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不安分的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六百六十二章不安分的夜

    深夜,繁星当空,五彩迷离的星光照耀得暖玉阁宛如仙境。

    在天字号高塔和地字号高塔之间的虹桥上,林齐站在虹桥最高的拱顶处,狂风吹过,淡淡的云雾从他身边掠过,下方就是一弯清水,凌空而立,林齐只觉风好像吹透了他的五脏六腑,将他身心中的所有尘埃洗涤得干干净净。

    虹桥长有数里,高近三百米,细细的虹桥用玉石一类材质建造而成,寻常人站在这样的虹桥上只会觉得双腿发软,但是林齐却很欣赏这样的高处、这样的爽朗和澄透。

    赢芹刻意的拉拢林齐,在林齐买下了温如玉和她的弟子们后,赢芹还是招来了一队百多人的舞女,献上了一场无比魅惑人的天魔艳舞。

    酒宴持续到深夜才结束,林齐一人站在这虹桥上,静静的看着这属于血秦帝国、属于东方大陆的夜景。而阿尔达等人,自然有他们的娱乐方式。

    林齐的视力极好,所以他能看到数里外的天字号高塔内,一间极大的房间门窗敞开,阿尔达正和二十几条白花花的**纠缠在一起。那些纤细秀美的女子在阿尔达的疯狂冲击下往往三两下就溃不成军,阿尔达仗着恶魔强横的**、变态的回复力,得意洋洋的大杀四方,无论是**还是精神都得到了极大的享受。

    哔哩哔哩,这小家伙也正和几个女子纠缠在一起,反正虽然以恶魔的角度来看,哔哩哔哩还是一个少年,但是这家伙也有几十岁了,偶尔的放纵,也就由得他去吧。

    让林齐震惊的,是酒桶正搂着几个牛高马大的女人在那里欢乐不已。

    酒桶在黑渊神狱的时候,就是一方的土霸王,可不是什么纯情纯洁的货色。但是他的审美角度和常人不同,他根本不欣赏东方的这种娇柔纤细的美人儿。所以赢芹特意给酒桶找了几个有着北方兽人血统的仆妇,这些仆妇个个身躯高大,身高将近两米,而且身上毛发特别发达,这正好合乎酒桶的口味。

    用酒桶的话来说,当他看到那几个胳膊上可以跑马的仆妇时,他有一种回到了矮人部落的温馨和亲切感。这些仆妇,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让他想起了他的童年,所以酒桶也很开心。

    至于熊万金。。。

    林齐没发现熊万金在哪里。但是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毕竟这里是赢芹的地盘。赢芹被封为尧山王,是当今血秦皇帝最宠爱的皇子,在双阳赤龙城只有他找别人麻烦的份儿。

    看着高空中的点点繁星,林齐回想起了酒宴上赢芹的话。

    熊千金之所以出现在双阳赤龙城,那是因为赢芹的六十岁生辰就将到来。是的,看上去只是一个弱冠小白脸的赢芹,他已经年过半百。半步圣境的修为,加上血秦帝国皇室提供的养颜驻容的灵丹妙药,赢芹真的一点儿都不显老。

    熊千金是作为定海王的使者来给赢芹送礼的,所以赢芹对熊千金格外的礼遇,甚至亲自去卫城迎接熊千金。他可不把熊千金放在眼里,但是他可不敢忽视定海王。

    当今血秦皇帝有皇子近千人,年龄最大的近乎百岁,年龄最小的不过垂髫童子,但是这近千个皇子当中,被册封为王的只有不到十人。赢芹虽然被封为尧山王,是血秦皇帝最宠爱的皇子,可是十八皇子被封为定海王,能够被封在海城那等富饶之地,可见定海王受到的宠爱并不比赢芹差欠太多。

    更重要的是,定海王以前一直独善其身,从来不偏向任何一个皇子。而这次二皇子赢覠倒台被幽禁后,定海王居然刻意派人来参加赢芹的寿宴,这已经是一种很明显的暗示了。

    所以赢芹才会去围城亲自迎接熊千金,所以才会结识林齐,才会发生今天这么多的事情。

    站在虹桥上,林齐仔细的盘算着来到双阳赤龙城后发生的所有事情,他将所有的细节都仔细的考究了进去。毫无疑问,赢芹对林齐有所求,而且他似乎更加看重酒桶。矮人王的身份,看来对赢芹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那么林齐一定要在这件事情里面,获取足够的利益。

    赢芹是龙城的对头,林齐从赢芹身上多刮一点好处下来,那可就是帮了龙城的大忙了。

    所以对于从赢芹身上谋利这种行为,林齐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

    远处一栋精舍内突然传来声嘶力竭的尖叫声,林齐立刻定睛向那边看了过去。一群暖玉阁的阉奴正带着大队的护卫向那边匆匆赶去,没多久林齐就看到这些阉奴拎着一个白布卷儿从精舍内行了出来,然后又有阉奴将几个身材窈窕的少女送进了精舍。

    一辆马车行了过去,那个长有五尺左右的白布卷儿被丢上了马车,随后马车迅速驶离了暖玉阁。、

    “这是怎么回事?”林齐指了指精舍的方向:“那个白布卷里面是什么?我看到上面有血。”

    温如玉披着一件披风,刚刚轻步走到了林齐身后,听到林齐的问题,她不由得惊讶的捂着嘴发出了一声低呼:“林公子能看到这么远的地方?那里距离这儿,起码有三五里地呢。”

    虹桥极高,林齐所在的地方正是拱桥最高的拱顶处,离地起码有三百米的高度,那精舍距离这儿不过两三里的距离,但是计算上林齐所在的高度,这直线距离可就远了。而且这还是夜间,能够在夜间朦胧的光线中看出这么远,林齐的视力只能用非人来形容。

    回头看了温如玉一眼,林齐淡然道:“那白布里面包着的,不会是人吧?”

    温如玉苦涩的笑了,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暖玉阁,只要你乐意花钱,我们这些青楼女子的性命,都不是性命。”温如玉淡淡的说道:“像我这样所谓的大家还好,或许还能有几分脸面,但是下面的那些姐妹么,有权有势又有钱的大爷、公子们想怎么虐玩,那都是可以的。”

    “每个月,暖玉阁内起码都要丢出去十几具尸体。可怜那些花容月貌的姐妹,有些还没成年,死了也就死了,这里是尧山王的产业,这几年尧山王格外受陛下欢喜,谁敢多说一声?”

    林齐沉默了许久,他看向了温如玉:“那,当年的温香阁呢?”

    温如玉娴静的看着林齐,然后她突然笑了起来:“林公子认得龙城那负心人么?”

    林齐呆了呆,然后迅速的反应了过来:“当年龙城那混蛋回来后,给你说过我的事情?”

    温如玉认真的点了点头:“今日多亏了林公子搭救,否则,如玉也就罢了,但是如玉的那些徒儿,却都是好女儿,她们若是被尧山王凌虐而死,如玉。。。”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温如玉柔柔的说道:“温香阁,是一个你情我愿的地方。其实一开始,温香阁只是龙城方便自己夜不归宿找姑娘的地方,最后二皇子觉得有趣,投了重金做了大股东,温香阁也就这么慢慢发展起来了。那里,姑娘们想做什么做什么,客人是不能强迫我们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温如玉的面孔微红道:“早知道他是一个风流性子,当年就不该被他骗了去。现在他在西氐起兵造反,却差点害死了如雨的乖女儿们。”

    林齐沉默了一阵,他好奇的看向了温如玉:“到底发生了什么?龙城,还有二皇子,他们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当年在高卢帝国,龙城这混蛋意气风发,可是嚣张到了极点,如今他。。。”

    温如玉皱起了眉头,她琢磨了一阵,好久才摇了摇头。

    “皇室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我只是隐约知道,几年前皇上的身体出了很严重的毛病,好几次在朝堂上吐血,差点就驾崩归天。二皇子在这么多皇子当中,得到了大多数朝臣,还有王爷们的支持,所以在那段时间,他几乎一手接管了朝政。”

    “那时候的七皇子,他还没被封王呢,陛下对他也并不怎样恩宠。但是也不知道怎样弄的,皇上的身体突然恢复,而且功力大进,居然突破了圣境,达到了神人之境。”

    “随后皇上就收回了朝政大权,二皇子被幽禁,支持二皇子的朝臣大多被贬谪,龙城那负心人,也被赶出了帝都,被赶去了西氐都护府。”

    林齐张了张嘴,半天没回过神来,温如玉说的事情,让他把握不住其中的关键。

    但是林齐知道一点,现在皇帝的身体没有半点儿问题,皇权极其的稳固,龙城起兵造反,他到底是闹着玩呢,还是在西氐都护府憋得狠了一心求死?

    就在林齐绞尽脑汁琢磨里面的因果关系时,熊万金难听的笑声突然打破了夜间的宁静。

    “熊千金,你这个狗杂种,你拿什么和熊五太爷斗?”

    “看看熊五太爷这长度,这粗度,这硬度,还有这持久度!你那条小蚯蚓,凭什么和熊五太爷斗?”

    “哈哈哈,振兴熊家,开枝散叶的重任,我熊五太爷当仁不让,你这狗杂种,还是混吃等死吧!”

    伴随着熊万金的狂笑声,‘轰’的一声巨响,天字号高塔的一扇窗子被一张凳子砸得稀烂,透过窗子,可以看到熊万金和熊千金兄弟俩赤身露体的打成了一团,身边是十几个妖娆女子正在嘶声尖叫。

    林齐用力的拍了一下额头,愤怒的咒骂了起来。

    “这两个不要脸的混蛋!他们熊家的祖先,真是积德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