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乱成一团的教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就在距离伯莱利十几里的地方发生个血案,一大队的神职人员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击杀,然后袭击者居然还放火焚烧了被杀神职人员的尸体,然后逃得无影无踪。

    案情被那些逃窜的商人迅速通报给了高卢帝国,随后高卢帝国和教会都闻风而动,迅速派遣了大队人马赶来调查。这一次皇帝没有拒绝教会的人直接利用传送法阵降临伯莱利,因为皇帝隐隐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因为有人受持帝国法务部的公文在那里设卡缉捕罪犯,如果不是这个关卡挡住了教会大队的去路,六位尊贵的圣堂大主教就不会去路边的客栈休息,如果他们不去客栈休息,他们就不会受了暗算被人刺杀。

    六位高高在上的圣堂大主教啊,其中还有三位是老资格的圣境大能,他们居然就在伯莱利的城外被杀了!如果这事情真的和高卢帝国有关,宗教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大陆上的其他国家这次绝对不会帮高卢帝国,因为他们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好处,而这次又是高卢帝国主动的挑衅教会,那些国家绝对不会帮高卢帝国对抗教会。

    甚至皇帝能想象那些帝国落井下石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嘴脸!这些家伙绝对不会放弃任何有机可乘占便宜的机会。教会固然豪富,从教会身上刮油是心旷神怡的事情,但是从大陆第一强国高卢帝国身上弄点好处那也是让人赏心悦目的大好事嘛!

    所以在皇帝收到情报后的半个小时,教会的第二批特使就降临伯莱利口皇帝直到会齐了教会派出的第二批人员,这才带着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来到了案发地点。这时候高卢帝国的龙骑兵和铜帽子已经将侦骑洒出了两三百里地,但是他们没有得到半点儿有用的情报他们根本没碰到任何可疑人物。

    站在那座简陋的关卡前,皇帝的脸色诡异到了极点。

    他指着那个基本上没什么防御力的箭塔,目光诡诵的看着站在身边的圣堂大主教西雅图:“尊敬的西雅图大圭教,三位教宗派出的,联手调查圣辉大教堂血案的神职人员就因为这么一座简陋的关卡停下了脚步?”

    发须苍白看上去起码也有七八十岁的西雅图大主教的脸色就好像刚刚吃了好几斤狗屎一样难看,他耷拉着眼皮瞥了皇帝一眼突兀的冷笑了起来:“我们尊重高卢帝国的法律,所以,我认为六位尊贵的圣堂大主教,并没有动用教会的特权强闯关卡!您知道,这是敏感时期!”

    皇帝深有体悟的点了点头。

    可不是么,这不就是在敏感时期么?大陆各国刚刚从教会身上砍了一块肉下来,教会憋着一肚皮的火,而高卢帝国对教会也满腹戒心,如果教会的特使在高卢帝国颐指气使的横行霸道,搞不好又会闹出什么纠纷来。起码在这次的风波彻底平复前帝国和教会都不希望再有什么大的乱子。

    所以堂堂六位圣堂大主教,就因为这座简陋的关卡停下了脚步。不得不说黑胡子或者他身边的某些人对人心的算计已经精准到了极点,三百人的教会特使队伍,就这么一头扎进了陷阱。

    西雅图看了皇帝一眼然后手指轻轻的在关卡上挂着的法务部公文上点了点:“我也不认为这件事情和高声帝国有关,但是请陛下解释一下这份公文的来路!”

    皇帝向公文看了一眼再凑到近前仔细的端详了一阵,然后他用力的摇了摇头。

    “公文是伪造的。使用的空白公文是帝国专门印刷的有水印和暗记的法务部专用文件,笔迹也的确是帝国法务大臣的笔迹,可是笔迹可以伪造但是法务大臣的书写习惯无法伪造!”

    皇帝阴沉着脸冷笑了起来:“我会给教会一个解释,的确有法务部的内部人员参合进了这件事情。他们亵渎了帝国法律的威严!他们。。。”

    无奈的看了西雅图一眼,皇帝苦笑道:“阿鲁让,也就是我的法务大臣,他在签发命令的时候,所有的元音字母,他的笔记都会从花体字转为印刷体,而所有的句号,他都会留下一个小小的尾钩。而这份公文上,花体字,全部是花体字!”

    西雅图看着皇帝:“高卢帝国法务部有官员伪造了法务大臣的亲笔令!”

    皇帝看着西雅图:“我会把他抓出来,然后让教会把他送上火刑架!”

    西雅图点了点头,他知道皇帝不会说谎,因为高卢帝国已经得到了最大的利益,他没有必要再次冒着触怒教会的风险刺杀六位尊贵的圣堂大主教。教宗厅的三位教宗不相信这一点,整个教会也没人相信皇帝会愚蠢到这种程度唯一的可能,也是圣山上所有人最担心的事情,就是。。。

    内乱!

    圣辉大教堂的血案,可能是教会内部某些势力对惩戒神殿的一意孤行表示不满,所以用一口巨大的黑锅扣在了阿尔法大主教的头上。所以教宗厅派出了六位教宗直属的圣堂大圭教,由他们来调查事情的真相一私自下手屠杀同为信徒的神职人员,这是教会高层无法容忍的事情。

    但是六位圣堂大主教还没到圣辉大教堂呢,半路上就变成了死人,这到底是谁干的?

    如果是教会内部的人干的,那么是谁?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谁有这么强的实力?这么做对谁有好处?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他们对教宗图谋不轨么?三位教宗分别代表着教会内部三个大派系的利益,但是除了这三大派系,教会的各大神殿都有着极其强大的潜在势力,如果是他们策划了这一次刺杀,那么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所以西雅图才这么好说话,他相信了皇帝的解释。

    几个神职人员柱奔了过来,他们是去火场检查那些被焚烧的尸体残骸的人。

    一名红衣主教面色严肃的将l根腿骨递给了西雅图,而接过这根腿骨的西雅图脸色也是骤然一变。他将这根烧得发黑变形的腿骨凑到了自己面前,仔细的嗅了嗅,然后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了腿骨上。

    黑色的骨骼上荡起了一丝淡淡的金辉,很淡、很淡的金辉充满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

    “大人!”那名红衣主教压低了声音:“尸体全部被焚毁,只有一些骨头侥幸保存下来。无法分辨他们是被什么兵器杀死的,但是这些骨头上残留的神力。。。比我修炼出的神力要纯净许多。”

    神力,自然只有教会的人才会修炼神力。而神力越纯净、越凝炼,就代表着实力越强大。

    红衣主教已经是教会的高层存在,比红衣圭教的神力更加纯净的人,只有圣堂大主教以及地位堪比圣堂大圭教的枢机红衣神冠大主教!

    但是西雅图看着这根腿骨,脸色变得无比的纠结。

    这个红衣主教只知道这腿骨上残存的神力比自己的神力纯净,但是只有西雅图才心知肚明,自己修炼、提纯了数百年的神力,也没有眼前这道神力纯净。这道神力甚至充满了一种淡淡的生命力,拥有了智慧的气息,这种气息,西雅图只是在三位教宗身上才偶尔感受到过。

    一股寒气从尾椎骨直冲脑门,西雅图差点、没哭了出来。

    三位教宗肯定不可能赶来这里杀人,那么能够在这里,在距离伯莱利只有十几里的地方,轻轻松松杀死六位圣堂大主教,其中还有三位是圣境大能的可怕存在,在教会内部有,而且数量还不少,但是。。。没有一个是西雅图得罪得起的!

    将腿骨塞进法袍宽敞的袖子里,西雅图用那吃屎一样的表情看着皇帝,无比艰难的笑了起来:“陛下,我。。。我已经找到了足够的证据,我这就要去回去向三位教宗禀告这里发生的一切。不管您看到了什么,希望您能够保密,因为,您懂的!”

    皇帝若有所思的看着西雅图,刚才那根腿骨上的金光是那样的夺目,皇帝根本不可能忽视这一点。

    其实皇帝刚才也在猜测一个问题,六位圣堂大主教中有三位圣境,按照常理而言,需要三十名以上的圣境才能围杀三位圣境,才能让他们没有逃脱的机会。但是很显然,这里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打斗,那些逃窜的商人也没说这里曾经发生过打斗。

    六位圣堂大主教是无声无息的在极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内被人干掉的!

    谁能做到这一点?皇帝琢磨了一下,也许以高卢帝国的国力,他也能做到这一点,但是显然这事情不是他干的。那么,下手的人就很值得怀疑了!再联想圣辉大教堂的血案,皇帝突然有一种引吭高歌的冲动!

    教会狗咬狗,这简直太他娘的有趣了,皇帝觉得他今晚上应该好好的勾搭几个小姑娘好好的享受一把!

    正在皇帝想要暗损西雅图几句的时候,一队轻骑兵疯狂的冲了过来。

    “陛下,法务大臣阿鲁让大人的私人书记官柏图,被发现吊死在了法务部的后巷里!”

    皇帝立刻看向了西雅图:“看样子,有人砍断了线索!”

    西雅图的脸色更难看了,就好像他刚刚吃了三斤狗屎,然后热情的主人又给他送上来了十斤一样难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