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万事俱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酒桶,林齐收服的矮人王。他的本名可以算的上是一篇长篇小说,林齐干脆就以他的体格形象,称呼他为酒桶。在玄蓝这个纯血的冰霜巨人面前,酒桶不堪一击。但是翼风这些人在酒桶面前,同样是风吹就倒的小可怜。

    只是挥动着那柄烈焰缠绕的大锤子乱砸了七八下,翼风耗费了好几年的功夫辛辛苦苦搜罗的万多个喽啰就乖乖的放下了兵器跪地投降。翼风等人一个都没逃掉,全部被生擒活捉。

    在林齐的授意下,翼风以下一万多人都被关押在了一个巨大的洞穴中。

    他每天进进出出的,也不知道他对翼风他们做了什么。反正看守这个洞穴的都是被林齐控制了灵魂的忠诚属下,外人无法进入一步,谁也不知道林齐到底做了一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反正每天都能从那个洞穴中传来几声凄厉的惨嚎,那声音悲惨到了骨子里,所有人都知道翼风他们没吃到什么好果子就是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继翼风之后,龙人固玉也被林齐派人一网打尽。

    固玉是个怪胎,是个异类。在扎里和翼风绞尽脑汁壮大自己势力的时候,他死守着自己的那一千人常备军丝毫没有发展壮大的意思。他每天都在很努力的熬炼自己的身体,每天都在辛辛苦苦的修炼。他是一个一根筋的人,只要自己的属下能吃饱喝足不给他找麻烦,他就懒得搭理外面的事情。

    当林齐用压倒性的优势兵力包围了固玉的驻地后,这个龙人干净利落的投降了林齐,唯一的条件就是林齐帮助他不断的提升力量。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战斗狂,林齐很乐意接受他的条件。

    因为林齐融合了龙力精气的缘故,有着一丝薄弱巨龙血脉的固玉对林齐很有亲近的心思,所以他干脆的献出了自己的灵魂,成为了林齐麾下的大将之一。他的一千名属下也都被林齐彻底控制,成为了林齐忠心不二的打手。

    从此林齐在实际上控制了整个黑渊神狱,利用灵魂咒法和钩吻腐心,林齐掌控了黑渊神狱几乎所有的高端力量。那些中下层面的囚犯不知道这个’事情,但是他们也隐约察觉,似乎黑渊神狱越来越有条理了,越来越规矩了,再也不见那些吹鼻子瞪眼在市集上横行霸道的凶人。

    就这样很太平的,时间如水流逝。

    每三个月,林齐都会带着一批魔法宝石、魔法水晶和稀奇古怪的矿石、乱七八糟的药草之类,去玄蓝驻守的水池边和狂信徒的首领交易。经过两次交易后,林齐也知道那个狂信徒的首领是惩戒神殿狂信军团的一位师团长,麾下有一万名强悍的狂信徒。

    这位名叫哈森的狂信徒师团长专责镇守黑渊神狱最低一层,林齐被关押进黑渊神狱时,在外面看到的那座巨大的战堡,就是由哈森和另外三名师团长轮值监守。

    几次的交易让哈森得到了极大的利益,哈森对林齐的态度也越来越好,最后一次林齐给他送去了两块珍稀的极品冥瞳石的时候,哈森甚至丢给了林齐一套上好的符文甲胄和一柄上好的符文宝剑。

    很显然,哈森已经将林齐当做了稳固的财源,所以他很在意林齐的安全,故而给了他这么一套保命的装备。

    而每次林齐和哈森交易这些宝石、矿石的时候,他也顺便给哈森提点几句黑渊神狱的情况。当然喽,在林齐嘴里,黑渊神狱那叫做一个’风平浪静、国泰民安,所有囚犯都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这里完全就是一片世外净土。

    就在林齐的敷衍中,还有三天就是日食之日。

    青老人和伽兀对镇压神阵的推算已经完成,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完成,林齐麾下所有的人都已经准备妥当,只等日食到来,镇压神阵的力量被削弱到极点的时候,虚空传送崩解阵就将开启。

    一旦神阵被破坏,第五深渊世界的某处封印就将动摇,伽兀的父亲就能脱困而出。

    顺理成章的,林齐等人就能通过大阵打开的通道前往第五深渊世界,从那里回到地面。

    只有三天,就是脱困之日!

    饶是林齐这些年已经历练了出来,他的心跳依旧比平日加快了许多。他一次次的深呼吸着,强行让自己的心境变得平静平和。站在狩猎队的城头上,林齐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

    一定能成功,只要成功了,就能重见红日白云,重见青山绿水,重新见到自己的亲朋故友,重见自己的敌人和仇人。有恩的报恩,有仇的报仇,快意恩仇,酣畅淋漓!

    握紧拳头,林齐一拳将面前的城墙垛儿打得粉碎。石块粉碎发出‘当啷’巨响,吓得附近的护卫骤然跳了起来。他们纷纷看向了这边,看到林齐身前正在飘散的石粉,他们顿时恭敬的低下了头。

    大梃长高了半寸,比林齐第一次见的时候稍微长开了一点的云悄步走上城墙,来到了林齐身边。他歪着头看着林齐,眯着眼看了林齐很久,这才低声问道:“如果我们能顺利的出去,你想要做什么?。”

    ,“呃!。”林齐沉默了一阵,抓住了云的脑袋,狠狠的揉了揉他零碎的短发:“先找个地方大吃大喝一顿,多少年没见到油水了?然后么,好好的洗个澡,在天鹅绒的床榻上大睡三天三夜。最后么,送你和青老人回你们家。。”

    用力拍打着云的脑袋,林齐低声怪笑道:“你和青老人老的老,小的小,青老人如今身体都快崩溃了,一点力量都没有了,没有我护送,你们怎么能回家呢?”

    云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狠狠的给了林齐的大手一巴掌:“不要乱拍脑袋,会拍蠢的!”

    林齐‘咯咯’笑了起来,他的大手正好将云的小脑袋整个包在手掌中,他用力的揉槎着他的脑袋,怪声笑道:“没事,你聪明得都有点妖孽了,蠢一点更好。哎,我认识你都快五年了,怎么你就长了这么点个头?没见你长个头嘛!”

    云白了林齐一眼,慢悠悠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瓷瓶,倒出了一颗紫绿色带着刺鼻气味的药丸张口吞了下去。惨白的小脸蛋上慢慢的多了一丝血色,云轻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先天带来的病,能长这么大就不容易了,你当我是你么?长得和一头狗熊一样!”

    林齐不甘的拍着云的后脑勺:“见过我这么聪明,会讲一百多和异族语言的狗熊么?”

    云,咯咯’的笑了起来,然后狠狠的给林齐的软肋来了一拳。当然,以他的小身板,他的这一拳也就是给林齐挠痒痒,反而把他自己的手弄得生痛。

    林齐定睛看着云,突然开口道:“怎么,你也很紧张?所以要找我开玩笑来缓解压力?”

    云死死的咬着牙齿,背着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林齐皱起了眉头,他的脑子里迅速转过了很多东西,按照青老人这几年的教授,林齐迅速猜出了很多东西:“怎么,你回家以后,难道还有麻烦么?。”

    云半晌没吭声,过了许久他才轻轻地摇了摇头:“其实以你这个’怪物的耳力,你早就听到,青先生不是我的爷爷,他是我的。。。应该怎么说呢?反正我出生的时候,他就是家族指定的,我的近卫总管。”

    云眨巴着眼睛看着林齐,他的眸子黑白分明,带着一股子莹润的水法,煞是灵动美丽。

    林齐弯下腰,凑到云的面前,和他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阵,这才,嘿嘿’笑了起来:“你们家可真够夺侈的,则出生就能让一位圣境,还是一位几乎无所不知的圣境大贤者当你的近卫总管,真够奢侈的!。”

    云苦笑了起来,他轻轻的摇着头,淡然道:“如果我一直在家族中,事情倒也好办了。但是先生在我一岁多快两岁的时候带我去敦尔刻采购药物,然后不幸被关进了黑渊神狱,到现在已经快十五年了!”

    林齐比划小了一下云的身高,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真看不出你都快十七岁了,生得和豆芽一样,这么矮小!”

    云愤怒的给了林齐的小腹一拳,他咬牙道:“我有病!。”

    林齐举起了双手:“很好,你有病,有病,你不在家族,是不是。。。”

    云皱起了眉头,思索了许久才缓缓点头:“或许家里人已经以为我们死了,原本属于我的东西,或许已经被分割得支离破碎。总而言之,这次我回去,可能会有麻烦。

    毕竟这么多年了,不说家族中属于我名下的东西,可能我母亲留给我的那些,都已经被人拿走了。”

    林齐重重的给了云一巴掌:“那就抢回来嘛,我帮你抢回来!哈哈哈,有什么好担心的?”

    狠狠的在云的脑袋上揉槎了几把,林齐大声道:“就凭你帮我作弊了这么多次,我不帮你,又帮谁呢?”

    云微微一笑,然后狠狠的给了林齐的大腿一脚:“说过了,打脑袋会拍蠢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