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重返地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七天后,哈兰德帝国西部的某处荒山中,一座山崖上突然无声的裂开了一条细细的缝隙。

    林齐从缝隙中探出头来,深深的吸了一口迎面吹来的,带着浓郁海腥味的海风。两行热泪从他脸上滑下,这是他自幼就熟悉的味道,他已经有多久没有闻到过了?

    泪水在林齐的脸上迅速消失,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发现四周寂静无人,这才从缝隙中走了出来。披肩长发用一条淡银色的发带束在身后,身穿一件式样保守但是料子极佳的黑色长袍,腰间挂了一柄剑鞘上满是宝石的长剑,此刻的林齐看起来就和一个低调出游的公子哥没什么两样。

    在林齐身后,同样身穿华袍的青老人和云小心的走了出来。

    当他们闻到那充满了海腥味的气息,当他们看到天空的繁星点点,听到四周草丛中的虫子鸣叫,青老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背起双手仰面看天:“十五年!教会,这笔账我们得好好算算!”

    云凑在了林齐身边,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袖子。云对这个新鲜活泼的地面世界充满了恐惧,甚至比黑渊神狱更加让他恐惧。他在地面世界只是生活了将近两年,但是他在黑渊却生活了足足十五年。他熟悉黑渊神狱的一切,他能灵巧的规避黑渊中的各种风险。但是地面世界呢?却是这样的陌生了!

    林齐轻轻的抚拦着云的小脑袋,然后转身看向了石缝。

    “快点,快点,这条通道要尽快刮起来,以后还有用呢!”

    阿尔图特带着阿尔达缓步从石缝中走出,随着他走出来的,还有数十名被囚禁在黑渊神牢中的圣境大能。当这些身披各色长袍的老人站在山坡上,眺望远处的海洋时,饶是他们的心境已经到了死水无波的境界,却依旧忍不住热泪盈眶。

    阿尔图特咬着牙在那里扳着手指计算他到底被关押了多少年,计算他到底被镇压神阵抽取了多少次力量。每一次力量抽取,对阿尔图特而言那都是一次痛到骨髓里的酷刑。漫长的岁月,惨烈的刑罚,这一切他都要从教会的身上找回来。

    其他的那些圣境也是这样,他们都死死的握着法杖,低声的念叨着最恶毒的诅咒。

    他们当中被关押时间最长的,正正在黑渊神牢充当人形能源一千三百多年,几乎是在复苏历开始后没多久就被关押了进去。一千三百多年啊,看看林齐今年才二十多岁,云才十七岁出头,而这位倒霉的圣境就被关押折磨了一千三百多年。

    所有人都心血澎湃,他们静静的站在山坡上,静静的感受着自由的天空,自由的大地,自由的海风。随后他们同时看向了林齐,看向了这个掌控了他们的灵魂,主宰着他们生死的主人。

    林齐看了阿尔图特等人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我会先护送青老人和云回去,你们,按照这几天制定的计划”去大陆上自行发展吧!我也不一定什么时候会来找你们,不一定什么时候会动用你们。但是给你们三年到五年的时间,我需要你们在不惊动教会的情况下,分别在西方大路上构造若干个据点,你们能做到么?”

    阿尔图特微微一笑,他向林齐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化为一道虚影消失在空气中。

    这很难么?灵魂神教最擅长的就是玩弄人的灵魂,最擅长的就是诱惑信徒,秘密发展自己的力量。建造几个据点,聚集一批力量,这简直是太简单了。

    完全保持着人类形态的阿尔达留在了林齐身边,他看着阿尔图特远去的方向,低声的叫了起来:“父亲大人,如果碰到美丽的姑娘,一定要给我留几个!我是你独一无二的儿子啊,您可不能吃独食!”

    林齐看都懒得看阿尔达一眼,这一对极品父子,他对他们的个人品行已经彻底绝望了。

    黑暗祷师邪笑缓缓的走到了林齐面前,形如二八少女的邪笑轻柔的说道:“伟大的主人,我这就去履行您的意志。。。嘻嘻,你真的不要我随行伺候么?我可以让主人得到最大的满足呢!”

    一旁的阿尔达闷哼了一声,两道鼻血突然喷了出来。他急忙捂住了鼻子,再也不敢看邪贞一眼。黑暗祷师这种邪恶的职业,甚至比灵魂神教的那些灵魂法师更加邪恶、更加极端。灵魂神教起码还是有利可图才会操纵别人的灵魂,但是邪失这个黑暗祷师呢?她诱惑人堕落,折磨人的灵魂,蹂躏人的**,完全就是因为她喜欢这样,完全没有任何利益诉求。

    林齐也是心脏一阵剧烈颤抖,差点和阿尔达一样喷出了鼻血。邪英的打扮太诱人了,她的身材极好,皮肤极细细嫩柔滑,偏偏她身上只披了一条薄薄的纱巾,凹凸有致的曲线以及胸口的两个凸起的小、点清晰可见。这完全就是一个诱人堕落人形恶魔,林齐深吸了一口气,不敢再看这个鬼女人一眼。

    “去吧,去吧,好好的经营,千万不要被教会的人再丢进黑渊了!”林齐用最快的速度赶走了邪贞。

    邪笑幽怨的轻叹了一声,她向林齐飞了个媚眼,然后轻轻的掐了一下阿尔达的胸部,然后带着银铃一样的笑声化为一道清风消散无形。阿尔达骤然被邪贞袭击,他的身体又是一阵哆嗦,两道鼻血再次喷了出来。

    “这个鬼女人,混蛋!”阿尔达手忙脚乱的撕破了袖子,搓了两个布团堵住了鼻孔。他瓮声瓮气的说道:“我要让父亲大人狠狠的折腾她,等父亲大人出手制住了她,我要让她明白,挑衅像我这样高大、英俊、强壮、睿智的完美男人,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林齐懒得搭理阿尔达,当林齐看到粉色妖男妖嫂也扭动着腰肢想要来和自己告别的时候,他浑身一阵阵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他急忙挥手大声道:“大家都迅速离开吧,这里还不算安全,尽快分散开,然后尽力的发展自己的力量吧,我会来找你们的!”

    妖嫂歪了歪嘴,他向阿尔达抛了个媚眼,很妩媚的笑了笑,然后迅速俯下身体,化为一道细细的幽光窜进了草丛消失得无影无踪。其他那些圣境也是如此,他们纷纷向林齐行礼后,一言不发的施展秘法离开了。

    云看了看四周,突然笑了起来:“西方大陆有难了!可是会有好戏看了!”

    林齐的脸抽搐了一下,是啊,西方大陆有难了,他带出来的这些圣境,个个都是妖孽,个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个个都是异端中的异端,恶棍中的恶棍。而且最要人命的是,这些人在西方大陆历史上都是赫赫有名的邪教之主,他们每个人都曾经在西方大陆的历史上掀起了惊涛骇浪。

    但是如今,林齐一次性,在同一时间将这些在西方大陆不同历史阶段出现的邪教头目丢回了西方大陆,可怜的西方大陆,千万不要被这些人玩得陆沉了才好!

    鬼鬼祟祟的哗哩哗哩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裹从石缝里挤了出来,然后是四头半人马也气喘吁吁的从狭窄的石缝里挤出了身体。被一百二十名圣境恶鬼联手施加了永恒幻化术,变成了一个大概十二三岁人类儿童的哗哩哗哩刚刚挤出来,就叽叽喳喳的叫嚷了起来:“伟大而恐怖的圭人,您为什么只让这么点人去发展势力?欲?黑漠城还有这么多老不死的呢!”

    林齐很很深沉的背着手看着天空,然后慢悠悠的吐出了让人差点崩溃的答案:“省钱!”

    是的,省钱,林齐挑选出的这些去西方大陆为他未来的计划奠定根基的圣境,全部都是有邪教教宗背影的圣境。而这些邪门教派最擅长的除了蛊惑人心,就是他们敛财的能力。林齐根本没有给他们一个铜子儿,但是以他们的手段,每人控制三五个大贵族、大富商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可完全是白手起家啊!

    对于林齐这么一个视财如命的人而言,到底是让自己的属下白手起家走歪门邪道捞钱好呢,还是给他们一份巨额的启动责金,让他们‘走正道,、做‘正经生意,辛辛苦苦的赚钱来得好呢?

    毫无疑问,林齐选择了第二条道。

    他就是发还了这些圣境的个人装备,给他们每人赠送了一条火腿、一桶烈酒做盘缠,就这么让他们上路了。其实林齐就连那一条火腿和一桶烈酒都不想给的,以这些人的能力,他们缺这点吃喝么?但是他也不愿意做得太小、气,所以还是给他们分别送了一份。

    青老人和云的嘴角剧烈的抽搐着,他们无奈的看着林齐,同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青老人淡然道:“林齐,我们要赶快出发了。还有二十二天,在二十二天内赶回家族驻地,那里有能够让我迅速复原的东西。虽然现在回到地面世界了,但是我的身体受到的损伤太大,还是尽快赶回的好。”

    林齐点了点头,他们将石缝用魔法重新堵上,然后迅速向维亚斯商业联邦的方向行去。

    带着一个人、魔混血,带着一个魔、魔混血,带着四头深渊半人马,林齐重新踏足西方大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