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宁死不屈?哈!!!(2)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齐威严的看着这些牛头恶魔:“他们最近都还乖巧?”

    一尊脖子上生了三个牛头,上半身生出了六条手臂的恶魔急忙瓮声瓮气的回禀着:“伟大的林齐陛下啊,我等命运的主宰,那个绿皮的小老头和那小白脸都很乖巧,但是那个小妞整天都在辱骂您!”

    林齐撇了撇嘴,蓝苓那丫头在辱骂自己,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嘛。当林齐听到阿尔萨那些老恶魔是怎么炮制这丫头的时候,林齐都觉得浑身毛骨悚然,她不开口骂咧才怪了。

    “那么,先带我去见见她。”林齐轻轻的挥了挥手。

    二十四头分别长出了好几个脑袋、好多条手臂的牛头恶魔急忙站起身来,他们鼓足了力气,联起手来,艰难的将身后那扇巨大的黑色金属大门推开。金属大门上一张浮雕的恶魔面孔两颗眸子里射出了一丝淡淡的红光,迅速的在林齐等人身上转了一圈,随后一声不甘的呻吟声从那门户中响起,这扇诡异的,用地狱提供的邪恶锻造法制造的‘恶魔之守’大门这才缓缓开启。

    林齐看了看那二十四头牛头恶魔,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是来自多臂秘魔一族的神职传承的后遗症,在数年前,自己从神域中获取了极大好处后,林齐利用天堂山和地狱等元界单位巨大的内部世界,偷偷的携带了数以百万计的下属潜入神域,从传承神殿中获取了巨量的神职传承。

    这些牛头恶魔,他们就挑选了那些多臂秘魔一族陨落神灵的神职晶体进行继承。多臂秘魔一族混乱邪恶、嗜杀如狂的本性,非常符合这些牛头恶魔的禀性,所以他们的融合非常成功。但是林齐也没想到,等这些牛头恶魔回到深渊世界后,他们的身体居然发生了异变——他们和多臂秘魔一族的那些神灵一样。多生出了一些脑袋和手臂来。

    只不过,这样的异变让这些牛头恶魔的实际战斗力凭空涨了好几倍,林齐倒是乐见其成。

    沉重的金属大门缓缓开启,一股阴寒刺骨的黑暗力量从门内喷了出来。那些牛头恶魔再次跪在了地上,毕恭毕敬的将正前方的那颗主要头颅的额头紧贴地面。林齐向这些恶魔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走进了这座林齐的下属们耗费了无数心力,专门用来关押最重要囚犯的深渊魔狱。

    一道道水波一样的黑色光纹凭空荡漾了开来,这座深渊魔狱中按照地狱给出的设计图纸,布置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杀伤力极其惊人,而且诡异、邪恶到了极点的结界和禁制。这些看似普通的黑色波纹。如果是外来的侵入者一不小心踏错一步,就会立刻被挪移到一个极其脆弱的小次元空间中,然后这个人力制造而成的次元空间会立刻崩解。侵入者的身体也灵魂都会随之变成无数碎片。

    熟门熟路的避开了数百道恶毒的禁制,林齐终于来到了一座不断喷射出淡淡的黑气,看上去纹理犹如生人皮肤,摸上去还有一丝温暖和一丝血肉之躯弹性的门户前。在这座牢门附近,建造了几个小小的供狱卒居住的单独房间。见到林齐凭空从黑色水波中走了出来,这几个生得面容狰狞形如螳螂的镰刀恶魔急忙从自己的单独房间内走出,迅速的五体投地跪在了地上。

    “打开牢门!”哔哩哔哩从林齐身后窜了出来,神气活现的一脚踢在了一个镰刀恶魔的脑袋上。

    踢出这一脚的时候,哔哩哔哩心中的快意和欢乐简直是无法形容。镰刀恶魔,这在恶魔族群中。那都算是高等级的主战恶魔,而哔哩哔哩自己呢?当年的哔哩哔哩,只是一个混血的劣等小恶魔。那是恶魔族群中最卑贱、最没有价值的杂碎货色。

    但是现在,哔哩哔哩可谓站在了无数恶魔的头顶,他可以肆意的折辱、殴打那些强大的、有着尊贵血脉的大恶魔。而那些大恶魔被哔哩哔哩踢上一脚,打上两拳后,他们还会感激涕零的亲吻哔哩哔哩的靴子。这种命运的瑰丽和不可思议,这种高高在上的权势带来的甜美。让哔哩哔哩沉醉了。

    那个镰刀恶魔谄媚的向哔哩哔哩笑了笑,飞快的亲了一口哔哩哔哩的靴子,然后一溜烟的窜了起来,抽出了一柄魔法钥匙,麻利的打开了牢门。这扇门户开启后,可以看到在两米外,还有另外一扇牢门。剩下来的几个镰刀恶魔鱼贯而出,轮次打开了后面的几扇牢门。

    林齐点了点头,缓步走进了这座关押着被他在蓬莱岛内俘虏的天晶一族蓝苓的囚牢。

    这是一个长宽数百米的正方形空间,屋顶距离地面大概有百米高下。让人感到难以容忍的是,囚牢的地面被开凿出了一个深深的大坑,里面注满了黑红色,散发出一股子逼人的腐烂气味的粘稠不知名液体。在这黑红色的粘稠液体表面漂浮着数百条腐烂的魔兽尸体,在这些身躯或大或小的魔兽尸体上,盘踞着数以千计恶行恶色、狰狞丑恶的毒蛇。

    饶是林齐这样见过无数尸山血海的强势人物,当他看到那些狰狞的毒蛇时,都不由得浑身一阵哆嗦。而让林齐都忍不住想要呕吐的是,在那黑红色的水坑内,在那粘稠的浆汁中,无数知名的不知名的深渊魔虫正在疯狂的蠕动挣扎着。

    深渊生物本身就生得丑恶狰狞,而深渊的虫豸更是长得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力,他们的恶心和邪恶足以让所有见到过他们的人做噩梦。而阿尔萨那群老恶魔在这个水坑里丢进去的,全部是他们特意搜集的,那些生得最恶心、最狼藉、最污秽、能够给一个正常生物造成最大心理冲击力的恐怖玩意儿。

    这个房间被威力强大的禁空结界笼罩,哪怕是林齐都感受到身体有一丝丝的沉重,其他所有主神级以下的生物,在这个房间内是无法悬浮在空中的,他们只能依靠某些外物才能让自己的身体不和这些恶心的液体以及里面那些更加恶心的虫豸接触。

    这样的外物只有一根,那是一根不过手臂粗细,露出水面大概二十米高的光洁金属杆。在那金属杆的尽头,是一个直径大概有一尺左右的金属托盘,如今面色惨白、目光散乱不堪的蓝苓,正艰难的趴在那圆盘上,死死的咬着牙,歇斯底里的问候着林齐的历代祖先。

    蓝苓绝大部分的力量都被封印,只是给她留下了大概和天位下阶战士相当的实力。这点力气可以勉强让她趴在金属杆的上方,让她不至于从那金属杆上摔下来而已。

    “天晶族人,都有洁癖!”地狱很阴险的冷笑着:“非常,非常,非常极端的洁癖!唔,用这样邪恶的手段,对付一个有洁癖的天晶一族的少女,这种做法,我非常欣赏!”

    ‘嗒嗒’的蹄子声从林齐身后传来,驴子愤怒的咒骂着,一蹄子将拦在了他面前的酒桶踹开,然后好奇的从林齐的两腿之间探出了头来。“哇哦,一个天晶一族的丫头?哈,如果她从上面摔进水里,我敢打赌,这丫头肯定会自杀的!哪个孙子想出这么邪恶的法子的?”

    两只兔子盘坐在驴子的背上,他们瞪大了眼睛打量着趴在金属杆上瑟瑟发抖的蓝苓,用专业级的目光判断出了蓝苓身上那套衣物的价值。大黑蠕动着三瓣嘴,慢悠悠的咀嚼着一块魔法水晶,轻描淡写的开口了:“把她丢进这个美妙的池塘之前,扒光她的衣服好不好?这些料子弄脏了,就不值钱了。虽然是二手衣服,但是带臭气的二手衣物和不带臭气的二手衣物,价码也是不同的!”

    小黑则是无比阴险的在一旁恶狠狠的补充道:“其实我建议你们不要这么做!这可是一个天晶一族的纯血统族人!啊哈,生长期达到十亿年的天晶族人的少女,如果她还没有成亲的话,她的心脏就会转化为一颗蕴藏了无穷生命能量的‘室女晶心’,那可是炼制各种极品药剂的最好材料。”

    清静玉蟾‘噗’的一下从驴子的尾巴上跳了出来,端端正正的趴在了小黑的头顶。他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浑身瑟瑟发抖的蓝苓,轻轻的摇了摇头:“你们太残忍了,这种事情,怎么能做呢?你们太愚蠢了,这个女人的年龄不超过三千万岁,相对于生长发育极其缓慢的天晶族人而言,她只是一个刚刚成熟的少女!十亿年?那还要等到何年何月?”

    林齐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然后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清静玉蟾的脑袋上。林齐很不客气的训斥道:“不要说这些奇怪的残忍的话,我们不是残暴、邪恶的恶魔,我们是内心充满爱和阳光,秉性真正的骑士之道,维护这个世界和平、守护这个世界所有生灵的正义战士。”

    抓起清静玉蟾,好似揉捏橡皮泥一样在手中把玩着,林齐笑着向蓝苓点了点头:“蓝苓小姐,如果你愿意为我效力,并且将你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的话,我可以赐予你自由。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