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 奶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鹤苑,这是胡馨竹园林角落里一处占地数亩大小的园子。这个园子只是靠着背面有一排精舍,其他地方尽是浅浅的水塘,里面种了一种极其罕见的金纹墨竹,细细的竹竿之间搭建了巨大的巢穴,居住了起码一百头白鹤。

    这些白鹤通体洁白,只有头顶一点赤红,双眸金光四射威势逼人,散发出的气息赫然都是天位巅峰的魔兽。它们或者在水塘中觅食,或者在竹林中起舞,或者蜷缩在巢穴中小憩,端的是逍遥自在。

    精舍正中的大厅内,林齐四平八稳的坐在一张大椅上,口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的在那里装傻。

    在他身边坐着沙心月,她正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对面三个丧家犬一样的男人。

    胡涂,浑身衣服破破烂烂,一张老脸倒还保持着完好,但是透过破烂的衣衫,可以看到他浑身上下尽是拳头大小的淤青,有些淤青块发紫泛红,里面还隐隐有血丝伸出来。

    胡业,衣衫破烂鼻青脸肿,他垂头丧气的坐在自家老子的下手处,不时用一条雪白的毛巾擦擦眼角渗出来泪水。驴子的蹄子重创了他的大眼角,现在他眼皮稍微动一下就有泪水流下来。

    刚刚从皇城回家的胡馨竹耷拉着脸,犹如散架的木偶一样有气无力的瘫在椅子上,两条腿宛如抽风一样不时的抽搐一下。他脸上的两个深紫色巴掌印消下去了一些,但是依旧是赤红色,想要恢复原本的面皮,估计还要几天的功夫。

    驴子至高气压的站在大厅正中,两排白灿灿的大牙露出来,脸上带着一抹极其纯洁、极其天真、极其无害的笑容看着坐在大厅主位上的那个俏丽少女:“风家的丫头,好久不见啊!其实当年我差点变成你的姐夫。可惜我和你姐姐真的是有缘无分!哎呀呀,你姐姐那一对大胸脯!”

    坐在正中主位的少女愁眉苦脸的用手指头死命的揉搓着太阳穴,不时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狠狠的扫过身边自家的老中青三代男子。这个少女就是沙心月的祖母,也就是胡涂的原配妻子,胡业的亲生母亲,胡馨竹的亲奶奶!

    身穿一裘白衣,周身似乎有清风白云缠绕,飘逸出尘宛如仙子的少女名叫风白羽,正是‘灵鹤御风’风鹤一族的宗脉嫡系传人。风鹤一族品性高洁,脱尘断俗。是各大古族中最超然的一族人。

    这一族人天赋的神通异能,刚出生的婴孩就能御风而行。更是天生的神耳神眼,故而在几大古族中。他们承担了隐居幕后,掌握各方情报,汇总各家信息的重责。

    胡业能执掌按察令,胡馨竹能够在风闻丞这个职位上做得风生水起,绝大部分功劳都在风白羽身上——她一手掌握了整个双阳赤龙城沙家、风家的情报网络,按察令下属的各处暗桩、秘谍更是直接受她遥控。她才是整个血秦帝国按察令的实际主持人。

    听得驴子的那句话,风白羽不由得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我姐姐嫁给了谁,你又不是不知道。驴前辈,如果你还敢去找她,只管去就是!反正,相信我‘真正’的姐夫不会打死你!”

    驴子的脸皮骤然一阵阵的发黑,他低声咕哝道:“不会打死我,只会毒打我一顿后把我下汤锅!孙子,都是一群孙子。这么多年我好容易看上一个姑娘,为什么她要嫁给虎族的人?”

    无比幽怨的叹了一口气,驴子转身看向了驴子:“林齐,你不觉得。。。其实我很可爱?如果我为了一个女人和你的叔祖决斗,你会不会支持我?你是虎族宗脉的嫡传血裔,你在虎族的地位极高,你那个叔祖虽然是宗脉后裔,但是你是长房长支,你肯定比他重要!”

    林齐很灿烂的向驴子笑了笑,然后站起身,走到驴子面前,一把将他的耳朵拎了起来,随手将他丢出了精舍门外。和驴子相处了这么久,林齐已经摸清了他的脾气,这就是一头彻头彻尾的贱人,你只管尽情的虐待他、蹂躏他,反正他发了灵魂血誓不可能离开林虎一族!

    驴子骂骂咧咧的从精舍外面窜了回来,气鼓鼓的往林齐的座位下一趴,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头烤得浑身滴油的烤全羊一口口的啃了起来。他用那阴森的眼神看着风白羽,一口口的啃着烤羊,似乎想要将风白羽的肉一口口的啃下来。

    风白羽无比憔悴的叹了一口气,她用力的拍了拍脑袋,苦涩的说道:“当年,本来我可以选择去黑灵大陆,也可以选择去五大连岛,甚至可以去奥丁冰原,反正那些地方都有本家的族人在。但是为了避开这头该死的驴子,我都逃到了东方大陆了,好容易安生了两百多年,怎么又碰到了他?”

    胡涂可怜巴巴的看着外表不过二八芳龄的风白羽,可怜兮兮的陪着小心:“娘子,当年的事情。。。”

    风白羽横了他一眼:“再说一句,就自己弄个棒槌跪着去吧!”

    胡涂立刻闭上了嘴,双手往小腹前一放,正儿八经的开始闭目养神。

    风白羽冷哼了一声,死死的盯了胡业一眼,讥嘲道:“沙狐一族自称算无遗策,结果在自家被一个小辈打得鼻青脸肿,你真是我风白羽的儿子?”

    胡业慢慢的低下头,双手抱拳,用力的向风白羽摇晃了几下:“娘亲明鉴,这小子玩阴的!馨月这丫头被你宠得不成样子了,她居然没有告诉孩儿林齐的真正实力!”

    风白羽冷笑了起来,她恨恨的呵斥道:“你是猪脑子么?你也不想想,他身边的护卫都能瞬间杀死几个圣境,这些护卫明显是他自己招揽的,没有足够的实力,他能有这么强的护卫?自己犯了错,还要怪女儿,你这个爹是怎么当的?如此糊涂,还想娶妾?再等十年罢!”

    胡涂急忙抬起头来陪起了笑脸:“娘子,为夫已经等了一百八十年了!”

    风白羽只是淡淡的看了胡涂一眼,然后胡涂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乖乖的继续闭目养神。

    胡馨竹干笑了一声,他站起来向风白羽行了一个大礼,苦笑着解释道:“让祖母大人担忧了,孙儿只是一时不谨慎,被那条疯狗给坑了一把。不过这耳光倒也让孙儿得了点彩头,皇上今日已经下诏,让孩儿晋升四品随朝谏议大夫之职,还赏了一裘蟒袍!”

    风白羽嗤笑了起来,她讥嘲道:“啊哟,蟒袍?好了不得的恩宠!满大街的太监都穿着蟒袍到处乱窜,你想要蟒袍还不容易?赶紧娶亲生子,然后姑奶奶亲手给你一刀送你进宫,你想不穿蟒袍都不成了!”

    狠狠的一拍身边的桌案,风白羽怒斥道:“沙家的子弟,什么时候要靠苦肉计来升官了?胡馨竹,滚回去闭门思过三天!我就不喜欢你们沙家的这股子阴柔气,一个个好端端的大老爷们,成天琢磨着阴谋诡计,你们能不能像虎族的人那样,像个真正的男人?”

    林齐眨巴了一下眼睛,很是得意的笑了笑。

    胡涂猛地抬起了头,他大叫道:“娘子,你可千万别犯糊涂,当年你和林齐的祖父只是一面之缘,那老家伙就是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参加百年陆岛战争,结果全家死得只剩黑胡子一根独苗了!”

    风白羽‘嗤嗤’的笑了起来,她白了胡涂一眼,悠悠叹道:“错非当年有这条驴子,姑奶奶会嫁给你?”

    胡涂陪起了笑脸,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趴在林齐凳子下啃烤羊的驴子诧异的瞪大了眼睛:“关我屁事?我又给你们做媒么?什么叫做因为我,所以你才嫁给了这孙子?喂,风家的丫头,你什么意思?”

    风白羽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驴子,然后重重的摇了摇头,很是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很是和颜悦色的看向了林齐:“林齐,让你见笑了。。。这驴子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他有一句话说得再正确不过了——沙家的男子,都是一窝孙子,这伙狐狸,没一个好东西!”

    林齐张了张嘴,不敢吭声,风白羽笑吟吟的上下打量了林齐许久,这才缓缓点头道:“你这身子骨,倒是有你爷爷当年的风范,只是生得比他俊俏了许多!当年一别,想不到就是天人永隔。”

    林齐低下了头,恭敬的向风白羽行了一礼。

    风白羽低下头思忖了一阵,然后悠悠说道:“刚刚有人刺杀你,那些死士是宁侯的儿子带进双阳赤龙城的。宁侯在血秦帝国一向独善其身,倒是不怎么惹事。找到宁侯的那个儿子,应该能追查到一些东西。”

    林齐挑起了眉头,他沉吟了一阵后,这才缓缓说道:“既然如此,还请前辈。。。”

    风白羽笑着摆了摆手,她轻柔的说道:“不用这么客气,我和你祖母当年情同姐妹,和你祖父么。。。你叫我一声奶奶,你不吃亏!”

    清冷的一笑,风白羽眯着眼冷喝道:“在双阳赤龙城,谁敢动你一根头发,奶奶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林齐心里一暖,他有多少年没有得到过女性长辈如此慈爱的关怀了?

    只有莉莉大婶,但是莉莉大婶啊,她和屠刀大叔他们都是一个脾气,林齐已经太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宛如母亲一样的关怀和庇护了。

    林齐恭敬的跪了下去,认认真真的按照东方大陆拜见至亲长辈的礼节,向风白羽行了大礼。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