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大肥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铁崖战堡西北侧的山洼内,头发胡须半白的阿布正阴沉着脸,用铁钩一样的手指撕开一块肉干,宛如秃鹫进食一样直着脖子将长长的肉条直接吞进肚子里。

    肉干是上好的小羊羔肉晒干后洒上盐巴制成,对于游牧部落的子民而言,这样的食物就是上好的美味。尤其是阿布这样强大的战士头领,他自幼就是吃生肉长大,这种还带着血腥味的肉干最符合他的胃口。

    “阿辛,你这个蠢货!”吞了几条肉干,阿布突然抓起身边一块石头重重的投了出去。

    正蹲在十几米外一块大石上进食的阿辛被石头砸在了脑门上,‘嘭’的一声闷响,阿辛瘦削的身体被砸飞了出去,狼狈的翻滚出了十几米外。一声愤怒的咆哮传来,阿辛的眼珠变成了赤红色,他一骨碌的跳了起来,一把拔出了随身的弯刀,恶狠狠的朝阿布的方向挺进了几步。

    阿布丢下手上的肉干,反手握住了佩刀的刀柄,讥嘲的笑了起来:“唷,小鹰崽子翅膀硬了,敢对自己的父亲亮出爪子啦!哈,阿辛你这个狗杂种,你能宰了我,家产就全部是你的!嘿,我的那几个小老婆都是你的女人,你有那本事么?”

    雪片纹龟兹钢锻造的弯刀在刀鞘中发出低沉的鸣叫,阿布凶狠的看着自己最桀骜不驯的儿子阿辛。如果他敢对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动手,那么他肯定要好好的教训他一下。这条白眼狼小崽子,就算以后还要靠他撑住家里的门户,但是这次怎么也要让他半年爬不起床来。

    真以为自己不知道他背后偷偷摸摸做的事情么?

    阿布想到自己两年前刚刚买回去的那个小老婆为自己生的孩子就一肚皮火气,真以为他老糊涂了,不知道那个小崽子是阿辛的种么?但是游牧部落不讲究这个,反正只要是男丁,就是未来顶家立户的好汉子,家里多个男丁,总归不吃亏就是。

    但是阿辛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否则他以后还不知道会做什么事情!

    阿辛握着弯刀,慢吞吞的俯下身体,宛如觅食的饿狼一样绕着阿布缓缓的转起了身子。他手上的弯刀宛如流水一样随着他的手腕荡起层层寒光,这家伙准备出手了,准备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出手了!

    阿布露出了狰狞的笑容,这个狗杂种还是忍不住了啊!他迫不及待想要接管家产了?

    但是他要明白,一个地位上阶的战士和一个天位中阶的战士有多大的差距!阿布眯着眼看着阿辛的身体,盘算着要在他身上留下多重的伤才能震慑自己的家人和族人。

    “阿辛,你这个只知道冲动坏事的狗杂种!”阿布阴狠的讥嘲的冷笑着:“五百头肥壮的牲口,就因为你的冲动赔给了那个该死的税官!五百头肥壮的牲口,足够买回来一百个你这样的狗杂种了!你的娘,我当年也只用了十头牲口就买了回来!你居然一下子就让我损失了五百头!”

    阿布是大陆之桥上一个大的游牧势力当中,一个中型部落的首领。他妻妾众多,儿女上百,家财也很是豪富。这次因为要在铁崖战堡交易上万口大牲口,生性吝啬、贪婪、多疑的阿布就亲自带着族人押送牲畜群来铁崖战堡。

    但是在经过税卡的时候,他的儿子阿辛和税务官起了冲突,干净利落的给了人家一刀。这一刀就宰掉了他五百头最肥壮的大牲口,这让阿布怎么不心痛?

    所以他要趁机教训教训阿辛,他要让阿辛明白,刚长成的小狼崽子就是小狼崽子,想要取代狼王的位置,他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呢。

    ‘嘿哈’一声大吼,阿辛犹如一头发狂的野狼一样向阿布冲了过来。锋利的弯刀轻盈的撕开了空气,向阿布的脖子划了过去。阿辛的脸急速充血,面孔变得赤红一片。他狂热的呼喝着,幻想着杀死自己父亲后自己继承家产的美好场景。

    除了自己的生母,阿布所有的女人都将成为阿辛的女人。所有的财富,所有的牲口,部落那广袤的草场都会成为他的个人财产。阿辛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他将全部的力量都融入了这一刀中。

    阿布冷哼了一声,他稳定的大手拔出了弯刀,轻描淡写的用刀柄重击阿辛的手腕。阿辛发出一声惨嚎,他的腕骨‘咔嚓’一声脱臼,弯刀打着旋儿飞出去了老远。阿布随手一刀砍在了阿辛的身上,从他的左肩一直到的右边小腹,锋利的弯刀切开了他身上的老羊皮大衣,在阿辛的身上切开了一条深有一寸的狰狞伤口。

    弯刀下刀的角度极其诡异,刀锋呈四十五度切入身体,这样伤口的截面更大,切开的血管和肌肉更多,恢复起来就更加的缓慢,很自然的,伤者吃到的苦头就越大。

    阿辛惨嚎着向后急退,但是阿布狞笑着追上前了几步,伸手抓住了阿辛头上油腻腻乱糟糟的头发,重重的将他按倒在地。阿辛的脑袋狠狠的锤在了一块石头上,他的头破了一大块皮,鲜血立刻淌了一脸都是。

    “阿辛,你这个狗杂种记住!”阿布阴沉着脸看着阿辛:“我还没老,我还没老到轮到你来动主意的时候!你如果有本领,就自己去创办一份家业!如果你没那个本事么。。。等我死了,我会留给你几头小羊羔的!”

    得意的一脚将阿辛踢飞了出去,阿布将弯刀归鞘,笑呵呵的向四周放声大笑的族人点了点头:“这小崽子,他想动我的主意?哈哈哈,除非他实力再上一阶,不然的话等他老死了,我还能继续玩女人杀人呢!”

    四周的族人都放声的笑着,阿辛对阿布的挑战在他们看来就是一个笑话,老奸巨猾、阴狠凶残的阿布怎可能随随便便让自己的儿子占了便宜?阿布现在是天位中阶的实力,阿辛只是地位高阶,如果阿辛不能努力修炼突破天位的话,他的寿命只有阿布的一半不到,很可能他还真不能熬得赢阿布。

    林齐裹着一条脏兮兮的黄布袍,慢吞吞的顺着密布着牲口粪便的通道走到这山洼的时候,正好看到阿布大力劈砍自己的儿子,宛如对待仇敌一样将自己的儿子踢了出去。

    惊讶的回过头,林齐向跟在身边的一个枯瘦的中年汉子笑了笑:“我听说过这些游牧民的风俗,但是我真没想到,他们是真的会对自己的儿子下杀手?这一刀可真干净利落!”

    枯瘦的中年人是铁崖战堡经纪行的经纪人,也就是地头蛇、包打听一类的人物。林齐找到了这个中年人,就是委托他帮自己找一伙实力足够、背景靠山也非常强大的游牧部落的族人办点事儿。

    让林齐一行人站在山洼入口处,中年男子大步的向山洼内走了过去:“阿布,阿布老爹,我给你带来了好买卖!啊哈,你想不到的好买卖啊,大客户,真正的大客户。”

    随后中年男子和阿布就用游牧民的方言快速的交流起来,两人不时的向林齐这边看一眼。

    林齐眯着眼没吭声,心里只是暗笑不止,这个中年人向阿布介绍说林齐一行人是‘大肥羊’,还嘻嘻哈哈的要求阿布得到好处后给他分润起码三成的利润云云。阿布则是很仔细的向中年人打探林齐一行人的背景,两人的语速飞快,他们用最精炼最简洁的语言交流了有关林齐的一切情报。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林齐缓步走上前,慢吞吞的说道:“阿布老爹,您好啊。我手头有一批货物,准备拿去草原上进行交易。但是我路上出了些意外,我的随行护卫。。。所以我需要找一批强力的有信誉的人护送我去你们的王帐。”

    阿布眯起了眼睛,他深陷的眼眶以及琥珀色的眸子让林齐想起了扑食的秃鹫。

    舔了舔嘴唇,阿布怪笑了起来:“哦,当然,我的族人非常的强大,我的信誉也响彻整个草原。大陆之桥上大大小小上千块草原、戈壁和沙漠,谁不知道我阿布老爹是最讲信誉的人?”

    用力拍了一下林齐的肩膀,阿布的手臂很用力。林齐好似承受不住他的拍打,踉跄着向后倒退了一步。阿布顿时满意的笑了起来,他放声笑道:“啊哈,我能看看您准备的货物么?您没有携带车队,那么,您的货物都是用空间戒指装载的么?”

    林齐轻咳了一声,他晃了晃肩膀,好似他的肩膀很痛一样。他的手在空间戒指上抹了一下,掏出了一块在黑山公国收购的上好铁锭。经过起码两百次锤炼的方形铁锭上密布着水波一样的花纹,黑白相间的花纹代表着这是一块上上品的好家伙。

    “哇哦,这可是一笔大买卖!”阿布兴奋的笑了起来,他用力的搓动着双手:“那么,孩子们,杀一头牛,杀两头羊,准备好酒,我们迎接贵宾!您准备给我们多少报酬呢?如果我护送您去王帐的话?”

    林齐沉思了一阵,慢吞吞的点了点头:“我的总利润的百分之一,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公平合理的价钱!要知道,我这里只有几个人,我只是跟随您的队伍回去而已。”

    阿布扁了扁嘴,他低声咕哝了一声‘百分之一’,然后无奈的点了点头。

    “那么,孩子们,准备晚餐,准备美酒佳肴,让跟着过来的几个娘们准备一下招待贵宾!唔,我们得尽快把这些牲口出手了才行!”

    阿布的族人们流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贪婪目光,然后他们纷纷四散走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