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七皇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熊万金身上还缠着沙漠中专用的斗篷,脸上还挂着半拉子面纱,加上一身的尘土,看上去要多么狼狈就有多么狼狈,整个就和乞丐没什么差别。

    而这个熊千金呢,一身奢华的淡金色长袍,那袍子也不知道是用什么锦缎织成,密密麻麻一层层的云纹宛如流水一样在袍子里荡漾,只要熊千金身体一动,这些云纹就好像要从袍子里渗出来一样,华美华贵到了极点。

    在西方大陆是根本不可能见到这种极品锦缎的,就连林齐看到这熊千金身上的袍子,都不由得有点眼馋。

    而熊千金身上的各种饰品更是惊人,他的束发金冠上镶嵌了一颗鸡蛋大小的红宝石,鲜艳夺目的红宝石好似着火一样,在阳光下散发出熠熠精光,仅仅这颗宝石在西方大陆就能让那些贵族奢靡上千万的金币。

    而熊千金的那条腰带更是惊人,一排三十六枚半透明的黄玉雕成了春夏秋冬、梅兰松竹各种花纹,仔细的镶嵌在了这条用白金丝织成的腰带上,黄玉和淡金色的袍子相映生辉,端的是珠光宝气,衬托得丰满肥胖的熊千金简直就好像一座活动的珠宝陈列台。

    林齐飞快的瞥了一眼这三十六块镂空的黄玉,这种黄玉在西方大陆又被称之为‘雷霆宝石’,是魔法晶石的一种,内部蕴藏了极其强大的雷电魔力,是雷电系法师制作各种魔法道具的最佳材料之一。熊千金身上的这些黄玉每一块都有巴掌大小,在西方大陆市值起码也在百万金币以上。

    再看熊千金手上的那三枚硕大的宝石戒指,每一枚宝石戒指都散发出强大的法力气息,显然这都是珍贵的魔法道具。当然,东方大陆有自己独特的‘术法体系’,这些道具应该被称之为‘法器’才对。

    每一件法器在东方大陆都价值百万两黄金以上,熊千金的这三根手指,那可值钱得很。

    和灰沙满脸的熊万金相比,熊千金俨然是锦衣玉食的贵公子,两人站在一起。那差距也太明显了。

    驴子在一旁轻轻的哼哼了一声:“果然是兄弟情深啊!一个狗杂种,一个***!这两个孙子如果是我的孙子。我早就一脚踹死拉倒!”

    驴子说得刻薄,林齐只是勾起嘴角阴笑。这兄弟俩果然是极品,都生得这么肥胖也就算了,一张嘴还都这么的阴毒寡毒。兄弟俩见面的第一句就把自己的娘老子全部捎带了进去。就算他们不是同一个娘生的,但是起码他们都有同一个爹吧?

    熊万金的老爹可真是幸福,自己儿子都把他骂成老狗了!

    熊万金猛的蹦跳起来一丈多高,他指着熊千金怒声喝道:“狗杂种骂谁呢?”

    熊千金也一蹦三尺高,他摇晃着满身白花花的皮肉大声叫嚣道:“你这驴入的熊万金。狗杂种就骂你了,怎么的了?啊呀呀呀,你身边果然带着一条驴子,你真的是驴入的熊万金!”

    林齐的脸骤然一黑,阿尔达和哔哩哔哩同时转过头。迅速的向一旁倒退了几步。驴子的一张脸抽搐着,他的尾巴和耳朵笔直的伸向了天空,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能喷出火来。熊千金这家伙为了辱骂熊万金。可是把驴子给捎带进去了。驴子是真的怒了!

    “难道你认为驴子大爷的品味有这么差么?熊万金虽然有一对大胸脯,但是他不是大胸脯的妹子!你认为驴子大爷,会有那么差的口味么?”驴子嘴唇撅起,露出了两片白惨惨的大牙。他阴狠的目光扫向了熊千金的腰腹部位。然后犹如一道清风一样冲了出去,翘起后蹄狠狠的踹在了熊千金的小腹之下三寸处。

    ‘啪’的一声脆响。熊万金惊愕的张大了嘴。

    熊千金身体猛的向前一倾,他的眼珠慢慢的从眼眶里探了出来,无比茫然的盯着面前比狗大不了多少的驴子,双手慢慢的向胯下探了过去,想要用力的抓紧那一团剧痛的血肉。

    奈何熊千金的肚皮太大了,他的手臂上肥肉太多,他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他的手也无法接触到他那一团剧痛的宝贝肉儿。熊千金就这么很诡异的探出两只手,很诡异的弯曲着身体,喉咙里发出‘咯咯’脆响,一张脸迅速变成了紫红色。

    林齐学着教会那些神职人员的谱儿,双手在胸前做了一个祈祷的动作:“熊家有这么多兄弟,不会断子绝孙的,但是,熊兄弟,你家要多一个公公了,可喜可贺啊!”

    熊万金‘嘎嘎’的笑了几声,然后他迅速向后退了几步:“熊千金,这可不关我的事情!这是你自己嘴贱找死,大家都给我作证,我熊五少爷可没有叫这驴子伤人!”

    四周传送法阵内走出来的人都向这边聚集了过来。在血秦帝国,能够耗资巨万使用传送法阵赶路的人,全部都是身家豪富之辈,要么在朝堂中身居高位,要么就是家有亿万资产的豪商巨贾。

    这些围观的人听到熊万金的叫声,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极其微妙的笑意。

    熊家,能够有资格乘坐传送法阵来血秦帝都的熊家,大家本能的想到了海城的那个熊家。因为自家的女人成了定海王的王妃,所以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商人家的熊家在这十几年内迅速崛起,眨眼间就变成了海城数一数二的海商豪门。

    大庭广众之下,熊家的两位公子不顾体面的破口大骂,而且还爆发了暴力冲突!

    一些血秦帝国真正的世代门阀出身的贵人已经在一旁摇头讥笑不已,毕竟是暴发户的家族,这行径也太不检点了一些。更有一些人已经联想到了其他的地方——既然熊家的兄弟之间这么不和,是不是他们能够在里面找到一些可以利用的机会,吞并一点熊家的资产呢?

    就在众人脑子里翻腾着无数的念头时,一声低沉的金锣声远远传来,随之而来的是低沉有力、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众人急忙回头,就看到起码两千名身穿金甲、披着猩猩红披风、头盔上插着一缕儿赤红色孔雀羽的精锐禁卫正大步的向这边行来。

    在这些禁卫后面,是近百名宦官簇拥着的一辆车驾,在车驾的后方,又是两千名禁卫。

    这一大队人马快步向这边行来,很是蛮横的驱散了四周看热闹的闲人。已经有人认清了这些人的来路,他们纷纷散开,带着一抹复杂的笑意看向了这边。

    那车驾缓缓行到了林齐等人面前,熊千金正好发出了一声惨厉无比的嚎叫声。他‘嗷嗷’叫着跪倒在地,地面都骤然摇晃了一下,可见他的吨位是在不比熊万金请送到哪里去。

    驴子一溜烟的窜回了林齐身边,龇牙咧嘴的朝熊千金露出了一个狰狞的冷笑。在驴子心里,他已经将熊千金列为了必须吃掉的目标。他居然敢说熊万金是驴入的?居然敢将伟大的驴子大爷牵扯到熊万金身上!这让驴子大爷感到很恶心,所以驴子大爷绝对不会放过熊千金。

    两个身穿轻纱宫裙的少女小心翼翼的将车驾的帘子掀起,一名身穿赤红色团龙袍的俊朗青年缓步走出了车驾,站在车辕上向跪在地上的熊千金看了过来:“千金兄,你怎么是这么个模样?”

    熊千金嗷嗷叫着,根本没空回话,驴子的那一蹄子可是用了不少的力气,他的下身几乎被驴子一脚给踹碎了,如今虽然没碎,但是也处于破碎的边缘,只要再有人轻轻给他一拳,熊千金就能顺理成章的成为一个崭新出炉的宦官。

    虽然知道来人的身份,但是熊千金实在是痛得狠了,他根本没力气搭话。

    倒是熊千金身后的一名白须老人急匆匆的走到车驾边,先是恭敬的向那青年磕头行了一礼,然后才压低了声音,将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王爷,您要为我们少爷做主啊!这熊万金,他辱骂兄长,驱使驯养的凶兽重创兄长,哪里还有什么兄弟孝悌之情?这样的狂悖之徒,一定要严惩不贷才是。尤其是刚才他还口出狂言,很是说了些对您不敬的话呢!”

    熊万金一愣神,然后扯着嗓子破口大骂起来:“熊白毛,你这老王八,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对这位不敬了?”

    摇晃着满身肥肉上前走了几步,熊万金向那青年抱拳行了一礼,恭声问道:“敢问王爷是?”

    身穿赤红团龙袍的青年淡淡的看了一眼挑拨是非的熊白毛,然后温和的向熊万金虚扶了一下:“小王赢芹,乃当今陛下第七子,钦封‘尧山王’。熊万金,你的名字,我也是久有听闻了。”

    熊万金一愣,林齐也在旁边一愣神。

    七皇子,这不是龙城嘴里整天咒天骂地的那人么?龙城起兵造反,所谓的清君侧,那就是要诛杀七皇子啊!这可真是凑巧了,怎么还没进帝都大门呢,就碰到了赢芹这家伙?

    目光飞快的向赢芹身边的那些宦官扫了一眼,林齐的脸色微微一变。

    高空中,那张芦席又飞了回来,两个圣师正低头俯瞰着这边。

    林齐笑了笑,上前了几步,随意向赢芹抱拳行了一礼:“原来是尧山王当面。今日的事情,只是熊兄弟他们自家的兄弟误会,没什么严重的。今次我们来赤龙城,还有要务在身,就此告辞!”

    拉了一下熊万金的袖子,林齐带着一行人就要离开。

    赢芹看了一眼站在林齐身后的沙心月,突然轻笑了一声:“还请留步,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