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新年(4)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远远的传来了阿尔达**的笑声:“啊,赞美伟大而仁慈的主人,和你的身份相匹配的待遇?见鬼,你这绿皮侏儒,你想要什么待遇?一千个地精么?放心,我会找一千个最丑的地精寡妇送给你,她们一定会让你流连忘返,让你永远不会忘记生命中这一段美妙的经历!”

    林齐远远的站在一座塔楼的顶部,冷眼看着哭喊挣扎的阿鲁希曼。阿尔达、哔哩哔哩这两个恶棍从莉莉大婶手上接管了对阿鲁希曼的管理权,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欢天喜地的拎着阿鲁希曼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

    林齐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让身后一团帷幕边的阴影挥了挥手:“告诉阿尔达和哔哩哔哩,不要玩得太过分了!嗯,什么地精寡妇之类的,太不尊重人了!从深渊世界那些地精宗师的女儿孙女中,挑选长得最美丽、智商最高的,挑选三五百人送给阿鲁希曼大师做侍妾!”

    桂花树‘嘿嘿’的笑了起来,他挥动着根茎,用最大的热情赞扬着林齐的睿智。用桂花树的话来说,最优秀的血脉和最优秀的血脉融合在一起,就有很大的可能诞生最优秀的后裔。

    天精一族大长老的血脉和地精一族那些大宗师最优秀的血统结合,他们的子孙后代很值得期待。很有可能,未来林齐麾下会有一群强大的炼金宗师、药剂宗师和太古魔导术宗师。他们或许比起天精一族会有所不如,但是他们的成就肯定会远远超过普通的地精。

    至于说在这个过程中,阿鲁希曼的个人意愿的问题。。。林齐和桂花树。包括平日里最正义昂然的天堂山,大家都本能的忽略了这个问题。阿鲁希曼个人愿意与否,这和他完全没关系不是?

    “不惜一切手段,从阿鲁希曼手上弄到最多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哪怕是零碎的图纸和炼金公式。哪怕是最普通的魔法符文、魔导术的知识,不惜一切手段,从他嘴里挖出这些东西来!”林齐淡然道:“当然,不能让他有同归于尽的那种心思。。。星云吞噬兽。真的有这么厉害?”

    地狱再次的确认了星云吞噬兽的恐怖,那真的是以满天星辰为食的恐怖生灵。如果阿鲁希曼的灵魂上真的捆绑了这种玩意的兽卵,而且真的可以随时孵化的话,那么就真的有林齐想象中的那么厉害。诸神或许还有乘坐神域逃离的机会,但是普通人类铁定瞬间成为星兽食物。

    难以想象,是什么压力,逼迫得阿鲁希曼做了这样同归于尽的打算。

    沉吟许久,林齐冷哼了一声:“加强监视,不要让阿尔达和哔哩哔哩玩得太过火了。当然。也不能让阿鲁希曼有逃走的机会。唔。阿尔达在女人身上有一套。让他试着去对付蓝苓,看看能否将她收服了。”

    耸耸肩膀,林齐嘿然一笑:“也不仅仅是阿尔达。恩佐他们,甚至是酒桶或者肥熊。谁能勾搭上蓝苓,让她心甘情愿的说出她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大功一件。”

    用美男计对付蓝苓,这看起来很无耻,但是林齐也只能无耻一把。因为天晶一族的族人,他们自身防御力极强,普通的严刑逼供对他们没什么效果,真的用力殴打,就怕真的把他们打死了;至于说抽取灵魂抽取记忆之类,天晶族人的灵魂可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从桂花树他们这里,林齐得知了不少有关于这些奇怪的,来自于历次宙劫的太古异族的特殊力量。或许美男计,反而是最好的从蓝苓这里打开缺口的法子。“反正我身边什么样的男人都有,俊男丑男,彪悍威猛的应有尽有,各色种族的包容万象,我看你胃口到底喜欢哪一口。”

    仰天幻想了一阵阿鲁希曼和蓝苓、蓝魅即将面临的,一些不怎么人道、不怎么厚道的待遇,林齐突然无声的笑了起来。这一刻,他将阿式奴、魇磔、散华天女这些沉重的问题全部丢弃了脑后,他的心思全部沉浸在了一些孩童才会有的问题中。

    接下来的两天,林齐加入了新年宴会的筹办中。金币、银币潮水一样从库房中流出,各色美酒佳肴在库房中堆积如山,各种马戏团、吟游诗人、流浪画家等等,凡是能够为龙山帝国的新年宴会增添光彩的稀奇古怪的人物,都在高额薪酬的吸引下向龙山帝都聚集。

    林齐和云、青黎公主、极乐天,加上一个懵懂不知世务的艾茉,几个人换上了最普通的平民服饰,在大街小巷里嘻嘻哈哈的出没。他们犹如真正的平民一样,购买那些来自各个大陆的稀奇古怪的商品,其中甚至还包括了来自东方大陆青黎国的海鱼口味的香肠!

    当青黎公主看到那些打着青黎国海关铭印的香肠时,她笑得差点喘不过起来。这要多么奇葩的商人,才会万里迢迢的从东方大陆,从她的封地上贩卖香肠来西方大陆?而且还是海鱼口味这么古怪的,只有青黎国的渔民才会欣赏的特殊口味的香肠!

    很显然,做出了这种奇葩事情的海商已经陷入了破产的边缘,当林齐他们碰到这个倒霉蛋的时候,他正坐在租用的店铺门前嚎啕大哭。很明显,这是一个东方人,而且是来自青黎国的,青黎公主的属民。所以林齐很慷慨的用相当于正常猪肉香肠五十倍的价钱,购买了这里所有的海鱼口味的香肠。

    但是扣除了天文数字一般的运费,这个海商返回青黎国后,最多有一点小赚头,想要发财是不可能的了。

    这样的小插曲让林齐一行人笑得流出了眼泪。林齐不时用古怪的目光看向青黎公主,他真没想到,在青黎公主的封地上,居然还有‘淳朴’如斯的子民。遥远的东方大陆,你不运一些起码有着两百倍收益以上的高档瓷器、极品茶叶和顶级的丝绸,你怎么可能赚钱呢?

    海鱼肉制成的香肠!林齐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站在大街上放声大笑。

    几个雪团就在放声大笑的林齐身上炸开,一群小孩子嬉笑打闹着从街头狂奔了过去。然后被雪团突然袭击打得一愣神的林齐,突然看到几个狂奔的小孩子脚下一滑,嘶声惨叫着一路溜到了路边的明沟里。衣衫被积雪和污水弄得湿透的倒霉蛋哭天喊地的从明沟里爬了出来,一路哭哭啼啼的向家里行去。

    “嘿,嘿嘿,嘿嘿嘿!”林齐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几个狼狈逃窜的倒霉蛋,他突然想起了他小时候被他丢进路边阴沟里的‘童年好友们’!当然,那些‘童年好友’不会承认林齐自认的这个身份,但是那样‘温馨’的往事,却让林齐心头升起了少有的甜蜜。

    曾经‘友爱’、‘青涩’、‘无瑕’、‘纯洁’的少年时代啊!林齐甚至记起了第一个被他抢了钱包的贵族少女。唔,那个胖得和一头猪没什么两样的小丫头,她是叫做玛丽还是麻杆来着?

    抚摸着长出了一层胡须渣子的下巴,林齐‘呵呵呵’的傻笑了起来。好吧,不管她是叫做玛丽还是麻杆,但是她的哥哥一定叫做大卫,当然,也可能叫做蒂姆?反正,林齐打破了他的鼻子,搜走了他身上的最后一个铜子儿,然后将他丢进了阴沟里。

    “会是一场很热闹的宴会!”林齐看向正流水一样向皇宫行去的形形色色的人等,突然咧嘴笑了起来:“非常热闹的宫廷宴会!嗯,黑虎家族有很多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我真希望当年的那些老邻居,能够来到我的宫廷宴会上啊!”

    耸耸肩膀,林齐凑到云的耳朵边低声的笑了几句。于是云也抚摸着小肚皮大笑了起来。

    林齐说起了当年在黑虎家族的宴会上,自己‘一不小心’将某位骄傲的千金小姐,将她巨大的裙摆放进了壁炉里,然后让那位骄傲的目中无人的小姐拖着燃烧的裙裾穿过整个大堂,带着鬼哭狼嚎一头跳进冬天的喷泉里的美妙场景!

    噢嚯,在大陆北方海域的敦尔刻,大冬天的跳进水池子里,那绝对是一个愚蠢的主意——因为那喷泉连底子都冻住了,那位倒霉的千金小姐生生撞晕了过去。

    就在林齐和云他们站在大街中心,宛如疯子一样大声欢笑的时候,路边一家豪华酒店顶楼的包房内,林飞骞正透过落地玻璃窗,目光森冷的看着林齐一行人。“笑吧,笑吧,趁着你们还笑得出来!笑吧,笑吧!林齐,你很得意,当然,你应该得意!雷神之锤啊!雷神之锤!”

    林不乐和林乐乐站在林飞骞的身后,她们同样目光森冷的看着林齐。

    一名身材高大健壮,面容俊朗的光头青年穿着一套高卢帝国的军常服,双手杵着一柄高卢帝国陆军高级军官才能使用的礼仪剑,笑容灿烂的站在了林飞骞的身边。

    “父亲大人,这就是林齐。。。堂弟?他身边的几个女人都不错,等我干掉了他,这些女人都是我的。”

    林飞骞回过头看了光头青年一眼,他缓缓的点了点头:“干掉林齐,整个龙山帝国都是你的,何况是他的女人?只不过,那几个东方血统的女人你可以碰,那个明显是西方血脉的银发少女,你不能碰!”

    光头青年歪着脑袋沉默了一阵,然后他得意的笑了一声:“碰一次,然后杀了就是。”

    林乐乐在一旁放声大笑,只有林不乐目光阴冷的向自己的兄长望了一眼。

    她讨厌这个被林飞骞藏得死死的,不为外人知的兄长,她真心实意的非常非常的讨厌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