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伽兀的门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雪很安静的从空中坠下。小孩子只掌大小的雪片轻默飘的洒了下来,抬头看去,整个天空都是白蒙蒙的。黑渊神狱入口处的火山口喷出一道肉眼依稀可见的热浪,靠近火山口的雪都被融化,但是大部分山体还是被这些安静却坚定的雪片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白。

    半山腰的平台上,传送阵亮起,近万名身披重甲的狂信徒骤然紧了紧手上的兵器。

    数千名惩戒牧师脚踏魔能飞轮悬浮在半空中,他们死死的盯着光芒闪烁的传送法阵,双手合在袖子里,庞大的神力在他们的掌心凝聚。只要稍有异动,数千人联手发出的攻击,加上配套的魔法阵的增幅,这股力量足以让一名强大的圣境存在当场陨落。

    巨大的传送法阵逐渐黯淡了下去,数十名身披紫金色甲胄的惩戒骑士从法阵中走了出来。一名身后破着血色破风的狂信徒迎了上去,双方凑在一起嘀咕了几句,然后从法阵中走出的惩戒骑士站在了法阵边,他们也紧紧的握住了兵器,脸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丝紧张。

    流光溢彩再次从魔法阵中涌出,伴随着低沉的魔力呼啸声,数百条人影逐渐从法阵中出现。

    空中的惩戒牧师们同时降低了魔能飞轮的高度,他们手心中积蓄的神力骤然剧烈的波动起来。强大的神力威压让整个山体表面的积雪同时崩碎,无数残破的雪粉纷纷扬扬的飞了起来,远远的喷出了数十里外。这一瞬间就好像整个大山爆炸了一般,白色的雪粉覆盖了整个天地。

    从魔法阵中走出来的,是将近三百名脖子、手腕、脚腕和腰部都被粗大的锁链死死扣住的黑衣人。他们当中有男有女,大部分年纪都不小了,所有人都目露邪光,带着怪异的笑看着如临大敌的神职人员们。

    走在最前面的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更是翻了翻猩红的嘴唇“桀桀’怪笑起来。

    ,“喂,你们出动隐修团的那群老神棍抓捕我们的时候不是很嚣张嘛!现在这么紧张做什么?嘿嘿’这里就是赫赫有名的黑渊神狱?我们真是闻名已久了!。”

    大群狂信徒涌了上去,他们三五人佝候一个死死的抓住了这些黑衣人的身体。一些黑衣人用最恶毒的、最亵渎神灵的言辞问候着这些狂信徒,他们奋力的挣扎着,但是他们身上的锁链发出刺目的神光,他们的根本无法提起半点儿力气,只能任凭这些狂信徒将他们死死的控制住。

    无法动用武力,就只能动用舌头。一时间各和诅咒之词犹如洪水一样泛滥,从教会供奉的诸神,一直到这些狂信徒的家人,各和‘美妙’的问候让那些狂信徒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在场地位最离的狂信徒低沉的问道:“哪里弄来的这些异端?他们不该送来这里,他们应该被直接送上火刑架!该死的听他们的亵渎之词,这些言辞哪怕只是听听那也是一和罪!”

    从法阵中走出,胸甲上雕刻了巨蟹花纹的惩戒骑士苦恼的摇了摇头:“他们是二十八个’信奉邪神的教派首脑,这些教派被我们追杀了数百年但是一直徒劳无功。这次他们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在阿比斯山脉的秘密据点聚会,似乎是想要复活某位邪灵,三位教宗联名下令出动了隐修团的长老才将他们活捉。,’

    压低了声音,巨蟹骑士低声岵哝道:“这是三位教宗亲自吩咐的这些人只能关押起来,不能杀。他们能够在西方大陆潜伏数百年,证明他们的势力不小,甚至可能有某些帝国或者王国的高层在掩护他们。只要他们有一个’人开口。。。”

    狂信徒首领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意:“应该发动战争,将那些堕落的贵族全部清洗,让神的光辉笼罩世间!那些贵族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就是因为他们的**和罪孽,才让这些异端拥有繁衍的土壤,我们应该发动宗教战争,清洗这个罪孽的世界!”

    巨蟹骑士没吭声,还发动宗教战争?三年前高卢帝国纠结大陆各国联手给了教会一个’好看,这几年教会的收入大幅度下降,如果不是教会的底子足够厚实,搞不好现在都要开始削减各大神殿的经费了。发动宗教战争?战争是要花钱的,没钱你打什么?

    当然这和话不能和这些狂信徒说,巨蟹骑士可不想自己被扣上对神的信仰不够虔诚的罪名。这些狂信徒可以依靠偏执狂一样的信仰去冲锋陷阵,但是惩戒骑士们可是要穿衣吃饭外带养家糊口的!

    将近三百名黑衣人被推搡进了火山里,这就等是完成了交接,数十名身披紫金色甲胄的惩戒骑十叉通过传送法阵返回,而那此狂信徒则是回到了神狱内,继续自己的镇守职责。

    二十八个信奉邪神的小教派的教宗和长老们被登记入册,被仔细的检查过他们的随身物品,没发现他们有携带什么太离谱的事物后,他们就和当年的林齐一样,被直接丢进了黑渊的最下一层。

    信奉邪神,而且还妄图复活远古的邪灵,这些罪责在教会看来是不可饶恕的重罪。加上这些小教派的教宗和长老实力都还不弱,基本上都是地位高阶或者天位的修为’丢进黑渊最深处,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

    如果有人熬不住黑渊最下一层的绝望,如果他们有人向教会屈服,那自然是一件好事。只要他们愿意交代自己的教派在大陆上的据点分布,将他们历年来积攒的积蓄献给教会,顺便咬出几个教会看不顺眼的大贵族将他们彻底的清洗掉,他们的罪愆还是可以得到饶恕的嘛!

    在不断喷出冷热混杂狂风的洞**,这些大大小小的教宗、长老纷纷被解下了身上的锁链丢了下去。

    狂风卷着他们的身体,让他们犹如羽毛一样缓缓下降,不多时他们纷纷落进了正在沸腾的池水中。

    可怜玄蓝被林齐勾搭走了,如今正在狩猎队的驻地里吃得满口是油,这些教宗、长老被沸腾的水烫得惨嚎连连,忙不迭的施展法术腾空飞起。可是他们还不清楚这里的禁制是何等厉害,一些人则则飞起百米高,就一头栽了下来,大头朝下的栽进了滚烫的水池中。

    惨嚎声不断响起,这些倒霉蛋折腾了许久,好容易才相互搀扶着从这个可怕的池塘中逃生。

    好歹他们都有着强大的修为,虽然这里无法飞腾,但是用法力保护自己的身体还是可以的。饶是如此,依旧有一小半人措手不及被烫得焦头烂额,还有几个运气最差的家伙,干脆就被烧坏了眼睛。

    这些在外面也是威风凛凛的教宗、长老们狼狈的爬到了岸上,一边疗伤,一边愤怒的诅咒起那些心狠手辣的狂信徒。就算是异端,就算是囚犯,你既然没有将他们送上火刑架,那么就要好好的对待他们,哪里有这样将人丢下来就不管的?

    一行人正在这里折腾,轻柔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骑在一头半人马背上的噔哩嘎哩得意的挥动着一柄尖刀,嘿嘿怪笑着从黑暗中行了出来。

    ,“哎哟,肥羊呀!恐怖的主人这些天正在努力的刮地皮呢,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尖刀轻轻一挥,嘎哩嘎哩淡淡的下令道:“把他们扒光喽,一个铜子儿都不要放过!注意了,主人吩咐过,着重检查他们的脚趾头、下身和头发里是不是隐藏了空间戒指’嘿,估计这些家伙也没什么高级货,就不用打碎他们的骨头来检查了!”

    数百恶魔从黑暗中行了出来,一个个目光不善的向这些浑身还在冒白气的黑衣人不断逼近。

    年纪最大的黑衣老人震怒的看着这些恶魔,他举起法杖就准备动手,但是他身边的另外几个人很快阻止了他的冲动这些恶魔个个都有着天位的实力,数百恶魔联手’足以彻底压制他们。

    而且黑暗中还有人影闪烁,有星星点点的寒光一闪而过。如果没弄错的话,那是弩箭的箭矢在发光。

    更要命的是,这里是黑渊神狱,他们的法力和精神念力都受到了压制,他们的魔法威力被削弱了大半,可是这些用肌肉疙瘩战斗的战士可没有受到任何的削弱。

    几方面综合起来,反抗嘎哩障哩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他们这些教宗啊、长老啊,会被这些恶魔连骨头都嚼碎。

    明智的看清了眼下的情势,黑衣人们任凭恶魔凑到了自己身边,将他们身上的空间戒指和其他的财富席卷一空。有几个黑衣人的内衣是用珍贵的魔殊丝制成的,这些恶魔就把他们的内衣也都扒了下来。

    吗哩哗哩看了一眼这些黑衣人,挥了一下手:“带他们去见主人,让他们也吃下那和可怕的药剂。啧啧,他们看起来都会是好的奴隶,以他们的实力,都会是很好的奴隶!。”

    一个小时后,愤怒的伽兀冲到了林齐的面前放声咆哮。

    “林齐,则则到来的那些新的囚犯,他们都是我的门徒,按照我的命令在今天赶来为我们送材料的!”

    “你怎么能让他们服下那和该死的药剂?”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