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搅局救人的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云苍龙一边咆哮怒吼,一边起身朝餐厅外走去。明摆着他想避开某些话题,所以借机闪人。

    林齐皱着眉头坐在椅子上,绞尽脑汁也没想到黑虎家族怎么会和云氏一族扯上关系的。至于云苍龙刚才用东方古语念叨的那四句犹如黑道切口的话,他倒是似乎有点印象?

    林中有虎,云中显龙,沙隐心狐,灵鹤御风。

    但是似乎不只是四句,应该,应该下面还有好几句。但是林齐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或者是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些?他忘记了!那应该是他很小的时候听到或者见过的东西,他真的只留下了一点点印象,对于具体的却是想不出了。

    青老人皱着眉头思忖着,过了许久,他终于缓缓的点了点头:“难怪当年,老夫只是给了些许定金,黑虎家族就倾巢而出,为云收集了三船珍稀药材。

    嘿,老夫还以为黑虎家族个个都是古道热肠、义薄云天之人,想不到。。。黑胡子怕是知道这其中的关节!”

    林齐不由得晒然一笑:“古道热肠?义薄云天?我老爹砍你人头露出你的热肠,搜吾你的口袋告得义薄云天,像你这种带着巨额金币找上门买东西的肉头,能留下一条命回家就算是运气了。哎?当年谁让你去找我老爹购买药材的?”

    青老人和云拼命的眨巴了一下眼睛,同时扭头看向了站在门口大声呼喝的云苍龙。

    三人的眼珠子都是一阵乱转,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至于他们心里所想到的是不是同一码事,他们可都没有说出口。尤其是云的大眼珠转悠得特别的灵动,他目光游离不时在林齐和云苍龙之间瞥来瞥去,目光中带着一丝难以形容的邪气。

    林齐没注意到云诡异的眼神,他只是愁眉苦脸的盘算着玄虎劲后续功法的问题。

    没想到玄虎劲后面还有这么多的玄虚,他知道玄虎劲后面还有一门白虎斗气,他以为这白虎斗气就是黑虎家族的最高秘法。甚至青老人也只是说黑胡子修炼的白虎斗气还算不错,但是和三海七轮经相比并不算什么。

    可是,按照云苍龙的说法,白虎斗气也就是白虎劲后面,还有好几路法门,这些法门统称为玄虎神变经。而三海七轮经后面只有两重功法,统称为无相神密经。而且云苍龙也说,玄虎神变经更注重淬炼**骨骼,对肉身的熬炼几乎达到了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

    林齐已经感受到了拥有一具强悍肉身的好处,他现在就想得到玄虎神变经的后续功法。他应该尽快抽空回去敦尔刻一趟,从黑胡子那里将后续的功法全部弄来。到时候他内修无相神密经锻炼斗气修为,外修玄虎神变经熬炼**,又有阿尔图特和其他那些圣境大能传授的锻炼灵魂精神的秘法提升魔力,三管齐下,他的实力能提升到什么程度?

    就在林齐做着美梦的时候,云苍龙暴怒的声音突然传来:“这是他亲口所说?”

    林齐打了个jī灵,云苍龙修炼的功法太怪异了,他时时刻刻的都在影响身边的一切,他怒则众人怒,他喜则众人喜,他的一言一行都会给人造成极大的压力。他这一声怒吼让林齐的五脏六脏都颤抖起来,双方的修为差距太大,林齐根本无法抵挡云苍龙的影响力。

    站起身,林齐一巴掌拍在了云的脑袋上,压低了声音咕哝道:“你老爹很没眼色。看看你生得瘦小干瘪的模样,他就算找了女人生下的女儿,那也漂亮不到哪里去!而且万一不幸,他生了个儿子出来,你的弟弟如果乖巧听话也就罢了,如果他和我的那个便宜弟弟一样,成天盘算着算计你的性命,你玩得过么?”

    云呆了呆,然后狠狠的给了林齐的软肋一拳,随后他昂起头,淡然道:“如果真有这么不开眼的弟弟,你帮我杀了他就是!”

    斜睨了林齐一眼,云傲然道:“我对我在家族中的地位一点都不担忧,我是家族最聪颖的人,只要我的身体调养好了,就算不是家主,起码也是首席元老,对家主有监督弹劾大权,我担心什么?”

    林齐呆了呆,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他咕哝道:“倒是忘了你是个怪胎了!”

    云气得面皮发紫,他狠狠的飞起一脚踹在了林齐的屁股上:“谁是怪胎?你说谁是怪胎?”

    林齐没搭理他,只是摇头晃脑的向白洞穴餐厅的大门走去。云踹了林齐一脚,没能踹动林齐,反而自己的脚脖子差点扭伤了,

    他气恼的哼哼了一声,向林齐的背影挥动了一下小拳头,然后回过头,狠狠的给了哗哩哗哩一脚,这才心情舒畅的紧跟在了林齐身后。

    哗哩哗哩被云一脚踹了个跟头,他哭丧着脸爬了起来,无奈的看着阿尔达问道:“我招惹他了么?”

    阿尔达得意洋洋的解开了衬衣的纽扣,两块白皙硕大的胸大肌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他骄傲的对哗哩哗哩笑道:“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完美的雄性生物,你应该有我这样强壮的肌肉,强健的身材,这样云少爷就不会将怒火转移到我的头上!像你生得这么矮小干瘪,不欺负你欺负谁啊?”

    哗哩哗哩张大了嘴,他委委屈屈的咕哝了几声,垂头丧气的走向了大门。

    阿尔达得意洋洋的笑着,他轻佻的在原地跳了一个圆舞曲的舞步,将上半身的衣服很是风骚的托得干干净净。他的胸大肌、臂部肌肉、胸部肌肉和背部肌肉都饶有韵律的跳动着,他轻轻的扭动着屁股,带着下贱的笑容向餐厅内那些肃立的云氏一族的侍女抛着媚眼。

    “喂,你们看啊,多强壮的肌肉,多白皙的皮肤,多完美的容貌,多英俊睿智的帅男子啊!你们不心动么?你们不情动么?你们不欢呼雀跃扑向我的怀抱么?哦,不要矜持了,不要虚伪了,扑向我,尽情的占有我,蹂躏我,践踏我吧!我可以为你们献身的!”

    云氏一族经过严苛训练,就算山崩于身前都面不改色的侍女们面孔扭曲,嘴角抽搐着将视线转向了别的方向~她们见识过无数的形形色色的人,豪门公子、绝世强者,但是像阿尔达这样的**,她们也是生平第一次见到,实在是快忍不住抽出兵器杀人了。

    不提在那里用自己的肌肉骚扰侍女们的阿尔达,林齐一行人来到白洞穴餐厅的大门外时,云苍龙正阴沉着脸看着面前几个单膝跪倒的劲装男子。

    餐厅的门外是一条在悬崖上开凿出的走道,临近大海的这一侧开辟出了很多个宽敞的窗子。几只白色的海鸥正哆哆嗦嗦的趴在窗根上,惊恐的看着暴怒的云苍龙。他的怒气让这些水禽感受到了毁灭的降临,错非云苍龙的怒气并不是冲着它们发作的,这些海鸥早就化为乌有了。

    “你们,确定,是森长老将你们赶回来的?是森长老让你们捎话的?”

    云苍龙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几个劲装男子,他作为家族的总长,掌握了家族最精锐最强大的一股力量‘龙卫”面前跪着的几个男子,就是龙卫的几位正副统领。

    龙卫的正统领,无名无姓,只有一个代号的睚眦阴倒恻的说道:“总长,诚然是森长老出示了长老令,勒令我们放人。我们只有总长的口谕,并无法抵抗长老令,所以我们只能让森长老带人离开。”

    云苍龙冷冽的笑了笑,他昂着头盘算了一阵,淡然道:“他让你们捎什么话?”

    睚眦阴声道:“他说,克劳森和云风华也是一番好意,任凭是谁找上门来说自己是总长的唯一血裔,都要好生验个分明。所以克劳森和云风华只是想要控制住自称是少主的少年,并没有动手劫杀的意恩。反而是少主反应过jī,他的护卫下手杀人,这才引发了一连串的误会。”

    “哇哦!”云苍龙突然眉开眼笑的赞叹了一声,他用力鼓掌道:“没想到,没想到,森长老居然有长进了,居然会说这种俏皮话了,居然会拿这种狗屁话敷衍我了!”

    从腰间狠狠的扯下一枚紫晶制成的令牌,云苍龙冷声道:“知道森长老在外养的那几个外室吧?知道他的那些私生子都在什么地方吧?派人去把他们都给宰了,然后说有人在外假冒森长老的名义招摇撞骗,给我吧他们全部宰了,将人头硝制了,挂在金舵岛的港口去。”

    怪笑了一声,云苍龙回头看向了云:“云,你看,我只是这几年忙着去外面联络人,他们就敢做这样的事情。他们肯定是忘记了我是凭仗什么成为家族总长的,青老,你还记得么?”

    青老人眯着眼笑了起来:“您当年,杀了九十八个对您不满的旁系废材而已。”

    云苍龙轻轻一叹,他眯着眼柔声道:“又要杀人了!我找个合乎心意的妻子容易么?我和这个合乎心意的妻子生下一个让我满意的孩子容易么?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苦苦相逼呢?”

    狞笑一声,云苍龙阴恻恻的说道:“备船,回本家领地。我想和森长老好好亲近一下!”

    林齐眯起了眼睛,终于能见到云氏一族的本家领地是什么模样了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