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越发不可收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铁灰色的小楼在暴风骤雨中纹丝不动,小楼内,一名身穿王袍的中年男子端端正正的坐在一张方桌边,左右手分别持着黑白子,慢悠悠的下着东方大陆从太古时代流传下来,一直为血秦帝国那些文人雅士以及高官显贵所喜好的围棋。

    和西方大陆流行的各种战棋相比,围棋越发的复杂多变,内蕴无穷妙理,是一门真正能够修心养性的奇异技巧。中年男子手上的黑白二色棋子不断落下,棋盘上隐隐出现了两条大龙相互绞杀的惨烈战况。

    一名面容清矍的老人若无其事的坐在一旁的小窗边,静静的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

    一柄小小的折扇在老人的手上轻轻的挥舞着,折扇上是几笔淡水墨勾成的兰竹图,在一簇兰花边,一株青竹下,有一支小小的狐狸懒洋洋的趴在一块奇形怪石上。

    沙乾道慢慢的挥舞着折扇,在这沉闷的夜里给自己带来一道微不足道的清风。他偶尔看一眼那身穿王袍的中年男子,恨不得操起一柄水果刀给这优柔寡断的家伙身上捅出百八十个窟窿。

    真他娘的倒霉,沙乾道也算是沙家同辈人中的佼佼者,但是为了配合家族的布局,只能投奔了眼前的金滸王赢蟠。辛辛苦苦折腾了十几年,终于把赢蟠身边的那些智囊、谋士全部赶走,或者身败名裂家破人亡,或者隐姓埋名隐居他方,自己成了赢蟠身边最信任的谋士。

    这次多好的机会。赢晸的大儿子起兵造反,这根本就是赢蟠上位的大好机会啊!

    赢胜敢起兵,就证明赢晸不能监理国事了嘛。既然皇帝很可能都一命呜呼了,在大皇子、二皇子尽皆叛乱。其他皇子也都图谋不轨的时候,赢蟠作为赢晸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只要发动大军将赢胜的叛军歼灭,加上天庙中院一脉的鼎力支持,他就能顺理成章的坐上皇位!

    可是赢蟠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优柔寡断,外面已经打得尸山血海了,他居然还在这里装模作样的下棋!就他这个臭棋篓子。沙乾道平日里根本懒得和他切磋的,他居然还装出瘾头来了?

    轻咳了几声,沙乾道站起身,无比严肃的看向了赢蟠。

    “王爷。老夫受王爷知遇之恩,十几年来兢兢业业为王爷谋划,不就是为了王爷的前程么?今日良机,若是王爷放弃了,您这辈子。可就真没机会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沙乾道厉声喝道:“您到底是愿意一辈子做一个闲散王爷受人猜忌,还是愿意拼死一搏,登上那高高在上的皇位?王爷。陛下肯定出事了,否则定国王不敢如此妄为!王爷府中也有万余亲兵护卫。加上老夫这些年为王爷呕心沥血召集的力量,只要王爷能振臂一呼……”

    赢蟠轻轻的摆了摆手。打断了沙乾道的话。

    “万一,万一皇兄他……他其实身体无恙呢?”

    沙乾道差点气得一口血喷赢蟠身上,他娘的这都是什么玩意儿?跟在赢蟠身边这么多年,真以为他沙乾道看不出这是个什么王八蛋?赢蟠想要做皇帝都想疯了,毕竟当年他是有机会坐上皇位的!但是当年就是因为他的优柔寡断,他才在皇位的争夺战中输给了赢晸。

    好吧,今日大好机会当前,这家伙又开始犹豫了。

    其实赢蟠是不是当皇帝关他沙乾道屁事?他沙乾道又不是赢蟠的亲爹,他才懒得理睬沙乾道的死活。但是今天夜里,胡涂那边可是下了严令了,要家族潜藏在帝都各处的人手全力撺掇自家的主子兵变呢,就是要搅混水呢,就是要将这满朝文武都给卷进去呢。

    这可是胡涂和风白羽一手安排的,让血秦帝国满朝上下大洗牌的超级漩涡,要是赢蟠这样的老资格王爷不动,今晚上死伤的人可真不会很多啊!

    没办法了,只能出那下下之策了!

    沙乾道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长袖一挥,将面前桌子上的茶盏打落在地。

    ‘咣当’一声响,十几个身披血色甲胄的青年大步冲了进来,随着这些青年涌进来的,还有几个身穿黑袍,头发精光,胡须老长的老人。他们一进门,那些青年就跪在了地上:“父王,还请父王为子孙后代计,速速起兵吧!赢胜那杂种做得,我们这些血统纯正的皇室成员还做不得?”

    那几个天庙的老人则是齐声沉喝道:“王爷,王府中三十六座传送法阵已经开启,只要王爷一声令下,那些效忠王爷的兵马就能立刻传入王府。这些年有‘狐叟’呕心沥血的操持,支持王爷的行省总督和地方大族数以百计,他们一旦起兵,兵力不在赢胜之下!”

    沙乾道上前了一步,他厉声喝道:“王爷,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是赢胜弑父叛逆,您只是剿灭乱党、匡正朝纲而已,还请王爷当机立断,不要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

    ‘咕咚’一下跪倒在地,沙乾道厉声喝道:“微臣狐叟乾狐,叩见吾皇赢蟠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些血甲青年这些年被沙乾道有意无意的洗脑,早就将自己当成了血秦帝国唯一合法的继承人,眼看沙乾道跪在地上,他们也急忙叩拜高呼:“臣等参见父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几个光头老人相互望了一眼,他们也深深的向赢蟠鞠躬行礼:“世外之人,天庙中院主持沙迦楼罗以下三尊六圣,参见血秦皇帝赢蟠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赢蟠手指上的黑白棋子‘咔嚓’一声粉碎,他面色酡红的看着跪了一地的心腹和儿子,狠狠的跺了跺脚:“你们……你们真要陷本王于不仁不义之境……罢了,罢了,那赢胜如此忤逆,如此倒行逆施,凡我血秦皇室子弟人人得而诛之!”

    “传本王……传……朕……旨意,起兵,平乱,诛杀嬴政!”

    “还请沙迦楼罗主持派遣可靠人手潜入皇城,若是发现皇兄……赢晸身影,就送他去伺候诸神吧!”

    沙迦楼罗的黑脸上露出一丝金光,他赞许道:“王爷当机立断,果然才是真命天子,是天明所属的人皇之选。嘿嘿,那妙闻居然会蠢到支持一个混血的皇子,真个是不把这天下黎民苍生放在心上了!”

    赢蟠用力的挥了挥袖子,低沉的喝了一声,他犹如喝醉一样面孔赤红,身体不断的轻轻摇晃着。

    众人再次行礼,然后纷纷涌出了小楼。

    十几个呼吸的功夫后,金滸王府内毫光大盛,三十八座直径超过三里的巨型传送法阵同时亮起了刺目的强光。一队队精锐、勇悍的铁甲战士在大批血甲将领的率领下,大步走出了传送法阵。

    与此同时,大队大队身穿血色和铁色长袍以及各色铠甲的文武重臣,纷纷带着自家的私兵从各自府邸中走出,纷纷涌向金滸王府——这些文武重臣都是赢蟠这个阵营的心腹,只要赢蟠今夜成功,他们定然会以从龙之功得到重用,到时候他们自己,他们家族都将比现在更加辉煌。

    就算事败——他们也有足够的借口洗刷自己起兵叛乱的嫌疑——聪睿无比、谋算盖世的狐叟老先生,已经为他们找到了最好的借口:赢胜起兵叛乱,他们只是带兵平乱!

    感谢赢胜,感谢狐叟,这借口再冠冕堂皇不过了。

    在狐叟的谋划下,大队大队的铁甲精兵从金滸王府的各处一涌而出,犹如黑色的潮水杀向了宫城各处!

    灵赑军正在调动各处兵马,将赢胜的叛军牢牢的挡在了官城之外,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在宫城内居然会一下子涌出数以百万计的精兵悍将,更要命的是,起码有三百户权贵豪门的私兵混杂在这些军队中。这些权贵豪门在双阳赤龙城根基深厚,他们卷了进来后,灵赑军立刻失去了对一小半宫城的控制。

    让灵赑军以及所有忠于赢晸的大臣更加抓狂的事情发生了——除了金滸王赢蟠,其他还有好些个王爷府邸中,也涌出了大批不应该出现在帝都的军队!

    看那些军队的旗号,他们都来自于血秦帝国各大行省,将这些旗号加起来,血秦帝国起码有七成的行省都派出了进入掺和进了双阳赤龙城今夜的杀戮盛宴中。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些野心勃勃的王爷身边,都有着沙家的人潜伏。

    那些沙家的人很可能貌不惊人,很可能没什么斗气修为,但是他们有着一颗狠辣奸诈的心,有着一颗聪明睿智的大脑,有着三寸不烂之舌,他们在这些王爷乃至那些权贵家中已经经营了长则百年、短则十几年,他们已经成了这些王爷和权贵的心腹,当一个争夺皇权的大好机会出现的时候,这些沙家之人的三寸不烂之舌一阵乱晃,顿时那些王爷和权贵都按捺不住了。

    草草计算一下,起码二十家王爷和双阳赤龙城八成的权贵起兵了,来自各家府邸的精兵强将宛如潮水一样在宫城的大街小巷迎面对撞,当即就杀了一个血流成河,杀了一个昏天黑地。

    人太多,通过传送法阵从各大行省调集的精兵强将太多,士兵们已经塞满了整个宫城的每一条大街小巷,几乎整个宫城都陷入了疯狂的杀戮中。

    乱了……更加的乱了……而沙家的那些人,还在拼命的摇晃着舌头,将这一池塘浑水搅得更加混乱。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