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 皇帝驾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怪异的狞笑了几声,赢胜狠狠的向林齐指了指,然后带着大队护卫昂然向琼宫外走去。那两名刚开始被他挑中的女子依旧被他的护卫扛在肩膀上,看样子赢胜虽然暂时放弃了对沙心月的追求,但是这两个女子若是无人为她们出头,今晚上她们注定要洞房了。

    两女吓得嘶声怪叫、痛哭流涕,四周众多公子王孙哆哆嗦嗦的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同时摇了摇头。

    在整个血秦帝国,能够带领大队护卫进入皇城的,也只有大皇子和二皇子两人。这两人在私下里一个被称之为疯子,一个被称之为疯狗,都是那种桀骜不驯老子天下第一的人物。

    如今二皇子被幽禁在静心庵,没有了对手的大皇子更是横行霸道蛮横到了极点,普通王爷谁敢招惹他?就连赢芹这样正受宠的王爷看到赢胜都两腿发软,何况是别人?

    但是毕竟还是有人有点勇气的,那两女的家人,四个生得唇红齿白玉树临风的青年快步赶到了赢胜身边,向着赢胜连连行礼不迭:“定国王,这婚嫁之事,应该明媒正娶,应该。。。”

    赢胜给他们的回答就是一人给了一个大耳光子,惊天响的打耳光抽得四个文质彬彬的豪门贵公子口吐鲜血在地上打滚。赢胜蛮横的瞪了他们一眼,低沉的咆哮道:“明媒正娶?老子又不是挑王妃,老子的王妃就是那个白衣妞儿,这两个女人最多算是一个侧妃,你也敢让老子明媒正娶?”

    “娶你老母啊!”赢胜怒声喝道:“少废话,今晚上老子圆房,明天老子给你们家里送点金银珠宝过去,这事情就这么定了!要不然你们学林齐那小子,能把老子打翻了,这两个妞儿就还给你们,谁来?他娘的谁还能打翻老子?”

    满场寂静,血秦帝国并不缺少能够轻松击败赢胜的圣境高手,但是在场的众多王爷、皇子和贵公子中,还真没这样的人选。像赢芹这种最得宠的皇子,都是依靠无数灵药堆积着,好容易才勉强踏了一只脚在圣境的门槛里,就不要说其他那些娇生惯养的公子哥了。

    就算有几个天资出众的公子哥拥有圣境的修为,他们也不可能战胜圣士巅峰的赢胜。更不要说赢胜久经沙场,真正的战斗经验能将在场的这些人甩开十万八千里。

    当年在双阳赤龙城,唯一一个有胆和赢胜作对的贵族子弟,也只有后台靠山极其强硬的龙城!但是就算是龙城,他在武力上也不是赢胜这个怪胎的对手,他只是将依附赢胜的那几个皇子折腾得哭天喊地,真正和赢胜打擂台正面冲突的,是龙城的主子二皇子。

    但是现在二皇子被幽禁,龙城被贬谪去了西氐都护府,如今正兴起数百万大军造反呢,整个双阳赤龙城内,再无一个年轻人敢和赢胜正面冲撞。

    冷眼朝四周面色惨白的贵公子们看了一眼,赢胜嘿嘿笑了几声,随手一巴掌拍得一个护卫肩膀上的女子屁股上,打得那女子的屁股山响。那女子越发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而赢胜则是‘桀桀’怪笑着,一把将那女子抢进了怀里,大手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探进女子的长群中,在她双腿之间乱抓乱摸。

    就这么一路把玩着那哭天喊地的贵族少女,赢胜带着大队护卫扬长而去。整个琼花林内再没人吭声,就连林齐都只顾着拿出新的长袍穿戴整齐,也没心思为了两个素不相识的女子再和赢胜斗一场。

    这种当中掳掠女人的事情,林齐在黑渊神狱看得多了——他真没心情为那些无力保护自己的弱者去出头!弱肉强食,这是世间最公平的法则,如果你没有足够保护自己的力量,那么你就不要在外炫耀你的财富和美貌,这也是世间最基本的原则之一。

    等得赢胜走得远了,太后才突然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她气急败坏的一巴掌拍在了软榻的扶手上,嘶声呵斥道:“这孽种,越来越过分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嗯?你们这群不成器的东西,你们见了他,就连一句话都不敢说!老二被幽禁,是不能接掌皇位的了,难道你们还真要让他夺了大位去?”

    赢芹仗着赢晸的宠爱,干笑着接上了太后的话题:“太后圣明,大皇兄他是不可能接掌皇位的。不要说满朝文武大臣,就算是皇家的诸位长老,也不可能容下他!”

    太后冷冷的扫了赢芹一眼,红唇一撇,讥嘲的呵斥道:“小七,你平日里还算机敏,怎么这事情上就变得这么蠢了?就算他不能登上皇位,你若是压不下他,莫非以后你们当中哪个做了皇帝的,还要看他的脸色不成?”

    赢芹一愣神,所有自信有资格竞争皇位的皇子一时间全傻眼了。

    林齐和胡馨竹交换了一个眼神,赢胜如此的强势霸道,今天算是当场抽了太后的脸,狠狠的让太后丢了脸面。当着赢胜的面,太后拿他也没办法,但是赢胜这一走,太后立刻开始给他上眼药。

    这么多皇子如果真的联起手来,他们就算不能把赢胜怎么样,但是赢胜身边的人可就要倒霉了。这么多的皇子,他们的母族外戚联起手来,那可是一股足以动摇小半个血秦帝国的庞大力量。这么多人真个要对付赢胜,那就真的有好戏看了。

    林齐和胡馨竹偷偷的笑了,好吧,你们皇室内部斗得越灿烂,他们就越开心。血秦帝国内部闹腾得越厉害,林齐和普愚的计划成功的把握就越大。林齐想到事成后自己能得到的好处,就不由得一阵阵的偷笑。

    太后将一众皇子皇孙训得面红耳赤,她本来上好的兴致被赢胜这么以折腾,真的就没什么心情再热闹下去了。她轻轻的冷哼了一声,正准备下令就此终结琼花宴,猛不丁的一个太监的声音高高的响起:“皇上驾到,跪迎!”

    太监又尖又细的声音拖得极其绵长,高高的尾音直入云霄,简直有如半夜鬼啸。

    众人纷纷起立,就看到前方有两排明亮的宫灯一路行了过来,当今血秦帝国的皇帝赢晸在众多太监、宫女的簇拥下,快步向这边行了过来。面色有点憔悴,不时轻轻咳嗽的赢晸远远的就露出了一张灿烂的笑脸,大声笑道:“太后好兴致,琼花宴如此风雅之事,怎生能少了朕?”

    太后已经笑吟吟的站了起来,向着赢晸招了招手:“陛下国务繁忙,本宫哪里敢滋扰?”

    赢晸赶上前来,向太后微微鞠躬行了一礼,而太后坦然受了他的礼,早就有太监忙不迭的抬了一张软榻过来,赢晸也不客气,就在这软榻上坐下了。

    等得赢晸和太后见了礼,四周的皇子王爷和众多豪门子弟正要跪拜参见,赢晸早就大咧咧的一挥手:“罢了,今夜琼花宴,朕与尔等同乐,那等繁文缛节的礼节,也就不用折腾了。”

    制止了众人的行礼,赢晸这才向四周看了一眼,然后‘无比惊讶’的指着满地的碎木片问道:“太后,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莫非还有人敢在皇城内撒野么?”

    林齐和赢胜一通交手,数十株大树被震碎,如今那树坑黑漆漆的露在外面,满地里都是琼花树被震碎的木片。赢晸一进琼花林就看到了这些碍眼的东西,但是他依旧等自己和太后见过礼了,自己安坐下来了,这才故作诧异的问起了这件事情。

    刚才被赢胜抽了一耳光的四个青年连滚带爬的冲了上去,跪在赢晸面前连连磕头,口口声声要赢晸为为他们做主。被抢走的两个少女是他们嫡亲的妹妹,本来这次参加琼花宴,他们还抱着让自家妹妹勾搭几个有权有势的王爷,跃入龙门成为王妃的美梦。

    但是天想到,他们的妹妹倒是真的被一个极其有权势的王爷给看上了,问题赢胜这家伙做事不靠谱啊!成为赢胜的外戚,那是一点儿好处都不会有的,搞不好以后还会受到赢胜的连累。

    更重要的就是,赢胜凶名在外,自己的两个妹妹被他抢走,不要弄个几天就变成死人了吧?

    “陛下,还请您一定要为微臣做主!”四个年轻贵公子哭丧着脸,脑袋撞得地面‘砰砰’直响。

    赢晸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他看了一眼磕头如蒜的四个年轻人,过了许久,终于慢悠悠的开口了:“嫁给胜儿,也没什么不好,朕下一份赐婚的诏书,也不是什么难事。”

    四个青年僵硬在了那里,他们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赐婚诏书?自家的妹子真的要嫁给赢胜?

    赢晸不快的看着他们:“莫非,你们看不上血秦皇家?”

    四个青年急忙摇头,他们只觉欲哭无泪,真的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大树上。赢胜那家伙,真的不是他们妹夫的理想人选!

    林齐冷眼看着赢晸,暗自盘算着他的实力。林齐开辟了血海,结成了命轮,对他人的气血波动感应极其敏锐。赢晸的气血虚弱,实力也并不是很强。但是林齐诧异的感受到,在赢晸的体内,有一道极其柔韧、极其清新的生机,就是这一道生机,让赢晸枯萎的气血正在逐渐的滋生恢复。

    正在偷偷摸摸的打量赢晸,猛不丁的林齐听到赢晸笑着开口了。

    “哪位是能够和胜儿打成平手的林齐啊?上来让朕看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