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孝道无双熊万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阿普惊愕的看着熊万金。

    熊万金的块头很有威慑感,仅此而已。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地位战士,阿普作为一个刚刚踏入天位下阶的‘强者’,他有自信一根手指头捅死熊万金。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浑身膘肉,看上去像是一头猪猡兽的熊万金,居然干掉了他布置在外面的十几名属下?

    那些属下可都是荒漠神殿的下阶圣卫,哪一个都有着地位高阶的实力。

    杀了那些下阶圣卫也就算了,但是这个帐篷,这个帐篷是阿普的主人派来的天位巫祭施展神术封印起来的。熊万金一击将这个帐篷炸飞了大半,岂不是代表着他能发出天位级别的杀伤力?

    熊万金也呆呆的看着阿普,然后他扭头看向了赤身露体靠在帐篷上,左臂有一条细细的伤口正在不断流出黑色血液的阿布。熊万金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大叫了起来:“阿布族长,你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儿子想要杀你是不是?这个逆子,他居然敢弑父?”

    阿布的脸上闪过一抹希望的明光,他放声大叫起来:“熊公子救命,阿普要杀我夺权!”

    熊万金脸上的肥肉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他的面色变得无比的阴沉,犹如一头胖熊瞎子一样慢吞吞的向阿普逼了过去。一边走,熊万金一边低沉的咕哝道:“阿普先生?公子我很愤怒,公子我非常愤怒!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你居然敢弑父夺权,你简直就是人渣败类!”

    “想想看,是谁给了你血肉之躯?是谁给了你肉身灵魂?是谁从小教你说话习字?是谁给你暖衣饱食?是谁给你白花花的银子,黄澄澄的金子让你随意花销?是谁给你俏丽的女仆让你在书房里那个。。。”

    干咳了几声,熊万金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正常的红晕,他中断了自己的阐述,义愤填膺的怒吼道:“阿普,你这个天打雷劈的不孝子,你居然敢对自己的父亲下刀子?当年阿布族长怎么不把你丢进粪坑淹死,把你的胎盘当做你养大成人?”

    阿普眨巴着眼睛,他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熊万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气得嗷嗷直叫的阿普愤怒的用弯刀指向了熊万金:“干掉他,把他的舌头扯出来喂狗!”

    站在阿普身边的神殿圣卫一言不发的向熊万金扑了上来,他们拔出了锋利的双刃弧形短剑,剑势犹如毒蛇一样狰狞莫测,狠辣无比的捅向了熊万金的周身要害。

    熊万金冷笑了一声,他用力握住了手上那块面盆大小的玉符,将自己不多的斗气全部轰入了玉符中。紫色的玉符,上面雕刻了无数的云雷花纹,然后用魔金、秘银、金精、银髓等珍稀的魔法材料篆刻了大量复杂的魔法阵。随着熊万金斗气的输入,玉符上喷出了大片的雷光闪电,十几名神殿圣卫还没靠近熊万金,就被喷射而出的雷火烧成了焦尸惨死当场。

    随手一挥,一道闪电向阿普劈了过去。

    阿普闷哼一声,他挥动弯刀斩向了闪电。就听得‘嗤啦’一声脆响,阿普手中弯刀喷出无数细细的电光,阿普浑身抽搐着向后踉跄倒退,七窍中不断的喷出淡淡的黑烟。熊万金大步冲了上去,挥动玉符就要将阿普活活砸死。

    虽然熊万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公子,但是他确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孝顺儿子。自幼在东方那个老大帝国接受最传统的忠孝教育,熊万金有时候会变成一个很可爱的偏执狂!虽然他再纨绔,但是有些底线他是绝对不容突破的!

    阿普居然敢对自己的父亲下手,这种大逆不道的行径,熊万金怎么容得他?

    雷光四射,眼看熊万金就要一雷将阿普劈死,斜刺里一条黑影突兀的窜了出来,劈面一拳向熊万金劈了过来。这个黑影通体裹在一裘宽大的黑袍中,但是他的拳头击出的时候带起了一股子可怕的风沙呼啸声,隐隐可见红色的狂风和无数黄色的沙尘缠绕着他的拳头。

    熊万金望着这扑面打来的一拳,就好像看到了一场沙尘暴向自己袭来。他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黑影一拳打在了玉符上,当场将玉符打成了碎片。玉符碎裂,一团紫色的狂暴雷霆呼啸而出,无数道拇指粗细的电蛇‘噼里啪啦’的向着四周乱打,当即将帐篷内的那些沙驼部落的族老打得稀烂,黑影也被数十道雷光命中,闷哼着向后连连倒退不迭。

    “见鬼!”熊万金闷声嘀咕了一声,他团身扑向了奄奄一息的阿布,一把抓起阿布扛在肩膀上,然后就好像一头发狂的熊瞎子一样向部落外冲去。

    自家的事情自家清楚,熊万金使用的雷符是他大姐偷偷摸摸的从他的皇子姐夫私库中拿出来的珍宝,激发的雷霆能够轻松的诛杀天位中阶以下的战士。但是那条黑影的一击居然将雷符粉碎,而且连续被数十道雷霆命中居然安然无恙,显然他起码也是天位上阶的存在。

    熊万金虽然有一股义愤之气,但是他不是傻子,他不仅仅不是傻子,反而他比谁都要奸猾不过。一个纨绔公子最重要的天赋本能是什么——脚底抹油,见机不妙立刻拔腿就走。

    所以熊万金跑得飞快,而且他还好心的将阿布也抓起来带走。

    气喘吁吁的甩着一身肥膘肉向前狂奔,熊万金顺手摸出了几颗解毒的药丸塞进了阿布的嘴里:“阿布族长,这可都是我大姐偷偷塞给我的保命的好东西。也不知道你中了什么毒,但是呢,总归有点效果!但是如果药力冲突,让你有点头痛脑热、腹泻呕吐之类的,还请见谅啊!”

    阿布神色复杂的看了熊万金一眼,然后闭着眼睛将这些药丸强行吞了下去。他做梦都没想到,在自己的儿子谋夺部落大权的时候,唯一一个出面救自己的人,居然是这个他根本没放在心上的死胖子!林齐他们固然是强大的存在,但是这个死胖子只是一个普通的地位战士,阿布从来就没把熊万金当做一回事!

    没想到,居然是他救了自己!

    感受着药丸在肚子里迅速化为或者清凉或者灼热的气流冲向四方,阿布低沉的咕哝道:“多谢。。。如果今夜我能不死,沙驼部落就是你们永远的朋友!以我的祖先的灵魂起誓,我将成为你们最忠诚的朋友!”

    熊万金没来得及搭话,后面已经传来了阿普尖锐的叫声:“那个胖子劫走了阿爹,拦下他,拦下他,干掉他!快,快,快,把那个胖子干掉!”

    随着阿普的叫声,十几骑战士迅速向这边冲了过来。阿普在阿布的帐篷外布置了神殿圣卫不提,他更在外围布置了大量的人手。这些战士有些是他的铁杆心腹,有些是他收买的族老的人,如今听到阿普的叫声,这些战士立刻向这边冲了过来。

    熊万金吐着舌头喘着气向前狂奔,哪怕有地位的实力,他的体重也是一个巨大的负担,他奔跑的时候简直可以用地动山摇来形容,沉重的脚步声就算是死人都能被他从地下惊醒。

    眼看正前方一队骑兵冲了过来,熊万金就连闪避的力气都没有,他只能龇牙咧嘴的,仗着一身膘肉向前猛冲了过去。一边冲,他一边掏出了大把治疗内伤的药丸、药散和药水拼命的倒进了嘴里。

    ‘咔嚓’一声,熊万金正面撞上了一头狂奔的战马。他的身体晃了晃继续向前狂奔,那头战马则是惨嚎一声喷出大口鲜血,长长的脖子被撞断成了好几截,巨大的身体向后飞退了十几米,重重的摔倒在地。

    战马背上的骑兵也是一声惨嚎,熊万金这沉重的一撞也不知道有多强的力道,沉甸甸的力量透过战马的身体轰在了他身上,当场将他的腿骨和盆骨震成了粉碎。

    熊万金也喷了一口血,他瞪大了赤红的双眼,笔直的朝十几里外灯火通明的洼地奔去。

    虽然不知道林齐他们去了哪里,但是熊万金知道,只要这附近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响动,那肯定和林齐他们有关。而且刚才熊万金就听到了酒桶大步跑出去的沉重脚步声,依稀也是向这个方向奔跑的,所以熊万金笃定他能在那里找到林齐。

    只要林齐和阿尔达两个圣境,加上那条可怕的驴子在,熊万金熊五少爷还惧怕谁?

    扛着阿布横冲直闯的冲出了沙驼部落,熊万金吐着舌头狂吼起来:“天打雷劈的阿普,你敢对自己的父亲下刀子,老天爷都不容你哩!你老爹熊大爷救走了,你就等着被千刀万剐吧,你这个大逆不道的杂种!”

    狂笑声中,熊万金扛着阿布已经迅速的奔出了三五里地。原本熊万金不能跑得这么快,但是架不住他掏出了一块增加奔跑速度的灵符打在了自己身上,这让身躯肥胖的他简直有如一只灵巧的金丝雀一样飞了起来,轻盈的窜向了那一片灯火通明的洼地。

    阿布死死的抓住熊万金的肩膀,无比感动的咕哝道:“您有一个好父亲,才能教出这么懂得孝道的儿子!”

    熊万金得意洋洋的咧开嘴大笑了起来:“可不是么,想当年熊五少爷在留香阁连破十八个清倌人的身子,结果身上银子不够被扣在了那里,还是我父亲瞒了我娘亲偷偷的去送银子赎人哩!我父亲,那为人真是没得说了!”

    阿布哑然,死死的闭上了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