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散播谣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下雨了。

    空气中泛着鱼腥味的小港城被大雨整个笼在了里面,屋顶上升腾起了淡淡的雾气,一切都被笼罩在了朦胧中。城内只有稀疏的灯火在闪耀,但是在远处海面上却是一片明亮,女神灯塔放出的金光银火远远的照了过来,甚至照亮了相距不过二十几里地的这个小港口的码头。

    云站在露台上,眸子里有紫红二色幽光闪烁。在他的视线中,漫天无数的雨珠一滴滴慢慢的滑下,他能看到那些雨珠击穿空气荡起的涟漪,他能看到那些雨珠相互之间的倒影,对这一刻的他而言,整个世界都是静止的。

    和斗气、魔力皿异的神奇力量在他眸子里急速旋转,他慢慢的伸出手,向着身前那静谧的世界轻轻的一抓。他面前天地间的数百万颗雨珠同时粉碎,变成了蒙蒙雨雾洒了下来。

    方圆一里的空间中,所有雨珠都被他这轻轻一抓彻底粉碎。随着云力量的增长,雨珠可以变成箭矢,变成兵器,变成各种魔法,最终。。。他轻轻的一抓,甚至可以毁灭他所见的所有生灵。

    万咒灵眸,太古传承的神秘力量,超脱了当今世界现有力量层次的存在。

    深吸了一口气,云眸子里的紫红二色幽光消散无形,他冷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他看到了林齐庞大的身躯正走出旅店的大门,也不撑伞,也不穿雨披,就这么豪放的一步一摇晃的向港口附近走了过去。

    俯下身子,双手撑在栏杆上托起了下巴云就这么远远的看着林齐的背影。

    “这家伙很凶狠的!”云低声咕哝道:“我们乘船逃命,他还能半路洗劫了一支商队!”

    青老人坐在他身后的一张藤椅上,正眯着眼细细的品着一杯清茶。听到云的话,青老人不由得笑了:“如果他能在我身边接受十年以上的熏陶,应该能让他彻底的改头换面。短短五年时间,我只能让他从外表看起来像是一个贵族,但是他骨子里的那点儿东西,实在是无能为力!”

    低低的笑了一声青老人柔声道:“但是云,你不觉得,以家族的某些现状,他是最好的破局者么?总长和几位次长拉不下脸来做的事情,那些他们不能狠心处理掉的人,只要他们敢触碰到林齐,这小子会毫不犹豫的把他们给干掉。”

    云慢吞吞的点了点头他伸出手接住了一颗雨珠,这滴晶莹的水珠就在他掌心滚来滚去。

    “不知道父亲他们什么时候能赶回来!金舵家族被毁了一半他们总该赶紧回来吧?”

    林齐不知道云和青老人在露台上眺望自己,他上半身穿了一件普普通通的蓝布衣,下身穿了一条粗布裤子,脚上踏着一双哈兰帝国特产的木靴,一步一步‘吭吭’有声的向港口走去。他的长发用一条麻线胡乱的扎在脑后腰间佩着一柄一尺多长的尖刀,嘴里还叼着一根劣质的烟卷,看上去就和一个普通的粗鲁的水手没什么两样。

    尤其他两条浓重的眉毛下面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那对凶狠的眸子里散发出野兽一样的凌厉光芒似乎随时在提醒外人这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打交道的对象,不想找麻烦就最好不要靠近。

    大雨冲刷着林齐的身体,将他全身弄得湿透。林齐仰面看着天,很享受这种被大雨尽情冲洗,皮肤被雨珠打得微微发痛发麻的感觉。这是来自天空的雨水,这是自然的雨水,这是带着海腥味的雨水。

    曾经的林齐,他从小就是在这样的雨水中长大。

    他在这种带着鱼腥味的雨水中生长,在这样的雨水中第一次单独操控一条小船,在这样的雨水中生平第一次割断猎物的脖子,在这样的雨水中第一次从某些人的身上抢走一个个精美的钱袋,在这样的雨水中,他第一次带人将某些人堵在了小巷里,将他们痛殴之后丢进阴沟。

    这是自由的雨水,这样的充满了生机生趣,让林齐回味无穷。

    ‘哈哈’大笑声中,林齐将劣质烟卷吐到了一旁,他根本不需要向人打听,就好像他来过这里无数遍一样,熟门熟路的走到了港口边的一个小巷子里,一脚踢开了一扇破烂的木门。

    喧哗声和热气、酒气、汗气扑面而来,这是一座热闹得犹如火山一样快要爆发的水手酒吧。

    宽敞的大堂内数百个衣衫简陋的水手正乱糟糟的坐在一些横七竖八的长桌、方桌、圆桌边,大堂正中是一个两尺高三米见方的舞台,七八个几乎一丝不挂胸大屁股大腿很长的舞女正挤在舞台上胡乱的蠕动着。舞台旁围着数十不大呼小叫满脸红光的水手,他们疯狂的伸手去抓摸舞女的身体,不时将一些污迹斑斑的铜子儿丢在舞台上。

    林齐刚走进酒吧大门,几个面容凶狠浑身上下脏兮兮的男子就盯住了他。一个枯瘦如柴的中年男子缓缓的走到了林齐身边,无比热络的搭住了林齐的肩膀:“嘿,新来的伙计?从来没见过你。怎么样,大家都是好朋友,请我们喝一杯吧?”

    林齐对中年男子的亲热举动做出了最直接的回应,他一把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然后反手一把将他丢出了酒吧大门。起码也有百多斤重的一个人,被林齐一把丢出了十几米外,重重的摔在小巷子里动弹不得。

    眯着眼向另外几个蠢蠢欲动的男子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林齐的左手迅速的比划出了几个怪异的手势。靠近酒吧大门的几张桌子边正在慢慢站起身的十几个水手飞快的坐了下去,他们继续端着酒杯高谈阔论,再也不朝这边看一眼。那个被林齐丢出去的中年男子的同伴则犹如见鬼一样低下头,匆匆的走出了酒吧,将那个摔得半死的男子搀扶着迅速离开了这里。

    林齐比划丨的手势在西方大陆所有海域的海盗团伙中通用,这些切口、手势有着严格的规定,能够表达出极其复杂的信息。林齐的手势代表他是一个强大的海盗势力的代理人,这样的人没人敢招惹一尤其是水手们,他们敢于向贵族拔刀,但是他们绝对不敢招惹海盗。

    一肘子撞翻了一个背朝着自己挡住了去路的水手,林齐蛮横的从人群中挤了过去,拎起了一个坐在酒吧柜台前的矮小男子,一屁股坐在了高高的木凳上。

    酒吧的老板看到了林齐刚才的手势,他赶走了几个在这里为客人调制酒水的侍者,小心翼翼的凑到了林齐面前。秃顶的老板带着一丝谨慎的笑容,压低了声音笑道:“最近生意不好做啊!”

    林齐慢吞吞的掏出了一枚崭新的金币放在了酒吧老板的面前,手指轻轻的在金币上敲了敲。‘咚咚’两声响,金币整个嵌进了橡木制成的柜台,金币上也出现了一个若有若无的指头印。

    老板的脸色顿时一变,他转过身,从后面的酒架上取了一瓶看上去就古色斑斑的烈酒,拔出塞子给林齐倒了一杯琥珀色的美酒。他将酒杯放在了林齐面前,殷勤的笑道:“这是我祖传的镇店之宝,别的人,不可能享受得到,您试试?”

    林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手指轻轻在柜台上一弹,那枚金币就翻滚着飞了起来,恰好掉进了老板胸前的口袋里。林齐侧过身子,淡淡的说道:“我需要一批敢拼命的好汉子,我们老板准备做一笔大的!”

    一般而言,港口的这些酒吧老板是消息最灵通、同时人脉也最广的人,他们是天生的情报贩子和皮条客,他们敏感而谨慎,对任何信息都有着独特的判断力。听到林齐的话,老板的眼珠一亮,用力的搓了搓双手:“啊哈,这是一件好事,多大的买卖?”

    林齐眯起了眼睛,他低声说道:“很大的买卖。比今天金风帆被劫走的那些货船更大的买卖!”

    “哇哦!”老板赞叹了一声,他凑到了林齐面前眯起了眼晴:“金风帆家族很愤怒,他们的供奉团全体出动了。他们被劫走了很多兵器、粮食和药剂,他们想要准备同样的一批货物需要十天,但是十天。。。他们耽搁不起十天,所以做下了这笔买卖的兄弟要小心了。”

    林齐从腰间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钱袋丢在了柜台上,然后慢吞吞的站起了身体。

    “帮我打听一下哪里有人对兵器、粮食和药剂感兴趣的,最好是能大量吃货的人。

    “顺便。。。明天我希望见到五百个有胆量的好汉,金舵家族一半的长老、高层都被杀了,金舵岛的私军死伤了好几千人,战船也被干掉了好几条,你懂的!”

    老板麻利的将钱袋抓在了手中,他掂了掂钱袋,里面应该有五十枚金币!

    无比崇拜的看了林齐一眼,老板低声咕哝道:“我这里有几个新来的姑娘,您不享受一下再走么?”

    林齐摆了摆手,一言不发的向酒吧大门走去。走出了几步,他回头盯着那老板沉声道:“记住,我需要的是保密,明白么?”

    老板忙不迭的点头,然后林齐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等得林齐离开酒吧一百步以后,金舵家族遇袭,家族高层死伤惨重的消息已经被数十骑快马向四面八方传播了开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