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 林齐的杀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伴随着那慢悠悠的声音,一个身穿淡金色长袍,有着一头瑰丽的白金色长发,眸子黑中带着点蔚蓝的俊美青年犹如一阵清风一样掠进了大殿。云氏一族长老团监察长老之一的云森,也就是所谓的森长老,就这么背着手,一步三摇的走到了林齐面前。

    “总长!”云森浅浅一笑,向云苍龙点了点头。

    云苍龙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身上扩散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肃杀之气,整个大殿的气氛都变得无比的僵硬。但是云森好似根本没感受到云苍龙的怒火,他眯着眼看着比他高了一大截的林齐,悠然问道:“你的口气很大,但是这里是云氏一族的领地,不注意说话,会死的!”

    林齐伸出左手,轻轻的拍了拍云森的肩膀。

    云森侧头看着林齐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常,轻柔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表示你很镇定?表示你有资格和我平起平坐?表示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甚至敢于拍打我的肩膀?”

    沁肖的一笑,云森冷声道:“可是我要告诉你,你就是一个。。。”

    林齐的手指微微一动,三枚世界指环上的灵魂攻击法术同时发动。灵魂冲击、死亡嚎叫、灵魂抽取,在林齐的控制下,两个群攻法术和一个单体攻击法术全部对准了云森的灵魂攻击了过去,可怕的灵魂波动席卷整个大殿。

    就算林齐刻意的控制了灵魂法术的攻击范围,但是灵魂冲击和死亡嚎叫毕竟是群攻法术,依旧有大半的攻击力无差别的轰击向了四面八方所有的人。除开被林齐用精神念力提前保护的云、青老人、阿尔达和哗哩哗哩四人,其他人都受到了灵魂冲击和死亡嚎叫的伤害。

    三枚世界指和伪品,这是极其古老的太古魔导器,是现今的魔锻师们几乎不可能重现的强大魔法道具。在这三枚世界指环上铭刻灵魂法术的人,是资历比灵魂神教的开山祖师沙灵更古老的某些灵魂**师。他们拥有令人匪夷所思的灵魂力量,三个法术的攻击力只能用耸人听闻来形容。

    大殿内人仰马翻,包括云苍龙在内都是双耳、鼻孔喷出了四道血泉,狼狈的从王座上摔倒在地。

    其他人更是不堪,不管是那些进入了圣境的,还是仅仅天位的云氏一族的族人,他们都翻滚在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身体死活不听使唤。除了一群主修魔法,精神力量远比常人强大的幸运儿勉强能维持神智清醒,其他人大都陷入了眩晕状态,狼狈不堪的剧烈呕吐起来。

    云森的七窍中喷出了黑红色的血浆和白花花的脑浆,他呆滞的看着林齐,眉心突然破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灵魂抽取将一条暗绿色的人影强行抽出,他的灵魂被绞碎后吸入了林齐的灵海,被迅速净化后化为纯净的灵魂能量,林齐的灵魂无比享受的将这一道强大的灵魂能量吸收得一滴不剩。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林齐的精神念力覆盖范围瞬间向外扩张了许多。原本在黑渊神狱他的精神念力能够笼罩方圆十里的范围,现在他的笼罩范围已经达到了十一里。

    无比顺溜的将云森左手上的一枚空间戒指抓了下来戴在了自己的小手指上,林齐大步走到了趴在地上疯狂呕吐的云天明身边,举起大斧狠狠的一斧头劈了下去。大殿内众多还保留了一点力气的云氏族人齐声高呼‘不可”但是在黑渊神狱熬炼了六年的林齐,已经变得杀伐果断心如铁石的林齐,他哪里会受到这些人的影响?

    大斧落下“咔嚓,一声云天明的头颅被斩飞了出去,鲜血喷了一地都是。

    狞笑声中,林齐大步走向了面无人色的云天乐,他一把抓起了云天乐的头发,丢下了大斧头,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然后狠狠的扳动了他的脑袋。同样是‘咔嚓,一声,林齐硬生生将云天乐的脑袋扯了下来。

    “没人能够欺负我的兄弟!”林齐冷酷无情的说道:“哪怕你们是云名义上的家人!哪怕你们的家族看上去潜势力如此庞大!哪怕你们的掩饰家族都是那么的强大!哪怕你们拥有了不起的传承!”

    “但是,没有人能够欺负我的兄弟!”

    “我看不起你,云苍龙!我看不起你!作为父亲,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丢进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作为父亲,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妻子留给自己唯一孩子的遗产被人用各种借口侵占!作为父亲,你任凭自己的孩子被人追杀污蔑,却不做任何的回应!作为父亲,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当面受辱

    ,却连一句话都不说!”

    “我不管你是云龙一族的总长还是什么东西,我不管你是否在为了所谓的家族大局考虑,是否为了某些雄图霸业在做长远的打算!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我鄙视你!我更鄙视你这个所谓的父亲的身份!你算什么父亲?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能保护,你算什么父亲!”

    拔出蝰蛇直刀,林齐走到了另外一个正在挣扎爬起的云氏一族的旁系族人身边,一刀捅进了他的心脏,顺手摘下了他手指上的空间戒指。

    “你可以说我狂妄,说我跋扈,说我是疯子、狂人!不管你们怎么想,不管你们怎么做!我不会让我的兄弟被你们随意的欺凌和侮辱!你们不给我的兄弟一个公道,我就给你们一个公道!”

    “当我被人用莫须有的罪名丢进了那个不见天日的鬼地方,我就告诉自己,这个世界没有公道可讲,用嘴皮子啰嗦一百年,不如放手杀戮!杀光那些反对你的人,那么你就是唯一正确的存在!”

    “你们敢质疑云的身份,你们敢侵占属于云的家产,你们敢肆无忌惮的当面驳斥你们家族的总长。不就是因为你们手上掌握了权力么?那么我现在拥有对你们生杀予夺的能力,我就能随意的杀戮你们!”

    “因为我做得到,所以,我做了!”

    林齐低沉有力的说着话,他犹如最老练的屠夫,一刀一个的击杀大殿内云氏一族的旁系族人。

    他从那些地位最高的旁系族人杀起,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就已经杀死了上百人!

    那些云氏家族的旁系族人心头都在滴血,同时他们也恐惧得说不出话来!他们绝望的看着宛如杀鸡屠狗一样屠杀自己亲族的林齐,一个个愤怒的咆哮着。但是受到灵魂冲击的影响,他们的咆哮是那样的软弱无力,他们的反抗在拥有无穷蛮力的林齐面前,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大殿外的护卫想要冲进大殿保护这些家族的大人物,但是睚眦等九位龙卫的统领抬起头轻轻的摇头示意,那些护卫就关上了大门,好似完全不知道大殿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齐一个个的杀了过去,无比麻利的一个个的杀了过去。

    他沉声道:“我在那个不见天日的鬼地方学会了一个道理,什么空话都是虚的,只有力量才是最实在的。我拥有决定你们生死的能力,那么我现在就宣半你们的死罪!”

    “你们的死,和你们对云龙一族的忠心与否无关,只和你们对云的态度有关!”

    “如果你们对云恭敬而服从,我不会做出今天这种事情。但是你们没有,所以我做了!”

    “我不会让我的兄弟留在一个充满敌视、充满阴谋诡计的家族中。我吃过这样的苦头,仅仅是一个对我心怀恶意的兄弟,我用六年的青春做代价。云却有着你们这么多对他图谋不轨的‘亲人”我怎么能让他留在这样的家族中?”

    “我不能改变云是云龙一族一员的事实,那么作为他的兄长,作为保护了他六年的人,我只能为他铲除未来一切可能的危险!这本来应该是云的父亲要做的事情,但是既然那个没有卵蛋的男人做不到,那么我这个兄长为他做!”

    直刀刺进了最后一个大殿中的云氏一族旁系族人的心脏,林齐慢慢的拔出直刀,无比舒畅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挺直了腰身。

    举起一丝血迹都没有的直刀,林齐朝泪流满面的云狂笑道:“我父亲从小就教我,男人嘛,碰到不顺眼的人,一刀宰了就是!我当年没有杀死那个看不顺眼的‘兄弟”所以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云,我可不会让你重蹈覆辙。你不能杀自己的族人,但是我可以!”

    用力挥动直刀,林齐朝着斜靠在王座上神色复杂的云苍龙冷笑道:“杀人者林齐在此,云苍龙,你咬我的鸟不成?”

    鲜血流了满地都是,血腥味弥散四周,云苍龙犹如见鬼一样看着林齐。

    “黑虎家族的人都他妈的疯的!”死死的盯着林齐许久,云苍龙才低声的咕哝了一句。

    “你当我不想干掉他们?但是。。。你真当我们不想铲除这些旁系的杂碎?可是他们这一系有几位元老,他们的修为实在是太强了啊!”云苍龙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混蛋,你真的想死不成?”

    林齐将直刀塞回世界指环,慢悠悠的说道:“我就在这里,谁敢杀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