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抽丝剥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连续三天,林齐都很苦闷的在题海中挣扎。

    似乎是要对林齐前些日子的学习成绩做一次总的考察,青老人和云出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题目来考他。青老人的题目倒也罢了,倒是中规中矩的透着一股子大家风范,只要循着正道去做就没有太大问题。

    但是云出的那些考题却让林齐差点吐血。

    诸如说让林齐写一首怀念爱人的十四行诗啊,怀念友人的散文啊,感慨青春不再的长诗啊,或者干脆要他胡编乱造一首骑士和贵妇人的叙事体长诗之类。又或者让林齐将一块石头雕成某件物品啊,用数十种不同的字体诸如说花体字、正体字、印刷体字等等抄录各族向神灵的祷词咒语啊。

    刁钻古怪的试题让林齐眼前金星乱闪,好几次都差点精神崩溃。

    但是说来也奇怪,有云在这里胡乱掺和,云的那些题目他是没做出来多少,但是青老人的那些试题他却轻轻松松的完成了,而且青老人在讲解试题的时候,旁征博引的那些典故他也记得清清楚楚。

    林齐总感觉云就是一个榨汁机,他在拼命的榨取林齐的最后一份潜力,然后将这份潜力转化为学习的能力。而青老人很欣然云能够配合他对林齐进行填鸭式教学,他对云的胡闹就完全当做不知道。

    三天地狱般的磨练终于熬了过去,林齐好容易完成了这些匪夷所思的试题。

    在青老人最后认可林齐通过了考试的时候,林齐不由得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突然觉得自己不管是在心性上还是境界上都提升了一大截,能够从青老人和云这两个智商和学识超脱凡人的变态家伙手上挣扎着完成一个阶段的学习,林齐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这样的磨练都压不垮自己,以后还有什么好畏惧的呢?

    明亮的灯光下,青老人欣然看着林齐用华美中透着一股子贵气的笔迹书写的试卷,不由得‘呵呵,大笑了起来。他眯着眼看了看林齐,突然重重的拍了一下hòuhòu的试卷。

    “林齐,学了这么多东西,都只是我们填鸭子一样强塞给你的。但是,这些东西实际上都是很有用的。”青老人似笑非笑的带着一丝诡异的讥消看着林齐:“不如,我们在你身上印证一下?”

    四仰八叉躺在地上伸懒腰的林齐惊讶的直起了身体,他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印证?”

    青老人眯着眼看了一眼云,然后悠悠笑道:“比如说,你为什么来到这里?”

    林齐皱起了眉头,然后他无奈的摊开了双手:“被我父亲收养的那个忘恩负义的混蛋给害了!”

    青老人伸出右手食指,慢慢的向林齐摇了摇。他‘啧啧,有声的笑道:“我教了你这么多东西,虽然很粗浅,但是也足够了。我们就从教会和大陆各国的关系,以及教会内部各大神殿的纠纷,加上你父亲的养子在其中的地位以及他的靠山在神殿内的特殊身冇份来分析一下吧!”

    云的兴致上来了,他掏出了纸和笔,笑吟吟的看着林齐:“来吧,林齐,把你被关进这里的前因后果说一遍!其实我一直觉得,你被关进这里,背后可不止一股力量在努力呢!”

    林齐诧异的看了云一眼,他闭着眼睛琢磨了一阵,他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就是亚瑟勾结了教会,在惩戒神殿内得到了强大的支持,所以他才将林齐坑进了黑渊神狱。难道不是这样的么?亚瑟那个家伙,拥有了一个变态的名义上的儿子,那个叫做格尔达斯的家伙可以算是惩戒神殿祖宗辈的人物,惩戒神殿想要整治自己,实在是太轻松了。

    沉默了许久,林齐慢吞吞的开始讲述他被关押进黑渊神狱的删节版。

    “你们知道的,我在第五大学,嗯,我是一位秘药大师科查大师的服务生。然后,他突然离开了大师塔!”

    “你说谎!”云笑呵呵的看着林齐:“你说话的时候,眼珠在向你的右上方看,你的瞳孔也有缩小,你的手部动作很拘束,所以你在说谎!那个科查大师,他离开了大师塔?”

    青老人笑呵呵的拍了拍林齐的肩膀:“说实话吧,小家伙,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嗯?我们都被关进了黑渊神狱,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无奈的摊开双手,林齐看向了青老人:“说实话?”

    云跳了起来,他手舞足蹈的笑道:“当然要说实话,我喜欢听故事!当然,虚假的不算!”

    林齐咬咬牙,他眯着眼寻思了一阵,他感受了一下体冇内三海散发出的澎湃气息,毅然点了点头:“那么,好吧,那个该死的科查大师本名叫做戈阂刹,他是众神之启阿尔金大师一脉的传人。他没有离开大师塔,而是。。。药剂反噬,他完蛋了!我活下来了!”

    林齐一五一十的将科查大师和他的那点事情说了出来,但是他有意隐瞒了他为什么活下来而科查大师死掉了的真正原因。两道神性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林齐可不想将这事情说给别人听一可是他却不知道,他的那点子底细,已经彻底被青老人和云掏了个干干净净。

    林齐絮絮叨叨的将自己入狱前后的事情全说了一遍,包括他和阿山隐士会的首领默先生的会面都说了出来。

    云飞快的在纸上书写着,在这件事情内的所有势力、所有人的名字都被他记载了纸上。

    青老人搓了搓双手,他笑呵呵的看着林齐点头道:“那么,我们现在就来分析一下!”

    轻轻的在惩戒神殿和教会之间划了一道线,青老人淡然道:“这次事情里面,惩戒神殿和其他神殿处于对立面。很简单的道理,那个格尔达斯,是破军之王转世重生之人,他用个人的意志调动惩戒神殿的力量针对你这个小小、的大学城的学生,却让圣路易十三世利用了!”

    “高卢帝国或许为了经济利益,或许为了政治利益,或许他是真的有心利用教会的军队锻炼帝**。不管他因为什么理由以你为借口挑起了和教会的冲突,他成功了,他让大陆上所有国家都和他站在了一起!”

    “惩戒神殿的私自行动,让整个教会损失了巨大的经济利益!所以惩戒神殿在这件事情上被教会孤立!”

    “格尔达斯的存在,更是不能为其他神殿知晓!惩戒神殿也许会通过格尔达斯夺取教会的大权?这是他们的谋划”而这个谋划同样不能容于其他神殿。所以律会警告你,不许你说出格尔达斯的存在,所以格尔达斯不可能暴露身冇份,不可能不惜一切的动用他的所有力量置你于死地!”

    “因为以上的原因,当寇恩提出神恩令可以用金币洗清罪行的时候,你已经无罪!惩戒神殿根本不可能将你定罪,你原本不需要来到这里!”

    林齐眯着眼看着青老人:“但是,阿尔法圣堂大主教带着这么多证人到来,他让我无可辩驳。”

    青老人轻轻一笑,然后摇了摇头。

    “所以,在高卢帝国内部,有人希望你死,或者希望你永远闭上你的嘴,让你再也无法说出一些东西!但是这个人是谁呢?不可能是你们的皇帝,因为你父亲救过他的命,圣路易十三世这个人算不上什么英明圣主,但是在大陆当今的皇帝当中,也是顶尖的人物,他最少不会做忘恩负义的事情!”

    林齐死死的盯着青老人:“那么,是谁?”

    青老人轻轻一笑,他拍了拍手,淡然道:“那么,谁能动用法务部的人将你铁拳兄弟会的人在短时间内一一抓捕?谁能让葛朗姆出卖你?谁能让格朗不惜身败名裂来指证你?又是谁给阿尔法提供了可以鉴别你身上血液中蕴藏了众神之启药力的特殊药水?”

    “这。。。”林齐死死的握紧了拳头,一个人影在他面前骤然清晰了起来。

    “教会不可能制造鉴定众神之启药剂的药水,教会内部,不可能容忍众神之启的任何知识流传在外,就算是他们的教宗,也不敢保留相关的任何资料。那一瓶药剂,只可能是外人提供给了阿尔法。”

    “也是提供药剂的人,将一套众神之启学徒法袍塞进了你宿舍的暗柜中。但是据我所知,众神之启的法袍制作工艺极其繁复,除非是众神之启的核心高层,否则他们不可能随手拿出一套学徒法袍来。”

    “而调动帝国法务部的人擒拿你的属下,威逼他们指证你:擒拿葛朗姆,让葛朗姆不顾三年的兄弟之情出卖你;威逼格朗,让他宁可身败名裂也要指证你。。

    。这是一个在高卢帝国极其有权势的人才能做到这种事情。”

    林齐死死的看着青老人,他咬牙道:“但是,这是为什么?”

    青老人看着林齐,他幽幽叹息道:“这是你自己的错!你毁尸灭迹,让科查大师彻底消失。那么,你就让他彻底消失好了,你根本不需要多此一举为了洗清嫌疑将他炼制的药剂送去后勤处。”

    冷眼看着目瞪口呆的林齐,青老人冷声道:“科查大师以前缴纳的药剂,都是用普通手法炼制,和众神之启的手段迥异。这一点、瞒得过别人,难道还瞒得过同样出身众神之启的。。。默先生么?”

    “他,他,他!”林齐愤怒的咆哮了一声。

    “他认为科查大师发现了他的存在,而你这个倒霉蛋,就是科查大师派遣专门试探他的人!所以默先生迫不及待的下手对付你,就是想要给他心中认定的威胁科查大师一个信号,一个警告!”

    林齐干涩的看着青老人:“所以我就被丢来了这里!”

    青老人正要说话,突然有无数尖锐的叫声远远的传来,然后响起了低沉的号角声,有人正在向狩猎队的城池攻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