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 震惊,还有本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尊金光闪烁的神像慢慢的从花厅的屋顶落下。

    这尊神像纯粹由精纯异常的神异能量凝成,盘膝而坐的神像和西方大陆的那些神像风格迥异。盘坐的神像高有三米,头顶光溜溜的一根头发都没有,双目紧闭,但是眉心一道竖目睁开,隐隐有一丝白光从那竖目中透出,散发出令人心惊胆战的森寒锐气。

    林齐感受了一下,竖目中的那一丝白光性质和白虎斗气相似,都是由极其强大的金属性自然元素凝聚而成。但是比起林齐如今的白虎斗气,这一丝白光凝炼的程度更高,更加精纯,拥有的杀伤力也远在如今林齐的白虎斗气之上。

    赤身露体的神像五心朝天,胸口隐隐可见一块三角形的晶体在闪烁。这尊神像给人的感觉就是强大,无比的强大,隐隐透着一股子神圣的气息。融合两道神性和荒漠之神心脏的林齐隐约察觉到,这尊神像内蕴藏着一丝神魂的波动。

    这一丝神魂混沌蒙昧,显然处于沉睡状态,但是这毕竟是一丝神魂,哪怕是沉睡中的神魂,只要用某些特定的术法催动,都能爆发出让凡人无法揣测的可怕威能。

    有低沉的吟唱声从神像内传来,这吟唱声循着一个独特的频率,慢悠悠的吐出一个一个单独的音节。随着每一个音节的出现,神像身边都会冒出一颗对应的古神文组成的神纹。

    林齐扫了一眼这些神文,这些神文他在青老人的传授下都认识,但是当好几个神文组合成一起形成神纹的时候,他就无法分辨这些神纹的蕴意。西方大陆的魔法体系和东方大陆的术法体系大致相当,但是又有着迥异的差别,林齐在西方魔法上造诣极深,在东方术法上却显得浅薄了一些。

    慢慢下降的神像将龙佥图整个笼罩了起来,散发出的气息最多不过天位下阶的龙佥图心中大定,他冷冷的看着林齐,淡淡的问道:“林公子,若是话不说明白,你是离开不了这里的了。”

    林齐笑吟吟的看着龙佥图,想不到龙佥图的家里居然有威力这么庞大的阵势潜伏。

    林齐没感受到白天和黑天散发出的神力气息,也没感受到他们的灵魂波动有任何的异常。显然林齐留在外面的人并没有发现花厅中的变化,龙家的府邸中定然有独特的防御法阵隔绝了这里的气息。

    龙琏和刑天曜已经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刚刚神像刚出现的时候,两道神纹就分别击中了他们的眉心将他们弄晕了过去,而且林齐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灵魂气息闪过,显然两人关于今天的记忆也被抹除了。

    胡馨竹不快的看着龙佥图,他慢悠悠的说道:“龙老大人是要杀人灭口么?若是下官死在这里,龙老大人在外蓄养的十三房外室,还有龙老大人的诸位兄弟在外合计蓄养的一百三十七个小妾、三百九十五个外室、五百八十五个私生子,他们都得陪葬啊!”

    龙佥图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惊骇的看了一眼胡馨竹,突然笑了起来:“风闻丞不愧是风闻丞,老夫以为,这些事情煞是隐秘。嘿,就算是陛下,也不会盯着诸多大臣的私家阴私,想不到风闻丞居然对这些勾当感兴趣?”

    胡馨竹干笑了几声,他轻飘飘的说道:“老大人的外室,以后最好安置在更加隐秘的地方。否则下官怎么会知道,老大人的尿色黄中带赤,显然最近操心过度,以至于内火上升呢?”

    林齐笑了,这胡馨竹果然手段下作,人家龙佥图堂堂当朝一品紫青议政大夫,赢晸的首席智囊,你居然去翻人家的尿罐子?看到龙佥图那一张迅速发红的老脸,林齐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馨竹兄,嘿嘿,人家拉屎撒尿的事情,你都要管么?”

    胡馨竹眯着眼看着脸色难看的龙佥图,慢吞吞的笑着:“何止如此?龙老大人老树开花,十二年前诞下的那个私生女柏月小姐,三日前刚刚初潮,恭喜龙老大人了!”

    龙佥图气得暴跳而起,他指着胡馨竹怒吼道:“胡馨竹,你卑鄙下流,无耻之尤!”

    龙佥图不气才怪,龙柏月是龙佥图最宠爱的外室小妾为他生下的女儿,自幼娇生惯养、锦衣玉食,深得龙佥图的喜爱。三日前龙柏月初潮,这事情他那小妾是偷偷告诉过他的——目的无非是要龙佥图为龙柏月找一户好人家订下婚事。

    这两天龙佥图还没顾得上操心这个,但是他没想到这一切都落在了胡馨竹的眼里,这让龙佥图在震惊之余,更是气急败坏、羞怒到了极点!自家最宠爱的小女儿,这等生理上的阴私都被人盯着呢,作为一个父亲,你能好受么?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林齐碰了碰胡馨竹的胳膊:“过火了啊,厚道一点。龙老伯可是我们自己人,馨竹兄千万不要太过分了。”

    龙佥图一愣,谁和你林齐是自己人?

    胡馨竹则是嬉皮笑脸的向龙佥图笑了笑,得意洋洋的甩了甩袖子,慢悠悠的伸手进了裤裆,努力的掏了许久,终于掏出了一支细细的雪茄烟,慢条斯理的叼在嘴里。手指一弹,雪茄烟头上一缕青烟升起,胡馨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足的吐出了几个烟圈。

    将雪茄晃了晃,胡馨竹笑道:“精灵大陆传来的好东西,在血秦帝国嘛,一众老大人觉得这玩意有伤体面,所以朝臣中不见人喜好这宝贝。但是我就是喜欢这东西,来一支如何?”

    林齐看了看胡馨竹的裤裆,再看看他手上那支散发出袅袅青烟的细细雪茄,嘴角抽搐了一下,扭头看向了面色青红不定的龙佥图。手指一弹,一封厚厚的信件凭空出现,林齐将信件向前一丢,龙佥图急忙一把将信件抓在了手中。

    仗着有那金色神像护身,龙佥图也没仔细审阅信封内是否有什么古怪玄虚,大咧咧的撕开信封掏出信纸仔细阅读起来。耗费了足足一刻钟,龙佥图一个字一个字的将这份厚厚的信件看完,这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向了林齐。

    “原来林公子,居然是那孽障的生死之交,老夫唐突了!”

    不快的看了一眼在旁边吞云吐雾的胡馨竹,龙佥图的脸色微微一变:“林公子若是来送信,孤身一人前来则可,有龙琏为借口,谁也不会有什么别的猜测。林公子为何带风闻丞来这里?”

    胡馨竹急忙举起了双手:“龙老大人,我们是自己人!自己人啊!嘿,林公子是我妹夫,他和馨月连孩子都生出来了,我胡家是坚定不移的站在林公子这一方的。鹰扬大将军造反,我们胡家自然不能明目张胆的摇旗呐喊,但是在背后出一把力,那还是稳妥的。”

    龙佥图茫然的看着胡馨竹,饶是他龙家是簪缨世家,龙佥图在朝堂上也历练许久,依旧被胡馨竹的话弄得半天摸不清头脑。为了一个妹夫,偌大的一个胡家就掺和进龙城造反的勾当来,你开玩笑吧?按察令乃至风闻丞,这可都是赢晸最信任的铁杆臣子,你说造反就造反,你糊弄龙佥图玩呢?

    呆愣了许久,龙佥图的脸色慢慢变得无比的难看,他望了林齐一眼,淡淡的说道:“林公子千万不要被胡馨竹这无赖给蒙蔽了,自他执掌风闻丞一职后,血秦帝国起码有五十户豪门贵族败落在他手中。他亲近林公子定然是不怀好意,今日老夫就彻底铲除了这火海!”

    团团环绕龙佥图的神像眉心白光一闪,一缕白芒急速缠绕向了胡馨竹的脖子。

    林齐大骇,他急忙向前斜跨了一步挡在了胡馨竹面前,周身白光闪烁,重重的一掌向那白芒斩了下去。龙佥图被吓了一大跳,他急忙想要收回白芒,但是他自身修为不够,这神像却又是他背后的某位神秘人物赐给他的护身之宝,威力宏大至极,龙佥图根本无法自如的掌控它。

    ‘当啷’一声巨响,林齐的手掌和那白芒硬碰了一记,白芒缩回,林齐手掌上的白光粉碎,一条浅浅的血印沁入了林齐的手掌大概有一厘深。

    胡馨竹猛的跳了起来,他指着龙佥图厉声喝道:“龙佥图,你给脸不要脸是吧?你敢打伤林齐,我和你没完!你儿子不是造反么?信不信我这就奏请皇上调集大军把你儿子而剁了?”

    龙佥图只是倒抽了一口凉气,无比震惊的看向了林齐掌沿那一条微不足道的血痕。

    龙佥图曾经测试过,他曾经用这座神像一击斩杀了一名圣师级别的强者,瞬间将其绞成了肉泥。那名圣师还是一名专门锻炼**的苦修之人,常年在大雪山之上熬炼、淬炼**,浑身筋骨宛如金刚一般不可破坏。饶是如此,那名隐隐已经突破到圣师上阶的苦修之士,依旧被龙佥图随意一击绞杀。

    但是林齐这个怪物,同样力道的一击,居然只是在他手掌上劈出了一条浅浅的血印子!

    更让龙佥图惊骇的是,那条血印子甚至一滴血液都没渗出,反而正在急速的愈合。

    林齐叹了一口气,他沉声道:“龙老伯暂且动手,你听我慢慢说来。馨竹兄,他的确是我们的人。”

    不能保护沙狐一族和林虎一族的存在,林齐只能满口谎言骗取龙佥图的信任了。

    幸好,常年和阿尔达、哔哩哔哩在一起,谎言对林齐而言,已经是一种本能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