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 连襟兄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黎明时分,东方蒙蒙亮的时候,林齐拍了拍手,淡淡的笑了:“今夜富贵会就此结束,日后还有珍品出手,当由尧山王爷邀请诸位。好走,不送!”

    一挥手,林齐晃了晃身体,连同身后的白天、黑天一起化为三道强光穿透了水幕,轻轻松松的遁入了天字号高塔的顶层。站在岸边的沙心月狠狠的跺了跺脚,眼珠微微一转,也带了呼罂、呼粟两女快步向天字号高塔行去。

    龙琏和刑天曜垂头丧气的混在人流中向暖玉阁外走去,两人愁眉苦脸的相互看了一眼,同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身旁传来其他纨绔公子幸灾乐祸的嘲笑声,但是两人根本没有半点儿反击的兴趣。

    龙琏,血秦帝国当朝一品紫青议政大夫龙佥图之子,鹰扬大将军龙城的同母胞弟。但是和骄横、骄傲不可一世的龙城不同,龙琏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寄生虫。

    仗着有龙城这么一个强势胞兄的关系,龙琏在双阳赤龙城很是骄横放纵,整日里睡花眠柳,十二岁时就留宿青楼,在京都纨绔圈子闯下了赫赫威名,曾经连续九年赢得了帝都第一风流小郎君的美名。

    刑天曜,当朝太宰刑冷墨是他的曾祖父。或许是刑冷墨执掌刑名法律,从他手上出脱的人命太多的关系,刑冷墨一家人丁不盛,到了刑冷墨的曾孙这一代,刑天曜的姐妹有三十多人,但是男丁就他一个。可想而知刑天曜成了刑家的心头肉,自然也成了不折不扣的纨绔一个。

    龙琏和刑天曜,在双阳赤龙城的风流圈子里是赫赫有名的连襟兄弟,两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召集数十名美貌佳人大被同眠,可想而知他们的交情有多深厚。

    问题就在于,两人的身板实在是太差了一点,龙城在双阳赤龙城的时候,还时不时给他们搜刮一点珍稀补药填补身体,龙城被贬谪去了西氐都护府后,两家的长辈对他们只是一味的宠溺,却不知道他们在外到底都折腾了一些什么勾当。

    没有了龙城的补药支撑身体,兄弟两又昏天黑地的荒唐了几年后,突然就软了,缩了,冷了,再也没有半点儿感觉了!龙琏也就罢了,龙佥图的亲生儿子十几个,孙子重孙都有了不少,多他一个传宗接代的不算多,少他一个也不算少,无非是自己的性福没有了而已。

    但是刑天曜可就惨了,他是刑冷墨唯一能传宗接代的曾孙,那真正是万顷地里的一根独苗儿!假如刑冷墨知道他的某个部位彻底的废了,铁面无私、心狠手辣的刑冷墨就能真的废了他。

    所以当林齐拿出了那条形如龙茎的灵丹妙药时,兄弟两激动万分的喊出了他们能承受的最高价。可是他们虽然纨绔,但是龙佥图也好、刑冷墨也好,他们根本不可能给两人太多的零花钱!

    就连兄弟两今天买票进门的钱,都还是龙城离开帝都的时候给龙琏偷偷摸摸留下的私房钱!他们根本没那个财力和其他的纨绔公子竞争!毕竟龙佥图和刑冷墨是当朝的重臣,他们就算有钱,也不可能让自家的孩子在外招摇过市,不可能让他们太过于奢靡奢侈引人非议。

    所以,当林齐结束拍卖后,兄弟两只能灰头灰脸的离开暖玉阁。

    眼看着快要到暖玉阁门口的时候,龙琏有气无力的哼哼道:“刑兄不要担心,小弟这几日正在探访民间神医,总能有办法让我们重振雄风。只是这些日子,刑兄可不能回去,若是刑兄的妻妾发现刑兄真个废掉了,怕是你逃不过你家那老不死的毒手!”

    刑天曜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为了让他传宗接代,刑家在他十六岁的时候就给他娶了一正妻、两平妻和三十六房小妾,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一无所出。如果被他的妻妾发现他已经变得微软犹如鼻涕虫,刑冷墨老爷子会怎么做,那是谁也不知道的事情。

    “琏弟!”刑天曜苦兮兮的看着龙琏:“哥哥我的身家性命,可就在你身上了!但是你这次找的神医,宁可多花点钱,不要像上次那个一样,一副药下去,咱哥两上吐下泻顺带便血,差点没被折腾死!”

    龙琏愁眉苦脸的点了点头,重重的叹了口气。

    难兄难弟两个真不敢把自己的荒唐事情给家里的长辈说,龙佥图家教极严,没有了龙城救命,龙佥图真会亲手打死龙琏这败坏门风的混蛋。至于刑冷墨,那就更不要说了,自家妻兄牵扯到了一桩军械走私案里,能够亲自下令将自己妻兄满门抄斩的刑冷墨,那可是整个血秦帝国最让人胆寒的黑脸刽子手,龙琏敢让刑冷墨知道自己兄弟两折腾出来的鬼事?

    就在两人愁眉苦脸的向外走的时候,哔哩哔哩挤眉弄眼的从路边窜了出来。

    犹如鬼魅一样凑到了出神的兄弟两身边,哔哩哔哩轻轻的扯了扯龙琏和刑天曜的袖子。兄弟两正在犯愁呢,猛不丁的发现身边多了一条人影,兄弟两吓得尖叫一声,猛的蹦起来三尺高,差点没一脑袋摔在地上。

    幸好附近的纨绔公子们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他们这边的动静才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

    哔哩哔哩眨巴了一下大眼睛,两只招风耳宛如驴子一样扯动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丝带着一丝狰狞诡异的笑容:“两位公子,伟大的哔哩哔哩大爷的更加伟大而恐怖的主人,想要请你们过去!”

    龙琏和刑天曜的护卫迅速凑了过来,无比警惕的拦在了哔哩哔哩面前。他们居然没发现哔哩哔哩是怎么出现在自己主人身边的,这些护卫的后心‘唰’的一下尽是冷汗,差点没被神出鬼没的哔哩哔哩吓死。

    龙琏也就罢了,龙佥图的子孙众多,这个纨绔废物死了也就死了。

    但是刑冷墨只有刑天曜这么一个曾孙子,若是刑天曜出了什么事情,刑冷墨绝对会灭了这些护卫的满门。哔哩哔哩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两人身边,这些护卫的心脏都跳到嘴边了。

    龙琏厌恶的看了哔哩哔哩一眼,这小家伙生得实在是不讨人喜庆。他冷淡的问道:“你家主人?你家主人是什么东西?也配让我们去见他?啊?你当你家主人是什么玩意?”

    哔哩哔哩眨巴了一下眼睛,恶魔的天性让他对人类充满了鄙视和贪婪的食欲,龙琏的话对林齐如此不客气,哔哩哔哩当即狰狞的笑了:“伟大而恐怖的主人,他手上还有几百根刚才拍出了三百万两黄金的宝贝,嘿,你们这两个连男人都不算的小白脸,你们这辈子,都这么软下去吧!”

    狞笑一声,哔哩哔哩转身就走。

    刑天曜一把抓住了哔哩哔哩的肩膀,无比谄媚的弯下腰凑到了哔哩哔哩面前。

    “小兄弟,是我们兄弟两的不是。你的主人,莫非就是林齐林公子?哎呀呀,那我们可真是要去见见他。哎呀,像林公子这样的贵人,我们兄弟两可是日思夜想、仰慕已久的了,快去,快去啊!”

    哔哩哔哩怪笑着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刑天曜和龙琏相互看了一眼,龙琏心头滴着血从腰间解下了一块团龙玉佩,飞快的塞进了哔哩哔哩的手中:“这块璟玉佩由本朝国师亲手制成,价值巨万,有防身清神之效,还请小兄弟笑纳就是。”

    掂了掂手上的玉佩,感受一下其中内敛但是无比庞大的能量气息,哔哩哔哩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他慢悠悠的点了点头,伸出手指向两人勾了勾,带着他们向天字号高塔行去。

    这时候的龙琏和刑冷墨就好像孝子贤孙一样恭敬,他们陪着笑脸,乖乖的跟在哔哩哔哩的身后,小心谨慎一言不发、就连大气都不敢出的跟着哔哩哔哩来到了天字号高塔内。

    林齐已经在这里等了一阵子,他歪歪扭扭的靠在一张华美的烈焰雄师皮上,端着一个用紫色魔瞳水晶雕成的酒杯,正慢悠悠的品尝着用深渊世界熔岩果实酿造的,足以让一头龙醉倒的‘醉龙酿’。

    沙心月巧笑嫣然的坐在屋子一旁,眯着眼看着白天黑天兄弟俩,越看越是欢喜。呼罂、呼粟姐妹俩呆呆的站在沙心月身后,双眸喷火的看着白天和黑天,看上去好似恨不得将他们一口吞下。

    龙琏和刑天曜带着谄媚的笑悄无声息的走进了房间,哔哩哔哩吱吱笑着向林齐行了一礼,然后鬼鬼祟祟的窜到了林齐身后,伸手从林齐身边抓起酒罐,偷偷摸摸的喝起了美酒。

    林齐向龙琏和刑天曜看了一眼,慢条斯理的问道:“两位公子,似乎对那,对那什么东西来着,有点兴趣?”握着酒杯,林齐比划了一条长长的茎状物。

    刑天曜没想到林齐居然是这样的直接,他急忙上前两步,点头哈腰的笑道:“林公子若是,若是肯出让一二,咱们兄弟一定粉身碎骨报答林兄弟!唉,您知道的,男人若是那方面不行了,那可。。。”

    沙心月在一旁幽幽叹息道:“别的男人若是那一方面不行了,最多老婆偷人。但是刑公子若是那方面不成了。。。唉,刑老大人的那脾气可是真真让人害怕,刑公子在外养的那些外室,怕是满门都得死干净了吧?”

    大颗大颗的冷汗从刑天曜和龙琏的额头上滑了下来,两人面色惨白,一句话都不敢说。

    林齐笑了,他幽幽叹道:“罢了,谁让我心软,最喜欢成人之美呢?”

    望了两人一眼,林齐淡淡说道:“只不过,林某人初来乍到,很想在双阳赤龙城找点靠山。不知,啊,哈哈,两位公子可否为林某人引荐一二啊?”

    兄弟两一愣,然后同时笑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