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角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今天四章搞定了,猪头休息一下,准备晚饭。

    中午就吃了点面条,现在有点头晕,估计是饿晕了。

    早上还撞了一次玻璃门,真是郁闷。

    云家领地,校场内,云晓澜等人经过商议,终于商定了一个妥善的赌斗规则。

    不管胜负,只分生死。十场决斗,每场一人,林齐最少也要参加三场决斗,以为被他杀死的那些云氏一族的旁系族人付出代价。云氏一族参加赌斗的族人,或者押十场总的胜负,或者押十场单独的胜负,总而言之,大家都在一张赌约契书上书写了明白。

    因为赌注过于巨大的关系,所有参加赌约的人都发下了恶毒的誓言,最少这保证了事后不会有人赖账,保证了所有的赌金都能归属赢家所有。

    仅仅商议这些细则就花费了大半个小时,最终一切尘埃落定,云苍龙等人纷纷返回了看台,坐在了云晓澜身边的座位上。偌大的校场内,就留下了冯克劳尔、林齐主仆三人。

    按照赌斗的约定,第一场由冯克劳尔派出自己的人选,并且由冯克劳尔决定决斗的方式。

    林齐无所谓的站在巨大的校场正中,他无视四周十万多人的目光,双手抱在胸前,嘴角叼着一根雪茄,大口大口的吞吐着烟雾。光着膀子的阿尔达无比亢奋的绕着校场一通狂奔,向那些生得美丽的少女、少妇炫耀着身上的肌肉。

    而哔哩哔哩呢,这个胆小的家伙,他依旧很是猥琐的藏在林齐的身后,歪着头透过林齐的两条腿,偷偷摸摸的窥视着站在林齐身前十米开外的冯克劳尔。他轻轻的舔着嘴唇,盘算着要怎么样才能一刀将冯克劳尔的某个零部件给卸下来,如何才能让冯克劳尔变成云氏一族的‘家奴’。

    冯克劳尔冷眼看着林齐,嘴角勾着一丝狞笑。

    这几日他偷偷摸摸的和旁系一脉的后台老祖宗联络上了,从四位老祖宗那里,冯克劳尔得到了让他无比愤怒的消息——云氏一族身份最尊贵的老祖,当年神圣龙庭帝国的皇太子,居然用手段威吓四位老祖宗,不许他们为旁系族人做主。

    实在是偏心啊,老祖太偏心了!但是这样也好,也许是老祖也担心四位老祖宗的反弹,所以定下了十场决斗的规则。四位老祖宗告诉冯克劳尔,只管狠狠的放手施为,哪怕将云苍龙赢个倾家荡产,他们也会为冯克劳尔做主。

    “这一次,一定要大胜!”冯克劳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讥嘲的看向了林齐。这个倒霉的小家伙,他一定不知道自己为他准备了什么样的大餐,十位旁系一脉中最优秀的晚辈,个个身怀绝技,冯克劳尔一定要用猫戏老鼠的方式,将林齐活活虐死。

    怨毒看了一眼坐在看台上的云,冯克劳尔冷哼了一声。

    该死的贱种,她怎么就不死在外面?好容易借着青老人护送她出去采购珍稀药材的机会,将她打入了绝望深渊,十五年来,旁系一脉侵占了她母亲留下的大笔家产,获取了极大的利润。借助这些利润,旁系一脉的族人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但是她居然又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了林齐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混蛋,居然堂而皇之的杀死了这么多族人!

    “血债血偿啊!”冯克劳尔低沉的哼哼了一声,然后他放声大吼道:“云山,出来吧,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武勇,让那些歧视你的族人见识一下,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才!”

    低沉的怒吼声响起,校场一侧的护壁上一座暗门开启,一个身高两米开外的壮汉大步走了出来。青色的头发,青色的皮肤,泛黄的眸子里闪耀着凶残的野性的光芒。云山,云氏一族旁系族人,他的父亲是云氏一族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他的母亲,则是一名有着异族血脉的女奴。

    林齐诧异的看着云山,这个家伙看上去真的像是一座小山啊。尤其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那股灼热而狂暴的气息让林齐不由得咧嘴笑了起来:“唷,云氏一族果然是藏龙卧虎,居然有族人拥有岩石泰坦的血统?嘿嘿,冯克劳尔长老,你想怎么比呢?”

    校场内的云氏族人沉默了一下,然后那些血统纯正的嫡系族人纷纷大笑了起来。包括那些下注赌林齐输掉这一场的人,都在尽情的嘲笑着云山。对于这些拥有皇室血裔,将自身血脉看得无比重要的云氏一族嫡系族人而言,云山简直就和牲口没什么两样。

    云山大步走到了林齐面前,几乎是面对面的站在了林齐身前。他仗着身高的优势俯瞰着林齐的面孔,低沉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单纯的角力,混蛋!不许动用斗气,单纯的角力!输的人,死!你敢么?小白脸?”

    恶狠狠的盯着林齐,云山死死的咬着牙齿,他听到了看台上的嘲笑声,但是他强迫自己不去听这些嘲笑。这些嘲笑,他已经听了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

    林齐瞪大了眼睛,他回头看向了哔哩哔哩,无奈的抚摸着自己的脸蛋:“我像是小白脸么?哔哩哔哩?难道我还算是小白脸?”

    哔哩哔哩谄媚的向林齐笑了笑,他恭敬的向林齐鞠躬行礼,大声的赞叹道:“伟大而恐怖的主人,和这个丑陋的家伙比起来,您实实在在、彻头彻尾的是一个小白脸啊!”

    “滚!”林齐一脚踹向了哔哩哔哩,小恶魔很配合的撅起屁股,被林齐一脚踢飞了十几米外。他大呼小叫的冲到了校场边,得意洋洋的向看台上的那些云氏一族的旁系族人挥动起了尖刀:“你们这群愚蠢的猪猡兽,你们输定了,伟大的主人是不可战胜的!”

    云山皱眉看着林齐,他沉声喝道:“角力,小白脸,不要拖延时间。或者你自己,或者你的人,来和我角力吧!不许使用斗气,单纯的肌肉力量,你敢么?”

    皱了皱眉头,林齐看着云山淡淡的说道:“不使用斗气,是因为你根本就不会斗气吧?”

    云山的脸色骤然一变,他愤怒的咆哮了一声,握拳就要向林齐打下。林齐摇摇头,迅速的后退了几步,避开了云山的拳头。他沉声道:“如果是角力的话,那么我来陪你玩玩!”

    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林齐脱去了外面的长袍,脱去了上半身的衣衫,露出了健壮的,犹如钢锭雕成的肌肉。他慢慢的比划了一个起手架势,兴致勃勃的说道:“我的力气可也不小,云山,和我试试怎么样?嘿嘿,如果你能胜过我,你一场就能干掉我,剩下的九场根本没必要比了嘛!”

    云山露出了一丝狞笑,他缓缓的点了点头,看了冯克劳尔一眼。

    冯克劳尔笑了笑,他挥了挥手,就有一群护卫推着两台奇怪的物事走进了校场。在冯克劳尔的要求下,林齐和云山面对面的相隔不到一米站定,两人都是一腿在后撑住了身体,另外一条腿则是放在身前,和对方的腿死死的顶在了一起。

    那些护卫将两台奇怪的物事固定在了两人的身后,距离他们的后背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在他们的脚边,从那两台物事内牵扯出了一条弹性绳索,连上了一个小巧的机括固定在了地上。

    规则很简单,林齐和云山相对而立,单纯依靠**力量,随意向对方发动攻击,或者重拳轰击,或者用力推搡,总而言之,只要让对方后退一步,就会踏在机括上。而固定在他们身后的,那好像是车厢一样的奇怪物事中,一柄魔法金属锻造的长枪就会刺出,穿透失败者的胸膛。

    长枪的枪头上淬了剧毒,足以让圣境战士强横的**都在瞬间崩坏的剧毒。

    退后一小步就死!

    用最纯粹的**力量碾压敌人,让敌人后退,让敌人去死,让自己获取胜利。**裸的,血腥的,野蛮的角力。不得不说冯克劳尔想到了一个很绝妙的法子,手上还拥有一个很出色的人选。

    拥有泰坦血统的云山,虽然他的泰坦血统很是薄弱,但是他的力量也不是普通人能相比的。双方都不动用斗气的情况下,云山的**力量将占据绝对的优势。

    “可以开始了!”等得一切布置妥当,冯克劳尔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似乎已经看到了枪尖从林齐胸前刺出的美妙景象。只有他才知道,自幼被族人歧视,从没有机会修炼斗气的云山,到底拥有多强悍的**力量。

    “开始了,小白脸!”云山狰狞的看着林齐,他凑到了林齐面前,压低了声音说道:“听说你和云殿的关系很好?嘿,她生得很漂亮,我想狠狠的干她,等你死了,我会干她的!”

    林齐的脸骤然一沉,云山的话触动了他的逆鳞,本来还想好好玩一下的林齐,瞬间动了杀心。

    一声虎啸喷出,林齐周身肌肉宛如海潮一样剧烈波动,还没等云山看清林齐的动作,他已经一拳砸在了云山的心口。经过无数秘药淬炼,经过无数岩蜥蜴血液浸泡,经过龙力精气强化的**爆发了让人惊怖的力量。一拳,云山的身体洞穿,一颗血淋淋的心脏被林齐握在手中,轻轻的一把捏成粉碎。

    林齐冷冷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冯克劳尔,淡淡的说道:“杀人而已,哪里需要搞这么多噱头?”

    慢慢的收回手,一脚将云山的尸体踢飞了老远,林齐慢吞吞的走到了冯克劳尔面前。

    “不要再找这种心理扭曲的变态来送死了,杀这种人,我觉得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