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嬴政召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日上三竿,林齐从精舍小楼内走出的时候,正在院子里嘻嘻哈哈凑在一起鬼扯的阿尔达和哔哩哔哩很诡秘的交换了一下眼神。憨直的酒桶则是惊讶的看着林齐,两个硕大的大拇指已经比划了出来。

    “伟大的主人,您真的是太伟大了,您难道昨天晚上征服了一百个可爱的姑娘么?”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林齐,面容枯槁,双眼深陷,眼眶黑漆漆的宛如痨病鬼。他的身体。。。怎么说呢?似乎瘦了不少。原本林齐的身体给人的感觉,如果说是一根粗大的木桩子,那么现在他就好像变成了钢筋。虽然瘦弱了一点,但是给人的感觉更加的结实。

    可是林齐的双腿发飘,发软,走路的时候一晃一晃的,这种征兆阿尔达很是熟悉——他经常和十几个娇贵的千金小姐发生某些深入浅出的交流后,第二天一大早他总是这个样子。

    阿尔达诡秘的笑着:“伟大而恐怖的主人,他也应该到了找女人的时间了。当然,我不能肯定伟大的主人他的审美观是否正常,但是他的确到了那个年龄了!”

    林齐瞪了一眼这群脑子里一团龌龊的家伙,笑着向站在一旁的白天、黑天兄弟招了招手。

    “走吧,我和胡馨竹去商量点事情。白天,黑天,没事不要和他们在一起,尤其远离阿尔达。你们是好孩子,不要被他们带坏了!”阿尔达是个色中恶魔。哔哩哔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而酒桶正在向色中恶鬼转变,林齐要死守底线,他不能让身边最后两朵纯洁的小白花也变成阿尔达这样的混蛋!

    ‘嗒嗒’的清脆蹄声响起,驴子打着呵欠从楼里窜了出来。

    阿尔达和哔哩哔哩立刻无比期盼的看向了小楼——他们等着看林齐昨晚上的相好!看林齐这憔悴无力的表情,很明显,他昨晚上找了女人,而且肯定不止一个女人,他们很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林齐一晚上瘦了这么多?

    难道是沙心月?

    阿尔达和哔哩哔哩同时想到了沙心月,然后他们的身体同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林齐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个拉长着脖子不断张望的家伙。摇摇头大步走出了院子。林齐很有一种在自己的身边人中推广《玄虎劲》的冲动,自己受过的苦,应该让自己这些忠心耿耿的属下同甘共苦啊。

    刚刚走出小院,胡业就带着胡馨竹迎面走了过来。

    看到林齐。胡业立刻大声叫嚷起来:“林齐,你怎么睡到这个时候?这可不成,我说。。。”

    说着说着,胡业突然闭上了嘴,他目光诡秘的上下打量着林齐,然后飞快的向胡馨竹使了个眼色,低声咕哝了一句。胡馨竹也呆呆的看了林齐一阵子,然后耷拉着脸点了点头。

    胡业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他上前一步,笑着对林齐问道:“林齐。你这是怎么搞的?你的身体,还有你的斗气,这都是怎么了?哎?你的斗气怎么只有天位高阶的水准了?还有你的身体,怎么看上去很虚弱的样子?”

    林齐眯了眯眼睛,苦涩的笑了笑,无奈的摊开了双手。

    “昨天夜里,和多闻尊者动手,虽然侥幸杀了他,但是被他用暗劲打伤了。我修炼了云龙一族的三海七轮经,但是现在气海受损。斗气骤然降了许多。”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林齐愁眉苦脸的叹息道:“修复气海,重修斗气,大概要耗费我两三年的功夫!”

    胡业很是灿烂的笑了起来,他神气活现的挺起了腰杆。慢条斯理的揉了揉拳头。

    “林齐啊,你还年轻。二十多岁就有了圣士巅峰的修为,这对你未来的发展,是不利的!”

    揉了揉拳头,胡业脱去了身上那件宽敞的袍子,然后笑呵呵的紧了紧靴子,将身上的衣服收拾得干净利落,显得很是精神抖擞。他的整个脸都在放光,尤其是他的眼睛,简直是在对着林齐放电。

    “年轻人啊,猛不丁的就有了这么强的修为,心性跟不上,就会招惹是非,就会整天和人打打杀杀的,这样不好!你要多受点挫折,多吃点教训,这样呢,才能心性稳固,才能踏踏实实的,以后各家的老人,才能放心让你独掌一面啊!”

    笑盈盈的看着林齐,胡业将头上的紫金冠也卸了下来,随手递给了面色难看的胡馨竹,然后他挥挥手,很随意的将胡馨竹赶去了一旁。

    “所以呢,作为你的伯父,我一定得好好的给你补习一下人生的道理!毕竟,我知道你父亲那个人,粗人一个,直肠子,没什么花花脑筋,在子女的教育上肯定很成问题!”

    用力的晃了晃脖子,将腰带紧了紧,胡业笑着向林齐勾了勾手指。

    “所以呢。。。其实我就实话实说了,前几天你刚进府的时候呢,伯父我就想揍你一顿!啊哈哈哈哈,当年你爹揍得我满地找牙,我打不过他,只能欺负他儿子不是?但是你小子太厉害了,伯父我居然被你揍了一顿?太丢脸,这传出去,我胡业以后还怎么做人?”

    神气活现的挺起了胸膛,胡业瞪大了眼睛看着林齐喝道:“今天我就好好的教训你一顿,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我胡业也是堂堂正正一爷们,我干不过林虎的确没错,但是我能教训他儿子!”

    ‘呀呀呀~~~啊打’!

    随着一声大吼,胡业无比威风、无比飘逸的凌空跃起百多米高,然后很潇洒很轻盈的在空中团身翻滚了十八周,宛如一条翱翔于天际的神龙探出自己的龙爪一样慢悠悠的伸出了右腿,不沾一点儿红尘气息的从高空轻盈的滑落,一脚踏向了林齐的头顶。

    脚尖距离林齐的头顶还有数十米远,胡业已经按捺不住的爆笑了起来:“多闻尊者?哇哈哈哈,老子会给他立一个长生牌位的,哈哈哈哈,林齐,小子,吃你大爷一脚!”

    唯恐林齐逃跑,胡业又急忙叫道:“放心,我不会打得你太惨,让你在床上躺上半年就够了!”

    林齐翻着白眼看了胡业一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伯父,你是血秦帝国的公爵?刚封的吧?血秦帝国的王爷爵位比你高吧?下级爵位殴打上级王爵,这。。。我打不过你,我能去陛下面前评理么?”

    胡业的身体骤然僵硬在了空中,一道无形的清风缠绕住了他的身体,让他悬浮在了林齐头顶十米高的半空。他呆呆的看着林齐,龇牙咧嘴的喝道:“林齐,你太无耻!”

    林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您,就很知道廉耻?若非我的斗气被削弱到了天位上阶,您敢动我一根头发试试?”

    胡业沉默了一阵,然后他眼睛里渐渐的透出了一抹紫气,他周身紫气大盛,厉声喝道:“下级爵位殴打上级王爵,我是国公的身份,大不了被削去国公的爵位。反正我还有一个灵犀佑国王的王爵可以继承,我打你一顿又怎么的?”

    胡业再次充满了精神,他疯狂的笑道:“我就打你了,怎么样吧?你父亲不在,我就打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林齐,你小子有种,可就打我啊,打我啊,你打断了我的骨头,我也绝对不会去告状的!哇哈哈哈!”

    疯狂的笑了一阵,胡业再次凌空跃起,然后无比风骚的向林齐扑了下来。

    一边猛扑,胡业一边兴高采烈的叫道:“林齐,这是我们的公平决斗,谁也不许找帮手,你和我,我们不分生死,只分胜负,哈哈,我要打得你鼻青脸肿,打得你怕不起床,打得你浑身光溜溜的在人前狂奔啊!”

    带着凌厉的气息,胡业的一腿重重的轰向了林齐。

    然后林齐伸出了他看似瘦小了一圈的胳膊,随手一把抓住了胡业的脚脖子。‘咔嚓’一声,**力量暴涨的林齐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五指上的力气,他随意的一抓,就将胡业的脚踝骨抓得粉碎。

    随手将胡业在空中抡了两圈,林齐重重的将胡业砸在了地上。

    一声闷响,林齐特意选了一个土壤肥沃的花圃将胡业砸了进去,结果胡业陷入了地下足足有两次多深,整个人傻傻愣愣的躺在泥坑里,半晌没有动弹。众人就听到一连串的骨折声,胡业身上起码断了二十几根骨头。

    过了许久许久,胡业才突然痛嚎了一声,他哭天喊地的哀嚎起来:“林齐。。。你小子。。。不地道!你,你,你哪怕身为王爵,你肆意殴打血秦公爵,这也是。。。这也是。。。”

    话音未落,一条白影激射而来,风白羽一把林齐了胡业,正正反反的给了他七八个耳光,打得他不敢吭声。风白羽狠狠的瞪了一眼浑身软绵绵的胡业,低声骂道:“生你的时候,当年真该一把掐死你,省得现在丢人现眼!”

    狠狠的将胡业往地上一丢,风白羽狼狈的看向了林齐:“林齐,乖孙儿,不要理这蠢货、废物。皇帝派人传旨,要你进宫觐见。你。。。自己小心!”

    风白羽深深的看了林齐一眼。

    林齐心头一抽,然后无比慎重的点了点头。

    换了以前的皇帝赢晸,林齐根本不会忌惮什么。但是现在的皇帝,可是一个万年的老鬼,林齐真不知道他会做些什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