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暴力震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星光下,夜色中,人影憧憧。

    无数条饿狼一样的身影从沙地中跃起,狂呼大吼的厮杀在一起。他们都裹着长长的斗篷,都手持弯刀,身上都带着一模一样的羊肉膻味。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夜色中如何分辨敌我,他们发出野兽一样的长啸声,弯刀撕裂了空气,带起了大片寒光和无数的血水。

    更有大群手持弓箭的人影在各处急速奔走,不时向人群中看似胡乱的射出一箭。

    箭矢裂风,几乎每一箭总能命中一个目标。箭矢透过肌肉和骨骼发出‘噗嗤’脆响,那种声音简直能让人做噩梦。石柱堆里有沙驼一族的战士骑着战马冲锋而出,弯刀随着战马的狂奔在夜风中带起了‘嗡嗡’脆鸣。虽然冲出的战士不多,但是数十名骑上了战马的战士在这种小规模的交战中已经是一股举足轻重的决定性力量。

    排成一排的骑兵呼啸着卷过混战的人群,骑在马上的战士只是将弯刀斜斜的靠在马鞍边,借着战马冲锋的势头,他们只要稍微调整一下弯刀的水平角,就能轻松的砍下一颗颗的头颅。

    ‘噗嗤’声中,人头乱滚,数十名骑兵风卷残云般冲过混战的人群,当场砍下了上百颗头颅。

    林齐的精神念力笼罩了这一块乱成一团的戈壁滩,他惊讶的发现这些骑兵战士砍下的都是沙盗的头颅,而没有误伤哪怕一个沙驼一族的战士。林齐有精神念力监视四周也就算了,他能看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但是这些骑兵能够在夜色中准确的分辨敌我,只能说这是一种近乎野兽本能的天赋。

    阿布已经大吼着冲了出去,他拔出了弯刀,大声的呼喝着,而且顺便一脚踹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呵斥她们赶快找个安全的地方躲避。

    沙盗,这是戈壁滩上最凶残的一伙暴徒。他们的身份复杂,平日里他们很可能是循规蹈矩的牧民,甚至有可能就是你隔壁部落最慷慨热情的大叔,最豪迈勇悍的兄弟,甚至很可能她是一个精明能干能做一手好奶茶的大娘。但是当他们裹上了斗篷,响应头领的召唤聚集在一起,他们就变成了一群凶残的、暴虐的、让人闻风丧胆的暴徒。

    沙盗所过之处寸草不留,所有货物抢光,所有男人杀光,所有女人先被轮番凌辱后再贩卖为奴隶。只要是有利可图的,沙盗就会抢,就敢抢。商队,部落的营地,甚至是某个汉国的王帐营地,只要他们聚集起足够的力量,他们就敢肆无忌惮的抢劫一把。

    沙驼部落曾经受过沙盗的袭击,那一次有着三万战士的沙驼部落受到了一万多名沙盗的突袭,被抢走的牲口就有数万头,蒙受了前所未有的惨重损失。故而沙驼部落对沙盗恨到了骨子里,但是他们也从骨子里知道沙盗有多么厉害,有多么的难缠!

    小股的沙盗倒也罢了,如果是大股的沙盗,那么今晚上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

    “如果我们输了,你们就自尽罢!”阿布一边向外冲,一般朝那几个女人大声咆哮着。

    落在沙盗手中,女人可能被贩卖为奴隶,但是更大的可能是在无穷尽的凌辱中被活活折磨致死。如果阿布带领的族人被击溃,队伍中的这几个女人会被外面的沙盗轮番折磨,上千沙盗轮流在她们身上发泄兽欲,她们不等被贩卖为奴隶,或许就已经变成了死尸。

    几个女人默不作声的从大腿上的刀鞘中拔出了匕首,刀尖死死的顶住了心口。她们知道落在沙盗手中意味着什么,与其遭受那样的凌辱和折磨,还不如赶紧死了得好。

    林齐皱起了眉头,他一跃而起,大步向交战最激烈的地方走去。

    驴子的长耳朵抖动了一下,他丝毫不感兴趣的趴在了篝火边,眯着眼睛看着那几个女人低声咕哝道:“如果她们当中有大胸脯,外面的那些小盗贼不够我一蹄子踩的。当然喽,如果她们当中没有大胸脯,我干嘛救她们呢?我虽然是一头纯洁、善良的驴子,但是我从来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蠢货!”

    阿尔达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如果她们现在对我献身,我能保护她们。如果她们不是我的女人,我为什么要为了一群不是我女人的女人去拼命呢?你说是不是,哔哩哔哩?”

    哔哩哔哩已经舔着匕首的刀口,屁颠屁颠的跟在了林齐身后。阿尔达用力的拍了一下脑门,他无奈的长叹了一声:“噢,伟大的主人要出手了,那么阿尔达大爷也必须跟着,否则我会很凄惨的!”

    无奈的晃了晃脑袋,阿尔达一骨碌的爬了起来,狠狠的一脚踹在了酒桶的屁股上,拎起酒桶的衣领就往外走。酒桶被阿尔达在沙地上拖拽了几十米远,这才含含糊糊的从睡梦中惊醒。他摇晃了一下大脑袋,慢吞吞的摸出了一柄巨大的战锤和一面超重型大盾,摇摆着粗壮的身体慢吞吞的站了起来。

    林齐跟在阿布身后,已经来到了战场外。

    数十名沙驼一族的骑兵正在往来冲突,每一次都能有所斩获。有沙驼一族的战士点燃了枯草编成的火球丢向了外面的沙地,闪烁的火光照亮了方圆数里的沙地,将敌人的一举一动都暴露了出来。

    起码有三千名沙盗正呼啸着朝这边冲杀过来,他们发出野兽一样的呼号声,蛮不畏死的冲杀了过来。当阿布看到那些一**涌来的沙盗,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的难看。三千多名沙盗,但是他这次只带来了一千名族人!

    而且在刚才沙盗的第一波突袭中,他的族人已经死伤了上百人!

    这次沙驼部落的人麻烦大了!沙盗从来不介意自己的损失,因为不管死伤多少人,沙盗总能找到源源不尽的人力补充,好逸恶劳、灵魂中充满罪恶本性的游牧民太多了,他们才不担忧没地方补充兵力。

    但是沙驼部落不行,这一千名战士都是部落的子民,都是铁杆的族人,死伤一个就是在阿布的心口上撕下一块肉啊——和阿辛那种桀骜不驯时刻想着干掉自己老爹取而代之的狼崽子不同,这些族人战士对阿布可是忠心耿耿的,因为阿布不是他们的亲生父亲,所以他们对阿布忠心耿耿!

    “结阵,结阵,弓箭手,弓箭准备!”阿布放声大吼起来。

    但是阿布的话音未落,远处已经传来了雷鸣一样的马蹄声。起码五百名骑着战马的沙盗正发出尖锐的狼啸声,手持短弓利箭,腰悬弯刀的向这边冲了过来。他们宛如一道狂风一样从战团侧翼横插而过,五百多支两尺长的特制利箭宛如雨点一样射出,当即将战场中的沙驼战士射倒了一大片。

    阿布的身体骤然哆嗦了一下,他绝望的呻吟了起来:“完了,完了!”

    带出来的一千名战士完蛋了,就算阿布能逃回部落,他的威望也将大跌。一万多头牲口换来的大批粮草和盐巴,还有其他草原上的必须生活物资也都完蛋了!这对沙驼部落可是一个极大的损失!甚至随着商队一起出行的数十个女人,那都是族里的美女,是阿布专门挑选了半路上用来服侍自己顺带取乐的女人,她们也都完了!

    林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用力的一巴掌拍在了阿布的肩膀上,差点没把阿布一巴掌拍翻在地。

    林齐眯着眼,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这么看来,阿布族长,是你要付给我们酬劳了!这些沙盗。。。好吧!”

    回过头,林齐向酒桶指了指。

    酒桶呆了呆,然后咧开嘴大笑了起来,他低声咕哝道:“玄蓝大人不在,真可惜了这些肉啊!”

    ‘嘿嘿’怪笑了几声,酒桶不知道从哪里抓出一大桶烈酒灌了几口,然后他高有两米左右的身躯开始了迅速的膨胀。‘咔咔’声中,酒桶的身躯膨胀到了十米大小,一团炽热的气息从他体内扩散开,四周戈壁滩上的沙石迅速向他的身体飞去,这些细小的沙石还没靠近他的身体,就被高温融成了岩浆。

    一层厚有半米的岩浆铠甲覆盖在了酒桶的身上,酒桶身上的火焰冲起来有三米多高,他俨然变成了一尊地狱中的熔岩恶魔!巨大的战锤和超巨型的塔盾重重的相互碰击了一下,酒桶发出一声疯狂的长啸,然后身体骤然跳起来有百多米高!

    天位巅峰的矮人王酒桶犹如一颗流星从高空坠下,准确的跳进了那五百多名沙盗组成的骑兵队伍中。

    ‘轰’的一声巨响,一圈火浪向着四周横扫而出百多米远,赤红色的火浪所过之处,那些沙盗连人带马同时被烧成了焦炭,仅此一击就有一半沙盗灰飞烟灭。

    酒桶疯狂的大笑着,他的战锤重重的向地面捶打了下去,‘轰轰’一声,大地剧烈的颤抖起来,地面裂开了无数的裂痕,粗大的裂痕又吞噬了百多个沙盗。随后这些裂痕中喷出了无数锋利的石矛土刺,剩下的沙盗骑兵惨嚎着被打得千疮百孔,鲜血淌了满地都是。

    阿布犹如做噩梦一样看着放肆杀戮的酒桶。他想起了自己白天在酒楼中对酒桶的试探,他不是轻轻的拍了酒桶一巴掌,酒桶就踉跄着退后了好几步么?为什么那时候这么孱弱的酒桶,会有这么可怕的力量?

    林齐‘呵呵’笑着,他伸手从地上捡起了一大把的石子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