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章 冯克劳尔的坚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满场哗然中,一个有着金色长发,身穿紧身骑士装的少年缓步走进了校场。

    少年和冯克劳尔生得有**分相似,除了身高比冯克劳尔矮了一拳,其他基本上就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一般。他慢慢的一步步的走向玄蓝,虽然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很紧张,甚至紧张得浑身关节都绷紧了,但是他依旧一步步的向玄蓝走了过去。

    林齐向这个名之为阿凡的少年望了一眼,大概就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但是已经有了天位的修为,而且不是普通的刚刚踏入天位,而是天位上阶的实力。在这样的年龄拥有这样的斗气修为,这让有着许多奇遇的林齐都不由得大为羞惭。

    更让林齐好奇的就是,阿凡的左右眸子分别是一金一银,随着他一步步的走进玄蓝,他的眼珠都逐渐荡漾成了金银二色。这种金银二色的眸子在西方大陆被称之为魔瞳,显然年龄不大的阿凡还修炼了某种奇异的瞳术,而且还有着极高的修为。

    这么点年纪,不仅仅是斗气达到了很多成年人一辈子都修炼不到的水准,甚至瞳术秘法都有了这么大的成就,可见这是一个资质极佳,而且很有毅力非常刻苦的年轻人。林齐冷眼看着阿凡,突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你又何必要上来送死?在决斗还没开始前,我允许你有认输离开的机会。”

    玄蓝歪了歪嘴,他可不愿意阿凡认输,这小家伙看上去细皮嫩肉的很好吃,如果他认输了,玄蓝就没得吃了。但是他就是服林齐,所以玄蓝乖乖的站在一旁不吭声,只是在心里不断的祈祷着,希望阿凡能够坚定不移的和自己角力,这样他就能顺理成章的把他吃掉了。

    阿凡的眉心一根青筋跳起,他一步步的走到了距离玄蓝还有二十几米的地方。四周明亮的光照了过来,但是玄蓝庞大的身躯杵在这儿,大片阴影覆盖了这一块校场,阿凡就被玄蓝的阴影笼罩。

    双手紧紧握拳,阿凡死死的盯着站在玄蓝脚尖前的林齐,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有必须登场决斗的理由。我不会放弃我的骄傲!哪怕是死,我也绝对不会放弃我的骄傲!”

    林齐诧异的看着阿凡,他不知道这小家伙的骄傲是什么,他也不知道这骄傲是从哪里来的,他只是觉得可惜,生得多俊俏的一个小家伙,而且能够有这样的资质,这样的毅力,也许等他到了足够的年纪,他将成为一个比冯克劳尔更强大的存在?

    “我真蠢!”林齐突然笑了:“嗯,你是我的敌人,我为什么要担忧你的生死呢?你死了,对我而言更加的安全。放任一个有着足够的资质足够毅力,而且足够骄傲的敌人活下去,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认真的点了点头,林齐很是严肃的对阿凡说道:“那么,我来宣布角力的规则,然后你就可以死了。”

    阿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张白净的面皮涨得通红一片,他死死的盯着林齐,双手握拳的他浑身骨节都剧烈的响了起来,发出了一连串炸豆子一样的‘啪啪’声。他的眸子里金银二色奇光冉冉旋转,他沉声道:“宣布规则吧,能够死在和一个巨人的公平决斗中,我很荣幸,也很骄傲。”

    林齐望了他一眼,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丝讥嘲的笑容。

    他向站在一旁的冯克劳尔看了过去:“这是你的儿子?我听到他们的讨论了。不仅是你的儿子,而且是你最年轻的儿子,也是资质最好、成就最高的一个儿子,你真舍得让他送死?”

    冯克劳尔静默不语,他背着手站在那里,过了许久许久,他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当然,面对必死的决斗,我不会让别的族人来死。如果真的必须有人牺牲,那么就让我的儿子来吧。他是一个骄傲的人,他也不会容忍我用别的族人来白白送死。”

    “你很自私。”林齐看着冯克劳尔:“其实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你们。如果不是你们贪婪的侵占了云的家产,如果不是你们图谋不轨陷害、刺杀云,如果不是你们非要依仗着自己在族中的权势颠倒黑白欺凌云,今天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林齐很认真的说道:“我一直以为,我护送云回归家族,不会有太多太大的麻烦。她回到自己的父亲身边,接管自己应有的产业,然后顺利的接掌她应有的权力,大家安安稳稳太太平平的过日子就好。但是我真没想到,我们走进维亚斯港城之后碰到的就是阴谋和谋杀。”

    “冯克劳尔,你抚心自问,这都是你们的错。你们不该这么贪婪,不该这么黑白不分,如果不是你们步步紧逼的话,我不会用这么激烈的手段对付你们。你的儿子,也不会站在这里。”

    “到了现在,你们还不认输?你还要将自己的幼子拿来送死!你太自私,你身后的人太无情,你们这群自私又无情的混蛋,你们真不该活在这个世上。不要让你的儿子来和玄蓝角力了,冯克劳尔,就是你吧,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你就来和玄蓝分一个生死。”

    冯克劳尔眯着眼,他死死的盯着林齐,突然笑了起来。

    “我们自私,我们无情,我们贪婪,我们黑白不分?”

    轻轻的摇了摇头,冯克劳尔淡然道:“你说得我们十恶不赦,好像我们都是一群该死的人?但是,是谁让我们变得自私,变得无情,变得贪婪,变得黑白不分呢?是谁呢?”

    “是我们愿意成为被人歧视的混血后裔么?是我们愿意以这样的血统存在这个家族么?是我们愿意的么?既然他们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让我们这样的混血族人出现,为什么我们一出生就被烙印上‘卑贱’的烙印?”

    “那些血统纯正的嫡系族人,他们高高在上,自幼衣食无忧,享受所有旁系族人的供奉。他们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他们的衣物、食物、出行的车马、修炼的丹药和其他所需,所有的都是最好的。而我们呢?我们是奴仆,我们是奴隶,我们就是人形的牲口。”

    “我们这些混血的后裔,我们从小被严苛训练后送入那些掩饰家族和附庸家族,我们做牛做马殚精竭虑的赚取巨额的财富,九成九以上的财富被这些嫡系的族人拿去享用,我们以十倍以上的人口,却只能得到一点点残渣果腹。”

    “我们没有权力,我们只能努力的挣扎着为自己谋取一点权力。我们的男丁被随意的惩罚,一点点错失就会被严刑拷打,被送入矿山做苦力,被阉割成为阉奴,或者被送去那些九死一生的地方为家族寻找各种珍奇的宝物,或者去探索那些凶险无比的秘境、遗迹。”

    “我们的女孩,她们被当做玩物。。。或者拿去联姻,或者拿去送礼,或者单纯的被作为发泄的工具。男丁还有依靠武勇改变命运的机会,她们自生下来就被根据长相姿色划分了等级,高等级的作为高级间谍,中等级的作为高级妓女,下等级的作为侍女仆役。”

    “我们这些旁系族人,如果不是四位老祖邀天之幸,拥有了和元老们对抗的力量,我们只是一群被圈养的猪狗。幸好四位老祖,他们,他们拥有了让元老们都不得不正视的力量,我们才逐渐的在家族中拥有了一定的权力,拥有了一定的说话的权力。”

    “在你看来,我们侵占云殿的家产是大逆不道;我们谋害云殿是十恶不赦;我们颠倒黑白是活该被你杀死。。。但是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如果我们不竭尽全力、不择手段的争取家族的中的权力和地位,我们。。。”

    云晓澜突然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淡淡的说道:“够了,冯克劳尔,你想整支族裔被诛杀么?”

    包括那些和云晓澜父子不对盘的嫡系长老,包括云晓明、云晓崆等五位大佬在内,所有嫡系族人都对冯克劳尔投以愤怒的目光。家族内部的那点龌龊事情,大家私下里沟通解决就是,这么堂而皇之的暴露在外人面前,你冯克劳尔想要造反么?

    这种大逆不道的行径,奏明老祖宗诛杀冯克劳尔整个族裔都是理所应当的了。

    阿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上前了一步,低沉的说道:“我有我的骄傲。。。他们都说,我是除了云殿以外,家族三十岁以下青年当中最优秀的天才。在云殿失踪的十五年内,我就是家族资质最好的天才。”

    “所以,哪怕是死,我也不能避战!因为我们,无路可退!”

    校场内,那些旁系族人,不管他们是否是一个派系的,所有人同时深吸了一口气,纷纷站起了身体。

    也不知道是谁带头,他们用右掌按住了心口,然后向着校场内的冯克劳尔和阿凡父子两鞠躬行礼。

    数万人齐刷刷的向两人行礼,云晓澜等嫡系族人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云苍龙轻轻的冷笑了几声,一股纯粹的、毫不掩饰的杀意骤然向四周扩散了开来。

    林齐死死的盯着冯克劳尔,过了许久,林齐才突然一笑:“你们真的很可怜。。。但是,你们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是传说中庇护万物的神灵,我只是一个想要保护我的小兄弟。。。嗯,现在是小妹子的大哥而已。我不管你们谁对谁错,谁对我的人下手,我就弄死他,就这么简单!”

    “哪怕云的长辈都是恶魔,你们都是神灵。。。我也会弄死你们,维护他们。因为云是我的人,所以,我就弄死你们,事情其实很简单。”

    林齐挥了挥手,玄蓝缓缓向前挪了一步。

    冯克劳尔坚定的看了一眼林齐,然后低沉的喝了一声:“阿凡!”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