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林齐的大胆行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黑渊内特产一种极其稀少的铁线黑蛇草,这种草细如发丝却比钢丝还要坚韧几倍,而且无论烈火、酸液还是其他什么手段,都极难破坏它。所以狩猎队就收集了大量的铁线黑蛇草制成了大量的猎网和绳索。

    如今解除了魔化的阿尔达就被这种用铁线黑蛇草制成的,拇指粗细的绳索捆得和粽子一样,狼狈的趴在了肥熊石楼的地板上。狩猎队的一群头目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他,阿尔达畏畏缩缩的看着众人,就连哼哼都不敢哼哼一声。

    作为月魔和人类的混血儿,十八岁的阿尔达确切的算起来只能算是一个孩子,他的心性和没有成熟,面对林齐这一群凶神恶煞,他脑子里正在本能的幻想自己被切片烤肉的残酷场景,他哪里还敢多哼哼一声?

    石楼外的平地上,阿尔达带来的三百名恶魔一族的战士哭丧着脸坐在地上,四周只有三五个狩猎队的战士盯着他们口就在刚刚,在阿尔达的命令下,这些恶魔战士被迫服下了钩吻腐心丹,同样被林齐用铃铛催发的声音狠狠的教训了一阵。

    现在他们比什么人都乖,他们乖乖的坐在地上,静静的等待着自己未知的命运。

    这三百名战士集中了整个混乱洞窟所有的精锐,其中有天位战士四十人,天位法师二十五人,天位级魔武双修的存在五十二人,其他的全部都是地位高阶的实力,而且大部分都是兼修魔武的强者。毕竟是恶魔一族,这些人的天分和资质比人类强出了太多。就算是普通的地位高阶,他们也能在人类天位下阶战士的攻击下勉强维持不败。

    如今这三百人全部都成了林齐的属下,林齐的实力再次暴涨了一大截!

    青老人站在广场边缘,低声的告诫着云:“这就是所谓的一将无能累死三军,这三百名战士突袭狩猎队,有七成以上的把握将狩猎队的高层全部斩杀,将狩猎队的所有战士和家属全部俘虏。但是就因为阿尔达这个蠢货作为领军之人,他居然傻乎乎的和林齐这个怪胎近身肉搏!”

    摇了摇头,青老人讥嘲的笑道:“记得我给你分析过的大陆历史上几个大帝国的覆灭经过,那时候那几个大帝国的军队面临的都是普通的奴隶起义军,正规军和奴隶军的战力差距极大,可是百万人规模的正规军就是被那些贵族将领活活送入了陷阱,最终导致了帝国的覆灭。”

    轻轻的拍打着云的脑袋:“一个家族也是这样,如果领导人犯错,那么会给家族带来最大的灾难。”

    云看着青老人,轻轻的一笑:“那么,我们家族。。。爷爷还是很睿智的吧?”

    青老人眯起了眼睛:“家主是很睿智,但是家族的隐患不在家主身上而是在。。。

    云眯起了眼睛,用力的叹了一口气:“是那几位叔祖么?他们的力量只占了家族实力的二成不到他们应该没有影响家族大局的实力。

    青老人揉动着云的短发,低声咕哝道:“古老的东方有一句谚语,那是在毁灭历之前就流传下来的谚语一一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家族有两成的力量不受家圭掌控,而是掌握在一群愚蠢、自高自大、自以为是却又野心勃勃的蠢货手中,这何止是蚁穴呢?简直是就是在大堤上开了一条沟渠啊!”

    云沉默了许久,然后他无奈的摊开了手:“我们在黑渊神狱家族的事情暂时和我们无关呢。”

    青老人点了点头,他眯着眼看着三百名垂头丧气坐在地上的恶魔战士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我身上还有点金币,看样子要趁着林齐还没有变得太聪明的时候,和他签订一份长期的雇佣合同了。签个一百年的雇佣合同吧,就他如今手下的这股力量,就值得一份长期的投资。”

    云眯了眯眼睛,然后很得意的笑了起来。青老人也很抿了抿嘴,很奸猾的笑着。

    一老一少笑得很灿烂,就好像两只刚刚吃饱了小母鸡的狐狸。

    正在笑的时候,林齐突然从石楼中走了出来,肥熊等人面色犹豫的跟在林齐身后。青老人皱起了眉头,大声问道:“林齐,你要去哪里?”

    林齐笑着向青老人挥了挥手:“我拿着阿尔达的信物,去见阿尔达的父亲。他的父亲居然是一个圣士级的法师,而且我对他父亲的处境很感兴趣。所以,我想去看看,顺便勒索他一笔,让他把自己的独生儿子赎回去。”

    青老人和云的眼珠同时向外跳了一下,无比惊骇的看向了林齐。

    过了许久,青老人才发出了一声怪叫:“臭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个小白脸的父亲是一个圣士?混蛋,你知道圣士有多强么?和那些圣士比起来,那些在黑渊市集荀延残喘的所谓圣境,就是一群待宰的肥猪!你去向一个圣士敲诈勒索?”

    云也震惊的看着林齐,这家伙也太无知而无畏了吧?圣境分三级,圣徒、圣士、圣师,当然这里的圣徒和教会所谓的‘圣徒,可不是一码事,圣境的圣徒指的是实力上的划分,而教会的圣徒是身份的象征。

    圣境三级,低阶的圣徒是刚刚踏入圣境,他们的寿命得到了极大的延长,但是他们的个人战力,大概也就比巅峰级的天位大骑士强了一筹,天位巅峰的大骑士还是有可能从圣境的手下逃生的。所谓圣徒,那就是说他们只是圣境的门徒,刚刚入门的水准,所以实力还没到非人的地步。

    但是到了圣士这个层次,所谓圣士,那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圣境强者。如果说要十个同阶的圣徒才能围杀一个同等实力的圣徒的话,一个圣士就能轻松的碾压十名圣徒!

    圣士和圣徒的实力差距,就是天位巅峰的大能和普通人位战士的对比,举手投足可以轻松抹杀。

    所以在黑渊神狱,圣徒级的存在包括青老人,所有人都被胡乱丢在黑渊里自生自灭。而那些真正强大的圣士,就被关押在了专门的神牢中不让他们自由的行走。其实那些神牢才是真正的黑渊神狱,黑渊市集和其他的那些混乱洞窟、血腥迷宫之类的地方,只是附属产品罢了。

    林齐居然不知道天高地hòu的要去敲诈勒索一个圣士?青老人和云的脸色都变得无比的诡秘。

    “你一定是疯了或者傻了!”青老人很是恼怒的看着林齐。

    林齐无所谓的掏出了一块弯月彤的黑色玉、牌晃了晃:“没关系,阿尔达的父亲只有他这唯一的血脉,而且他父亲非常的宠爱他,我想风险不会很大。”

    林齐的目光闪烁,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阿尔达是不能杀的,否则他未来就会面临一个圣士的报复。当然喽,按照阿尔达的说法,他父亲是无法离开神牢的,但是谁知道他父亲会否有别的稀奇古怪的手段来计算林齐呢?所以阿尔达的这件事情,是一定要处理好的,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后患。

    然后么,林齐是真的想要从阿尔达的父亲手上得到一点好处。

    一个圣士,林齐不知道圣士到底有多强,但是可想而知,这种生存了起码千年以上的老怪物,他们拥有极其丰hòu的身家。任何一点好处,都会极大的增强林齐的力量。

    自从青老人和云为林齐分析出了他被打入黑渊的真正原因后,林齐已经无法容忍身为一个弱者,身为一个随时可能被人随意欺凌的弱者。他想要变强,最终站在众生之上,自由的主宰自己的命运。

    龙城在林齐心里埋下了一颗野心的种子,而默先生和亚瑟就好像辛勤的园丁,他们为这颗种子浇水、施肥,终于在今天让林齐心中的野心萌发了幼芽,然后迅速的生长。

    为了力量,林齐可以冒一点风险。只要阿尔达在他手中,林齐不惜冒一点风险。

    青老人看着林齐,他从林齐平静如水的目光中看出了什么。沉默了一阵,青老人缓缓点、头:“那么,注意安全。你这个学生还不错,可不要死在了哪里!”

    林齐笑了笑,他一把拉过了虎蝶,狠狠的将她向前推搡了一把:“虎蝶小姐,带路吧。你可千万不要动什么稀奇古怪的念头,看看我的铃铛,刚刚你领教过这铃铛的滋味,不是么?”

    面色惨白的虎蝶恐惧的看了林齐一眼,低下头无声的向城门的方向走去。

    肥熊看了看林齐和虎蝶的背影,他摇了摇头,然后招呼了一声,亲自带着数百名属下跟上了林齐。

    “喂,林齐,让自己兄弟一个人去冒险,我肥熊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我陪你一起过去,混乱洞窟可不是什么太平的地方。有好处我们一起分,但是有危险,我们也是一起扛,这才叫兄弟嘛!”

    肥熊摇摇摆摆的跟在了林齐身边,身后跟上了数百名彪悍的战士。

    青老人轻轻的点了点头:“云,你看,这群人蠢是蠢了点,但是他们忠诚、热血、义气,如果能离开这里,这些人会是林齐最大的助力。我只是希望,林齐能成为你最大的助力。”

    云眯起了眼睛:“我,可能么?”

    青老人沉默了一阵,轻轻的笑了。

    “为什么不可能呢?你是我的学生啊,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