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 人生,初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暖玉阁正门三条大街外,一座高有里许的高塔顶层,一桌酒菜几乎没有动过。

    一个身穿黑色锦缎长袍,胸前用红色丝线绣了一副恶龙翻江图的俊美青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随手将面前那面米许直径的水镜弹得粉碎。他望了一眼远处暖玉阁的四栋高塔,轻轻的摇了摇头。

    “你们说,这窝囊废本来也就是废物一点,但是现在他手上有了钱,这可不是好事啊!”

    “主子说了,就算是一个再窝囊的人,只要手上有了钱,就能做出很多天才都做不到的事情。所以,得断了他的财路!可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九个天级死士,没能杀死一个蛮夷之人?”

    青年的声音阴柔、冰冷,宛如一条粘稠湿滑的毒蛇,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这高塔的顶楼是一座极大的厅堂,站在厅堂墙根下的十几名身穿黑色蟒袍的阉人同时跪倒在地,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是那个蛮夷林齐太强?还是你们派出去的人太无能?主子每年大把大把的金银养着你们,难道就是让你们白白糟践的么?”威严的看了一眼这些阉人,青年轻声叹道:“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三日内,一击必杀,这林齐必须死!”

    那些阉人齐声高呼道:“奴婢遵命!”

    青年冷笑一声,他脚尖轻轻的跺了跺地面,数十条极细的水光从他脚下涌出,在他身边迅速交织成了一座复杂之极的传送法阵,大片水光从这小小的传送法阵中涌出,他的身形一晃,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预先布置固定的传送法阵,直接利用自身能力破开虚空传送离开,这在西方大陆只有精通空间法则的圣师才有可能做到。但是这青年显然没有达到圣师的水准,他使用的也不是空间魔法,而是另外一种借助水的力量事先空间传送的奇异法术。

    身穿黑色蟒袍的阉人们纷纷起身,他们相互看了一眼,用手势交流了一下意见,然后纷纷下楼。楼下就是一座极大的衣帽间,储存了数千套各色各样的衣帽服饰,这些阉人迅速改变了装束,然后混入了高塔下的各色人等中,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

    等得这些人都离开了,高塔最高处两层楼内的衣帽服饰和那一桌子酒席消失得无影无踪,换成了数百座高大威严、通体金光闪烁的神像。这些神灵都是东方大陆的信仰之神,只是很显然神灵在东方大陆的控制力并不像在西方大陆这样严格,这些神像前香火冷清,平均一座神像前就连一个供奉的果子都没有。

    暖玉阁门前,林齐将龙琏和刑天曜丢给了阿尔达、酒桶照看,自己蹲在那八具胸口破裂的尸体前仔细的查看着。青老人传授的杂学中,就包括了仵作的各种技能。林齐小心的从这些护卫的手指一直检查到他们的脚趾,然后用青老人传授的某项秘技,将自己的斗气化为游丝刺进了这些尸体的经络中。

    这些人的手指骨、脚趾骨都有着不正常的变形,显然他们接受了极其残酷的训练。这种训练是完全以摧残自身为代价,只求速成,根本不理睬这些人的死活。

    他们的内脏、经络、气穴都有着各样的破损,他们修炼的功法极其霸道诡异,完全是依靠压榨身体的生机活力和潜力进行修炼。这些人的骨髓都几乎枯竭了,可见他们的生命力已经被压榨到了极限。

    从他们的身体条件来看,这些人的年龄都不大,最多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模样。在二十岁左右能够达到天位巅峰的水准,可见他们修炼的功法是如何的恐怖,是如何的霸道、歹毒。

    当然,作为众神之启的传人,林齐也发现这些人体内有霸道药力残留的痕迹。他们的心脏、肝脏和其他腑脏都有着不同程度的腐烂,分明是用极其刚猛、霸道、邪恶、凶厉的药物刺激过身体,让他们发挥出所有的潜力,这才让他们在短时间内拥有了天位巅峰的实力。

    死士,这些人是彻头彻尾的死士!训练他们的人根本没把他们当人,根本就是把他们当做了工具——杀人、然后杀死自己的工具。在双阳赤龙城,能够有这种手段的应该很多,但是有这个胆量在赢芹的暖玉阁门口杀人的,想来不会有几个。

    正想到赢芹,袖子里还揣着一锭黄金的赢芹已经手忙脚乱的打着大批护卫、太监跑了出来,气喘吁吁的赢芹声嘶力竭的咒骂着:“哪个混蛋敢在本王的门前刺杀本王的贵客?若是让本王找到他们,本王一定要灭了他们十族!林兄弟,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赢芹无比紧张的扑到了林齐身边,一把抓住了林齐上下打量着。

    赢芹是真的紧**齐的安慰,他和林齐没什么感情,但是他们交情深厚啊!林齐来帝都才短短两天的功夫,就给赢芹带来了数亿两黄金的收入,这在以前,这笔黄金足够他辛苦敛财好几年的了!就看在黄金的面子上,赢芹都得把林齐当做宝贝疙瘩保护起来。

    在暖玉阁的门口,在他赢芹的地盘上,他尧山王的贵宾被人刺杀!这不仅仅是林齐的生死问题,更是他赢芹的面子问题!如果他赢芹连林齐这样的贵宾都保不住,那么以后还有谁会和他赢芹合作?谁还会给他赢芹送上大把黄澄澄的金子、白花花的银子?

    林齐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平安无事,然后他指着地上那八具胸口被打开了一个大窟窿,伤口附近被烧得漆黑一片的尸体冷笑道:“王爷,林齐的生死不重要,但是王爷的威严何在?暖玉阁的信誉何在?若是王爷的客人,在暖玉阁门口都会受到刺杀,以后还有人敢来王爷这里快活么?”

    赢芹僵硬在了原地,林齐的话,让他想到了更加可怕的后果。

    是啊,这里是暖玉阁的门口,如果林齐被人在暖玉阁门口杀死,这个人还刚刚给赢芹带来了巨额的利润——以后谁还敢来他的暖玉阁花银子?这暖玉阁岂不就成了一个摆设?

    “我干他娘,这是要断了我的财路啊!”赢芹也不蠢,虽然他很纨绔荒唐,但是他秉承了血秦帝国皇室的优良血统,实话说他真的不蠢。如果他很蠢的话,他也不可能把龙城发配到西氐都护府去不是?

    所以,赢芹迅速琢磨出了其中的滋味来。骤然间,赢芹一蹦八尺高,他声嘶力竭的嚎叫着:“拿本王的令牌,叫赤龙城令给本王滚过来!一刻钟内不见他,本王就将他的女儿和孙女先奸后杀,杀了再奸,把他老母送进暖玉阁做接客的老鸨啊!”

    劈头盖脸的一通耳光抽向了身后的宦官,赢芹疯狂咆哮着,将那些宦官赶得陀螺一样乱窜,疯狂的向四周狂奔而去。

    随后赢芹跳了起来,指着高空一头刚刚飞过的金翅大鸟怒吼道:“给本王下来!这里发生命案了,你们这群混蛋没看到么?给本王下来,封锁全城,抓捕幕后凶手!一天之内抓不到人,你们全部下诏狱,全部下诏狱,本王活活虐死你们!”

    龙琏和刑天曜终于回过神来,兄弟俩相互看了一眼,‘唰’的一声,他们的裤裆整齐划一的湿了个浸透。两人疯狂的哭喊着,一把抱住了赢芹的大腿:“王爷,你要为我们做主啊,他们是真的想要杀了我们!”

    刑天曜更是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去叫人,去叫人啊,把太宰府治下的上中下三廷令全部给公子我叫来!曾祖啊,有人在大街上刺杀孙儿啊,呜呜,快去叫我爹,叫我娘,叫我祖父,叫我曾祖!曾祖母啊,奶奶啊,娘亲啊,孩儿差点就被弄死了啊!”

    两个纨绔公子嚎啕大哭,赢芹犹如疯癫一样破口大骂,高空迅速跳下了数百金甲禁卫,顺着两侧大街无数头戴宽檐铁盔,上身批黑铁半身甲,下身着百褶铁叶裙,脚踏包铁牛筋靴的精悍汉子快步的奔了过来。

    在双阳赤龙城靠近官城的要地,死士当街杀人,这案子真的要捅破天了。

    赤龙城令亲自带着近千的巡捕用最快的速度赶来,当朝太宰府治下上、中、下三廷令的三位主官也火烧屁股一样带着数千铁捕宛如饿狼一样扑了过来。随后闻讯赶来的是皇城的密探禁卫,没多久就连太尉治下按察令风闻丞的秘谍,也好像闻到血腥味的苍蝇一样涌到了暖玉阁四周。

    赢芹上蹦下窜的将陆续赶来的官员骂得狗血淋头,正在他疯狂叫嚣的时候,一乘双人小轿慢悠悠的顺着大街行了过来。随着一声轻喝,小轿在暖玉阁门前停下,轿帘子一掀,左右面孔上都带着一个刺目的紫色巴掌印的胡馨竹无比憔悴的从轿子里走了出来。

    当胡馨竹走出来后,林齐全部的注意力就放在了他身上。

    虽然胡馨竹身上没有半点儿凌厉的气息,整个人看上去温团团的没有半点儿锋芒,但是林齐一见到他,就本能的察觉,这家伙比在场所有的官员、所有的士兵、所有的禁卫、所有的人加起来还要危险一百倍!

    这些官员、士兵、禁卫等等,他们最多能杀人屠城,但是胡馨竹这家伙,他能灭国灭族!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林齐近乎本能的向沙心月笑了笑:“你的亲戚啊?”

    沙心月惊讶的看了林齐一眼,然后眯着眼一笑:“我一母同胞的大哥呢,他叫胡馨竹,是个看到杀鸡都会晕血的。。。滥好人!”

    林齐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

    晕血的。。。滥好人?

    简直放屁,而且还是一个空荡荡连臭味都没有的屁!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