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一章 一言不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么大一座大殿,小山一样的大殿被癸从皇城直接砸到了城外去,林齐看到这一幕,当即重重的拍了拍胡馨竹的肩膀:“你带人去抓人吧,我没心情去欺负那些老弱妇孺。”

    双足重重的顿在地上,林齐身边突然有一道黄沙腾空而起,卷起他向大殿飞去的方向掠去。空中一座魔轮高速掠过,几个脑袋吾得精光的中年男子对准林齐就要出手,林齐随手一斧劈出,屠军斧带起一道狂暴的风啸声,将魔轮一斧头劈成了两片。

    不等那几个光头男子施展法术在空中稳住身形,阿尔达和哗哩哗哩已经腾空跃起,寒光掠过他们的脖子,鲜血喷射而出,几个天位级的天庙术士闷哼一声,沉甸甸的从高空坠落。

    林齐左手荒漠神镯闪烁着淡淡的幽光,黄沙裹着林齐向城外急速飞去。

    刚刚那惊天一击,林齐看得是浑身毛孔骤然敞开,浑身气血在体冇内疯狂奔涌,他的眼珠都变成了血色。这么强大的一击,如果不亲眼看看这种不可思议的大能之间的争斗,林齐真的会后悔一辈子。

    阿尔达和哗哩哗哩施展魔法紧跟在林齐身后,白天、黑天兄弟俩也腾空飞起,狂风暴雨在他们身边编织成了一道水幕,驴子很舒适的躺在这水幕中,被兄弟俩带着向城外掠去。

    沙心月轻笑了一声,低声叮嘱了胡馨竹几声,然后自己也施展神术突兀的消失不见。

    胡馨竹幽怨的仰天叹息了一声:“你们跑得倒是快,我还指望你们帮我抓人呢?”

    摇摇头,胡馨竹认命的叹了一口气,带着大批如狼似虎的秘谍窜了出去。反正他又不是去抓捕赢胜,而是抓捕赢胜那些党羽的亲眷而已,根本用不上林齐这样的强大战力。他胡馨竹虽然不善战斗,但是他毕竟是沙家的人,他在东方术法方面,还是有点造诣的,对付一群没什么反抗之力的老弱妇孺,那自然是手到擒来”,

    林齐一行人迅速向城外掠去,所过之处,大街小巷内都有士兵在相互攻击,渐渐的到了外城,这里所有的重要地带都被叛军占据,大街上已经铺开了大量的传送法阵,源源不断的叛军正从法阵中涌出,迅速投入了攻城战中。

    看那些叛军的旗号,他们可不仅仅是赢胜一个人麾下的军队,林齐已经看到有二十几个不同行省总督的旗号出现!血泰帝国强盛的国力,发达的文明,在造反叛乱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强悍!

    换成了高卢帝国,如果几个公爵联手叛乱,仅仅军队的调动和汇集都要花费他们几个月的时间。但是在血泰帝国,二十几个不同行省的叛军攻入帝都,只要通过大型的传送法阵就可以了。

    看着黑压压犹如潮水一样从不断闪烁的法阵中涌出的叛军,林齐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今夜双阳赤龙城会死很多人吧?但是决定今夜这一场叛乱最终结局的主战场,却不在城内。

    狂风暴雨在身边肆虐,林齐左手一挥,大片黄沙凭空消散,他已经落在了外城最边缘的一座高塔上。这座高塔足足有三百多米高,塔顶方圆数十米,正中是一个鎏金溢彩的宝葫芦,林齐正站在这宝葫芦的顶部,看着数里外高空中密密麻麻的金属魔轮。

    天庙上院主持妙闻,正带着大批天庙的高手坐在那金属魔轮上,念诵超度亡魂的经文。

    双阳赤龙城内火光冲天,喊杀声震得地面都在颤抖,一栋栋宅院被乱兵点燃,无数尸骸铺在了街道上口但是在这里,却是一派的神圣威严,玄奥的经文蕴藏着奇异的力量,在空气中荡起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青色琉璃状波纹。

    这些蕴藏了奇异力量的波纹所过之处,冲天的杀气消泯,满地流淌的鲜血变成了淡淡的青色液体,瞬间就融入了清水中。林齐瞪大了双眼向四周看去,他看到无数阵亡战士的灵魂、还有他们的鲜血都被那青色的波纹吸了进去,被吸入了妙闻等人头顶一处奇异的空间中。

    林齐将自己的精神念力投了过去,犹如大网的精神念力仔细的扫描着妙闻等人头顶那一片厚厚的乌云口林齐突然惊骇的发现,在那乌云中有数十朵方圆里许的青色莲花若隐若现,这些莲花急速旋转着,不断的吞噬着那些战死者的灵魂,吞噬着他们鲜血中蕴藏的庞大生机生气。

    一狠心,林齐大胆的将一缕精神念力投入了其中的一朵青色莲花。

    青色的莲花后面,是一处奇异的空间,充盈着神异力量的奇异空间。那个空间并不是很大,有金色的祥光充斥四方口在那小小的虚空中,几座巨大的金棺悬浮着,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奇异的手段,纯金铸造的棺木,却宛如水晶一样半透明。

    在那金棺中,躺著身躯巨大、浑身伤痕累累的人体。

    或者说,大致看上去像是人类的人体。最靠近林齐那一缕精神念力的金棺中,躺着的赫然是一尊身高百米的奇形巨人。他的头颅是金色的鹏鸟脑袋,双手双足都是鸟爪,背后生了一对金色羽翼,但是胸口被一柄赤红色的闪电击穿。

    那道闪电充满威严神圣的狂暴冇力量,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这道红色的闪电依旧插在那巨人的胸口,不断的闪烁着。巨人的胸口处不断的有新的肉芽生出,肉芽急速蠕动着,想要修复那个直径米许的巨大伤口。但是闪电不断放出细细的电光,将新生的肉芽烧成焦炭飘散。

    青色莲花将大量的灵魂和鲜血精气投入这个小小的空间,金棺宛如活物贪婪的抽取着这些灵魂和鲜血中蕴藏的强大力量口那个头颅犹如鹏鸟的巨人浑身都被淡淡的血色能量包裹着,他的身体吸收着这些能量,不断的将这些充满生机的能量输入胸前的伤口,滋生出新的肉芽。

    林齐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几下。

    天庙的这些神职人员,他们在超度亡灵?嘿,让亡灵魂飞魄散,化为这些奇异的巨人修复自身的能量侄是真的。林齐开始怀疑,赢胜的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兵变,是不是天庙的这些高级神职人员有意为之?

    如果叛变成功,赢胜登基,天庙自然能暗中执掌县权。

    如果叛变失败,赢胜秧杀,那也有数以十万计的战士惨死当场,他们的灵魂和精血也是一大收获。

    不管怎么看,天庙都不吃亏,他们都稳赢的。

    林齐看着这些周身散发出神圣光辉的天庙中人,他突然想起了在西方大陆追杀他的杜文大主教。在杜文大主教施展极其强力的神术时,他也奉献了自己的一部分灵魂。看来不管西方还是东方,这些神灵一一姑且认为这些金棺中躺着的巨人就是天庙供奉的神灵吧,他们都是一路的货色。

    就在林齐站在高塔上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声声低沉的咳嗽声突然响彻四野。身形佝偻,衰老得和一副骷髅架子没什么两样的赵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林齐左近的一座高塔上。

    赵鹿剧烈的咳嗽着,他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高塔顶部的林齐,难看干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妙闻大师?嘿嘿,当代天庙上院主持是你啊?天庙向来不插手红尘之事,今日大师,做得过了!”

    轻轻的挥了挥手,赵鹿淡然道:“还请大师收兵,今夜的事情,咱们慢慢商量?”

    妙闻抬起了眼,他随手一挥,大袖中一座宏伟的大殿呼啸而出,重重的摔在地上。

    林齐和身边诸人不由得一阵心惊,那么巨大的一座大殿,被人用那样巨大的力气投掷出来,居然被妙闻用袖子收了起来,这妙闻的实力到底到了哪一步?

    驴子瞪大了眼睛看着妙闻,过了许久驴子突然重重的喘了一口气。

    “只是半神境,嘿,没有踏出那一步,还好,还好!这光头还是一个孙子,还没成大爷!孙子,都是孙子!”

    大殿落地,轰然巨响中一截城墙被大殿砸得稀烂。

    妙闻看着身穿粗布长袍的赵鹿,淡然道:“敢问阁下何人?”

    赵鹿剧烈的咳嗽着,他眯着眼笑道:“老奴赵鹿,奉陛下旨意,还请大师带人回去天庙。血泰皇室的事情,自然有血泰皇室自家处理,不须得天庙插手。”

    妙闻惊讶的看着赵鹿:“血泰始皇帝赢政大帝身边的‘不老厦君,赵鹿?什么事情惊动了你?”

    妙闻身边的几个老人也惊讶的睁开了眼睛,好奇的看着赵鹿。妙闻是三百年前接掌的天庙上院主持之位,对于他和他身边的这些老人而言,赵鹿这个血泰帝国开国时就存在的太监总管,真的是传说中的人物了。

    赵鹿剧烈的咳嗽着,他眯着眼看着妙闻等人,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大师今夜所为,做得太过。还请大师带人回归天庙,不然小心伤了天庙和我血泰之间的交情。”

    妙闻大师笑了起来,血泰和天庙之间的‘交情,?两者之间有过交情么?无非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而已!而且血泰帝国总是被利用的那一方,总是居于弱势地位。

    无数年来,天庙就是东方大陆的主宰者,以前如此,现在如此,今后也如此!

    血泰帝国和天庙的交情?这么可笑的话,真亏了赵鹿说得出口。

    摇摇头,妙闻大师随手指了指赵鹿:“不老魔君也老了,去个人,杀了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