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零二章 延误战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水池上空,是直径超过三十米,高度垂直向上两千多米的洞穴。

    这里就是黑渊神狱最深一层和外界唯一的通道。此刻一个巨大的吊篮正慢悠悠的向下降落,吊篮上的一百二十名狂信徒整整齐齐的站成了方阵,正齐声默诵着惩戒之神的训词。

    对这些狂信徒而言,每一次进入黑渊神狱最下一层都是不舒服的,就好像一个有洁癖的人走进一个大粪坑,他们会觉得浑身不自在。黑渊神狱最低一层,这是一个空气中都充满了罪孽的地方,这些虔诚的、神圣的、纯净的狂信徒,他们不喜欢这里。

    冷热交集的狂风从下面呼啸而上,这股风是黑渊神狱特殊的地势地貌造成的,狂风吹打着吊篮,让吊篮下降的速度非常缓慢。也正是因为这股狂风,狂信徒们经常将被捕的异端从高处推下来,他们的身体被狂风托住,所以才不会被摔死。

    如果不是为了在异端们的面前保持狂信徒们的庄严和体统,他们才不会乖乖的坐着吊篮下来呢像那些被丢下来的异端一样跳下开,这是最快捷最方便的方法。

    吊篮轻轻的摇晃着,下方出现了黯淡的光,显然已经快靠近那个水池了。领队的狂信徒小头目低沉的呼喝了一声,所有人开始检查自己的战甲和兵器。当然都只是例行检查,也没人将这当回事,毕竞这么多年了,虽然偶尔会有丧心病狂的异端想要从这里逃脱,但是从来没人傻到当着狂信徒的面做这种事情。

    镇压神阵的控制范围内,狂信徒们可以随时借用神灵的力量,再强大的异端都会束手就擒根本不可能是狂信徒的对手。无数次的血腥镇压已经让那些异端变乖了许多,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发生过异端逃狱的事情了。

    所以没什么值得紧张的,端正一下衣甲,让大家把精气神都给振作起来,这就足够了。

    吊篮距离水面还有两百多米,突然玄蓝的疯狂笑声传了过来:“哈森,你这个吝啬的家伙,给我一百头牛否则我不会让你的人再下来了!哼哼给我牛,否则,你们什么都别想干”,

    一支巨大的手掌出现在通道正下方,随后幽蓝色的光芒充斥了整个通道。

    吊篮上的狂信徒门还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池水就被巨大的魔力掀动,宛如潮水一样呼啸着向上空涌了过来。伴随着‘哗啦啦’的池水轰鸣声,巨大的水浪冲起将吊篮向上冲飞了数百米高。

    狂风和大水混在一起,变成了一道可怖的充满无穷力量的水龙吊篮上的狂信徒们站不稳脚,他们东倒西歪的撞成了一团,然后一股强烈的寒气呼啸卷起,池水突然结冰,一块hòu达三四百米的hòuhòu冰块封死了黑渊神狱最下一层的出入口。

    在吊篮上撞得头昏目眩的狂信徒们傻眼了他们身体下面的冰块蓝幽幽的,闪烁着刺目的魔力光芒。这是冰霜巨人利用自己的种族天赋能力冻结的冰块,比普通的冰坚硬了好几倍,几乎能够和钢铁的强度相比想要破开这么坚硬、这么hòu的冰层,可不是轻松能做到的事情。

    上方出口处传来了大声的询问,中气十足的咆哮声清晰的传了下来:“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吊篮停住了?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哈森大人呢?”

    被冻得浑身都在冒鸡皮疙瘩的狂信徒小头目抬起头,奋起全部的力量大吼道:“那个冰霜巨人玄蓝又发疯了,他说要给他一百头牛,否则他不让我们下去!应该是哈森大人不知道和他发生了什么纠纷,这家伙突然发狂了!”

    “见鬼!”上面的狂信徒恼怒的拍打了一下脑袋。

    他们倒是不担心哈森的安全,只要哈森借用神灵的力量,他的实力堪比圣境战士。在黑渊神狱,所有可能威胁到哈森的存在都被囚禁在神牢中不得动弹,其他的圣境都被黑渊特殊的禁制削弱到了极点,完全就是一群普通的老头老太太。

    以哈森的实力,除非是有人能够瞬间秒杀哈森,否则哈森能出什么事?

    只可能是哈森不知道和玄蓝那冰霜巨人说了什么话,引发了玄蓝这家伙的怒火,所以才把这通道给堵死了。冰霜巨人么从来就和脾气粗暴、野蛮、暴虐等负面词汇联系在一起,他们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哪怕是一头饿得半死的冰霜巨人,那也是冰霜巨人啊!

    聚集在上方洞口的,还有两千多名狂信军团的狂信徒,这些狂信徒的脑浆都被他们对神灵的虔诚取代,他们是强大的战士,是虔诚的信徒,但是们从来不是什么智商高绝能够随机应变附人才。

    几个大队长级的狂信徒凑在了一起,叽里咕噜的将他们不多的脑浆拿出来交流了一阵子,然后他们派出了一个使者,冲回了他们驻守的战堡向另外三名和哈森地位相当的师团长报信。

    既然无法联系上哈森,这些狂信徒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所以他们‘明智’的选择将问题丢给自己的上级,让上面的人来决定他们应该怎么做吧!反正他们是狂信徒,他们只要保持对神灵的虔诚就足够了,他们是悍勇无比的战士,他们只要一如既往的虔诚和勇于作战就足够了。

    使者在宽敞的洞穴中狂奔,很快就来到了那条将整个洞穴一分为二的高大城墙前。

    经过严密的身份验证,经过复杂的盘问后,这名使者被放进了城。等hòu重的城门开君,这个使者进入城里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刻钟。然后在一群狂信徒的簇拥下,这名使者大步向战堡正中的议事大殿走去。

    负责驻守这座战堡的,是哈森和另外三名师团长率领的狂信军团的四个师团,合计四万五千多人的兵力。按照常理,在哈森奉长老们的命令去神狱下方巡视的时候,应该有一个师团长坐镇议事大殿随时应变。

    但是自从一年多以前,哈森和林齐秘密接上线后,哈森就主动请缨,接管了战堡所有的日常事务。他亲自负责战堡的巡逻和日常防卫工作,一切繁琐的事情他都一手操办。这是哈森为了方便自己三个月一次从林齐手里获取那些珍贵的原材料,所以他很主动的负责起了日常的一切事务。

    另外三名师团长眼看一年多的时间,所有的事情都被哈森打理得井井有条,于是他们很欢喜的撒手不管事了。和出身教会权贵家族的哈森不同,另外三名师团长都是从普通狂信徒一步步爬到这个位置,他们是真正的除了对神的虔诚以外别的什么都不懂的!根筋的狂信徒。

    所以今天哈森奉长老们的命令去巡视神狱的时候,哈森也没有通知另外三名师团长,这三位虔诚的战士就和过去的一年多时间一样,在战堡内稍微巡视一会儿后,就返回自己的苦修室,跪在惩戒之神的神纹前,虔诚的虐待自己的**苦修。

    那名奉命来汇报的使者在议事大殿没找到应该轮值的师团长,然后他们在战堡内到处找了一圈。

    这一来,又是半个多小时浪费了。

    然后这些狂信徒终于壮着胆子来到了三位师团长闭关苦修的苦修室前,但是苦修室内传来的神力波动是那样的精纯、强大,三位师团长正沉浸在自己妙不可言的精神世界中,任凭外界打雷闪电都分不清了,除非他们主动脱离苦修状态,或者他们受到致命的攻击,否则他们不会从这种状态中醒来。

    但是谁敢对着三位师团长的后心捅一刀?

    起码这些狂信徒不敢。

    所以他们在苦修室外呆了一阵子,最终无奈何的,好容易才博采众长、集思广益的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既然玄蓝那个混蛋要一百头牛,那么我们就给他一百头牛吧!先把通道打开再说!

    这些普通的狂信徒也不知道长老们为什么要他们去巡视神狱,他们也搞不懂日食和黑渊神狱有多大的关系。哈森是知道日食会给黑渊神狱带来多大的影响的,但是也只有他和三位师团长知道而已。

    狂信徒是最好的战士,仅此而已!他们只要英勇作战就足够了,不需要他们知道太多其他的东西,这样反而会让他们的虔诚信仰变得驳杂不堪,他们只要虔诚的信奉神灵、无畏的和异端作战就足够啦!

    所以,当地面世界的人看到太阳的一侧多出了一线黑影的时候,黑渊神狱最下一层,那些虔诚的无畏的狂信徒们,正从他们战堡的兽栏中赶出了九十头公牛,一路浩浩荡荡的赶去最下一层的入口。

    只有九十头公牛,其他的都是母牛和小、牛。狂信徒们还在头痛,他们脑浆不是很多的脑子里没翻腾别的念头,他们只是在犹豫,要怎么样才能让玄蓝这个该死的家伙放开通道呢?要不就给他说,现在兽栏中只有九十头公牛,过几天再给他补全成不成?

    犹犹豫豫的,这些狂信徒将日食前最后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彻底浪费。

    他们失去了最后的、最好的阻止林齐等人行动的时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