,风吹都要倒的那种,但是抹齐硬是被他们的目光逼得站不稳脚,狠韧的向后倒退了好几步,直到他的后背贴在了玄蓝的脚趾头上,这才勉强站捻了。

    一叮)低沉汕哑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这么小的小家伙,毛长齐了没有?嘿嘿,你是因为什么罪名被丢下来的?你凭什么也能留下一份吃的?”

    那些黑影的目光凶残如狠,林齐小时候狠着黑胡子去山间狩惜,那些在安天缺少食物已经饿得快死掉的饿狠就是这样的眼神。秣齐沉默了一阵,他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罪,我是清白的!”

    那些黑影楞了楞,然后所有人都同时笑了起来,尤其是那几个老太太,更是笑得龇牙唰嘴的露出了只剩下几颗大黄牙的牙床。他们同时笑道:“当然,我们都是清白的!哈哈哈,黑渊神狱里,没有一个罪人,我们都是清白的!”

    一个干干瘦瘦的老人一步步稳稳的走到了那一雄食物边,他向林齐点了点头,眯着眼冷声道:“看在玄蓝的面子上,今天你可以得到一份吃的。但是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要来这里了。你这样的年轻壮小伙子,应该自己去找吃的喝的,我们这里可都是一群老人!”

    死死的盯了抹齐一眼,这个老人慢吞吞的拿起了一抉大枫有婴孩脑袋大小的咸面包,然后又从旁边拎起了一个最多有成年人拳头大小的木头制成的瓶子。林齐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香,这些木瓶子的塞子没密封好,里面应该装的是酒按照林齐这么多年喝酒的经验,这里面是那种品质最差的朗姆酒,在小酒棺内三五个铜子儿就能换一大杯的那种。

    那样的一大杯劣酒,起码能装满这样的四个到五个木瓶子!看得出,教会对这些囚犯很抠门!

    一叮)又一个老人走上前,慢慢的取走自己的那一份食物。木瓶子不多,大概只有一百瓶,只有前面的那些老人分别得到了一瓶酒,后面的老人就只有一块咸面包。抹齐也看出来了,这里取食物的老人都循着某种特别的规则分出了前后、高低,前面取食物的人地位最高,后面取食物的老人地位自然低一点。

    到了最后,等所有的老人都取走了自己的那一份口狠,吊篮送下来的食物还剩下了一小半。

    那个干干瘦瘦的老人向林齐点了点头,随手指了指那些咸面包:“小家伙,你可以拿走一份面包,就是今天,明天就不会给你了!这些剩下的面包,我们还要给那些病得快死的老家伙送去,剩下的也要留下来当做储藏,可没有你的份儿。”

    秣齐看了那老人一眼,他向他微微鞠躬一礼,然后走过去取了一块最小的咸面包。

    刚刚这些老人取走面包的时候,林齐仔细的分辨了一下这咸面包的味道,就和黑虎家族走和的那些咸面包的味道没什么区别,而且似乎质量还赶不上黑虎家族出产的面包。毕竟黑虎家族使用的虽然是发霉的面粉,但是起码是纯正的面粉,而这些咸面包里面应该还温了不少的发麸,可想而知这种面包的口感会怎么样。

    但是在这神狱里,这就是一个老人活下去的全部希望。

    抹齐的心情有点沉重,他不知道这些老人是因为什么罪名被关押到这里的,但是正如他刚才所说的,林齐自认为自己是清白的。那么,这些老人想必也不愿意将自己的事情说出来,也许在他们心里,他们都是清白的,大家都是清白的。

    掂了掂手上这个沉甸甸的大概有一斤在右的咸面包,林齐向后退了几步。

    就有一群老人走上前来,用一块不知道是使用什么纤雅编织成的包裹布将剩下的咸面包裹了起来,然后他们抬着这一雄黑面包,慢吞吞的走向了远处的几狠石桂。过了一阵子,他们转过石柱,就此消失在黑暗中。

    秣齐掂了掂手上的黑面包,苦笑了起来。他抬头看了看玄蓝,诠异的问他:“你怎么不取一份?,…

    玄蓝懒洋洋的靠在石壁上,他看了林齐一眼,摇了摇头:“那点东西我一口就能吃光我吃了,他们就得饿死。明天那些人会送十头牛下来,我吃了它们,就能熬过十天。”

    玄蓝的肚子里传来了低沉的肠呜声,他舔了舔嘴唇,低声咕哝道:“我的父亲和女亲还沽着的时候,总是给我说在外面,在这个该死的神狱外面,我们想吃多少东西就能吃多少东西!我父亲曾经一顿饭就吃了五十个精壮的男人和五十头公牛,但是现在我要十天才能吃一顿饱的。”

    秣齐看着这个大家伙,不由得一阵无语。

    听玄蓝的意思,他是在黑渊神狱出生的?也就是说,他从来没有去过外面的世界。

    用力掭了掭肚皮,玄蓝嘎嘎笑了起来:“不过还好了,我给上面的人守着这条道,一个不让新人被滚水烫死,一个不让老人愉愉膜换的溜上去,我十天就能有十头牛吃。”

    他指了指那些老人消失的方向,眉飞色舞的说道:“还有,我帮他们拎东西,帮他们震慑那些恶魔,不让那群温蛋骚犹这群老家伙,他们死了以后,他们的尸体就归我!”

    龇牙咧嘴的一下搜,玄蓝很是幽怨的叹了一口气:“可是他们死得太慢了,我算算,我上次吃掉的那个病死的老家伙,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再上一叮),可是十年前的事!你说他们怎么都死得这么慢呢?”

    女蓝歪着脑袋看着秣齐,他硕大的眼睛看上去异常的淳朴和憨厚,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秣齐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林齐摇了摇头,点起脚尖用力的拍了拍玄蓝的脚课骨,然后转身向那些老人离开的方向走去。

    这就是黑渊神狱的生存之道,这就是玄蓝沽下去的法子!抹齐无从指责什么,因为从今天开始,他也要在这里沽下去!好好的活着,然后想办法离开这里!井齐有自信,这里不会因住他一辈子,没有人能因住他一辈子!

    “玄蓝,你的名字是玄蓝!我记住了,有空我会陪你来聊天的!”

    秣齐回头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的玄蓝,猛的大叫了一声。

    玄蓝微微的点头示意,然后就没有了其他的动作。他饿,他没力气做别的动作。

    林齐看着他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大步走进了黑暗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