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故人相见,两眼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当年,黑胡子将胡业毒打过一顿?

    所以林齐来到了沙狐一家的地盘上,胡业就要毒打林齐一顿出气?

    林齐突然明白了驴子为什么要用那样的态度对待沙狐一家的人,这就是一群智商极其发达,但是在某些方面缺一根筋的怪胎啊!

    兴高采烈的胡业光着一双脚,狠狠的一脚踩向了林齐的脑袋。他认得林齐,这小子和黑胡子生了有七成相似,比黑胡子清秀一些,这就是他那个美丽的老娘的功劳!错非林齐的母亲是那么一个秀美、贤淑的女人,林齐估计也就生得和黑胡子一样——确切的说,现在的林齐应该有一张魔兽的面孔!

    和黑胡子生得有七成相似!胡业高兴得心肝肺子都在哆嗦!当年他和沙心月一样,小小年纪就被丢出家门外出历练,他的第一站就是西方大陆!倒霉的胡业遭逢山贼,那些不讲道理的山贼根本懒得和胡业多啰嗦,把他身上最后一个铜板都搜刮得干干净净。

    苦命的胡业就找到了黑胡子求助,然后。。。然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喝醉酒的胡业答应了黑胡子较量较量的请求。两个酒精上脑的年轻人一搭手,胡业就在病床上躺了三个月。

    想到黑胡子那张狰狞凶狠的面孔,胡业就觉得牙齿直痒痒。当然,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找黑胡子报复了,林虎一族的斗气前期修炼极慢,但是战斗力极强,根基极厚,一旦突破圣境,那就宛如大江大河涛涛万里,剩下的修炼真个是水到渠成,比其他各族的战力增加得更快。

    数年前。胡业就听说黑胡子突破了圣境,所以胡业彻底断绝了毒打黑胡子一顿出气的念头。可是林齐来了,黑胡子的独生儿子来了,胡业决定——他要把林齐殴打一顿,打得他也在床上躺三个月,然后再给这小子一点好处,把他忽悠走了就是。

    沙心月没给胡业说明林齐现在有多强!

    胡业根据手上的情报判断,年仅二十岁出头的林齐就算天分再好,他现在最多是一个天位上阶的战力!而胡业呢,他修炼的九尾天狐炼神道已经达到了圣师中阶的水准。虽然这门功法更注重锻炼灵魂和智识,可是胡业的个人战力也足以和普通的圣士下阶相抗。

    就算林虎一族的肌肉疙瘩们都是天生的战斗狂人。是整个世界最擅长战斗的一族,胡业以相当于圣士下阶的战斗力去殴打一个天位上阶的林齐。那还不是手拿把掐的事情么?

    长发飞舞的胡业宛如天神将领,凌空一脚向林齐重重的踏了下来。

    然后,林齐举起右手,一把抓住了胡业的脚丫子。林齐的五指一用力,胡业的脚板就发出‘咔咔’的骨裂声,然后不等胡业惨嚎出声。林齐宛如甩稻草把儿一样将胡业在空中转了七八圈,然后重重的掼在了地上。就听得一声巨响,七彩海贝铺成的小道粉碎,胡业翻着白眼呈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躺在了一个半尺深的土坑中,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林齐。

    毕竟是圣师中阶的修为,胡业的**也得到了极大的增强。林齐这一下足以摔死一头公牛,但是对胡业而言,不过是身上有点挫伤而已。**上的伤害并不严重,但是胡业承受的心理打击太沉重了。

    呆呆的看着林齐半天。胡业突然‘呜呜’的嚎叫起来:“苍天在上,我怎么养了这么一个不孝的女儿?这小子居然有圣士巅峰的修为,馨月啊,你这个不孝女,你怎么就不给我提前知会一声!”

    沙心月一脸狼狈的向后退了几步,站在一旁带着一丝奸诈的笑容一句话都不说。

    驴子慢悠悠的走到了胡业的面前,狠狠的一蹄子弹在了他的小腹上。胡业惨嚎一声,双手抱着小腹缩在地上不断抽搐,然后他惊恐的看着驴子,结结巴巴的咕哝道:“我一定是在做噩梦吧?馨月,你没说这头该死的驴子也来了!他,他,他怎么来这里?”

    沙心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摊开双手,慢悠悠的说道:“你们不觉得,将一个青春少女丢去黄沙漫天每天只能洗一个澡的鬼地方熬了七年,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么?所以,我忘了一些事情。比如说林齐的实力,还有这头驴子。。。”

    胡业那张威严的,很有官相的面孔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谄媚的笑容:“驴子,哈,您是长辈,不会欺辱我们。。。”

    驴子一蹄子踹在了他脸上,然后一蹄子接着一蹄子无比欢快的在胡业的身上跳起了舞。

    “孙子,我说过,这一窝狐狸全***是孙子!当年我只是偷看他们家的女眷洗澡,结果差点没被他们坑死!所以我说,狐狸一家的孙子,用拳头招呼他们,不用和他们讲道理!”

    “开心的时候,毒打他们一顿,让他们分享你的快乐;不开心的时候,毒打他们一顿,让他们分担你的哀伤;有事的时候,毒打他们一顿,让他们缓解自己的压力;没事的时候,毒打他们一顿,拿他们解解闷!这才是美好的人生,这***才是大爷应有的生活!”

    胡业被驴子按在地上一通毒打,最终他恼羞成怒的咆哮起来:“驴子,我警告你!”

    驴子突然停下了蹄子,他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胡业冷笑道:“我干你大爷!你警告谁?”

    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一个头戴紫金束发高冠,身披黑色大氅,手里拎着一柄奇形长剑的老人大步从远处窜了出来:“谁敢伤我孩儿?兀那厮,你干谁的大爷?嘿嘿,就我们这几家里面,谁敢当着我胡涂的面说这种话!”

    血秦皇朝现任匠造令胡涂大步狂奔了过来,当他转过一座假山,猛不丁的看到比狗大不了多少的驴子的时候,他突然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犹如见鬼一样转身就走。

    “见鬼了,我一定是白日梦!哈哈哈,这是噩梦啊!”胡涂面孔抽搐着带起大片残影狼狈逃窜,一阵狂风卷着他的身体,眨眼间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齐默然,沙心月默然,只有驴子得意洋洋的直起了身体,前蹄环抱在胸前,讥嘲的连连冷笑:“没错,你们沙狐一族的人心眼很多,这么多年来,大爷我被你们坑过很多次!但是大爷我也没少坑过你们啊!哈哈哈,小丫头,你祖父要感谢我!”

    沙心月茫然的看着驴子:“感谢你?”

    驴子得意洋洋的摇摆着小尾巴,他欢快的在胡业的身上跳了一通舞,这才放声笑道:“知道你祖父第一次碰女人是什么时候么?嘿嘿,他十四岁的时候去西方大陆游历,我和林齐的祖父接待了他。你祖父是个孙子,他的酒量太差,我和林齐的祖父把他灌醉以后,三个身体很魁梧的。。。阿姨宠爱了他!”

    沙心月的脸一阵阵的抽搐着,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然后慢慢的从袖子里拔出了一柄弯刀就要向驴子杀过去。

    但是不多时,刚才狼狈逃走的胡涂已经狂奔冲了回来,他低沉的咆哮道:“驴子,你敢说出当年的事情,我就彻底和你没完,你这该死的怪胎,你这万年不死的老怪物,你给我闭上你那张臭嘴!”

    驴子吐了吐舌头,然后大声的叫道:“胡涂是被三个三十来岁有兽人血统的阿姨破掉的童子身!哈哈哈,他的过夜费还是大爷我帮他给的钱!他过夜后,还想要跳海自杀,说是没脸见他青梅竹马的恋人!哇哈哈哈,丫头,你祖母知道你祖父在西方大陆的风流韵事么?”

    “你去死吧!”沙心月的眼珠变得赤红一片,一剑重重的向驴子当头斩了下去。

    林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就缩到了一座假山后面,他已经察觉到,在这处园林的某个角落里,一股让人心寒的杀气正在逐渐成形。阿尔达摇摇摆摆的缩到了林齐身边,龇牙咧嘴的憋着笑低声咕哝道:“伟大的主人,您的这些世交,似乎脑子都有点问题?”

    林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正想要说点什么,突然一声清脆悦耳的鹤鸣声冲天而起。

    一团白茫茫的气劲组成了一头翼展超过百米的丹顶白鹤冲天飞起,足足飞起来数百米高,然后呼啸着向这边激射而来。正在狂奔逃跑的驴子尖叫了起来:“啊呀,鸟家的丫头生气了?逃命吧!哈!”

    身形一晃,驴子突然‘啪嗒’一声变成了一块薄薄的驴皮贴在了地上,然后顺着地面滑动了几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那气劲组成的丹顶鹤中响起:“胡涂,你这个该死的老混蛋!”

    鹤鸣声绵绵而起,无数米许长的鹤羽形光雨呼啸而下,宛如暴风雨一样向胡涂当面射了下来。

    胡涂仰天长叹,悲声哀嚎道:“娘子。。。为夫冤枉啊!!!那驴子是什么德性,我冤枉啊!”

    话音未落,胡涂已经被白色的强光笼罩,只听得无数可怕的击打声传来,胡涂‘哇’的一声口吐鲜血向后扎手扎脚的飞了出去。但是不等他落地,无数光雨再次笼罩了他的身体,将他狠狠的打落地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