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 雨夜,强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夜,漆黑。

    夜,冰寒。

    透明的雨珠打在墨绿色的芭蕉叶上,发出让人心烦意乱的声响。

    小小的院落,不起眼的小楼,第三层是一间四壁敞开的书阁,面色发青的林齐坐在一张小方桌前,双眼赤红的盯着面前那张用白银锻造的战棋棋盘,看着自己那颗仅存的,被对方兽人联军团团包围的代表了大陆联军最高指挥官的棋子。

    坐在林齐对面的胡馨竹欢喜的伸出手:“承惠黄金一千两,谢谢啊,继续不?”

    距离将赢覠交给天庙接应的人已经过去了两天,林齐在胡馨竹派出的人接应下,秘密返回了双阳赤龙城,然后立刻带着一批属下住进了这个风闻丞下属秘谍组织的秘密据点。

    两天来,林齐从双阳赤龙城暂时的蒸发,他安安静静的呆在这里。

    第一天,林齐很安静的坐在小楼里,欣赏着堂前的两棵桃花,看着桃花树下的几株芭蕉,看着大蜻蜓轻盈的在芭蕉叶上交尾,两只大蜻蜓的尾巴恰好攒成了一个好看的心形。

    但是第二天,林齐就浑身燥热难当,总感觉这小院子就是一座该死的监狱,他在院子里挥动屠军斧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吓得院子里侍候的下人赶紧请来了胡馨竹。

    带着沙心月悠然赶来的胡馨竹提出了一个解闷的好法子——他和林齐下棋玩,随便林齐挑选,每一局棋的赌注是一千两黄金。林齐欣然答应了胡馨竹的建议,他挑选了自己在西方大陆玩得最精熟的斗兽棋,和胡馨竹大战了十八局。

    十八局,林齐输了一万八千两黄金。胡馨竹赢得是眉开眼笑,一旁端茶递水的沙心月也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只有林齐输得眼睛都红了,恨不得抓起胡馨竹将他毒打一顿。

    听到胡馨竹还要继续。林齐一把搅乱了棋子,冷哼道:“外面有什么动静?”

    胡馨竹坐直了身体,淡淡的说道:“二皇子已经到了西氐都护府!而且已经举起了清君侧、匡正朝政的大旗。被陛下贬谪的那些文武大臣,也都汇聚在了二皇子的旗下。”

    扳着手指计算了一阵,胡馨竹悠然道:“龙城已经攻下了西羌都护府,灭了西羌都护府总督满门,西氐、西羌数千万遗弃之民投军,龙城麾下已经有可战之兵逾千万。在我的安排下,雪原联邦已经向龙城提供了充足的粮草和兵器,雪原联邦南部的七百五十九个大小部落。已经随时准备南征!”

    冷笑了一声,胡馨竹冷酷的说道:“雪原联邦的大国师看到了便宜。他已经亲自赶去前线坐镇,看样子他是要亲自指挥那些南方的部落南侵了。所以。我已经和龙城联系上了,这七百五十九个部落的所有雪熊、雪豹、雪狼三族的兽人,会全部留在血秦帝国。”

    林齐骇然看了胡馨竹一眼,胡馨竹慢悠悠的说道:“如此一来,雪原联邦的大国师自然当不下去了,我们的人就会在雪原联邦上位。”

    向林齐解说了一阵最近的外部情势。胡馨竹伸出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林齐正在将棋子乱翻的大手:“多些你毒打了那混蛋一顿。。。我的人已经联系上了他,以后他每个月的解药都会从我手上走,所以只要他登上了皇位,未来数百年,沙家在东方大陆只会越来越强!”

    林齐看着胡馨竹笑道:“你不会让他知道你是谁吧?”

    胡馨竹耸了耸肩膀:“当然,只是一个代理人,反正只要每个月有解药,那家伙才不管解药是谁给的呢。”

    讥嘲的一笑,胡馨竹不屑的说道:“血秦帝国的皇室。我很久以前已经看透了他们的真面目!他们。。。嘿!不过是天庙豢养的一群走狗罢了!”

    望了林齐一眼,胡馨竹赞叹道:“我真的很想知道,那僵神散的方子是怎么来的?”

    林齐摊开了双手,他真不能说,难道他要告诉胡馨竹在他身体内融合了那株桂花树么?不死婆娑桂花树,林齐本能的感觉到这事情有点太匪夷所思,加上桂花树给出的警告,林齐决定除了他自己,谁也别想知道他体内发生的变故。

    元界?星域?月宫?不死婆娑桂花树!

    仅仅从这些名称,林齐就察觉这里面关系着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林齐对他现在的生活,对他现在的一切都很满意,他并不想招惹麻烦。

    夜很黑,也很冷,但是书阁内有防御阵法隔绝了外界的寒气,却是温馨得很。林齐和胡馨竹交换着关于最近很多事情的意见,两人聊得很投机。加上旁边有沙心月这个吹鼻子瞪眼的大美女伺候着,似乎经过美女的手沏上来的茶滋味都好很多,林齐对于将沙心月当做侍女使唤这件事情,很享受!

    胡馨竹通报、交换了一下西氐、西羌那边的情况,然后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笑容说道:“静心庵出事,二皇子跑去了西氐,整个朝廷都乱了。但是这几天不见皇帝上朝理事,很多人已经将矛头指向了我们,毕竟我们是最后两个见到皇帝的人!”

    林齐抬眼看了胡馨竹一眼:“扛得住么?”

    胡馨竹不屑的笑了:“放心,他们能把我怎样?只不过在皇帝出来见人的这段日子里,你就不能在人前露面了。按照我们事先约定好的,你这一个月,就乖乖的呆在这里吧,由我保护起来就是。”

    林齐无奈的仰天叹了一口气——为了那三个行省,为了自己还没入袋平安的王位,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吧!只要有胡馨竹作证,自从离开王宫后,他就一直被保护在这个风闻丞下辖的秘密据点内,不管血秦帝国朝堂上如何的腥风血雨,这都影响不到林齐。

    如果没有赢晸赐封的那个王位,林齐现在满大街晃悠都没人理睬。

    但是为了那个王位,林齐必须在这里做出一个姿态来。三个行省的领地,这不仅对林齐,对胡馨竹身后的本家,乃至对虎族自身,意义都太重大了。

    懒散的仰天躺在地上,林齐无奈的哼哼道:“为了王位,为了三个行省的地盘。我装一个月的孙子,也没什么关系!哎,我们的陛下,为什么这么贪?一口吞掉十八颗生命树的汁液,他能受得了么?”

    胡馨竹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却没注意到林齐已经憋笑憋得肚子痛了。

    单纯生命树的汁液,自然不会让赢晸一个月不能露面理事,但是如果桂花树在里面加了一些其他的成分,仅仅一个月不能露面,那还真不能算什么。

    胡馨竹和沙心月对望一眼,兄妹俩凑在一起低声的商议起来。二皇子已经去到了西氐,龙城的大军已经势如破竹的攻破了西羌都护府,未来的一段时间,雪原联邦那群兽人也将疯狂南侵。如何利用这些事情,让沙家的利益得到最大的实现,这是兄妹俩必须要谨慎对待的事情。

    林齐懒得听这一对小狐狸的记忆,他翻过身趴在了地上,懒洋洋的看着小楼外一滴滴落下的雨水。

    等王位到手,让沙家派人去接收了三个行省的地盘,林齐准备顺便去海城走一遭。驴子所说的,林齐的成年历练的地点,就在距离海城不远的一座小岛。算算时间,距离那件天地奇珍凝聚成形的时间也就几个月的功夫了,需要趁早过去做点准备。

    谁也不知道在那个小岛会碰到什么事情,提前去总比晚去好。

    而且林齐还想去熊万金的家里看看,未来林齐是要回西方大陆发展,但是在东方如果能够让熊万金坐上熊家家主的宝座,这对林齐未来的发展也有好处。

    如果可能的话,林齐还想做得更多一点。

    正在思忖的时候,林齐猛不丁的打了个激灵——外面的那些雨珠,突然全部凝滞在了空气中。一颗颗水滴静静的悬浮在空气中,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一股充满灵性的气息笼罩住了整个小院,空间、时间都被这股灵性的气息给禁锢住了。

    胡馨竹和沙心月也注意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沙心月默不作声的站起身,轻盈的走到了小楼的角落里站定。胡馨竹则是慢慢的站起来,冷眼看着外面的夜空沉声道:“冰原神殿哪位大祭司这么狗胆,居然敢侵入双阳赤龙城!莫非这几年,你们挨打得还不够么?”

    院子里,两个撑着雨伞的侍女正抬头看天,她们和空中的雨点一样身形僵硬,就连瞳孔都失去了光彩。

    两条白色的身影一闪冲进了院子,伴随着一声低沉的狼啸声,两柄沉重的大斧劈进了那两个身形小巧的侍女身体,将她们从正中劈成了两片。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蠢货,这么美丽的人类女人,应该抢回去暖床才对!除了楼里的三个人,院子里的男人全部杀了,女人全部抢回去,你们这群败家的狼崽子!”

    低沉的狼啸声一阵阵的响起,一条条白影不断的窜进了小院,近百名袒露上身的雪狼一族的狼人战士冲向了小院的各个角落,一场疯狂的杀戮开幕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